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三十章 許酸酸展示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这件事也是机密中的机密,因为唐元的价值已经被很多重要人物所注意到,所以也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尤其是其中一部分唐元参加的秘密研究,也都是还是处于隐而不发的状态。
当然其中能按照唐元的想法执行这么顺利就到了许多多手中,自然也少不了唐家、许家在其中的运作。
“老大,上面电话找你”,队友的声音打断了许多多和唐元的通话。
“糖糖!对不起,我要去接个重要电话,可能又要忙了”。
“没关系的多多,我都理解,你快点去吧!”,即使还有很多话没有说,也非常舍不得,但是唐元还是不得不这样说道,如以往的几次一样。
“希望我的糖糖在外可以一切顺利,身体健康。还有,我真的很爱你”,许多多以最快的速度交代最后一句,然后利落的挂断,都来不及因为最后一句话而脸色发烫,就快速跑往营地而去,时局紧张,军情一刻不得延误,这是他们的第一准则。
那边被匆忙挂断的唐元,呵!又能如何,自己的小祖宗,只能听她任她,然后又能怎么办,只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许久未剧烈波动过得心弦也是忍不住的溢出满满的都是甜蜜!
这是多多少见的对他说爱。
我也爱你呀!多多,什么时候能在见到你呢?
唐元看向不知名的远方,到现在他能最多知道的就是多多一定在某个非常危险的地方,但是具体位置却是怎么也打听不到,机密等级非常高,可想而知多多的现在参与的任务有多危险。
叩叩,是门被敲响的声音,妈妈杨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糖糖,怎么还不出来,楚岚和你的同学们都在等着呢?”。
“好的!妈妈你先下去,我马上就出来”,深呼吸了几个来回,平静了自己的心情,唐元看着卫生间镜子中穿着一身深灰正装的自己,眼眶还是能看得出因为之前的激动而有些发红,用冷水又重新洗了脸,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眶。
也不过几秒后,眼中的红色不是那么明显后,唐元重新理了理衣着,打开房门下楼。
今天本来是楚岚、赖宏伟他们自发的要为唐元最后送别的聚会,结果因为楚岚嘴快,被唐奶奶和杨云知道了,干脆就直接选了一处唐家的花园别墅来举办一场送别宴,毕竟是唐家唯一的小辈,这一走又是要整整一年,顺便又邀请了大院以及相好的一些朋友亲戚,谁知道来的人就越来越多。
毕竟唐家好歹也是屹立C市多年的老牌家族,唐元又是唐家这一辈的唯一继承人,含金量本就高。这位却从小都是个低调的,很少会出来参加宴会或者聚会,但是从没有人敢忽视他的地位。
随着唐元这几年在唐氏中的影响越来越大,可以说很难不引起大家的注意,若说是给C市中这些小辈按照各方面排个队,那无疑唐元都是远远将其他人甩在后面的那一波人。
尤其是近一年来,唐元在科学界近乎妖孽般的诸多成就,简直是让得其他人更是望其项背。就连许奶奶、许爷爷、唐磊、杨云走出去,听得最多的一句胡就是,“我家小子,要是有唐元的一半聪明能干,我就要开心死了”。
而唐家,则对于唐元选择走科研的路子,也从来没有什么意见,用唐奶奶的话来说,反正你爸还年轻着呢?还能奋斗几十年,以后糖糖要是愿意接手就接手,不愿意也没关系,还有糖糖的孩子嘛!
楼下此时,赖宏伟、熊振强、葛天几个正在楚岚跟前瑟瑟发抖,“我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啊!”,赖宏伟觉得自己的腿有点软,有些支撑不了自己沉重的脑袋,走进这栋面积巨大的花园别墅时,要说他有一点惊讶的话,那毕竟以前也差不多知道唐元家境不错。
但是刚刚明明有几人都是经常在电视上,还是那种中央的新闻频道才能看到的人物啊!
同时三个人也觉得自己的眼睛都有些不够用了,“我感觉我可能有点眼花,明天是不是要请假去配一副眼镜啊!”,熊振强倒是站的挺稳,就是觉得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他刚刚好像跟好几个课本教材里面出现过的人擦肩而过了。
葛天面色也是有点不好,但是出口还算沉着,“唐元到底是什么背景啊!”,问这句话时,他还是视线隐晦的扫视着场内的很多人,不是他不敢明目张胆的看,而是这些人可能全身都长了眼睛似得,你只要专注的看过去,那人准会感受到,然后回头还你一个温和的浅笑。
经历过好几个人之后,葛天也不敢在随便盯着人家看了,被这些人浅笑问好,葛天真的觉得自己不太配得起啊!
被几个人团团围住的楚岚,被几个人一人一句问的脑袋都大了,要说他也就是比这三个人熟悉一点点而已,也是这几年往大院的唐家和许家跑的多了,现在门口的警卫队都认识他了,这些人物他一部分自然也是早就见过,惊讶也早就惊讶过了,所以此时就显得无比的淡定。
只是真要说什么熟悉的介绍,他还真的不知道多少,但是想着好歹也是唐元宿舍的三个室友,平时对自己还算不错,于是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你们这是连环问答吗?到底要我先回答谁的”。
三个人对视一眼,齐声道,“那就一个一个回答”
唐元刚下楼就被等在楼梯口的杨云和杨奶奶给拦截了,杨云有些不满的瞟了自家儿子一眼,语气不是很好的道,“刚刚怎么一直呆在上面干什么呢?你几个同学都到了,叫你都没下来”。
唐奶奶年纪越来越大,现在越发是看着自己孙子哪哪都好,忙替孙子找补,“糖糖肯定不是故意的,应该是有重要的事”。
“所以,到底刚刚在干嘛?还急匆匆就跑上去,好一会儿都不下来”,此话一出,两双同样八卦的眼睛眨呀眨,专注的盯视着唐元的俊脸。
被妈妈和奶奶打败的唐元,无奈的看着这两年越发看的自己紧的两位,一有个风吹草动就八卦到不行,“刚刚我是打通了多多的电话,所以才没下来的”。
“什么,你联系到多多了”,杨云忍不住放高了嗓门。
这话一出口,站在不远的许嘉、阮情、许爷爷、许奶奶等人瞬间目光就扫视过来,也顾不得身边聊得甚好的朋友了,气势汹汹的就冲着唐元的方向而来。
而这边杨云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捂着自己犯错的嘴巴,看到周围不少人看过来的眼神,再看向许家走近的几位,讪笑着想要解释,“嗨!…..”
就听到刚刚走近的许嘉开口,有些酸溜溜的语气,“多多刚刚又给你打电话了?”,明显是对着唐元说的。
要说这个又字,真的不得不说一下一年多来,许嘉见不到宝贝女儿的心酸史,再知道女儿竟然联系某只未婚夫比联系自己还要多时,其实也就只有一次,还都是唐元打过去碰巧许多多接到的情况,许嘉就开始每次见到唐元都这种语气了。
还在妄想着一毕业就想娶人家女儿的唐元,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候惹未来岳父不快,“叔叔,刚刚是我给多多打电话,刚巧她有空接了,不过也没有说几句,多多那边就又开始忙了,所以没来得及叫您”,这已经是几家人的默契了,因为这一年多许多多的联系方式基本形同虚设,所以不管是谁能和多多联系上,大家基本都会共享这个消息,能一起凑着说几句话自然是最好的,所以这也是唐元着急解释的地方。
许嘉听到解释,却还是不满意,轻哼一声,就要继续说些什么,只觉得这小子就是故意的,他上去明明好一会儿了,打通电话肯定也说了不止一两句话,根本就没想着通知他们这些空巢老人吧!
还是许爷爷看不过去自家的蠢儿子,咳咳两声,“许嘉,好了,刚刚也是糖糖就刚巧打通了多多电话,不然你也学着糖糖似得,一天几百通的打,那下次你肯定也能抢上”。
忙于政事,平日手机都是在别人手中的许副主席,闻言脸色肉眼可见的就不好看起来,他要是有空给女儿打电话,还用得着在这儿酸别人。
“爸!您就是故意的,仗着您上次跑出去见了多多一面,我不知道呢?小高可都是告诉我了,您还好意思在这儿说”,小高是许老爷子的警卫员,算是国家对于退休的荣誉将领的优待,许嘉也是上次无意中听到小高说漏了嘴,好歹也是政界沉浮了十几年的人了,一点点微小的苗头被他抓住,还不是审问个清清楚楚。
见不到女儿的许酸酸,现在是怼天怼地,怼完女婿怼老父亲,看着许老爷子的眼神就差明说,之前都没看出来,您咋是个这样式的人呢?
被儿子戳穿,加上身边老伴儿,儿媳,以及对面的不知道何时聚齐的唐家一群人均是用那种,你怎么能吃独食呢?自己跑去见多多,也不告诉我们的眼神看着,许老爷子难得有些心虚,“咳,那我不也是凑巧吗?”,谁知道被老战友邀请过去慰问一线军队,就能慰问到自家孙女头上呢?
至于回来不告诉他们,哼!还不是怕他们听了会难受,许老爷子不想说,也是因为他自己当时见了多多之后,私下都是红了好几次眼眶。

cok6f精华都市小说 當芒果愛上稻穀 txt-第62章 滾吧相伴-88bc0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
人在接受一件事物的时候,会在潜意识里把它往自己想的方向发展。
安寒接过夏舒芒递过来的抹茶蛋糕,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夏舒芒没有多做停留,放下蛋糕扬长而去。
做到这份上,没有哪个女孩子不会懂他什么意思。
鬼闻笔录 三千调
夏舒芒回到主厅,谷雨不在,叶梦心也不在。
他做回原位,问一旁的李香,“她们俩人呢?”
李香想了想说:“刚刚看到她们一起出去了。”
夏舒芒等了一会,谷雨才来。
“有信心吗?”他问,“一会的问答。”
谷雨轻轻叹口气: “有。”
“和叶梦心出去干什么去了?”
谷雨温柔着说: “叶姐想去找安寒。”这是两人单独聊完后发生的事情。
在叶梦心的世界里,她讨厌麻烦的事情。
为了保护风浪,她做了很多牺牲。被一个小姑娘把事给搅乱了,她能想到最快解决的方法—— 当面对质。
无论用什么方式,比如,威逼利诱什么的,能达到效果,就行。
少年籃球說 狂奔的二哈
夏舒芒轻轻“嗯”了下: “然后呢?”
“然后她看到你给了安寒一块抹茶蛋糕。就走了。”
谷雨的语气很平淡,和平时说话没什么太大差异,“就是啊……早上出门的时候,我还没吃东西呢!”
她越说越怪异: “也不知道门口的蛋糕好不好吃……”
她偷偷看了他一眼,又很快转回去。
夏舒芒被她十分没有攻击性的眼神电击了一下,伸手摸摸脑袋,从身侧拿出一块天鹅丝绒蛋糕,捧到她面前。
他侧过头到她耳朵旁,“抹茶蛋糕是买这个送的。”
谷雨一听,嘴唇不自觉扬起。
又过了一会,现场开始提问。
杨老坐到台上的主席座中央,抬了一下眼睛上的老花镜。
腹黑天尊:女人別撒嬌 羽衣寒
底下有很多不认识杨老的人,职业特殊,现在的年轻人对这方面的注意力远没有小鲜肉们多。
底下有人讨论。
“台上的专家是真的吗?不会随随便便问几个问题就过了吧?”有一个参赛选手说。
“杨老你都不知道?玉兔系列就是他送上去的。”
对方惊讶到下巴托在了地上。
杨老两鬓斑白,年迈的纹路在脸上清晰可见,他咳了几声,众人全部安静了下来。
“我刚刚听了这个谷同学的演讲。”众人聚精会神的听。
“和他们组交上来的报告材料——”杨老说话很慢,又讲到了最关键的地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杨老不紧不慢的说: “完全不一样。”
乌泱泱众人开始了嘀咕。
完全不一样?
难道还有抄袭的现象?
“咳咳。”
现场迅速安静下来,“她交上来的报告完全是按照最严谨最科学的思维方式写的,但是她刚刚的演讲,完全是以诙谐幽默的风格演绎。其中还提到到了苏格拉底的‘产婆术’,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
“让我比较惊讶的是,她竟然能巧妙的把一个教育家和文学作家的一些观念用到讲解飞行器原理的讲解上。”
“我认为,这个提问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而且——”
杨老为难的看着手里的材料,最后还是说出了一刀止血的话: “在座能参加比赛的人,都是高校的大学生,这个理论知识恕我直言实在是太简单了!”
朕的財迷小仙妻

??
听到这话的所有人脑袋上都不约而同出现了三个大问号!
这……
是太看得起我们了还是在变样嘲讽我们?
我怀疑你在骂我但是又没有什么证据。
杨老的话还没说完,“这份报告里的知识我相信只要大家用心去理解都能看懂,所以在这里,我就不出题了。”
这段话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 你们玩的东西太幼稚了我根本不知道能从哪里找题给你们出。(自动扬起下巴并且狠狠甩起张扬飞舞的45度秀发。)
杨老说完后,迈着沉重的脚步下了台,在一群肩膀带星人的拥护下,离开了孵化基地。
狼神 月關
杨老走后,整个大厅的人瞬间议论纷纷。
一个个神态认真仿佛看透了人世: “这姑娘的报告应该是自己写的吧!杨老都那么说了,有文学色彩在里面。”
“我也觉得,那个谷雨,好像是画家谷加索的女儿吧……你看她手上有块表,Rice的亲做,我在画展见过。”
现场也不乏有迪海大学的学生,“谷雨是文学院的那个小女神吧,教授上课经常提起她,文化底蕴特别丰富,有的时候还能把教授说服了!”
“我想起来了,她在我们外语学院也有名,老师说她文学成绩接近满分,英语天天背单词日日往老师办公室跑结果考了刚及格,差点把老师气吐血,我们老师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教的有问题!”
“这样说来,谷雨也不是那个安寒嘴里吃软饭的人啊,人家一著名画家的女儿,要啥啥没有,干嘛在这里丢人?”
风头逐渐脱离安寒所预料的事态。
甚至有人在呼喊,让安寒道歉。
她戴了鸭舌帽,此刻把头往胸里埋,企图掩盖自己的存在。
但她还是被发现了。
“她在这里!”有人喊了一句。
安寒如同惊弓之鸟,瞪大了瞳孔不敢说话。
“快道歉啊!这样说人家!杨老都说了这报告有她自己的风格,而且人家小组其他人都没说什么,你在这逞什么能?”
安寒说不出话来,但是也绝对说不出“抱歉”这两个字。
“就算她是真的会,那么她做小三插足别人的感情,也不能被原谅!”
她一口咬定谷雨就是插足了叶梦心和夏舒芒两个人。语气坚定到夏舒芒自己都信了。
这个年代,有手机的人都知道“网络暴力”这个词,时代在变化,越来越多的人逐渐明白不知全貌不与评价这个道理。
“姑娘,她的感情是她的事情,但是你污蔑她的成绩作假是另一件事。”有人说。
“先道歉,她是不是插足别人,叶梦心今天也在这里,是真是假她肯定知道。一会听她说。”
“对对!道歉!”
众人越说越激动,场面有点不可控制。
这个时候,谷雨才出现在大众眼里。
裁决天下之游戏人生 秋雨晨
“安寒,你说我插足夏舒芒和叶梦心,证据呢?”她比安寒高一点,此刻说话也是气势凛然。
“我刚刚亲眼见到你拉着夏舒芒去了储物间!”她说: “在这之前,叶梦心和夏舒芒一起赛车,他赢了比赛胸前的粉色丝带就是叶梦心手里那些的那条!”
瘋狂進攻
提到丝带,许多人纷纷把注意力放到一直坐在椅子上和没事人一样的叶梦心身上。
四石坐的离叶梦心不远,这位姑奶奶什么脾气秉性他多少是了解的。
叶梦心不喜欢粉色!甚至说是极其讨厌,但是此刻手腕上确实缠了一条粉色丝带,还系了个蝴蝶结。
有人实在好奇: “叶姐,她说的是真的吗?”
叶梦心依旧坐着,但她的气势丝毫不减,“是,这条丝带确实是我的。”说罢,她抬起手腕端详了下。
“卧槽,还真的是真的!这个谷雨牛批啊…… 特警的感情生活也敢插足。”
三國之呂布大傳
“按照叶姐的脾气,得炸了吧,她怎么这么镇定坐在这里。”
“这是被伤的体无完肤心灰意冷了吧……你想啊,冒着生命危险救回来的男朋友,结果出轨了!”
“真是不要脸!”
叶梦心终于起身,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踩着猫步走到谷雨面前。
“这是要撕起来了吗?卧槽要打架了吗!”
“你看她俩,一个妩媚性感一个温柔可爱,卧槽这男的造孽啊!”
……
叶梦心忽然拉过谷雨的手腕,“但是—— 这条丝带是我弟妹谷雨送的!”
“弟妹?!什么什么!弟妹!”
“对,就是弟妹!”叶梦心接了吃瓜群众的话继续说: “旁边这位,是我的亲弟妹!”
安寒第一个大叫: “不可能!”
叶梦心瞪回去,露出可笑的讽刺表情:“怎么!你很了解我吗?”
安寒本就杵她,这下更不敢直视叶梦心的眼睛。
揭露谷雨这事如果成功了,安寒想借此扒上叶梦心这条金枝,现在看来,计划泡汤不说,把自己的脸也丢尽了。
叶梦心朝安寒走去,一根手指挑起来安寒的下巴,出口满是不屑: “姑娘,我叶梦心活了这么久,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造这么大的谣!尤其是谣言竟然动到了我男朋友头上——”
“我警告你,他风浪别说出轨,就是看——都不敢看别的女人一眼,他要是敢动歪心思,老娘第一个叫他生不如死!”
她放开安寒,安寒两腿发软直接瘫在地上!
身边的议论声逐渐变大,一开始全部是惊呼叶梦心自爆,后来满满转变为对她的职责和谩骂!
她倒在地上的时候,手指碰到了夏舒芒给的抹茶蛋糕。
一起走过那些年
蛋糕已经被打翻在地,应该是她刚刚倒地的时候碰到的。
夏舒芒,她多喜欢夏舒芒啊!
他长得多好看,笑起来温温柔柔,还会在她没吃饭的时候送蛋糕给自己。
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双蓝色aj。
顺着视线向上,她看到夏舒芒沉默不语的表情。
这时,脑袋一片空白,她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夏舒芒……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不会让她难堪的,他多善良才会养阿黄那样一条可爱的小金毛。
但是她忘了,在谷雨面前的夏舒芒可以做到没有下限: “滚吧,带着你的绿茶,别再出现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