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第973章 嫉妒?讀書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当云浅雪醒来之时。
已经是三个时辰之后了。
熟悉的疲惫酥痒感觉。
不用睁眼,就可以知道自己到底被做了些什么……
这种感觉她实在是太熟悉了。
当她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坐在床边的云芷清,方正正站在她的身后,注意到她的目光……他有点别扭的移开了脸去。
云浅雪轻轻舔了舔嘴唇,心道这回倒是老实。
不过这么说来,我能活着还真是靠着他救了我的命了么?
“小姐,您可终于醒了。”
玉魑相貌本也清丽无比,只是这会儿两只眼睛哭的跟桃子似的,跪在床边紧紧攥着云浅雪的手,泣声道:“您可知道,如果不是二小姐和姑爷来的及时,您……您已经一尸两命了啊。”
“一……一尸两命?”
云浅雪瞪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方正。
她惊愕道:“你……你之前不是一直都没有……”
说到一半,她撇了玉魑一眼,惊道:“我怎么会有身孕的?”
“只能说,我的那种方式避孕的成功率不是那么高吧?”
方正有点尴尬的挠了挠鼻子。
这事关三人隐秘,自然不便宣诸于外人之口,但为了将九脉峰灵脉渡入云芷清体内,他跟云浅雪确实一直都是……
而听得这话,云芷清也忍不住俏脸微红,扭捏的移开了脸去,随即变作正经,恼道:“这不重要,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也只能接受,但我们不知道你的身体状况,你也不知道吗?你就这么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吗?”
“是……是他不把我的命当回事吧?”
云浅雪幽幽叹息了一声,说道:“玉魑,你先出去。”
“小姐……”
“出去吧,他们不会伤害我的。”
玉魑闻言,点头,转身离开。
眼见外人不在,云浅雪这才轻声叹道:“我与方正虽有了肌肤之亲,但其实只是被强迫,这些年来我虽没有本性,可苏醒之后过往却都记得,方正是你倾慕之人,但不是我的……”
她认真道:“我与他是仇敌,又没有感情,他与我结合也完全是为了夺取我体内的力量而已,如今我既苏醒,他就算是想要我我也要抗拒的,又怎么可能同意他的举动,甚至为了性命主动向他屈意奉承?再说……再说他也未必把我的命放在心上。”
一开始话还颇为冰冷。
但到得后面,却还是忍不住带上了几句幽怨。
浑浑噩噩当了数年的活死人,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处子之身不在,脑海里被塞了一大堆自己被如何肆意玩弄的画面……
更可怕的是……自己竟然怀了身孕。
而且体内化神玉的真元仍在,只是被汲取了一部分,剩余的那些正处在虚弱状态……但想来用不了多久,她就又会陷入之前的状态了。
想着,她神色复杂。
深深看了方正一眼,到时候想要平息化神玉,恐怕还非得求这方正不可。
虽然以前已经有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但那时她都全无神智,让她在清醒的状态之下向方正主动乞欢求好,她万万做不到。
尤其是对方本来就没把她放在心上……
过去那无数次欢好,事后他都是搂着清儿悉心安慰爱抚,而自己就只能被丢到床角,仅仅只得半点锦被搭着……对他而言,自己可能就只是……
哦对了,充气娃娃。
大概是类似小孩子玩具的那种玩具吧。
云浅雪既感不忿,又觉幽怨……她未必爱上方正,但自己被他占据了身子,却还如此弃若敝履。
她自然心头不忿不甘。
云芷清道:“不管怎么样,孩子终究是无辜的。”
“孩子……”
云浅雪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从恢复记忆之后,就一直冰冷无比的态度突然破功,她气恼骂道:“为什么他都弄你身体里了,结果反而我怀孕了?孩子……孩子……”
她脑海里不期然想起了云天顶。
他待自己确实极好,眼底的慈爱也非是假的……虽然最后把自己炼成战傀的也是他,但他的关怀也不是假的。
而她腹中的,也是她的骨肉,是她的孩子。
她幽幽道:“他未必会想要这个孩子吧。”
“他敢不要。”
云芷清看向了方正,眼底罕见的带上了几分坚决,问道:“方正,这孩子你想要吗?”
虽是问话。
但她眼底燃烧的熊熊火焰,俨然方正要敢说一句不字,她就敢一巴掌拍飞他。
方正摇头苦笑道:“虽然只是个意外,既然真有了,我自然是想要的。”
“你听,她想要。”
“可我现在的状态……”
云浅雪苦笑道:“我自己都未必保的住,何况孩子呢。”
“先回九脉峰再说吧。”
方正道:“九脉峰灵气充盈,养胎……这个,嗯……养胎也挺合适的。”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但凡今天怀孕的是他红颜知己中的任何一个,他都能乐疯过去……如果是帝清猗的话,恐怕连她也能乐疯过去。
可偏偏是云浅雪。
这个身份最尴尬的人……
但就像云芷清说的那样,孩子最重要。
云浅雪体质太弱,说实话,若非化神玉护持,恐怕连跟方正交合都能死过去。
但化神玉说是护她,其实也是在害她。
这种状态之下,不汲取化神玉,云浅雪难逃一死。
而若是汲取完了化神玉,以云浅雪的体质,怀孕也是死路一条。
“好,我去。”
云浅雪苦涩的笑了笑,心头蓦然间涌起一股悸动。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孩子……她的孩子……竟然已经在孕育了么?
如此一想,心头一股巨大的使命感涌上心头。
这个孩子,我想生下来。
这个孩子,我必须生下来才行,因为这是我的孩子,我生命的延续。
“收拾收拾,走吧。”
云芷清看了方正一眼,斥道:“还不去帮姐姐收拾行李?”
方正看着从得知云浅雪怀孕之后,就一直情绪激昂到有些过分的云芷清,眨了眨眼睛,问道:“师父,您是嫉妒了么?”
“方正,你……你无礼!”
云芷清顿时大怒,或者说……恼羞成怒。
俏脸闪过愤怒心虚。
但看着云浅雪那柔弱无力的模样,最后,心头的羡艳也只能化为无奈的叹息。
明明我得到的更多啊,为什么怀孕的却是姐姐呢……
她并不是嫉妒,只是突然觉得,好像上苍在自己姐妹两人之间,一直都更眷恋姐姐啊。
“先回去再说吧。”
最后,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