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一百九十三章 比試六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得了墨君羽肯定,又将视线放到冷璃身上,“行吧,既然冷公子赌不起,那就算了吧。”
冷璃:…这是用激将法激他。
不答应岂不是成了懦夫。答应了,万一要是输了就成真太监了。
两相权衡,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最后,他咬牙,“小美人,想让我答应也不是不可,不过我还得有个条件。”
凰久儿冷嗤,“冷公子,你爱答应不答应,我不稀罕了。”
她的目的就是将这个赌局给搅黄了,既然目标达成,她傻了才会绕回去。
宁家主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心说,二世祖,你能不能不要瞎搅和了,见好就收,都给了你台阶你不下,非要跳下去,这不是作嘛。
唯恐冷璃继续作下去,他又赶紧插话,“冷公子,天色不早了,赶紧比试吧。”
既然是比武,沒有武器可怎么行。
凰久儿将辰龙剑从星若世界提出来,长指随意握着,递给墨君羽,“小鱼儿,我看你沒有武器,不如先用我这把。”
墨君羽认出来这把剑就是那日杀死南宫翎的那把。
银色的剑身仿佛罩了层淡谈的流光,在她手上好像有灵性,一看就不是凡品。
这么贵重的宝剑久儿居然给他用,心里虽然甚是欣慰,但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接过。
她的好意他心领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把宝剑若是今日露出锋芒,免不了要招人惦记。
他将剑缓缓的推了回去,“对付他不需要久儿的宝剑。”
凰久儿还想再劝一劝墨君羽,毕竟有了辰龙剑他的胜算会更大。但看着他心意已决,又将辰龙剑收了回来。
“要小心。”她轻声叮咛。
“嗯,我会的。”
此剑一出,周围的人都感觉心间一颤,不寒而栗。
看着普通的一把宝剑,却是寒气逼人,又自有一股威严肃穆。
反应再迟钝的人也猜的到,这是一把绝世好剑。
冷璃眯着眼打量着凰久儿手中的剑。
他曾经见到过辰龙剑的画像,跟这把很像,但是仔细一瞧似乎又不是。
他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凰久儿,这身段怎么也有十五了吧,人族的十五岁相当于神族的一万多岁,跟神族那位公主,年龄上就不相符,应该不是他要找的人。
比武即将开始,所有人屏息以待。
唯有瑟瑟寒风拂过,带起阵阵清幽的桂花香,萦绕在鼻尖。
一片花海,触目可及。
此时两道身影,一红一黑,在花间翩然游走。时而旋转于花间之上,抖落一地繁花。时而脚踏清风,步履生莲。
两人动作皆是优雅,让人赏心悦目。仿佛不是一场比武决斗,而是林间的仙子在翩翩起舞。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人还未分出胜负。
凰久儿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水珠。
她唏嘘道,“这得打到什么时候去,要不就判个平手,谁了不白亏。”
这话宁家主同意,他连连点头,“要不就让他们别打了,再打下去,太阳真的要落山了。”
但是,打斗中的两人不同意了。
难得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他们的战意才刚开始,哪能这么快结束。
他们继续战。
凰久儿见他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便开始悠哉悠哉的到处瞎晃悠。
清风几人跟在侧,像小弟跟着大佬出来巡场子。
凰久儿脚步轻快,闲庭若步般走在前面,走了几步,慢悠悠的开始跟清风几人闲聊起来。
“清风,你们是什么时候跟着你们主子的。”
“我们十年前就已经跟着主子了。我们都是孤儿,是主子看我们可怜才收留我们,赏我们饭吃,还请人教我们习武修炼。”
清风没有犹豫,也没有隐瞒。
久儿姑娘在主子心里的位置比他自己的命还重要。主子在乎信任的人,他们也在乎信任,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十年。”凰久儿低声沉吟,垂眸掩下一丝怅然。
十年前,他应该也就是个孩童,居然就有如此谋略,真是不简单。
“那你们对他小时候的事清楚多少?”
“主子以前的事我们了解的不多,只听说…”清风略沉吟一瞬,继续说:“听说主子七岁时候生过一场大病,病好后之前的事情竟然全忘了。”
凰久儿顿住,转过身凝望着他,眼里似乎有浓厚的兴趣,“你具体说说是个什么情况。”
清风压低声音一一道来,“墨家主早年四处经商,一直未有子嗣。等到将近四十才老来得子,生下了主子。听说主子幼时身子骨不大好,一直养到别院,七岁那年还得了一场怪病,病好之后就失忆忘记所有事情。”
凰久儿:…失忆?这么巧又是失忆?难道跟他身体里的封印有关?
清风唏嘘一阵接着说,“后来,家主认识了莫空大师,莫空大师见主子生的精致好看,便收为徒弟,教他习武,强身健体。”
凰久儿扶额。
莫空大师收墨君羽为待还真是因为他长的好看,当初还以为他是随意敷衍她的。
她看了一眼清风示意他接着说。
“之后,墨夫人为了更好的照顾主子,将他带回墨府,安心的当起了家庭主妇。这事在泽丰城也不是什么秘密。听说…”
说到此,清风突然神秘起来,他左右瞄了一眼,抬手挡在嘴角,将声线压至更低,“听说墨夫人带主子回墨府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凰久儿兴味十足,墨眸明亮如星,“为何?”
“因为墨家主一直都未曾对外界宣布他们有了子嗣,突然带回一个七岁大的儿子,有人甚至还猜测过主子会不会根本就不是他们亲生的。”
凰久儿瞥了一眼远处跟冷璃打得难舍难分的墨君羽,“这事你们主子知不知道?”
“这…连我们都知道的事,主子当然知道。”
“那他就没有去查过?”
清风摊手,“这倒没有。”
凰久儿转过身继续有一下没一下的往前走,脑子里同时也在快速的整理着有关墨君羽的所有情况。
令令告诉过她墨君羽非人族,而墨家主跟墨夫人都是人族不可能生出一个非人族的墨君羽出来。
所以墨君羽不是墨家主亲生的,这点她从知道墨君羽身体里有封印的时候其实就猜到了。
只是墨君羽到底是哪个族?又怎么会流落到人族?而且他似乎忘了所有有关于以前的一切,这会不会都跟他身上的封印有关?
如果解开他身上的封印,会不会让他恢复记忆?
想到这个封印,凰久儿着实有些头疼。
因为…她解不开,好着急,好无奈,简直是人间疾苦。
她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难题,怎么破。
撒娇卖萌求辰叔叔管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