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qp8m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末日崛起笔趣-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成王敗寇相伴-bhy5l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
虚空扭曲,一只拳头很突兀地钻进来。青铜色光芒散发着无坚不摧之感。来见大师含笑拈花,以慢破快。
啵——
拳头戛然而止,扭曲的空气恢复正常,引爆产生的气流刚刚成形,马上消散。
“拈花指!”太初三娃脱口而出,表情震惊。
變身女神劇作家 慕殷
葡萄脸上的痛苦一闪而逝,收拳出腿,同样突破音速。连环腿如高速旋转的发动机,形成一团风暴,大理寺瓷砖承受不住压力,化作粉末,恐怖无比。
来见大师依然一指拈花,动作悠然。
葡萄仿佛一条蛇被打中了七寸,不得不再次变招。他的攻击特点明显,快、强。速度快,突破音速。强,力量强,除非顶级高手,否则很难从他的攻击节奏下逃生,但是他遇上了来见大师。佛法修养让来见心如止水,不受葡萄气势的影响,拈花指神奇莫测,以静制动,让葡萄一身本领根本发挥不出来,气的哇哇大叫。
“葡萄你行不行啊,一个和尚都解决不了,不行的话直说,让我来。”毒人冷嘲热讽。
葡萄气的直咬牙,心中却不妙起来,来见大师看似一直在被动防御,实际上,如蜘蛛编网,一张巨网已经形成,他感受的压力越来越大。
毒人瞧的无趣,凶光四射的眼睛到处乱瞄,那些被他目光扫过的进化者心中发毛,极速后退,退到了都市广场的边缘,更有胆小的人,直接退出了都市广场,不参与凝血草的争夺。凝血草很贵重,自己的小命更贵重。
毒人只靠着目光就把弱小的进化者清场了。逃命的人,他没有追赶,目光在刘危安三个人身上来回移动,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犹豫半晌,猛然扭头对着另外一侧,大声喝道:“小子,你还不滚蛋,想死吗?”
“你在跟我说话吗?”铁塔大汉一出口,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
“废话,不是和你说话,难道和鬼说话,快滚,否则把你的头摘下来当球体。”毒人恶狠狠地道。
铁塔大汉左右看了一眼,果然没人了,这一个方向就剩下他一个人,他想了想,对毒人道:“我不滚,我要摘凝血草。”
“原来是个傻大个!”毒人乐了,对铁塔大汉道:“你要凝血草便去摘吧。”
“凝血草还没熟,现在摘了没用。”铁塔大汉虽然傻,但是还没傻到家。
“笨啊,没熟也是有用的,就像苹果,没熟就不能吃吗?青苹果吃过没有?”毒人教唆道。
“没吃过!”铁塔大汉很诚实地摇摇头。
“甘蔗呢?”毒人又问。
“没有!”铁塔大汉道。
“西瓜呢?”毒人忽然感觉自己打错了比喻。
“没有。”铁塔大汉看来也是一个苦孩子,西瓜都没吃过。
“土豆,地瓜呢,总吃过吧?”毒人问。
名門貴醫
“没有!”铁塔大汉还是摇头。
“靠!”毒人怒了,手指一点,一股气流射出。
“小心——”来见大师虽然在应付葡萄,注意力却关注全场,见到毒人突然出手,眉头一邹,他的僧袍拂出,一股风暴卷出。但是已经迟了一步,毒人的出手太突然了。
嗤——
铁塔大汉反应迟钝,衣服腐烂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毒气和皮肤碰撞,发出嗤嗤的声音,火花四射,他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剑二十三和太初三娃同时露出吃惊之色,铁塔大汉虽然表情痛苦,但是皮肤没有半点事,淡淡的土黄色光芒流转,把毒气全部阻挡在外面。
来见大师见状,放下了心。
穿越隨我心
“你偷袭我!”铁塔大汉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突然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人已经到了毒人面前,两只手插入了毒人的胸膛,从后背穿出来。
“你,你,你——”毒人脖子一歪,气绝身亡。迅速变成灰色的眼中满是后悔和不甘,做梦也想不到,铁塔大汉一个傻子一样的人如此厉害,轻轻松松就把他秒杀了。
嗤嗤嗤嗤……
铁塔大汉的拳头、手臂冒出大量的绿色烟雾,毒人的血、肉皆是剧毒,不能碰,碰了就要中毒。铁塔大汉显然不知道这一点,血肉之毒比刚才的气流强大数十倍,他的皮肤开始乏红,潮水般的痛苦席卷全身,铁塔大汉脸上露出痛苦,他怒吼一声。
砰——
一朝錦繡
毒人的尸体炸开,碎肉射向四面八方,血液化作毒气在空气中弥漫。
“这个家伙!”太初三娃挥手一掌,把碎肉、血液阻挡在外面。只感到反震之力传来,力量大的惊人。射向他们这边的尸体只是小部分,他们站的比较远。
毒人的尸体大部分射向了葡萄手下的那个方向,这些人没料到灾难突然到来,被碎肉、血液溅射一身,立刻冒出绿色雾气,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这种腐烂伴随着强烈的痛苦,数十个被碎肉、血液溅射的进化者发出痛苦的叫声,疼的满地打滚。
“把被毒液沾染的地方割掉,要不然会死的。”来见大师菩萨心肠。葡萄要杀他,葡萄的手下受伤了,他竟然出言协助。
但是毒人的毒素岂是普通的毒?中毒的人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除了打滚惨叫,什么都做不了。只有少数几个实力比较高的进化者勉强控制打滚的冲动,拿出了刀,却砍不下去,沾染毒液的地方在脸上,此刻已经可以看见骨头了,总不成把头砍掉吧?
几秒钟的犹豫,整张脸已经看不见了,血液变成了黑色浑浊的液体哗啦呼啦往下流,落在胸膛上,衣服在一瞬间腐烂,接着就是皮肤,然后看见白骨,内脏……
在地上打滚的人已经有几个断气了,本来只有一个面被沾染毒液,滚动几下,全身都是毒液了,死亡的速度加快了一倍。
“你个王八蛋,敢杀老子的人,老子灭了你!”葡萄冲着铁塔大汉怒喝,一开始看见他把毒人杀了,他还挺高兴。毒人不是个东西,虽然实力比他弱一点点,但是有限,好几次争夺东西,杀了他好些个手下,让他脸面大失。他每次想杀死毒人,都被他逃走了。
现在,这个大敌挂了,他自然开心,但是一转眼,铁塔大汉竟然害死了自己数十个手下,这就不能忍了。铁塔大汉这个可爱的大汉在他眼中也成了敌人。
铁塔大汉却没时间搭理他,他正盯着自己的一双拳头还有小臂发愁。上面冒着绿色的雾气,嗤嗤的声音,犹如蚂蚁嗜心。
他的护体真气能阻挡之前的黄色气流,却阻挡不了血液、毒肉的腐蚀,皮肤已经开始腐烂,虽然速度很慢,比起葡萄的手下,他的速度就是蜗牛,但是蜗牛也有爬到终点的一天。
星穹君王
“把手臂砍断,要不然你会死的。”来见大师的心很宽,除了操心葡萄的手下,还操心铁塔大汉的情况。
“要帮忙吗?”声音出现的时候,一个蓝色长衫的青年出现,背上斜插一把剑,潇洒分流,气度极佳。
铁塔大汉看看他背上的剑,又看看自己的手臂,冒出的绿色雾气越来越多,腐烂的面积在加大,刺鼻的味道越来越浓,十分犹豫。
好好的一双手,如果被斩掉了,就没了。
“毒人的毒素一旦沾染,就无药可解,只能断臂求生,你要想清楚,留下手臂还是留下生命!”又一个人出现,却是一个高瘦的中年枪客,手上的漆黑长枪长3.8米,十分惹眼。
如今这个时代,他从哪里弄来这样一把古意十足的长枪,一看就不是现代制造。
“你可以求助这位刘总督施主帮忙,他有牛筋草,可以让断臂重生,你不会变成残废的。”来见大师提醒。
铁塔大汉立刻朝着刘危安看去,眼中全是祈求,小心翼翼问:“能不能——”
“有代价的。”刘危安淡淡地道。
“我为你效力一年。”铁塔大汉立刻道,关键时刻一点都不笨。
“三年。”刘危安道。
“两年,一条手臂一年。”铁塔大汉道。
“你很自信!”刘危安神情有些冷漠。
“我相信我的实力。”铁塔大汉认真道。
“自信的人死的往往最快!”一个破破烂烂的乞丐从黑暗中走出来,手上各抓着一只老鼠,张牙舞爪,十分凶悍。但是凶悍也就几秒钟的事情,乞丐一口一只,把两只老鼠都吃掉了。随着他的靠近,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犹如喝多了之后的呕吐物经过了三天三夜的发酵之后的味道,那威力比毒人的毒素恐怖十倍。
蓝衣剑客、中年枪客、刘危安三人等无不掩鼻后退,避开乞丐,太臭了。
禦劍無名 醉酒依劍笑紅塵
铁塔大汉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反驳,只是看着刘危安。
“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的实力达不到我的要求,我会收回你的双臂。”刘危安的话音落下,剑二十三出剑,刺目的光芒仿佛黑影的闪电,划破虚空,一闪而逝。
“谢谢!”
直到断臂落地,铁塔大汉才感觉到疼痛,眼中的自信不知不觉减弱了几分,这一剑,他自认为在不受伤的时候也未必挡得住。
“看来要在凝血草成熟之前先分个胜负了。”一束白色的光芒从天边激射而来,刹那出现在凝血草边上,赫然是一个由白骨组成的骷髅人。
虽然是骷髅,但是说话的声音、语气、动作和神态与正常的人类一模一样。看来就是江河口中出现的很厉害的两人中的白骨人。
白色的骨头乏着淡淡的毫光,犹如金属一般,在灯光下格外显目。
“也好!”灯光忽然暗淡了一下,很快有恢复了正常,场上有多了一个人,一个全身被黑雾笼罩的人,虚无缥缈。江河睁大了眼睛,都无法确定,黑雾里面是有人,还是空的。黑雾流转,似浓似淡,但是灯光却照射不进去。
“既然来了,就都现身吧,早点打完,早点回家。”蓝衣剑客看起来清雅俊逸,却有着一颗好战的心,声音传遍夜空。他的话音落下,四周响起衣袂破空声,一道道人影从黑暗从射出,出现在广场上,刹那之间,围绕凝血草,多了十几个进化者,个个气息外放,如山如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