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n7t好看的小說 即鹿 起點-第十九章 入宮知天威 少年漸成人分享-kbfcz

即鹿
小說推薦即鹿
莘迩问道:“什么流言?”
唐艾说道:“传言说明公欲借胡人,尽灭陇州士族,且说明公有不臣之心。”
莘迩讶然,问道:“怎会出现此种流言?”
唐艾说道:“想是应与景桓提出的唐胡联姻有关。”
“与此事有关?”
想来还真有可能,唐士是瞧不起胡人的,视胡人为禽兽,那么搞什么唐胡联姻,虽然不是强制性的,但不免还是会引起唐士们的抵触,如果这种抵触,被莘迩的政敌利用,借机污蔑莘迩轻视唐士,甚至危言耸听,说他这是在意图收买胡人,起了不臣之心,的确是不无可能的。
唐艾说道:“以艾估料,十之八九。”
莘迩又惊又怒,说道:“这种无稽之谈,也有人相信么?”
“明公,小民愚昧,有什么是他们不信的呢?”
惊怒之下,莘迩暂时无心纠正唐艾的这错误说法,问他,说道:“可知流言出处?”
“我也只是听说了,不知出处何在。”
莘迩唤堂外的侍吏,令道:“召乞大力来!”
莘迩手下的情报系统,主要由张龟职掌,为了给张龟弄些军功,好做升迁,这回张韶攻打朔方,张龟被莘迩派去了从在军中,现下在京师的情报系统的主官,便是曾任刺奸司校事,在对付宋方之案中立下过大功的乞大力了。
不到两刻钟,乞大力就应召而来。
较以傅乔的形容惨淡,乞大力倒是满面红光。
他晃着肥胖的身体,迈着轻盈的步伐,入到堂中,拜倒行礼。
莘迩这会儿已经镇定下来,放缓了语气,说道:“大力,京师近日流言,你有无闻知?”
老子是癩蛤蟆 淪陷的書生
乞大力呆了呆,说道:“流言?什么流言?小人并无闻知。”
莘迩熟识他稍顷,暗中长叹,想道:“长龄要是在谷阴,这流言,我早就知道了!”做出了决定,决意撤掉乞大力的情报副手之任,却不必当下就说,也没有责备於他,示意唐艾把那道流言告诉了他,然后说道,“你现在就去查,看这道流言是起於何时、起於何人!给你三天时间,必须查清楚了!”
乞大力怒形於色,骂道:“哪里的混账东西,乱嚼舌头,胡说八道!吃饱了脱裤子,闲放屁!”大声说道,“明公放心,三天之内,小人一定查出到底是谁传出的这道流言!将之擒来,任由明公发落!”
“不!你查清了后,禀报与我即可,不要拿人,也不要走漏风声。”
乞大力转着眼珠,说道:“小人明白,小人明白!”
“你去罢!”
乞大力应诺,熟练地趴到地上,恭恭敬敬地再次行了个跪拜的大礼,保持伏拜的姿势,撅着屁股,倒退到堂门口,倒着爬将出去,又扣了两个头,这才站起离去。三天的时间很紧,任务很重,相比来时的轻盈,乞大力出府的步伐,显得沉重了许多。
魔主駕到
唐艾怀疑地说道:“明公,三天?他能查出来么?”
妹紙,別惹我
乞大力的政治敏感性不强,但执行能力还是不错的,要非如此,莘迩也不会拔擢他做张龟的副手,因是,对乞大力三天内查出流言来源,莘迩还是有信心的,说道:“看看吧!”
唐艾说道:“明公,这道流言其实不用查,出自何处、起於何人,一猜即知。”
“是么?”
唐艾冷笑说道:“除了氾宽、宋闳的党羽余孽,不会有别人了!”
宋闳、氾宽两人现虽都被逐出了朝堂,皆赋闲在家,可是他两人毕竟是陇州阀族的领袖,围聚在他两人身边的定西官员、士人着实不少,用后世的话讲,已是形成了一个颇为强大的在野党势力。施行三省六部制的时候,他两人的党羽就说了许多的怪话,散布了许多的非议,改世兵制为征兵制此政,於今尽管尚未正式推出,但消息已经传开,亦引来了他们的抨击。
莘迩参政至今,早知为政之难,知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听了唐艾之话,虽是唐艾与他的推测相同,但没有因此露出什么异样,摸了摸短髭,容色不变地说道:“是否是宋公、氾公的门人子弟所传,现下尚是未知,且等大力查明再说。”
“查明之后,明公打算如何处置他们?”
莘迩说道:“彼等都是士流衣冠,不管怎么处置,总归得讲个体面才是。”
唐艾才不信莘迩这话,摇起了羽扇,说道:“体面?”观察莘迩神情,说道,“明公,我看你像是已有主见,对我还不能直言么?”
莘迩含笑不语。
就在等乞大力来的那一会儿,莘迩确然是已经想到了,能从流言此案中,得到什么好处,但他之所以此时不说,却非是因为信不过唐艾,而是因为究竟这个好处能否得到,还得看乞大力查案的具体情况。现在情况不明,说了也是白说,所以他干脆不说。
唐艾见问不出什么来,就也没有追问,告辞离去,回中台,找麴爽,请他召集户、兵、工各部的官吏,讨论分朔方西安阳西的河北草场给张韶部的士家兵卒和赵染干部的胡骑事宜。——户部管民,兵部管兵,改士家为编户齐民,同时牵涉到户部、兵部,这两个机构参议是必然的,工部参与的缘故是其下边有个司,名叫虞部司,虞,便是“即鹿无虞”的虞,管的是山林草泽,河北的草场当然是草泽,属其掌管,故此户部、兵部之外,工部也得参议此事。
莘迩亲自送唐艾到堂门口,待他走远,转回堂上坐下,继续接见外头候见的各官廨之官员。
忙到中午,稍微吃了点饭,外头的官员还没见完,又忙了两个时辰,天色将暮,再晚点,左氏和令狐乐就要回寝宫灵钧台了,莘迩便传出话去,令仍在等待的那些官吏明天再来,吩咐府中备车,动身前去四时宫。
莘公府离四时宫不远。
出了府门向北,过两条街就到。
自西域重被纳入治下以来,在沙州三大营的保护下,西域到谷阴的商道畅通无阻,这两年或专来谷阴买卖,或途经谷阴南下、东去的西域胡商日渐增多。谷阴城中,而下近半的外来人口都是西域的各国胡人。车行於街上,不时可以听到外头传入进来的龟兹、粟特等话,行到头条街的拐角处,莘迩听到了一阵驼铃声,拉开车帘的一角,看到七八头骆驼停在路边,骆驼上驼满了装着货物的袋子,十余个剪发齐眉,碧眼高鼻,穿着裁剪贴身的白衣,配着珠光宝气短剑的西域人跪拜在地,迎他路过。莘迩不用问亦知,这显是刚进城的一个西域商队。
一股香气缭绕鼻尖。
莘迩叫车夫驻马,吩咐侍卫从行的魏咸,说道:“去问问,他们带的什么货物?”
魏咸很快回来,说道:“香料和葡萄酒。”
莘迩说道:“去把他们最好的香料买下。”
魏咸过去,也不下马,把要求说与那些西域商人。商队中的通译把话翻译出来,西域商人们手忙脚乱,赶紧把带来的最好香料取出,奉给魏咸。魏咸取钱与之,他们不敢收。魏咸懒得多和他们废话,直接把钱丢到了地上,带着香料折返车侧,呈给了莘迩。
香料不多,装了两个巴掌大的锦袋而已,莘迩拿到鼻尖嗅了一嗅,把之放在了榻边。
魏咸问道:“明公,是要献给太后的么?”
“路边之物,焉能献与太后?”
魏咸恍然,说道:“那是送给翁主的了!”
魏咸说对了。莘迩最近太忙,好些日没有陪过令狐妍、刘乐了,适才香气扑鼻,故是随即起意,想着买些,回家后送给令狐妍和刘乐,权作讨些她两人的欢喜。
仙姬不下堂 清涼如意
车驾接着前行,不多时,到了四时宫的宫门外。
通报之后,左氏传旨,准他觐见。
莘迩下车,没带魏咸等侍卫,解下佩剑和蹀躞带上的短匕,一人进宫。
暮色已至,夕阳的余晖洒遍宫中,绿的树,红的花,洁白喷涌的泉水,远近各色的殿墙,一同浴於透黄的光下,给人以五彩斑斓,静谧而又深远的感受。
此情此景,被一队披甲持槊的宫禁卫士夹着,单身徒步,行於宫中路上的莘迩,却忽觉空落落的,似乎四下不沾,乃竟如有惶恐。他往腰上摸了一模,佩剑不在,短匕也不在。“这就是哪怕枭雄如曹孟德,也会惧怕进宫的缘由,这就是所以会说天威难测么?”他这样想道。
时当夏季,左氏在宫中主殿谦光殿四座殿,用於夏季三个月的南边的朱阳赤殿里等待莘迩。此殿的殿墙与殿内的器物,以红色为主调。远远的,莘迩就看到了殿墙的那一抹红。
随着与殿墙距离的接近,先是隐约,继而变大,分明是喊杀之声,清晰地随晚风飘来。
莘迩变色止步,说道:“什么声响?”
引路的宦者笑道:“莘公敢请勿惊,那是大王在操练阵型。”
莘迩放松下来,说道:“连日无雨,天气酷热,怎好由着大王操练?万一中暑,如何是好?”
宦者答道:“也是已到傍晚,不如白天时热,太后这才许大王操练一二。”
暖妻萌娃:龍王來勢洶洶
听的是左氏允许,莘迩不再多言。
操练也者,操练的不是正经兵卒,是莘迩前后送给令狐乐的那些玩伴、陇州诸部胡人送进宫的质子和陇州士族送入宫中伴读的子弟们。
令狐乐年岁渐长,他生长乱世年间,日常接触的不乏战争,对征战之事是越来越有兴趣,他现今还没亲政,没有机会领兵打仗,遂把这些玩伴、质子、伴读组织了起来,选其精壮者,共百人,编成营伍,给以甲械,经常亲自按照兵法所教,对他们进行操练,也算过过瘾。
行到朱阳赤殿近处,莘迩瞧见,令狐乐披挂着给他量身打造的小号铠甲,持弓按剑,雄赳赳地站在殿外一个临时搭建的台子上,台下分作两队,一边五十人,总计一百人,都是十来岁的少年,年长者无非十四五,年少者不过十一二,亦皆披甲,各持兵械,正在进行攻守演练。
这些少年,有的是唐人,有的是西域胡人,有的是鲜卑等胡。
西域胡人是西域诸国的王子、宗室们,是莘迩讨定西域后,送给令狐乐的玩伴;鲜卑等胡是陇州各部胡酋送来的质子;唐人,则即是陇州大士族家中的子弟,因其族势,入宫伴读的。
初唐劍神
令狐乐居高临下,早就看到了莘迩的到来。
他有心在莘迩面前卖弄,没有下台,也没有叫停下边的演练,反而授意身后的宦者,摇动旗帜,催促台下的两队“敌我兵士”展开更加激烈的对抗。
一时间,杀声震天,惊动的附近园囿中的鸟雀都慌张乱飞。
莘迩站在场外,观看战斗。
那些“兵士”的年纪虽不大,但他们的出身都很好,打生下来起就营养充足,且又是令狐乐精挑细选出来的,因个个身高体壮,有些比普通的成年人还要高大壮实,打斗起来,不仅进攻、防守的阵型变化似模似样,互相的冲击、搏斗也是虎虎生风,亏得他们用的兵器,环刀没有开锋,长槊没有装槊锋,要不然,只怕必会出现伤亡。
饶是如此,在对战中,也有几个少年先后负伤,退出了战局。
最终,这场战斗,以西边那队获胜,夺下了东边那队的军旗告终。
令狐乐跃下高台,到了场中,把手中的雕弓赐给了西队的头领,威严地说道:“干得好!”
西队的头领洋洋得意;东队的首领垂头丧气。
令狐乐板起脸,对东队的首领说道:“你上次就输了!这次又输!事不过三,下次你如再输,孤就撤了你的职,把你赶出宫去!”
随之,令狐乐到那几个负伤少年的身边,弯下腰检查他们的伤势,令宦者立刻传医官过来,给他们裹创疗治,并拿出了几个金质的钱币,分别赏给他们。
办完了这几件事,令狐乐才来到莘迩这里,负手说道:“阿瓜,你看孤的兵如何?”
“大王的兵,堪称精锐。”
“比你的兵怎样?”
“臣没有兵,臣帐下的兵都是大王的。”
“就你帐下的那些兵,与孤的这些兵比起来,谁更强?”
全民超神直播間
“十个臣帐下的兵,也比不上一个大王的这些兵。”
令狐乐绷不住了,欢快地笑起来,说道:“阿瓜,孤知你是在哄孤,不过这话,哄得孤开心!”
莘迩诚惶诚恐,说道:“臣岂敢哄骗大王!”
“你进宫来,是有事奏禀母后么?”
“是。”莘迩顿了下,说道,“大王,臣今天收到了张韶的捷报,朔方郡已大半为我军所得!”
令狐乐大喜,说道:“打赢了?哎呀!这可是件喜事啊!”转而狐疑,说道,“为什么是大半为我所得?剩下的呢?”
莘迩当下简单地给令狐乐说了下情况。
令狐乐听完,脸上满是怒色,抽出剑来,狠狠地劈了一下,说道:“胡虏见利忘义,真不可信!阿瓜,等我长大,我要亲自带兵,踏平代北,砍了拓跋倍斤、贺兰延年的脑袋!”还剑入鞘,仰脸想了想,说道,“张韶虽未尽得朔方,也是有功,当得给以赏赐!”
莘迩恭谨地说道:“是,臣谨遵大王旨意,明天就请中台议出赏赐,报与大王。”
令狐乐泄了口气,说道:“报给孤有何用?还是报给母后吧。”
莘迩没有接令狐乐的这句话。
令狐乐挥了挥手,说道:“母后在殿内等你,你去见母后吧。”
莘迩行了个礼,应道:“诺。”
临转身去殿中前,他望了眼在场中休整的那百名少年甲士,又看了看令狐乐逐渐长成的身形,后知后觉似的注意到令狐乐唇上已生了淡淡的一层茸须。
可不是么?令狐乐的生日在仲夏下旬,便在上个月,才庆祝过他今年的生日,算其年岁,已经十五了。去年过生日时,他还如个孩子,短短一年,不知不觉的,今年他就成熟了很多。
缓步前行,莘迩入到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