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gu2精华都市言情 學魔養成系統 txt-391 入關!展示-eo27k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晚7时,诸多跨年晚会即将开场的时候,隋淼收到了周骁的信息。
【隋老师】
【经李峥申请,我院批准,我们两院合作发起的课题“关于超导现象的理论探索”,将于今日停止,并取消。】
【感谢隋老师和物院多位老师一直以来的支持,虽然明知这个方向难有建树,依然批准合作,如此结题固然可惜,但学生的收获远远大于遗憾。】
【相关流程文件我院也已在系统中提交。】
【再次衷心感谢贵院对我们工作、学习的支持。】
【以下是我代李峥转达的原话:】
【老师们的用意我收到了,这次合作研究到此为止,原钥匙已放置门卫处,感谢支持,后会有期。】
隋淼看着这番表达,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掰开了看,揉碎了看。
字里行间似乎都写满了四个大字——
阴阳怪气!
黑色豪門:對抗花心上司
但偏偏字面表达又都很到位。
更何况,这本也是他们希望的结果。
隋淼回了句“随时欢迎继续合作”之类的话,便拨通了鲁东升的电话。
鲁东升同样也收到了周骁的信息,说起话来有种“心头大石终于落地”的解脱感。
只是于隋淼而言,却不希望它如此落地,作为老师,不仅要告诉学生不要做什么,更要告诉他该做什么。
就这么一走了之,隋淼终究觉得亏欠了些什么。
“鲁教授,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再联系一下李峥。”隋淼冷静地说着自己的想法,“李峥、林逾静,外加后面进来的归见风,这三个人在一起,半个多学期的时间,怎么也该有些收获,我们的目的不该是单纯叫停这件事,而是引导他们产生一些更实际的思考,投入更可行的实验研究。”
“我同意,对对对。”鲁东升也随即应了。
“那要不这样,等元旦假期过了,我们再跟李峥谈一次,谈谈他的收获,您也看看凝聚态研究所那边有没有适合他们的项目。”
“嗯……这个……春节后吧,年底都是结题的时候,要做的报告太多了,新课题怎么也要明年再申请了。”
“这我清楚,可是机会难得,我感觉李峥他们已经有些记恨我们了……至少也该表示一下,了解一下他们的进展,在这个基础上,有可能的话您这边再指导一下,提几个合作课题,答不答应是他们的事,咱们不能亏了这点。”
“嗯……有道理,不过还是等春节后吧。”
“鲁教授,就他们那个思维活跃度,不用春节后,搞不好下礼拜就去数院生院那边搞课题了……是不是还是争取一下?”
TFboys殿下專寵萌物 DA橘子
鲁东升沉吟片刻后,叹了口气:“隋淼,你是真不知道啊?”
“什么?”
“唉……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几分钟的功夫,鲁东升将李峥与楚佑华的过节说了个透。
说到最后,鲁东升自己也有些理不清了。
“里面还好多破事儿……那个吴数你知道吧?本来说好了去楚所长那里的,结果硬是去了李峥他们的那个什么……就跟兄弟会似的东西……这事儿还是别人点的我,我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隋淼皱眉道:“这种矛盾……对我们的影响还好吧?”
“反正上次跟楚所长开会的时候,他特意过来问我了,问李峥的超导研究进展如何,需不需要他们量子所那边配合……”
“楚所长大人大量啊,这不是没事了么?”
“隋淼你是真不懂啊……”鲁东升也不好再多说,“算了……就这样吧,我这边不想再和李峥有什么瓜葛了,而且就他们这个表态,学术上先不说,这解其纷的十分疯已学了三四分了,跟他们说话都不够我耽误时间的。这英培也是,牛刚也太惯着他了……当年解其纷就是这么被惯坏的啊……”
这之后又聊了三两句,鲁东升满嘴都是想结束通话的暗示,隋淼也只好弃了这条路。
但这之后左思右想也不踏实,便还是发了条信息给李峥。
【课题真的停了?理论研究确实难有突破,但如果实验上有想法,我可以帮忙沟通。】
等了许久,李峥未回,他便又追了一条。
【我理解你们的不满与不甘,但相信我,我们老师的一切考虑都是以学生为出发点的,你怎么想都可以,但只要你有需求,就大方地提给我,我今晚就给你回话。】
这一次,他并未等太久。
【李峥:需要二维材料转角研究环境,包括但不限于石墨烯、二硫化钼、黑磷、氮化硼等。】
隋淼痛快应了,随即又与鲁东升追了个电话。
鲁东升只叹了口气,推脱手头过于繁忙,爱莫能助,顺便给他科普了一下二维材料研究是多么精贵的一件事。
隋淼并不甘心,就此联系了量子工程与量子材料研究所的老同学。
同学表示现在唯一满足环境的实验室被国际级重点项目占着,且耗材极其昂贵,实验技术门槛也极高,不太可能临时起题,唯一的可能是物院领导直接与楚佑华所长联系,兴许还有那么一丝希望。
隋淼于是报上了李峥的大名。
老同学听了这个,赶紧劝他死心,不要没事找事,也不要说打过这个电话。
隋淼依旧不甘,这次找到了副院长,也就是安排解其纷调动,并最后下令换门锁的那位。
副院长听到这些就远没有前两位那么客气了,几乎半骂地否决了这个想法,话里话外更是透出了对隋淼“看不懂事不会做人”的满满失望。
隋淼被训完毕,已是八点来钟。
他仰靠在客厅的电视前,完全听不见周围妻儿老人的声音,也听不见电视里的喧嚣。
最后还是量子所的老同学回过味来,追了个电话回来。
“隋淼,我仔细想了想……”
“前因后果都联系在一起的话……”
“可能,我是说可能啊……”
護花死神
“可能这事儿压根就是楚佑华给掐灭的……”
“他不用说拆李峥的台,也不用说让解其纷滚蛋……”
“就只像跟鲁东升那样,随口问两句,暗示一下,大家就都明白了。”
“你回忆一下,这几天见过楚佑华么,他说过什么?”
“……”隋淼捂着额头沉吟道,“好像见过两次……他都问我李峥的研究进展来着,说他很关心,很看好……”
“!!!”同学惊道,“他这不是点你了么,还是两次!”
“可……你怎么知道他不是真诚的,是不是大家都误会了?”
“误会?大哥你动动脑子,他真这么看好不会自己去问李峥么?要是自己觉得尴尬,不会随便让下面哪个教授去聊聊?你再看看他都做了什么,四处跟相关人士表示‘关心’和‘看好’,真他妈不厌其烦啊……”
“……”
“所以啊,咱们都混到这个岁数了,不要听人说什么,要看人做什么啊,老隋!”老同学不忍骂,只提醒道,“总之你可千万别再跟院领导提这事了啊……就算前面的事跟楚佑华无关,你现在让楚佑华让资源给李峥办事……这属于找骂找恨找死……”
“已经提了……”
“艹……那就……祝你好运吧。”
“多谢你的提醒。”隋淼叹道,“这说得通,我只是不明白,楚佑华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你咋还看不明白,钟院长高能研究经费根本跟不上……整个物院都指着楚佑华呢,他就是我们的招牌,我们的杨振华啊!在这个级别的人面前,你以为院长还是院长么?菁华校长见了杨振华不照样得弯腰鞠躬。”
“好吧……但我依然觉得你说的是阴谋论。”
“阴谋不阴谋随你。我就告诉你,如果李峥的地位真的到了,根本不需要你联系,鲁东升什么的像狗一样就会自己扑过去,在那之前,你别再整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了。”
“不讨好无所谓。”隋淼苦笑道,“关键是,无用功啊。”
8点半,英培书院地下活动室,李峥的手机再次响起。
他轻扫一眼后,走向周骁。
“好了,物院放弃了最后的机会。”李峥拍着小老弟的肩膀道,“这样我们心里也干净了。”
周骁僵僵点了点头。
他还有些恍惚。
一小时前,他还在“单身教师跨年联谊会”上……跟对面的女教师吃着日料讲着荤段子……
本来是如此美好。
就突然……被拉倒这个阴冷的,充满了各种诡异器械的地下室了。
还在李峥的威慑下做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此时被李峥老大哥拍着,他才越来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牛院长也回话了,与菁华合作的事情……原则上同意……”周骁咽了口吐沫,无奈地看着李峥,“但这个事情太大了……我……我不知道怎么联系……”
“唉!”李峥揉着小老弟的肩膀道,“菁华我太熟了,提我就对了,好使。”
周骁被迫向大佬低头:“那我先试试吧……”
“唔!”旁边对着电脑疯狂搜索的林逾静突然抬手:“查好了,菁华物理系跟我们完全不一样,放弃了很多领域,几乎全押在了量子材料这块。”
“好,很不错,不愧是工程技校。”
李峥抓起椅背上的衣服,翻手一扬,划着大佬弧度便抡上外套,接着向外一指——
“叛走五道口,莫回头!”
……
九点十分,一辆白色小轿车停在了菁华老宿舍区的一个院子前。
这里其实是一小片院子,像是一片沉在园林中的老宅。
这样的宅子总共大约有十来个,错落布置在校内的幽静一隅。
表面看起来像是四合院。
其实。
真的就是四合院。
曾经,住在这里的都是著名教授,解放前的老牌大学生。
直到近些年,老教授大多已故去,菁华也是费了一番力气才从他们子孙手里收回了这片院子,改建一番后,专门配给当代的最高级别教授。
可以说,能住在这一片,拥有这十院其一,便是这个国家当世学者的最高配置了。
院门前,付雪峰从驾驶座下了车子,小跑到副驾,小心翼翼地扶出了挺着肚子的妻子陶菲菲。
后方,李峥风风火火下了车子,大刀阔斧地跑到另一边,拉出了扭扭捏捏的林逾静。
林逾静被拉出来了,却还弓着背想要窜回去:“等等……我再准备一下……心理建设!!”
“再准备教授就睡了!!”李峥粗暴地环抱着林逾静的腰骂道,“再说了,你见我爸妈都没这样过。”
“那……那能跟教授比吗。”
“嗯……确实不能。”李峥一撒手,任林逾静栽进车子,“那你慢慢准备吧,我先进去了。”
“唔……”林逾静趴在后座上,揉着鼻子狠狠回视,“不行,你等我,一起进!”
“哈哈哈。”门前的陶菲菲挺着大肚子笑道,“还和当年一样啊,你们俩。”
“陶老师见笑了……”李峥挠头傻笑,“贱内还是如此不懂事。”
“好了,别聊了……”付雪峰按了门铃,紧张回望,“我也是拼了,帮你们联系教授……教授最晚十点休息,一定长话短说……”
“多谢付老师。”
“谢个屁,我就想骂你!谁大年根子玩这个??”付雪峰骂过之后,护着陶菲菲的肚子道,“也就是你帮我找了老婆……不然神经病帮你这种事……”
“不是啊,说清楚啊,李峥。”陶菲菲揪着付雪峰道,“是我逼他帮你们的,都是我的面子。”
“哈哈,都是一家人。”李峥大笑道,“老师一家三口都帮过我了,都记得。”
正说着,大门打开,保姆出现,林逾静也赶紧从车子里钻了出来,遁入李峥身后偷窥进去。
确认过后,保姆引着几人走进了院子。
书房中,杨振华正与远在国外的家人视频,听到这些声响,忙匆匆道别。
几人进来的同时,他也正好扶桌起身迎客。
大家忙打着招呼扶教授落坐。
随着李峥将刚刚整理好的十三页论文草稿呈了上去。
漫长的等待就此开始。
屋子里没人说话,只是偶尔有教授沾指翻页的声音。
大约二十分钟后,付雪峰便与李峥递了个眼色,也不敢打扰,便扶着陶菲菲静静离去。
又是十分钟后,躲在李峥身后的林逾静,也忍不住戳了戳他。
“教授好认真……”
“是啊。”李峥叹道,“但愿我这么大岁数的时候,也能集中精力看这么复杂的东西……”
“你只会更集中精力……”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正说着,一直认真品读的教授忽然发出了干哑的声音。
“水……”他一手抓着论文,一手抬了起来。
外面的保姆好像很熟悉这个,片刻后便将一个盛满温水的杯子送到了教授手上。
教授喝了两口后,终是放下了论文,揉着额头,闭目仰靠在椅背上。
“糊涂了,糊涂了……才看到这里就头疼了……”
“您不糊涂,只是习惯睡得早。”保姆瞥了眼李峥二人后劝道,“要不明天再看,今天先休息?”
“是。”李峥忙起身,“您看完了可以随时找我们,随叫随到。”
“不是的,李峥。”教授缓缓睁开眼,眯眯一笑,“我已经看不完了,刚刚这些时间,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我已经老到彻底读不懂它了。”
“……”李峥头一低,忽然有些酸涩。
“唔……”林逾静也揪着李峥低下了头。
教授当然不是读不懂……早20年,不……早10年,一定可以读懂,并且比绝大多数人更快地读懂。
只是现在,对一个近百岁的老人来说,在大脑里跟着论文的思路展开这些计算,或许根本就是一种折磨。
“没什么的,我们都有这一天。”教授平淡地仰视前方,抬着手道,“虽然我读不懂,但这并不妨碍我感受它,虽然我想不明白,但我的经验和直觉却依然存在……这篇论文,它表面在讨论凝聚态、量子材料和超导……但我能感觉到,它的灵魂是场论……”
“!”李峥眼儿一瞪,又一次忍不住拍了下林逾静的大腿喊道,“妙啊!”
“我能感觉到,你们发现它时的快感,就像……就像我第一次使用非线性偏微分方程一样……”教授扭过身,绘声绘色地比划道,“突然展开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一片从未见过的世界,我相信你们感受到了……”
李峥和林逾静疯狂点头。
“啊。”杨振华看到了林逾静,却是一滞,“你真漂亮……”
李峥慌乱拦了上去:“一般,一般……”
“抱歉……有的时候说话做事突然像小孩子一样……”杨振华忙摆了摆手,重又拾起论文,“但我要残忍地告诉你们,物理学上曾有无数人认为自己发现了什么,最终却连他们自己都很难自圆其说。这篇论文有价值,但它不一定是对的,甚至大概率是错的,但这并不妨碍它有价值。”
“当然,一切都需要实验论证。”李峥点头道,“考虑到相关实验的复杂性,我们才不得不来打扰您。”
“你是想立刻展开实验论证?”杨振华眉色一紧,“不用这么急的,多数情况都是理论先于实验,三五年算是快的,三五十年都司空见惯。”
“我等得起,但我的老师已经46岁了。”李峥沉声道,“引导我们做出这些的老师,现在都还只是一位讲师,您知道,对搞理论的人来说,这个年龄已经是暮年了……但我100%坚信,他还有比这个厉害几十倍的东西……”
“谁?”
“解其纷讲师。”
“我没听说过。”杨振华缓缓低头,再次试着看懂这个,“不过没关系……让我想想……”
又是十分钟后,他再次放下了论文。
能看出来,他眼中有种不甘,对岁月的不甘。
一直以来,教授对一切都显得很释然,但这个瞬间的的确确流露出了不甘。
不过最终,他还是笑了。
“实话实说,李峥。”教授拍着论文冲李峥道,“我希望它是错的,这样我看不懂它也就无需遗憾了。”
李峥和林逾静都跟着笑了。
瀆神曲 滌生
这种级别的平淡幽默,在不知不觉间也抚平了他们心头的起伏。
“好了,帮我拿电话来。”杨振华抬手道。
保姆很快拿来了手机,但嘴里还是提醒道:“教授,很晚了……”
“放心,任何60岁以下的人一定都还没睡。”教授一笑,一边点着通讯录一边说道,“我帮你们联系,但我不展开个人立场,不做判断,也不保证能帮上忙,一切交给我们的低维量子实验室的人。”
“谢谢老师,这就够了。”
一个电话过后,杨振华为李峥手写了一个地址。
“他们主任还在实验室,你可以这就过去。”教授将地址塞给李峥,拍着他的手道,“这份论文可以留在我这里么?”
“当然,我还有电子版。”
“那就快去吧。”杨振华摆了摆手,“成了也不需要回来感谢我,如果非要感谢的话……”
他说笑着拾起论文:“这样的论文……再多拿来一些,务必和她一起来。”
“…………”
“哈哈哈哈。”杨振华看着不安的李峥和局促的林逾静,难得大笑起来,“真好啊,你们结婚的时候可以请我的,如果是你俩,我爬也要爬过去,哈哈哈!”
“……”
出了教授的四合院,林逾静依旧满脸烧红。
“教授怎么……有点轻浮的样子……”她说着又捂着脸疯狂摇头,“不对……一定是返璞归真……说大实话也没错啦,哈哈……”
“你妈的……还好90多岁……也当不了情敌了……”李峥黯然擦汗道,“这要是20多岁……不知我干不干得过……”
“哎呀哎呀!”林逾静蹦跳着捂脸道,“这老陈醋你都吃?”
“……”李峥头一甩,“不说了……我们这样有失尊重。”
“你不会真的……”林逾静捂着脸狂笑起来,“唔呼呼……教授也只是坦诚的说了一个事实罢了,瞧给你吓的。”
“那他怎么不说我帅?”
“呕!!”
……
十点半左右,李峥和林逾静才找到低维量子实验室理科楼。
接待他们的是一位发型有些不羁的中年学者,像是一个学术版的屠夷寇。
在这个境界,对话是可以很少的,一切都用论文说话。
快穿攻略:女配有毒
只是这一次,这位学者更“聪明”一些。
对着李峥的笔记本快速审视了十来分钟后,他便拿起电话……
又叫了三个人过来……
片刻后,来了老中青三位学者,很神奇,他们的发量与年龄呈鲜明的反比,
接待地点也转移进了会议室,几人各自拿着刚刚打印出来的论文,一面看一面随时讨论,偶尔还会问李峥和林逾静几个问题。
这个氛围持续到了凌晨一点,神不知鬼不觉就把年给跨了。
四人对了个神色后,最初的中年学者冲李峥点了点头。
“我们会终止手上的项目,在你提到的材料中,选择最易实现的三种进行转角试验。”
李峥和林逾静本来都快睡着了,听到这个同时神情一震,瞬间就不困了。
“大哥这么痛快?!”李峥下意识喊了出来。
对面的纯光头年轻眼镜男笑道:“你可逗死我了……这是我们王绎主任……这位老师是研究量子物理的方增同院士,这位是凝聚态方向的谢伟院士……”
“?!??!”
“唔?唔!唔?唔?唔!”
对面虽然年纪很大却发须茂盛的大佬也跟着笑了起来:“小家伙,知道教授多少年没提过学术上的事情了么?别说你这个东西真的有价值,就算没价值,我们也得掰开了揉碎了琢磨啊。”
旁边,相对稳重,发量也相对保守的中年大佬也频频点头。
“确实有价值,不过重新过一遍你们的计算要很久,通常是要经过充分认证再实验的,不过既然教授开口,这个过程可以后面补。”
“谢老师,这部分工作我来。”一开始说话的光头青年道,“要速度的话我再去数学系找几个博士同学?”
“不不不。”王绎抬手道,“虽然我不敢抱太高期待,但倘若这个理论是对的……哪怕只有一点点对,我们也必须好好保护好它。”
他说着起身向李峥伸出右手:“感谢你对我们的信任,按理说发表前不该给任何人看的,更何况你毕竟是……蓟大的……嗯……”
“蓟大?”李峥瞪眼握手,“蓟大在哪儿?谁是蓟大的??”
“哈哈哈哈!”光头博士大笑道,“完了,你这回去不得被打死的。”
“别闹了。”王绎也跟着笑道,“菁华蓟大在很多领域都有深入合作的,包括我们现在要做的这个领域,所以我很奇怪……”
王绎握着李峥的手试探性问道:“你没有先试着找本校教授么?”
“这说来话就太长了……”李峥摇着头道,“而且我自己也查过了,蓟大这方面的资源主要在楚佑华手上,我跟他不对付……”
瞬间。
“哦……”
“哦……”
“哦……”
“哦……”
对面一连四个“哦”。
接着齐齐起身。
老院士方增同抢在了所有人前面,激动上前,抓住李峥的手就不撒了。
“那就对了!”
“我们跟他都不对付!!”
李峥瞬间回以四重瞪眼。
早说啊,自己人!
啥都不说了。
五道口众!
掃明 崛起的石頭
随我入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