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d78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諸天我最兇 烈日吹冰-第35章 打不過展示-3b88d

諸天我最兇
小說推薦諸天我最兇
“许大哥,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萧晓从云破月那里得知帝国已经没有余力来帮助他们以后,依旧还是有些不甘心,忍不住又小声向许莫超问道。
在她的心里,无论遇到什么事情,许莫超都有办法解决。
因为他可是主角啊!
至少在萧晓的心目中,就是许莫超让她真正的活出了属于自己的人生。
當美型攻遇上總攻大人
毫不夸张地说,对于萧晓,许莫超就是她的天!
对于许莫超的信任比起兰菲琳这个青梅竹马更甚。
听到萧晓的话,许莫超微微一笑,“说实话,眼前这种情况如果只靠自己的话,我也没办法,但是嘛……”
春光裏_
他说着看向了岑碧青,“青姨,你之前把我们叫出来,不会是让我们来送死的吧?”
“小超,我看你的模样,莫非是猜到了什么?”
岑碧青并没有直接回答,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大概能猜到。”
“青姨,莫超,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两人的对话听的其他人是一头雾水,还不是很了解九州文化的塔南干脆插不上话,萧晓和摩莉尔沉默不语,最终还是兰菲琳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
许莫超抬起头看向空中已经呈现出不支之势的老校长,露出了一个自信满满的笑容,“我可不是那种只靠着自己的努力奋斗就有了今天这种成就的人啊!
我现在获得的一切,至少有多一半归功于我的父母、我的家族,是他们为我铺好了路,再加上我自己的努力,我才能够获得成功。
所以说嘛,我就是一个X二代,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什么叫坦诚,这就叫坦诚!
许莫超从来不认为借助自己父母的力量是一件丢人的事情,也不会做那种明明是依靠了家里的人,偏要说“我也是很努力啊”那句屁话。
所以现在遇到这种明显已经超纲的题目,那就直接申请场外援助。
打不过怎么办?
叫家长啊!
“我在来之前已经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姐姐和姐夫了,相信他们应该很快就能来了!”
岑碧青也在这时开口,算是解释了其他人的疑惑。
不料她这一句话,却让萧晓、兰菲琳,包括摩莉尔三个妹子都慌起来。
这是要……见家长了?
兰菲琳倒还好些,毕竟跟许莫超青梅竹马,从小就叫许莫超的爸妈叔叔阿姨,如今也只是在确定关系以后突然见面有些紧张罢了。
其他两个妹子就真是慌了,虽然说她们跟许莫超都是两情相悦,但是听许莫超和岑碧青的口吻,许莫超的父母可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啊!
只是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当然了她们并不丑,又处于这种关键时刻,所以两人现在心里慌得一匹。
甚至于连生死之间的大恐怖都冲淡了。
没过多久,老校长终究还是败下阵来。
狂级大宗师之间的战斗返璞归真,反倒是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败就是败,也不加特效。
不过现在也只是败,还没有走到生离死别那一步。
“老校长,你可想清楚了?真的要护住那小子?”
赵无敌冷冷地看着老校长,开口劝道,“消失你这一股实力未免有些可惜,魔族那边已经答应,只要你肯投降,那就会安排比我更好的工作给你。”
“你在搞笑吗?”
老校长睁大了眼睛,“赵无敌,你居然劝我投降魔族?”
“有何不可?”
掌事
这次是钱无惧劝道,“虽然我们从小就接受着人和魔势不两立的教育,但是谁知道真相到底是怎么样呢?
仔细想想,只要你的思想还在,是人是魔又有什么区别呢?
不就是改变了一种生命形态罢了——在秘境历练的时候,这种事情并不少吧?所以老校长,我劝你还是想开一点吧?”
“哈哈哈哈哈!”
向来稳重的老校长听到这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真是没想到啊,你们堂堂两个大宗师,放着好好的人不做,却要跑去当魔族的狗!”
“你!”
死神的詛咒
“我什么我?说一千道一万,只不过是为自己贪生怕死找的借口罢了,人就是人,魔就是魔!
我龙傲天就算是今天死在这里,也坚决不会去做魔的走狗!”
我去,原来老校长的名字这么劲爆的吗?
这是许莫超第一次听到老校长自曝。
光从这个名字来看,天下第一,名不虚传啊!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听到老校长话说到这地步,赵无敌面色一沉,“道不同,不相为谋。”
钱无惧也是再一次举起了那面来自魔族的禁幡:“芝兰当道,不得不除。”
“呸!”
老校长面露鄙夷之色,“你们那也配叫道?”
说完这句话,他又转头看向地面上的许莫超几人,目露不忍之色,“莫超,这次是老夫没有能够护住你,实在是有愧于你啊……”
他没有再说什么“我拖住他们,你们趁机快跑”之类的废话。
軍寵之笑笑生威 海月牙
狂级之下,皆为浮云。
何况还是两个人。
不过话说回来,如今这赵钱二人已经正式叛变了人类,那么整个九州大陆的情况都好不到哪里去。
所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即便是许莫超真的能够逃走,在这即将到来的乱世中也难以独善其身。
哪怕他躲起来偷偷修炼到狂级也没用。
毕竟赵钱两人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狂上级。
“来吧,就让我看看你们能够付出什么代价才能够杀死老夫!”
老校长这句话让赵钱两人产生了那么一瞬间的犹豫。
不过想到双方现在的立场,即便付出的代价再大,这件事情也得做!
于是赵无敌大喝一声,袖里乾坤对着老校长当头罩下,钱无惧再一次挥动禁幡。
两个打一个,还是一个重伤病号,只要他们两人不死,无论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
“怎么说?”
看到这一幕的许莫超转向岑碧青,自己的老爹老妈似乎有些赶不上的样子。
“放心吧小超,姐姐和姐夫一定会及时赶到的,我对他们有信心!”
话音刚落,众人眼前的天空就失去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