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2sx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娛樂超級奶爸 愛下-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神醫喜來樂》熱推-nqkmz

娛樂超級奶爸
小說推薦娛樂超級奶爸
“还算可以吧。”
人獸之迷途
刘子夏点点头,说道:“讲述了清.末社会大背景下,小人物的命运,每个人物的个性都挺鲜明的。
如果演员、导演什么的,都认真去解读剧本,再加上精良的拍摄和后期制作,应该能够取得不错的收视成绩。”
也就仅限还可以了,和《神医喜来乐》一比,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还算可以?”
听到刘子夏的话,杨紫茕有些无语地说道:“不是,子夏,我觉得这剧情还可以啊?”
她是真觉得这样的本子不错。
要不是因为这个本子里武侠的戏份比较少的话,说不定她还真接了‘东施’的角色呢!
“是啊,子夏。”
就连和刘子夏合作过的周闰发,听到这话都是连连点头,道:
“子夏,我也觉得挺好的,那个孙海谦很真实,而且这个剧本背景选的很好,在清.末还是一夫多妻制呢,谁能想到会把妻管严用到这里?”
億萬老公霸上我
“创意吗,并不能说他新,只能说是老梗新用。”
刘子夏摸了摸下巴,说道:“别的传媒公司我不清楚,类似的剧情我倒是知道一个。”
“我怎么不知道?”
郎文星愣了一下,紧接着说道:“不会是你创作的新剧本吧?”
刘子夏倒是没想到,郎文星竟然反应这么快。
听到老郎的话,周闰发和杨紫茕也是一脸懵。
这家伙……这么高产的吗?
“我靠,还真让我猜对了!”
刘子夏不说话,郎文星就下意识认为他默认了,鬼叫了起来,道:“子夏,快给我说说!”
周闰发和杨紫茕也全都来了精神。
“算了,就跟你们说说吧。”
山村生活任逍遙
刘子夏摇了摇头,道:“其实我的这个剧本,和刚刚紫茕姐说的差不多,只不过在人物设定以及细节方面,有本质上的区别。”
喝了口水,刘子夏继续说道:“这部电视剧的名字很接地气,叫《神医喜来乐》,讲的同样是清.末的故事。
在直隶仓州乡下,有这么一个郎中叫做喜来乐,他和寻常的郎中不同,常常以奇招怪法治病救人,本来他是与世无争……”
如果电视剧以《王者农药》的段位来划分,杨紫茕刚刚讲的剧本刚刚好能到黄金段位,而《神医喜来乐》则是荣耀王者段位!
两者之间的差距,太明显了!
“乍一听上去,这两个剧本的内容似乎很相近,但是相比起紫茕刚刚说的那个,这部《神医喜来乐》明显更生活化,更有趣味性。”
在刘子夏讲完剧情之后,周闰发沉思了一会,道:“子夏,这真是你之前创作出来的剧本吗?”
如果没有听到杨紫茕讲的剧本剧情的话,周闰发肯定认可这是刘子夏的新创意。
但是因为杨紫茕先介绍了剧情,所以他现在有点不敢相信,怀疑这是刘子夏刚刚创作出来的剧本。
毕竟,从一个剧本启发出另外一个剧本的事情,在整个娱乐圈并不少见!
而且这种事情对于一位业内顶尖的编剧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当然了!”
刘子夏知道这样说有些缺少公信度,就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鼓捣了起来。
鼓捣了得有两分钟,刘子夏把手机递给了周闰发。
郎文星和杨紫茕,这个时候也凑过去看了一眼。
手机打开的是两个文本文档,是有关《神医喜来乐》国内和国际版权认证的文件。
看下面的认证日期,竟然是去年,也就是2017年的!
“怎么样,相信了吧?”
網遊之最強醬油哥 山人到此一遊
刘子夏收回手机,说道:“当时确认了版权之后,我就把剧本收起来了。
要不是因为这两年工作室的事务实在是太多了,说不定电视剧都已经拍出来了。”
“你不拍,给我啊!”
刘子夏话音刚落,郎文星就拍起了大腿,说道:“去年咱们集团电视剧很萧条,你怎么就不能便宜了自己人呢?”
“你也没问过我啊?”
刘子夏翻了个白眼,说道:“紫茕姐,博纳那部剧本,你接了吗?”
“没有!”杨紫茕摇摇头,说道:“武侠的内容偏少一下,让我去演古装情感剧,我也不擅长!”
“嘿,正好!”
郎文星一拍手,说道:“等到过阵子《卧虎藏龙》开拍,紫茕你刚好有档期,要不然就错过了。”
“还真的是!”杨紫茕点点头,说道:“都是缘分!”
“你……”
郎文星还想说点什么,这时候程思琪的声音传了过来:
“哎,都别聊了!去个人,进厨房端菜,然后孩子们去洗手,第一波烤串可以开始吃了啊……”
……
接下来的几天,刘子夏、郎文星他们抛开了所有的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旅游当中。
三桠那些好玩的、好吃的地方,全都被他们逛了个遍。
月月、涵涵她们这几个小家伙们,每天都带着笑容,小脸和露在外面的肌肤,也因为紫外线的照射,变健康了不少。
到12号的时候,刘子夏他们离开了三桠,两家人分别前往了上沪和京华。
值得一提的是,郎文星这家伙通过这几天的软磨硬泡,生生从刘子夏这里把《神医喜来乐》的剧本给要走了。
当然了,是合作关系!
毕竟是刘子夏从那个世界带来的优秀电视剧,他可不想被拍成烂片!
等刘子夏一家四口到了上沪,已经是上午11点了。
从机场取了车子,一路直往刘家大院开了过去。
到了家门口,一道充满惊喜的声音喊住了他们:“夏哥,嫂子!”
刘子夏扭头看了过去,却见身材高大,穿着一身深蓝色休闲服的姜子轶,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正站在门口看着他们。
“子轶?”刘子夏喊道!
“哈哈哈,我就说今天早晨喜鹊上枝头,肯定有好事临门!”
姜子轶大踏步地走了过来,和刘子夏拥抱了一下,说道:“本来二伯说你带着嫂子去三桠旅游了,我还以为这次见不到你了呢!”
“你小子,说得我好像没了一样。”
刘子夏没好气地捶了姜子轶一下,说道:“你不是在京华吗,怎么跑来上沪了?”
“放假休息啊!”
姜子轶说道:“过几天还要执行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所以领导给我放了几天假,让我回家看看。”
“很重要的任务?”
听到姜子轶的话,刘子夏眉头皱了一下,说道:“危险吗?”
一听执行任务之前放假休息几天,回家看看,刘子夏下意识地以为姜子轶要去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
毕竟,他所在的特种.部.队序列很靠前,不是中澳的任务,用不到他们。
“不是……”姜子轶摇摇头,说道:“哎,夏哥,你也知道我们的纪律,我不能说。”
“得,你自己小心着点吧。”
刘子夏摇了摇头,说道:“走吧,跟我一起进去。”
……
“子轶叔叔!”
姜子轶往前走了几步,月月很乖巧地凑过来和姜子轶打起了招呼。
“哎,月月又变漂亮了啊!”
看到月月,姜子轶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从大包小包里挑出一个,姜子轶直接递了过去,说道:“给你的,看看喜欢吗?”
“这是什么呀?”
月月看着大大的纸袋,好奇地伸手进去,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詭秘事件簿 漠然旅者
轻轻往外一拉,顿时一个足有50公分高的小灰灰的毛绒公仔,出现在月月的眼前。
“哇,是小灰灰呀!”
看到小灰灰,月月大大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欢喜地抱着小灰灰公仔不撒手了。
“子轶,好久不见了!”
李梦一和姜子轶打了一声招呼,然后看着小姑娘道:“月月,收了人家的礼物,你要做什么啊?”
“啊?”
月月回过神来,冲着姜子轶说道:“子轶叔叔,谢谢您送我的小灰灰,我很喜欢!”
“你喜欢就好!”
姜子轶顺手摸了摸月月的小脑袋瓜,说道:“夏哥,你们这是刚回来吗?”
“嗯,我们刚从机场回来。”
刘子夏领着姜子轶直接往刘初墨的院子走了过去,道:“也不知道爷爷是在家里还是在医馆。”
家里有老人,甭管是出门回来,还是来了客人,都要首先去看看老人,这是规矩。
咚咚咚!
走到屋外,刘子夏敲响了房门,
“进来!”
过了一会,屋里传来了刘初墨苍老、浑厚的声音。
“爷爷、祖爷爷、刘爷爷!”
进到屋里,看到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玩平板电脑的刘初墨,一众人赶紧过去打招呼。
特種兵之龍虎風雲
看到抱着玩偶的月月,以及被李梦一抱在怀里的阳阳,刘初墨眼睛一亮,说道:
“哎呦,我大孙子和大孙女回来了?快过来,让祖爷爷看看长没长高!”
一边这样说着,刘初墨还把手中的平板电脑丢到了一边,主动迎了过去。
这让刘子夏和姜子轶心中这个堵得慌啊!
致命糾纏:絕色特工妻 林依雷
網遊之絕世無雙 艾蘿莉
同样都是孙子,怎么这孙子当得就这么不舒心啊?
“祖,祖……”
李梦一倒是没想这么多,笑着把阳阳递了过去。
小家伙伸胳膊蹬腿地,祖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个囫囵话来,只是从他那双大眼睛里的欣喜能看出来,他还是挺喜欢面前的祖爷爷的。
至于月月更不用说了,已经抱上刘初墨的大腿了。
“爷爷,子轶还在这呢!”
瞧着刘初墨和自己的两个孩子玩了起来,刘子夏不由得提醒了一句。
“哦,轶小子也在啊!”
刘初墨就像是刚看见姜子轶一样,说道:“是你爷爷让你过来的吧?我老头子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且死不了呢!”
我……
刘子夏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这老爷子还真是百无禁忌,什么话都敢出来。
“行了,俩孩子留下,你们出去吧。”
刘初墨摆摆手,说道:“对了,子夏,别忘了告诉厨房那边,今天中午多做几个月月喜欢吃的菜。”
刘子夏很想问一句,我是您亲孙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