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v7r優秀言情小說 火影之千葉傳說 愛下-第二千五百五十八章 學啥?分享-ivff6

火影之千葉傳說
小說推薦火影之千葉傳說
“那……接下来,我们就这样干等着吗?”
看着日向宁次离开的方向,天天看了一眼身旁静静喝茶的青年,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
在这廊道上已经坐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了,茶都喝干了,连吸引她坐下来的零食都已经吃完了,她都觉得晚饭要吃不下了。而现在看上去,宁次似乎是不会回来了。
殺 逆蒼天
就算要回来,好像也要一段时间。
她已经觉得有些无聊了。
并且,还感觉有被冒犯到。
宁次离开了两个小时,旁边的这个家伙就一直坐在那里喝茶,丝毫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
一直喝到现在,就好像自己是个隐形人一样。
虽说和宁次一样,都是被自己的老师叫过来,潜台词是接受这个泷千叶的训练的。
但是,看上去,这个训练只是针对宁次的。
这个,能让宁次解开心结,未来能够更好的发展,不被仇恨耽误了天赋和人生,是很好。某种意义上,她还是非常感谢这个泷千叶能够劝解宁次的。
不管最后结果如何。
不过,感谢归感谢,现在的这种状况,她就很不喜欢了。
这什么意思啊!
敢情宁次之后,自己就是空气啊!
此时的天天,有一种被无视和冒犯的感觉。
这令人非常的不开心,完全就是偏心嘛。
就算她没有什么仇恨,也没有闯祸,那也得教点什么吧。
难不成,我要去闯祸才行?
財妻撩人:王爺開個價 北國之雪
而想到这里,天天敏锐的发现了什么,并且心中已经有了几分计较。
“嗯?”
也就在这时候,听到天天话语的千叶,略略转头,似乎从某种思绪中反应过来,看向了天天。
真的无视我啊!
而这个时候,看到千叶的反应,天天的腮帮子,。立时就鼓了起来。
很明显啊,刚才这个泷千叶,是真的完全无视了自己,陷入了自己的思考之中,完全就没有注意她!
这个时候的天天,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哼!”
而生气的天天,做出了一个大多数女孩子都会做的生气动作,重重的带着强烈的不满哼了一声之后,她别过头去。
开什么玩笑!
就算我是个无关紧要的,也不用这么无视吧!
那种,你怎么在这的表情和眼神是怎么回事?
这是歧视吗?
同时,她的内心深处已经是翻江倒海。
“哦……抱歉,你想学什么?”
而这个时候,就在天天的眼睛要开始喷火的时候,千叶似乎猛然醒悟了过来,明白了什么,当下开口道。
求生欲?
听到这话,天天内心喷涌而出的怒火突然戛然而止,眨巴眨巴两下眼睛,颇有些茫然。
不……
怎么可能!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被天天否定了。
男孩子求生欲的表情可不是这样的。
而且,宁次上次的表情也不是这样的。
網遊之止戈三國 束甲
“你能教我什么?”
对此,天天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
说实话,虽然看到了这个人强悍的实力,但是,看到战斗是一回事儿,了解这个人会什么,能教什么,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除了幻术,我应该能什么都能教你一点。”
闻言,见天天如此干脆,千叶也没有多废话,直截了当的说道。
说实话,千叶其实并不知道该怎么教授天天,首先,是根据原著的推断,天天的信息很少,唯一知道的,可能就是天天应该是属于操具一类的忍者,是依靠忍具之类的体术特化型忍者。
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了。
千叶对天天根本没有系统的了解,光是知道他是体术特化型忍者,千叶并不能确定她现在急需什么,哪一个方面急需要提升,也不知道教授什么,才能够让天天得到最好的提升。
毕竟,忍者的提升,因为查克拉的神奇,和查克拉的神奇衍生出来的各种各样的神奇力量的复杂性,加上忍者世界的特殊性,以及个人的差异性,不是说一股脑都教了就是好的。
在忍者世界,教学是一件相当复杂的事情。所以在忍者学校毕业之后,才会安排上忍老师,一来是为了让刚刚成为忍者的新人通过上忍的经验快速的适应忍者的生活,并且培养出忍者的思维和意识。毕竟,忍者学校教一些基础的忍着力量,但是,忍者的思维和意识是需要从实战中不断培养和完善的。
二来,则是为了让拥有相当高忍着力量造诣的上忍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观察新人,因材施教,而一般的上忍,基本上都是走全能型道路的,可能不会幻术,但是忍术和体术都有不弱的造诣,并且总是会有自己的特长。
教授到中忍,让新人具备中忍的一些硬性基本条件,对于一个不偏科的上忍,还是不成问题的。
至于中忍之后,那就要看新人本身了,到那个程度,是属于出师了的程度了。
而这个因材施教,就是要通过观察,考量每个新人的天分和个人的差异性,这种差异性,有人可能是天生火属性,有人天生是风属性,忍术这个门类,虽然无属性的忍术很多,但是门类最广,泛用性最广的还是通过查克拉性质变化和形态变化结合的有属性忍术,这是不可避免必须要学的。
知道学生的天生属性的话,教授这方面就更加得心应手了
当然,这也是有局限性的,因为不可能每个上忍都具备全属性,或是弟子们所涵盖的所有属性,不过,这不妨碍上忍继续教授这些非自己掌握属性的学生,村子的公开的藏书阁,就是为了这个存在的。
上忍完全可以去将常用忍术卷轴借出来,再进行教授。
虽然不能使用这门忍术,但是忍术毕竟有互通的地方的,即便不会,上忍也可以毫无压力的教授。
而这里,其实第七班是占了非常大的优势,相比于其他班级,卡卡西是罕见的真正意义上的全能,不但拥有优秀的体术,而且,在忍术方面拥有五种属性,完全能够胜任任何情况的教授,连带着幻术,就算不能教授幻术,却也可以教授怎么解除幻术。
而且,正因为全能,所以,能够选择的战术也就更多,跟着卡卡西,耳濡目染,第七班也可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战术选择和力量选择。
并且,找到了就直接可以请教,少了很多弯路。
因为选择的战术和力量,卡卡西完全可以直接将经验传授下来,而不是像其他的老师,教不了只能准备点卷轴资料,然后让自己的弟子直接摸索。
可以说,即便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不是主角,身上自带着血脉外挂,也能够在卡卡西的手底下,得到比其他班级的学生更优质的教育。
而对现在的千叶来说,严格意义上,他是和卡卡西同一类型的忍者,除了战术方面,可能各方面还要比卡卡西要厉害一些,但是,这不代表说,他教什么,天天都能好好的吸收,除了身体的差异性之外,每个人的接受能力和学习能力,以及擅长的方面都是不同的,有时候,你教了,虽然也是能够提升的东西,但是因为个人的擅长方面的问题,导致学生花了时间,但是收效甚微的情况。
比如说,同样的风火双属性,一个学生可能更擅长风属性,火属性虽然具备了,但是火遁忍术学的却不是怎么得心应手,但是风遁一学一个准,那这个时候,老师如果只教授火遁忍术,那么,这肯定是忽视了个人的接受能力和学生能力,得到的效果自然不会好,到时候必然白费功夫,不是所有的忍者都是能够屡败屡战并且把弱点变成擅长点的。
不然,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存在弱点的忍者了。
而这种效果不会好。影响可就大了去了,很有可能会挫败学生的自信心,导致一系列的不良反应。
不但没有提升学生的实力,反而断送了学生的路子。
忍者世界的上忍老师,不是谁都可以当的。
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这里,千叶对天天了解甚少,自然不可能详细的因材施教,短时间内他也不可能测定天天的接受能力和学习能力,擅长和不擅长的方面,就算也是全能型的,却也是无法主观的判断该教授什么。
而且,千叶也不能算作是完全的全能,在幻术方面,他能教授的很有限,甚至千叶能够教授的幻术部分的东西,迈特凯也能够教授,完全不用他操心这方面,他也教不了。
虽说,千叶现在还蛮擅长幻术的。
假面王子與奪心公主
但是,他的幻术毕竟是因为血继限界,也就是写轮眼而来的,和常规的幻术还是有区别的。
惡魔總裁的天使新娘
至少,血继限界是无法教授的。
所以,幻术这方面,他并不懂很多。
而现在,千叶能做的,也就是天天自己提要求了。
“你说我该学什么好?”
而这个时候,就在千叶心中思考着这适合当下的教授计划的时候,听到千叶话语的天天,眨巴眨巴了眼睛,忽的开口。
这一开口,就是一句反问。
而且,直接掐住了千叶的咽喉。
顿时,千叶的嘴角又开始不自然起来了。
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教授合适,所以才问的啊……
这下好了,直接回过来了。
“你有什么想学的吗?”
对此,千叶颇有些无奈的开口道。
“嗯……”
对此,天天陷入了思考之中。
说实话,天天并不知道该学什么,或者说,现在她要学的,已经占据了她所有的心思,一时之间,却是想不出要学什么。
但是吧,说这个时候她什么也学不了的话,天天又感觉会亏好几百个亿。
毕竟,眼前的这位可是能够和四名配合默契的上忍乃至精英上忍正面战斗,并且获胜的存在。
甚至,天天还感觉,和自己的老师对练,眼前的这个青年,压根就没有用上全力。
虽说日后这样的人物,还会定期教授他们,但是,这剩下的几个小时,不学点什么,还是令人感觉特别的浪费。
这样的忍者,即便是在村子里,恐怕也是挑不出几个的。
人家都主动要教了,怎么可以拒绝?
白痴才会拒绝!
聪明人就算是强想一些,也得学一点。
可是……
学什么好呢?
而想到这里,天天则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十全食美
快快快!
快回想一下,在任务的时候,自己最短板的地方。
而天天无疑是明智的,或者说,天天是平时对自己有规划的,并且还会对每一场战斗进行反省,查找自己不擅长或者说短板的地方的。
不然,是不会再第一时间,就往找短板这么一个极其正确的方向去找学习的东西的。
毕竟,忍者是刀口舔血的职业,有时候,并不是说你的优点越突出,你就越能万无一失,相反,你可能并不需要太突出的优点,甚至没有明显的优点也没有关系。
重要的是,你要没有明显的缺点。
这样才能保证自己在最多的情况下,安然存活下来,并且最大限度的提高任务的成功率。
对了!
而这一回想之后,天天立马就想到了什么,或者说,找到了关窍。
“幻术……我要学幻术!”
然后,这想到了之后,这一句话,几乎脱口而出。
她最大的短板和现阶段最有效弥补她的缺点的,就是幻术了!
她完全可以学习视觉系的幻术,在自己一大片一大片忍具扔出去的时候,夹杂在忍具之中释放。
出其不意的效果可以说是拉满。
甚至,几乎可以做杀手锏了。
而说出这句话之后,天天还默默的又点了点头,深觉自己机智的一匹。
“呃……你有听我说话吗?”
而听到这句话,千叶的嘴角几乎是抽搐了起来,憋了好一下,才无奈的开口道。
故意的?
这丫头,故意的吧?
同时,此时千叶的内心,已然是一种莫名的被拆台的感觉。
“你说什么了?”
对此,天天一脸茫然。
“幻术我教不了。”
闻言,千叶相当干脆的开口。
自己刚刚是有明确说明,幻术除外的把。
有说的吧。
“啊?连幻术都不会?”
然后,几乎下意识的,天天开口道。
“……”
闻言,嘴角抽搐中,千叶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