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am6玄幻小說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182 看清鍾知晚,撞見校長親自來接人【3更】-a51tl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也不离开,也不过来,就那么看着她。
一双眸子并没有老年人的浑浊,反而十分明澈,直接洞穿了什么
几乎只是瞬间,钟知晚的心跳就静止了。
“唰”的一下,她背后冒出了一层冷汗,额头上也有汗水冒出。
钟知晚内心里一阵翻江倒海,面上也很不平静,脸色苍白如纸。
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似哭似笑的难看表情来,声音也很艰难:“爷……爷。”
钟老爷子依旧没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他背着手,淡淡:“晚晚,跟我过来。”
说着,他先行上楼。
钟知晚不敢不从,她捏着手指,迅速跟了上去。
脸上还红得发烫,脑子有些蒙。
钟老爷子是什么时候从公司回来的?
他又听到了多少?
钟知晚又偷偷地看了一眼钟老爷子,见他神色平静,提着的心也稍稍地放了下来。
她爷爷脾气很火爆,如果真的听到她说的那些话,哪里还忍得住?
然而,刚一走进最上面的阁楼里,钟知晚就听到了两个字。
“跪下。”
很冷,没有任何温度。
钟知晚的面色更白,腿不受控制地就跪了下去。
钟老爷子果然都听到了!
钟老爷子又说:“抬起头来,看前面。”
钟知晚战战兢兢地抬头,身子发抖。
钟老爷子却不看她,指着前面的照片:“看着你奶奶的照片,你敢不敢把你刚才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你敢不敢在你奶奶面前,把你这段时间做过的事情,全部都说出来?!”
钟知晚的嘴唇颤抖,语不成调:“爷爷……”
钟老夫人在多年前去世了。
钟老爷子要忙于公司的事情,她的父母也各自有事情。
所以六岁在上小学之前,是跟在钟老夫人身边长大的。
钟老夫人对她很好,有求必应。
“钟知晚,上次是怎么说的?”看着钟知晚瑟瑟缩缩的样子,钟老爷子终于震怒,“你后来跟我反省,说你只是因为小嫉妒,一时之间冲昏了头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私底下,你给外人说子衿的坏话,还全部都是一言之词!”
“你对不对得起我和你奶奶对你的教导?”
钟知晚的身子又抖了一下,不敢抬头。
她是因为知道穆沉舟不会去管其他人的事,更不会为了嬴子衿开口问,她才会放心地说那些话。
可其他人不一样。
钟老爷子知道事实的经过,一听就明白她是故意为之。
她一向伪装得很好,这一次却被撞了个正准。
钟老爷子一想起他刚才听到的那几句话,就气得心肺疼,更是暴怒:“平常你在学校里,是不是也这么败坏子衿的名声?!”
無雙LOL
破法邪神
钟知晚哭喊出声:“我没有!”
学校?
几乎整个高中都向着嬴子衿,还叫什么嬴神。
她只觉得可笑。
瞧瞧,多么容易。
凭着一张脸,一次期中考试第一,把所有人的心都给收买了。
包括钟老爷子,也包括老师们。
“爷爷,你怎么光向着她?”钟知晚眼泪止不住地流,哭得声音也更大,“难不成她比我还重要吗?”
我的土味青春 司淩玥
“钟知晚,原来你是这样想的。”钟老爷子失望透顶,“你扪心自问,你什么没有?这十几年,我最疼的是谁?”
钟知晚死死地咬着唇。
是我姐姐又如何 請叫我低調君
護花神醫
是,以前钟老爷子会向着她。
可是去年年底,他见了嬴子衿后,她就不是唯一受宠的了。
那时钟老爷子刚回来,没先找她,迫不及待地让钟曼华先把嬴子衿带回来。
她知道嬴子衿被迫给嬴露薇鲜血,但是她没给钟老爷子说。
后来她看到钟老爷子对嬴子衿那么好,越过了她,更是无法忍受。
“钟知晚,一天一夜,你给我跪好了。”钟老爷子已经彻底看清钟知晚的真面目了,“你要庆幸你是我孙女,你要是我孙子,现在我已经执行家法了。”
钟家谁犯了错,都会按照家法来惩处。
钟老爷子离开阁楼,把门锁上了。
钟管家先前也在,这时走过来:“老爷子,这表小姐没回来之前,大小姐处处都好,这怎么……”
“是我没考虑周到。”钟老爷子疲惫,“在她性格塑造的关键几年,让她妈一个人看着她了。”
钟夫人也是个惯于伪装的人。
她进门后三年多,才在钟老爷子面前露了马脚。
可那时她已经生了钟知晚,也不是伤天害理的大事,总是不可能让她离开钟家。
“看着晚晚这孩子。”钟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我怕她做出什么让她自己终生后悔的事情来,那个时候,谁也救不了她。”
**
嬴子衿下飞机的时候,是这边的晚上六点。
飞机场距离诺顿小镇还有几十公里,她搭了个车。
嬴子衿知道,从她这一次下飞机后,就有不少人在盯着她了。
说是盯着她也不准确,应该是盯着很多人。
毕竟,她在NOK论坛上发了她会去诺顿大学亲自去取。
那么在进入诺顿大学前,这一路都是被盯着的。
的确有很多人在找她。
有真的能活很久的,也有一些是家族代代相传的。
那种祖父给孙子说,一定要杀了她的意愿。
嬴子衿侧头,看着车窗倒影里完全陌生的容颜,总觉得有些不满意。
她从机场这一路走来,已经易容过三次了。
虽说有神算的能力在,但没恢复前,她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算出。
想要她命的人,也都不普通。
手机振动了一下,嬴子衿看了一眼是一个电话。
号码被隐藏了。
不过打到了她手机上,隐藏了也没有用。
这是诺顿大学副校长打来的。
整个诺顿大学中,除了校长之外,也只有副校长活到现在。
他同样被炼金术改造了身体,细胞的分裂能力要比普通人强很多。
诺顿大学1754年正式建立,他们之前也共过事。
“喂,您到哪儿了?”副校长强忍着激动,“我已经跟着地铁去接您了。”
“快了。”嬴子衿打了个哈欠,“提醒一下,我们被监听了。”
通话到这里为止。
正在地铁上的副校长霍然起身,走到对面的一个教授旁边:“查一查,是不是有人入侵了我的手机。”
不应该啊。
妃嫁豪門纏不休
如果有,他手机不可能不提醒。
教授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打着,脸色也是一变:“副校长,的确有人入侵了你的手机,但来源不明,无法定位。不过——”
他的神情有些古怪:“他没能入侵成功,被挡回去了。”
副校长傻了。
半晌,他回过神来,明白了。
这位大佬消失的这两百多年,地球也从工业时代直接步入了科技时代。
他们都学了很久新科学,再结合上炼金术,所以诺顿大学的科学技术是要领先于外界的。
匿名者黑客联盟的老大,一入侵他们都发现了。
没想到……这运用高科技的水平,还是远远超前。
同样是上个世纪的人,他们怎么就这么菜呢?
副校长面如死灰:“唉,又要被骂了。”
**
七点半的时候,诺顿小镇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贺珣也到了,他带着三个学生进入了一个很大的电话亭。
电话亭里是有一个电话,但却不是用来打的。
贺珣拿起自己仅剩的最后一张通行证,再感应区刷了一下。
轰声传来,脚下的地面突然下降。
电话亭跟一个电梯一样,在往下走。
三个学生又惊又奇:“贺老师,这就是去诺顿大学的路?”
“嗯,一会儿还要坐地铁。”贺珣看了一眼时间,“发车时间是7点30,到这里是7点50,错过这一趟,我们就进不去了。”
三个学生都明白了。
道魔傳 匪兵兵
难怪外人都不知道诺顿大学在哪儿,谁能想到这里有一个伪装成入口的电话亭?
很快他们来到了地下,这里和普通的地铁站没有什么区别。
面前是一个空轨道,上面还有着站点名。
十五分钟后,有声音响起,是地铁来了。
贺珣稍稍一愣。
诺顿大学在时间上一向严谨,这一次地铁怎么提前了五分钟?
他很疑惑地走了过去,却被乘务员拦下:“贺同学是吧,这辆车是副校长专门接人用的,你们学员的地铁一会儿才来。”
“没、没关系。”贺珣有些狼狈,又退了回去。
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什么人,竟然让副校长亲自去接?
他在诺顿大学这么多年,都没见过副校长。
夜半鬼叫門 丹晨
一旁的男生忽然抓住了贺珣的衣服,声音带着颤:“贺老师,你看那是不是……是不是温听澜他姐姐?”
極品小老板 貧道老衲
贺珣皱眉,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