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fxk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愛下-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推薦-gxhwm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不只于此?
陈正泰见三叔公鬼鬼祟祟的样子,就不由道:“那还有什么?”
三叔公就道:“还有就是市面上,一直都有人在大规模的收购生铁,用的是各种途径,这些铁器……却又不知到底送到了何处,只是这寻不到由头的生铁采购,实在让人触目惊心。数额不小……朔方那边的商贾,也有人反馈,事实上,这大漠之中大量的铁器,其实都是此前从中原输入的,可按理而言,即便是朝廷对某些胡人会进行互市,可是交易的数额也是有所限定的,只是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些铁器……实在太多了。”
“其实不只是铁器,那些寻常胡人们所必须的东西,似乎都有输入草原,其中高句丽那儿的数额最大,其他草原各部,也输入了不少。甚至……老夫命人去查证的过程之中,察觉到了一个更奇怪的现象。”
“更奇怪的现象……”陈正泰皱了皱眉,狐疑的看着三叔公。
三叔公点头道:“有一些匠人,自称自己曾去边镇修葺城墙时,就曾被人花了钱去打听关于各处关隘的情况,若是提供各处城墙的漏洞,以及某些不为人知的城防隐秘,便可得到大量的赏钱。本来……老夫以为只是一些胡商做的事,可又觉得不对劲,因为这线索往下发掘时,却很快中断了,你想想看,若是胡商拿了这些讯息,自然可以销声匿迹,不必如此小心翼翼。而对方做的如此的小心翼翼,那么更大的可能……就是此事牵涉到的乃是关中这边的人身上。”
顿了一下,三叔公就又道:“更蹊跷的是……前往朔方的商贾,他们开始和胡人们接洽,想做买卖,却发现对方对中原的情况了如指掌,这显然并非是胡人们的性情,胡人们固然也隔三差五的与中原敌对,可他们很难会有周详的计划,可从许多的口风来看,显然这都是未雨绸缪的打算,在胡人那里,甚至还有人说,每一次若是南下侵犯中原,大多时候,他们总能寻到绝佳的路径,好像和某些边镇商量好了的……”
不死不滅 辰東
農家有女初長成
三叔公面上露出骇然的样子,继续道:“你可还记得贞观初年的时候,突厥人攻入并州,掠走了五千男女,此后又洗劫了朔州,进袭太原的旧事吗?当时的时候,当今皇帝初登大宝,此事曾让关中震动了一阵子,大家所诧异的是,并州、朔州、太原等地,已接近于中原腹地了,可突厥人如旋风一般而至,侵袭如风一般,而各州本是城墙十分坚固,理应不容易攻破的,可突厥人几乎是连破数州,当时真是骇人,不知惨杀了多少人,这无数的男子,直接斩于刀下。那些女子,用草绳系着,统统被掠去了草原,惨遭蹂躏。那些还没有车轮高的孩童,竟是聚在一起给统统杀了,而后抛入河中,那河水都给染成了血色。以至当时中原,人人自危,各州之间,唯恐有突厥侵扰!可突厥劫掠一地,绝不停留,如风一般的来,又如风一般的去。所过的地方,没有攻不下的。当时人们只晓得突厥人骁勇,可细细思来,却又不对,突厥人骁勇倒是罢了,可这么高的城墙,怎么可能几日便能攻克呢?他们似乎对于城防的薄弱之处了如指掌唉,有一些城池,仿佛都是商量好了的,突厥人还未至,便已有内应偷开瓮城的城门,表面上看,是接二连三的错误,可现在回想,是否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在这些胡人的背后,有人早已做好了接应?”
三叔公其实打心底里并不愿意提起这些往事,因为过去经历的这些事,有太多的可怖之处,也有太多令人触动的地方,每一次想及,都是不寒而栗!
现在念起旧事,他不禁感叹道:“当初的时候,陛下才刚刚登基,朝廷内部本就犬牙交错,人心浮动,所以也顾忌不上边镇的事。可如今想来,真是惨不忍睹啊,老夫那时,曾有友人修书来,说是曝尸于野者,无所胜数,被掳掠奸YIN的女子,数之不尽。这真真是作孽啊……
事实上,古人对于死亡的承受能力是比较高的,这其实也可以理解的,在后世,一桩惨案,便少不得要震动天下了。可在这个时代,因为疾病和战争的缘故,所以人们见惯了生老病死,或多或少会有一些麻木了。尤其是三叔公这样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历经了数朝,对此算是早已司空见惯了。
可若是连他都一副后怕和惊悚的事,定是真正惨到了极致。
而三叔公话里提出的所有疑问,都指向了一个问题,即这大唐内部,有奸细。
而这种奸细,并非是单打独斗的,因为这个奸细,显然手段和能力,都比绝大多数人,要强得多。甚至可能他与关外各部的胡人,已经形成了某种共生的关系,胡人拿下劫掠,所得到的财富,他们能分一杯羹。而他们则给胡人们提供了情报、武器,与之交易,获得宝货,从而谋取最大的利益。
走私这等事,最不喜欢的就是互市或者是交易正常化了。
因为对于有些人而言,一旦互市,就会出现许多的商贾进行竞争,可只有朝廷禁绝和草原进行某些交流,他们才能凭借自己的特权,将胡人们稀缺的东西,高价贩卖至草原中去。
换一个角度而言,又因为他们不喜欢汉人的势力进入草原,与他们产生竞争,所以往往,他们又愿意支持胡人洗劫中原!
一方面,可以从中分得好处,另一方面,只有中原对于这些胡人更加咬牙切齿,方才会禁绝贸易,如此一来,这便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那些胡人,大多目光短浅,很难制定长远的战略,可若是背后有个聪明的人,为他们进行谋划,那么破坏力,便尤为的惊人了。
实际上,这样的人,在历朝历代,算是多得不胜枚举,只是那些记录历史的衮衮诸公们,显然并没有察觉到这些人的危害而已!
中原王朝往往对于胡人采取不屑的态度,而且这些人往往隐藏极深,难以让人察觉。
陈正泰之所以察觉到异样,不过是因为他对市场的观察力比大多数人要细致一些,突然觉得市面上多出了这么多的这些货物,有些蹊跷而已。
可对于那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朝中相公们而言,显然……他们是没有兴趣知道这人参来历和价格的。
陈正泰听完了三叔公这番话,脸色不由凝重起来,便道:“查出了这些人的身份吗?”
三叔公就瞪大眼睛道:“老夫若能轻易查出来,只怕这些人早就事情败露了,何至等到今日朝廷还一点察觉都没有呢?”
“想尽办法,继续彻查。”陈正泰很认真地道:“非要将这些查个底朝天不可。”
“要不,还是密报朝廷吧?”三叔公想了想道:“凭借我们陈家的力量,只怕力有不逮,你也不想想我们陈家既非百骑,又不是刑部,这如何查起?”
陈正泰却是摇头道:“若是禀告了朝廷,就难免打草惊蛇了,只怕那些人有了防范,就不容易找出来了!罢了,我去见一趟陛下吧。”
事不延迟,他招呼一声,立马让人备好了马车出门!
匆匆的入宫,李世民见陈正泰清早觐见,倒是觉得诧异!
见陈正泰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就忍不住道:“这倒是怪了,你没有娶妻时,尚且每日睡到日上三竿,可如今娶了妻,倒是晓得早起了。”
陈正泰没有多说什么,就正色道:“陛下,有一件事,臣需禀奏。”
说着,他将自己察觉出高句丽参,以及此后陈家的调查统统道了出来。
李世民听罢,不由皱眉:“你这样一说,朕也觉得有些古怪了,当时朕刚刚登基,那突厥人却像是是熟门熟路一般,只是当时朕登基不久,百事缠身,虽是命李靖带兵驰援,收复了几座空城,却也没有多想,现在旧事重提,细细一想,此事还真是蹊跷!这天底下,能做出这样事的人,一定非同小可,也势必是朝中大臣,能够随时探听到朝廷的动静,这天底下,能办成这样事的人……”
李世民越说,竟越觉得惊悚起来!
自己身边,竟有这般的人,可以想象,这样的人会造成如何大的危害。
用死薪水賺大錢
他不禁冷冷地道:“也亏得你来密报此事,如若不然,朕当真还要继续被这奸贼所利用了。”
天才控衛 枯葉無涯
陈正泰则道:“陛下,眼下当务之急,是将人彻查出来。可问题的关键在于,一旦开始大张旗鼓的调查,势必会打草惊蛇,此人既是重臣,家世只怕也是非同小可,朝廷任何的一举一动,他们都看在眼里,但凡有风吹草动,就难免要遁逃,亦或者是狗急跳墙。”
陈正泰就是顾虑的这个,而这种人,决不能再让其逍遥,怎么都要想尽办法抽出来!
“对。”李世民颔首:“这便是为难的地方,若是密查,又如何做到不打草惊蛇呢……”
李世民沉默着,闷了半响,突然道:“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探查出,什么样的人有这样的能力!我思前想后,能做出这样的事,天下有此能力的,不会超过三十人,你且等等。”
妖神
李世民随即命张千拿来了笔墨纸砚,而后摊开纸来,提笔,连续书下数十个名字!
对于这每一个名字,他都细细的斟酌,他一面写,一面朝陈正泰招呼:“你上前来。”
誰予踏花拾錦年
陈正泰也不矫情,直接上前,仔细一看,便见这白纸上,赫然第一个名字,竟是写着:“陈正泰。”
千面女郎
一口老血,差点从陈正泰的口里喷出来,他禁不住哀嚎道:“陛下,陛下……是儿臣来通风报信的啊,我们陈家与陛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陛下何故见疑?再者说了,贞观初年的时候,陈家自身都难保啊,怎么做得出……况且那时我还是个孩子啊……”
李世民瞪他一眼,不由道:“鬼叫个什么,朕只是先列出能促成此事的人,若是寻常宵小,肯定办不成这样的大事,朕先拟列出一个名录而已。”
好吧,原来他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弄了个大误会了!
夫郎到底有幾個? 淺唱
陈正泰这才放下心,果然见自己的名字之后,竟还有房玄龄和长孙无忌等人的名字!
此后列出的,如杜如晦等人,无一不是李世民的近臣,亦或者是手揽大权之人,要嘛便是出自于天下数一数二的世族里的。
足足二十七个名字,李世民凝视着这纸上一个个的名字,纹丝不动,踟蹰了很久,才道:“大抵就是这些人了,至于其他人,应该没有这样的人力物力,也不可能有如此耳目,若是当真有人里通外国,必定是这名册中的人。”
重生,黑道狂 月撒樓
这里头有许多陈正泰熟悉的人,也有一些不熟悉的,陈正泰看着那些人名,也久久地拧着眉心细思!
此时,李世民则道:“来人,召太子与这名录中的人来觐见。”
张千全程站在一旁,已是听的心惊肉跳,不过他是内常侍,是极受李世民信任的,自是忠心耿耿,倒也表现出很平静的模样,大抵看过了名录,而后就去办了。
房玄龄等人因为本就在太极宫中当值,所以来的很快。
而至于其他人,却也是三三两两而来。
众人不知陛下这大清早突然召见为的何事,心里也是生出疑窦,只是到了圣颜跟前,见陛下一直抿嘴不语,却也不敢多问。
大家各自坐下,宦官们奉了茶,等所有人都来齐了。
李世民才微笑道:“朕昨夜做了一个梦。”
众臣都是稳妥的人,知道这只不过是个话头,陛下必还有后话,所以都是表情自然的样子。
只有陈正泰心里暗暗的吐槽,做梦的事,有什么可说的,这事,周公擅长啊,该寻周公来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