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5q8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042章藍珂兒,幕府山鑒賞-zw2tf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随着头顶的天门被一点点的推开,那里面一道更加耀眼的光芒照耀了下来。
“诸位,请吧,”徐子墨踏空环视,淡淡的说道。
神帝一马当先,率先朝那天门中飞去。
紧接着一些徐子墨不认识,但也想去天外天的人也飞向了天门。
能入天门者,实力最次也要是入仙。
化神
否则自身根本承受不住厉经两个世界的撕裂。
“徐公子,那咱们天外天再见了,”镜姑娘同样笑了笑,身影没入天门中。
还有林如虎,他看向徐子墨,说道:“子墨哥,去了那边我想独自历练。”
“老祖有没有给你真武令?”徐子墨问道。
“给了,”林如虎点点头。
“如果那个世界也有真武圣宗,那咱们就在那里汇合,”徐子墨笑道。
进入天外天后,每个人所传送的地点都是不一样了。
可以说是随机传送。
有亿万分之一的概率可能两个人会传送到一起。
不过天外天的九域,仅仅只是一个凡域,就有亿万广袤,这种事就不用想了。
看着所有人都去到天外天后,徐子墨并没有进入,还是站在虚空中等待着。
没人知道他在等待什么。
在经过一段时间后,随着日落的夕阳,天门中的阳光也越来越薄弱。
似乎已经有了关闭的预兆。
“终究还是没来嘛,”他叹了一口气。
正准备转身离开,似有所感,目光猛然朝北方看去。
只见一道身影从虚空中缓缓踏空而来。
她穿着蓝色的长衫,衣衫上绣着好几束薰衣草。
衣领经过特殊的裁剪,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编制成一条条的小辫子。
她身上清冷的气质越发动人。
腰间挂着一把青剑。
霸寵將門毒女
蓝珂儿的身影停在徐子墨的面前,那抹淡淡的薰衣草香味弥漫开。
两人都没有率先开口。
只见蓝珂儿伸出右手,将一件物品扔给了徐子墨,随即踏空朝天门内走去。
都城霧涼
徐子墨没有喊住蓝珂儿,他知道对方还是放不下。
感同身受,自己杀了她整个家族。
他能理解。
前世对方抛弃一切,想跟自己隐世,可惜被辜负。
拼婚之法醫獨占妙探妻
没想到重来一世,自己竟然会如今狠,他很心疼这个女孩,但他与屠魔家族注定是两条不会交叉的平行线。
有些事是底线,他内心虽不愿,但也没办法。
“慢慢来吧,”徐子墨低喃了一句。
而且以他如今的处境,两个人走在一起不算什么好事。
天外天还有更多的敌人。
以及比他还强的存在也大有人在,他不能掉以轻心。
唯有一路直上,直达彼岸,超脱大道,方才可主宰一切。
他看着对方扔给他的东西。
那是一个香包,他打开看了看,里面有一抹紫色的薰衣草。
闻上去很香。
香包的表面,用针线绣着一个同心结。
同心结的故事几乎人人皆知,也是人们表达爱意最直接的方式。
传闻曾有男子送女子水晶针。
女子取出连理线,穿上水晶针,织同心结以回赠男子,将丝丝缕缕情愫编织其内,表达爱慕、思恋的绵绵之情。
徐子墨叹了一口气,将香包收了起来挂在腰间。
随即朝真武圣宗的方向看了一眼。
他弯腰深深一拜,随即踏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即将关闭的天门中。
青山峰上,闻人芸几乎哭成一个泪人。
徐青山将她抱在怀里,泪水几乎沾湿了胸膛。
“老婆,要不咱们再生一个?”
“你要死啊!”
…………
流氓傳奇
身体经过一阵剧烈的撕裂感。
徐子墨能够感觉到,不同的两个世界在互相交错着。
但这时候他也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天人交战。
神鬼陰陽門
身体上的疼痛无时无刻不在传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周身的那种撕裂感越来越薄弱。
在某一刻,眼前的光芒突然大盛。
徐子墨感觉自己的整个身躯彻底的脱离了元央大陆。
在接触到新的世界后,他的意识也陷入了沉睡中。
…………
九域之一的凡域。
在幕府山上,有一个叫天武的宗门。
这天武派规模不算很大,属于幕府山上的一宗一派之一。
他们与九巍宗将此山一分为二。
在古老的传言中,也有过传说天武派从前很辉煌。
天武大帝便是从这幕府山走出的。
他耀眼于整个星河帝国的境内,甚至连四方域中都有过他的传言。
不过自从天武大帝离开凡域后,这天武派也渐渐走向了末路。
荣耀不在,如今不过是个数百人的小宗门。
依靠着幕府山这座宝山,苟延残喘着。
而且还经常与临近的九巍宗发生冲突。
两宗之间互相看不过眼,都想将彼此赶出这幕府山,从而独占。
…………
此刻,幕府山的后山处。
这里种植着许多的草药,是提供整个天武派弟子供给的地方。
徐子墨从视线模糊中醒来。
挣扎着坐起身,他率先感受了自己身体的不同。
他的修为没了。
准确来讲,他的身体要适应这个世界的大道和法则。
目前的他跟凡人没什么区别。
他微微闭上眼睛感受了一番,心中已然有数。
适应世界法则大概需要三天时间。
也就是说,三天后,他才能恢复大帝的境界。
目前的他,没有任何的实力。
不过他也不担心,因为他有神州大陆的存在。
拜蒙和七面魔将没有了元央大陆世界的压制,此刻应该都恢复了全盛时期的势力。
十条脉门,那可是传说中的大圣啊。
至少他的安全方面,不需要担心。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弄清目前的处境,还有多了解一下这个世界。
他感觉身体有些虚弱,这种感觉很糟糕。
徐子墨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这么弱的感觉了。
环顾四周,群山峻岭,周围全是各种草药。
此刻他就坐在草药的中间。
正当徐子墨准备站起身四处走走时,从不远处突然传来几道声音。
“你们看这次的内门大比了嘛,卓师兄好帅,又是毫无争议的第一名。”
“卓不凡师兄还好吧,我觉得莫度师兄才是最强的。
可惜他一向不屑参加什么大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