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70xn精华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笔趣-018 遲到總比不到好讀書-el3uo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
南条家的车子到了桐生家门前,甘中美羽学姐还在车上,就大声感叹:“哇,这樱花树!怎么会有这么大棵的樱花树啊?”
“可能是因为他吸了足够的血肉,已经变成了树妖。”和马在旁边发散思维。
“你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啊!树妖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嘛!”甘中美羽反驳道。
“你不是新怪谈研究会的会长吗?”和马故作惊讶,“你说这话合适吗?”
“新怪谈关树妖这种旧怪谈什么事?”甘中美羽理直气壮的反问和马。
和马一想也对,虽说新怪谈也是在旧怪谈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融入了很多传统怪谈元素,但大部分肯定不会把章鱼头触手怪和树妖这种传统妖怪混为一谈。
小不点学姐打开门,跳出车外,昂着头欣赏桐生家老樱树的绚烂繁花。
现在正好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夕阳的辉光落在樱花上,让花显得更加艳丽,甚至带上了一些妖异。
和马正要带学姐进去,就听见德沃夏克的交响曲在空中响起,催促着小孩子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快回家。
神宫寺忽然说:“刚才我们路过的那个路口,好像在拆除区公所的广播喇叭了。随着道场周围广播喇叭陆续拆除,以后日落时分应该听不到这音乐了吧。”
和马:“应该吧。”
他看了眼神宫寺,发现神宫寺脸上带着感怀。
但是和马也不知道她在感怀什么,难道是在感怀从此以后东京的灵异氛围又少了几分?
毕竟日本这个改编版的德沃夏克的曲子,播放的时候确实有种逢魔之时来临的感觉。
南条和美加子跟在神宫寺身后下来,两人都没有对空中回响的《自新世界》有任何表示。
然后北川沙绪里拎着乐器和书包下来了。
她看到桐生家的大樱树的时候愣了一下,显然这个樱树大得超乎她的想象了。
和马适时问道:“怎么样,我家的樱树很厉害吧?树下埋着的手指里面,有你家若众的哦。”
武道人間
北川沙绪里立刻露出厌恶的表情,她瞪了和马一眼:“这样你不觉得恶心吗?”
村廟
“还好吧,毕竟你家若众还活着,只是没了小拇指而已,不会闹鬼啦。”
北川沙绪里又看了眼大樱树,说:“吸食血肉的妖艳樱花妖,和杀生无数的恶鬼修罗,还挺配。”
“我砍杀的可都是十恶不赦之人。”和马辩解了一句,说完才发现辩解方向错了,赶忙纠正,“何况我并没有直接杀人,只是我想杀的人恰好死了。”
没错,是我的刀干的。
北川沙绪里没接和马这腔,她和甘中美羽这俩新来的,跟着南条她们向院门走去,然后就这么跟着南条绕过了正门和玄关,直接进了院子——她们已经养成不走正门的习惯了。
和马也跟上了妹子们。
千代子正跟日南、阿茂三人在院子里布置赏花会呢,一看一票妹子过来,都停下手里的工作看过来。
穿越之弄潮者
日南眼尖,先认出来北川沙绪里:“咦,你不就是那个在北高文化祭上被和马过肩摔的女生吗?”
北川沙绪里嘴角抽动了一下,看来是回想起了那时候。
“果然就是嘛,”日南里菜继续说道,“果然师父有种独特的魅力,有过交集的女生都会被他吸引。”
“我才没有。”北川沙绪里说。
“那你还来?”日南里菜坏笑道。
“我是被请来唱歌助兴的。”北川沙绪里没好气的说,还瞥了和马一眼。
瑕不掩瑜
和马本来想拆她台逗她一下,但转念一想自己主要是要套情报,把人气跑了就不好了。
于是和马点头:“是的,我请她来助兴。她吉他弹得可好了,歌也很棒。”
“这样啊,师父说是这样,那就一定是这样了。”日南里菜不愧是学生会长,非常会说话。
南条保奈美直接接过话茬,扭转话题:“千代子,有什么我能干的吗?”
“啊,南条姐,大部分的准备我已经做完了,今天我可是翘了社团活动过来准备这个呢。”
“我也放了学生会的各位鸽子!”日南里菜大声说,“所以南条学姐你就啥也别干,直接赏樱好了。”
南条保奈美本来还想说点啥,但最后只是看了眼已经在院子里铺好的塑料布,还有准备好的赏樱的零食什么的,没再说话。
甘中美羽学姐人已经跑到了院子里并没有在运作的“添水”跟前,用手摆弄了好一会儿才回头问和马:“桐生君,这个逐鹿坏了吗?”
看来青森那边管添水叫逐鹿比较多。
“坏倒是没坏,之前白峰会的建筑公司来修复我家被撞坏的玄关的时候,顺便修了那玩意,”和马回答,“但是这东西要动起来得启动抽水泵,让水循环起来,我家没那么多钱维持这系统运转。”
千代子补充了一句:“那系统要运转起来,一个月要多花好多电费呢,水费另算。”
甘中美羽学姐一脸惊讶:“你们有这样的院子,结果没钱维持运转吗?这不就和幕末的落魄武士一样了吗?接下来如果再过不下去,是不是就该卖家纹了?”
日本幕府时代末期,落魄武士卖家纹给地方豪绅已经非常普遍。
而且卖的不光是家纹,还包括和家纹相关的公职、封地甚至人脉。
经常有住在城下町的武士忽然改头换面,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但是用的还是之前那个武士的名字,担任的也是原来的职位,还会大摇大摆的进城参加“评定”(相当于大名的干部会),而城里的大家也会很默契的把他当作原先那位武士来对待。
網遊之萬人之上
这个场面现在看来非常的草,但在幕末的时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和马仔细想了想,桐生家的情况,好像真的和幕末落魄武士找人接盘很像。
只不过他是被来自中国的穿越者接盘了。
重生之嬌養 流水成觴
和马正要回答甘中学姐的话,忽然听见吉他声。
循声望去,原来是北川沙绪里脱了鞋子坐在缘侧的边缘,抱着吉他开始弹。
和马听了几秒,没能从和弦听出来是什么曲子。
这时候北川沙绪里开始轻声吟唱。
在她开口的瞬间,和马眼中她头顶的“天籁”词条就开始有动态效果,仿佛忽然从沉睡状态被激活了一般。
她唱的这首曲子,和马完全没有印象。
不过和马承认,这确实是一首好歌,而北川沙绪里的演唱也非常的棒,不管是技巧层面,还是单纯的嗓音音色,都堪称一流。
和马看了眼院子里的众人。
大家都被北川沙绪里的歌声吸引,全都停下其他动作,扭头看着弹唱的女孩。
北川沙绪里只是一门心思的弹唱,看都没看众人一眼。淡淡的迷惘和惆怅,从琴弦间透出,藏在歌声里。
等到一曲结束,和马率先鼓掌。
“唱得真好,我都想为你写歌了。”和马说。
“你给我写我也不会要的。”北川沙绪里看了和马一眼,“我们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立场隔阂。”
和马耸了耸肩,从还挂在肩上的书包里取出了口琴。
北川沙绪里目光从和马脸上,移动到口琴上。
和马想了想,决定就呼应刚刚北川沙绪里的弹唱中透露出来的对前路的迷惘和惆怅。
他决定来一首《所以我放弃了音乐(だから僕は音楽を辞めた)》。
不过这首歌节奏很快,用口琴吹只怕有点烫嘴。
和马也算老老实实的练了一年口琴,现在口琴水平在业余爱好者里面应该已经算一流了,但一想到《所以我放弃了音乐》中歌词的速度,和马就犯难。
这已经和口琴水平无关了,感觉那歌就不太适合用口琴演奏。
除非有个大师级的作曲家出手,专门把曲子给改编成口琴曲,不然没戏。
但和马显然没这个编曲能力。
于是和马想了想,改变了主意,决定把《所以我放弃了音乐》给放到自己学会了钢琴或者吉他的时候再唱。
他想换一首同样带着迷惘和惆怅的曲子。
然后莫名其妙的,他就想起了《我成为了别人的女朋友(別の人の彼女になったよ)》。
这歌的歌词很有意思,心大的直男会觉得这就是个绿茶婊的自述,甚至以为这是某种“养舔狗”示范,但心思细腻的人会从歌词里看到一个向现实妥协不得不放弃挚爱的小姑娘的身影。
但现在是口琴时间,和马不需要把歌词唱出来。
只听旋律的话,就是个感伤惆怅的曲子。
关键适合用口琴吹。
美漫世界的武者
于是和马把口琴凑到嘴边,照着记忆中的旋律吹了起来。
《我成为了别人的女朋友》这歌的歌词,写得很有水平,全程以女生的口吻来讲述,第一段看起来就是个纯粹的NTR故事,女孩告诉男孩:我成了别人的女朋友,我现在的男友和你不一样成熟稳重巴拉巴拉。
然后进了副歌,就顺理成章的唱“所以对不起不能再见面了,抱歉”“你也快点成为别人的男朋友吧”。
到这里这是个单纯的失恋情歌,带NTR那种。
但是第二段开始味道就不对了,女孩开始抱怨,“已经不能像之前那样素颜放声大笑了”“也不能大声抱怨了因为他会生气”“梦想和希望什么的已经不会讨论了”“说着正确的话像个优雅的大人一样”……
然后进副歌,这副歌有个重复段,一开始还是和前面一样的“所以不能再见面了抱歉”,但是在重复段之前,一句“但是我果然很自私啊”,一转攻势,重复段的副歌歌词就变成了“所以还是好想见你啊”。
整首歌最后在一句“所以快点成为别人的男朋友吧,在我打电话给你之前”结束。
虽然上辈子的和马日语就懂个压灭什么的,体会不了日语歌词在文法上的精妙,但光从歌词内容他也能感觉到这词写的是真有水平。
和马对这首歌感触极深,因为他曾经有一个差点就成了的蓝颜知己,最后妹子就是用这首歌结束这段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感情。
就因为这个,和马等了那个电话几年,结果直到穿越都没有等来那个电话,他也没有成为别人的男朋友。
于是这个故事就变得更惆怅了。
和马把回忆带来的惆怅灌注进旋律里。
带着情绪的旋律,最为动人。
北川沙绪里本来皱着眉头一脸不屑的,听着听着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眉头舒展开了。
她开始轻抚琴弦,给和马的口琴配上了即兴的和弦。
和马吹完第一段副歌,看了眼北川沙绪里,拿下口琴,趁着她和弦没停的时候,开始直接唱词。
反正词是现成的,虽然和马只记得大概,但是这个时空的和马会说日语了,在音乐的帮助下一下子就把记了个大概的词给串起来了。
第一句唱出来的时候,美加子扑哧一下笑了,毕竟这歌的词,是以女性口吻写的——虽然原唱WACCI是个男人。
但是美加子发现其他人都没笑,赶忙板起脸来。
和马没有直接唱第二段,而是从第一段开始,毕竟整首歌完整听才能感觉到歌词的妙处。
在这个世界,这首歌是他桐生和马原创,没人知道这歌原本什么样子。
和马第一段唱到接近副歌的地方,院子里妹子们的表情都有点怪,毕竟这个歌的第一段是那种内容。
进副歌之后,妹子们开始面面相觑,所有人都不知道和马为啥突然创作这样一首歌。
北川沙绪里一开始还是按照上一遍她给副歌配的和弦在弹,弹了几个音之后就根据和马的歌词改了和弦,以便它更加契合歌词。
这家伙,音乐方面的实力真不是盖的。
和马不管妹子们,副歌结束直接进第二段歌词。
第二段歌词刚开始,南条露出一副“啊这个我懂”的表情,大概是回想起自己被迫和朝仓家的次子订婚时的情形。
在进入副歌的时候,南条微微叹气,大概是觉得和马歌词里的妹子就这么向现实妥协了很可惜吧。
副歌快结束的时候,北川沙绪里抬头看向和马。
日系歌曲一般来说,都是“主旋律第一段——副歌——间奏——主旋律第二段——副歌——过渡段(或者间奏)——副歌”这样的结构。
比如《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就很典型,第一段和第二段之间的间奏配了个很经典的仿佛圣歌的吟唱,而两段副歌之间的过渡段则起了引导情绪升华的作用。
V家传说曲《达拉崩吧》也是这个结构,创作者ilem还贴心的在MV里给间奏部分标了“break”字样。
北川沙绪里这里看和马,显然是打算通过和马的表情,判断要不要自己SOLO一段间奏。
但是和马把副歌第一遍的最后一句唱出来:“果然我还是自私。”
北川沙绪里察觉到副歌歌词和之前不同了,然后她立刻判断要进重复的副歌,便继续维持和弦,配合和马的吟唱。
听清楚和马唱的是“果然我还是很想见你啊对不起”,北川沙绪里又调整了一下和弦,让它更加贴合情绪。
当和马把最后一句“快成为别人的男朋友吧,在我把电话打给你之前”唱完后,北川沙绪里也巧妙的结束了和弦。
她看着桐生和马,问道:“你写这歌什么意思?如果是送给我的话,不觉得这歌太怪了吗?”
肯定怪啊,我本来打算送你一首《所以我放弃了音乐》的,但是那个口琴太难吹了,所以随便找了一首顶上——和马如此想到,但是肯定不能这样说。
于是和马反问:“你不觉得是一首好歌吗?”
“你唱得太烂了。”北川沙绪里批评道,“烂透了。”
说完她再次弹起吉他,照着和马刚刚唱过的歌词和旋律,轻声弹唱起来。
她唱起来,这歌就仿佛完成了涅槃一样,变得婉转动人催人泪下,被迫放弃挚爱向现实妥协,但又依依不舍的小女孩的形象,跃然纸上。
和弦显然也比刚刚更加贴合歌曲传达的情绪。
和马听着北川沙绪里的弹唱,不由得感叹:这个家伙是天才啊。
只听过一次的歌,立刻就连歌词带旋律记住,并且还能自己配和弦。
她有的可不止是被天使亲吻过的嗓子。
和马听着她的清唱,角色把这歌抄出来已经值了。
能让这姑娘唱,这歌抄得已经值了。
**
花房隆志焦急的摆弄着自己新买的远程收音装置。
邪王盛寵:廢材小姐太妖孽 笙歌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轻盈的嗓音从扩音器中传出,但是吉他的和弦依然收录得稀烂,基本听不出和弦如何。
但是花房隆志不在乎,有唱词知道旋律就够了。
“年轻的天才音乐家把有过因缘的地下偶像带回了家,并且写了一首意味深长的新歌给她!这是大卖的味道啊!”
蠻荒鬥,萌妃不啞嫁 花椒魚
花房隆志兴奋不已的自语道。
若宫大辅问:“所以我们……就发这个?”
“不,怎么可能发?我是说,怎么可能现在发?那不就打草惊蛇了吗?我们先把连环杀人的大新闻给追到手,等爆完一波大的,热度过去之后,再找个好时机把这个抛出去。”
花房隆志笑眯眯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