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wc3f精彩都市异能 詛咒之龍-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印證信息鑒賞-czt08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有些东西只要出现了断层,即便是重新得到了,也会产生那种连自己的种族都不知道的东西,毕竟断层都有了,谁也不会清楚断层中会出现什么额外的变化,哪怕后续得到的传承是完整的,可断层的影响下,谁能保证那个传承真的是完整的?有些事情普利族都未必清楚,不过他们找不到,不意味著作为命运魔女的丹玛丽娜找不到。
“所以,你费这么大的功夫,就为了确认一下地下世界的特殊性?”
“不不,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能确定这个才能做一些别的事情啊。”丹玛丽娜在地上点燃了一堆篝火,掏出来了一些已经穿好的肉串插在了篝火的旁边,魔女并非是清心寡欲只吃水果喝清水的那种存在,她们没事的时候也会享受美食,甚至去品尝一些常人受不了的特辣或者是特甜的食物,丹玛丽娜平日里就挺喜欢吃辣的……当然对甜食她也来者不拒。
“什么事?”伊莉莎坐在了丹玛丽娜对面,时间的积累让魔女对食物的味道并没有太大的偏执,她的口味和丹玛丽娜差不多,无论是甜食还是辣的甚至是芥末那种东西都能来者不拒,毕竟活的时间太久了,在吃的方面,以前不喜欢吃什么,但慢慢的就会因为无聊去品尝一下,一次两次不觉得有什么的,次数多了就觉得味道其实还不错。
“你难道没有觉得地下世界其实有些类似于深渊吗?”
丹玛丽娜的话让伊莉莎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引出来了她的一些不好回忆,或者说是个魔女对深渊都没有什么好印象,当年深渊魔灾的时候又不是没有翻车的魔女,那个时候她们也见过翻车的魔女有着什么的下场,甚至就算是现在都可能在深渊中找到一些曾经翻车的魔女,当然那些魔女现在是什么样的就不多说了。
当年她跟别的魔女一样没少被骚扰过,并且深渊生物也是有智慧的,知道那些魔女更加的重要,生命魔女,死亡魔女,光明魔女还有大地魔女以及她黑暗魔女,都是深渊生物的重要目标,她们的能力都太有象征性了,光明魔女白天近乎无敌,黑暗魔女夜晚近乎无敌,大地魔女脚踩大地的时候那是真的无敌……好吧,就是防御面的无敌。
至于生命魔女和死亡魔女的象征性就不用多说了,不过当初的深渊生物一个都没有得手,毕竟因为有着独有的象征性,也就意味着她们特别的难搞定,黑暗魔女和光明魔女在被深渊生物恶心到的那段时间里还彼此的合作过,她们只是属性之间的冲突,性格方面又不冲突,就和生命魔女还和死亡魔女一起喝过下午茶,友好的聊一些有关于生命的话题那样。
她和光明魔女合作的时候,白天光明魔女管事,深渊魔物的袭击来多少死多少,数量取胜?白天的光明魔女就是锁蓝的状态,数量在她面前毫无意义,晚上自然就是她负责了,结果和光明魔女在白天的状态一样,深渊生物派来的海量深渊魔物的数量同样没有任何的意义,多少都是白给的。
至于大地魔女……人家站着不动深渊魔物都难以接近对方,或者说以她为目标的深渊魔物都没有抵达地点,就已经被大地表现出来的各种天灾给吞没了,生命魔女那边则是因为深渊魔物也是有生命力量的,过去跟白给一样,死亡魔女同上。
所以深渊生物当年拿她们当重要的目标实在是太愚蠢了,当然那个时候的圣堂教会也不算是智障,在深渊魔物对她们这些特定的魔女动手的时候,圣堂教会虽然不会直接支援,却也不会干出来那种趁机偷袭的事情,毕竟那个时候最大的威胁已经偏移到了深渊那边了。
不过可以想到,如果当初这几名魔女中随便一个落到了深渊里面,深渊生物那边弄出来的深渊魔物就不是那个时候的那么简单了。
三月走失的孩子
“继续说。”伊莉莎轻轻的弹了弹手指,丹玛丽娜点起来的篝火染上了一层黑色,被慢慢烤熟的肉串在染上了黑色的火焰下迅速的熟透,火焰的颜色随后恢复了正常。
“没有灵魂。”看着她那种烤肉方式,丹玛丽娜微微的撇了撇嘴,继续说道:“以前的情报太少了,现在我有着充足的证据怀疑其实深渊生物也算是古代的遗留了,或许是某些古代种族的造物失控了,亦或是那些造物被古代历史浩劫残留下来的某种因素给污染了。”
伊莉莎听着丹玛丽娜的讲解,丹玛丽娜说的挺详细的,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听得越是详细就意味着命运魔女之后的安排就越是确定,她知道了这么多,必然是被安排好的一员,但丹玛丽娜分析出来的东西让她也额外的重视。
幻想世界杯2006 微笑的盜賊
她的分析有很多都和现有的情报对的上,地下世界她们刚刚确认过这并非是介于现界的地方,虽说和现界也有着关联,和龙界的那种依托于空间的有些不同,地下世界则是依托于大地,但有不是完全存在于大地之下,就和封界空间有些类似,如此的话……深渊是不是也和地下世界差不多?
虽说只是一种怀疑,但这些以后可以额外的确认一下,反正不会是现在,总不能为了确认一下这些,就专门的去深渊那边打开深渊入口进去看看吧?虽说尚未确定,可丹玛丽娜的分析却没有任何的毛病,像是深渊那种存在,总要有根源才对吧,就像是诅咒异界一样,安妮和依琳曾经就做了过不少调查,发现诅咒异界就像是一个独特墓地。
里面有着太多未知生物的‘尸骸’了,而那些尸骸追溯的历史绝对不是古代那个时代,郑逸尘后续从龙族还有地牢生物那边了解到的古代信息中,根本对不上那些尸骸的特征,即便那些尸骸是有些扭曲的,可模拟修正一下也对不上啊,所以诅咒异界里面埋葬的东西,历史会更久。
他们得到的信息以前因为拼图不足,显得各种杂乱,可随着后续不断的收集拼图,将拼图变得完善,很多信息都能够串在一起了。
嫡子妖嬈
“历史断层浩劫的这种东西啊,很有可能是一代代的存留下来的,不用完整的,哪怕是一部分的残留,对下一个时代而言也是充斥着致命性的威胁,毕竟新时代无论是力量层次还是环境的强度都远不如上一代。”
“那么诅咒异界里面的尸骸不算是古代的话,为什么会表现在现代?”
“呵~你就那么确定诅咒异界没有在古代表现过?说不定那个时代表现出来的形式是另一种情况,现代的诅咒异界只是残留下来的表现。”丹玛丽娜轻笑了一声说道:“别忘了小龙那边还封存着一颗诅咒之心呢,那颗心脏是什么生物留下来的?”
伊莉莎点了点头,示意丹玛丽娜继续说,其实之后她不用说下去,伊莉莎也有自己的分析结果了,不过有了结果但还是跟她相互印证一下比较好,比如说刚才说道的深渊,就现在得到的信息中,异族就是古代生物的造物存续,只是古代生物团灭了,他们的造物存续了下来就成了异族。
但古代生物的种类并不少的,他们塑造出来的大量衍生世界有的保留了下来,但能说全部保留下来了?高估一下,当年能保留下来的衍生世界估计也不到十分之一,甚至可能更少,既然如此,那么剩下的呢?是自然破灭了还是以另一种形式保留了下来?
之前这个疑点还不能完全的确定,可发现了地下世界的一些问题之后,这两者也能联系上了,那些不见了的衍生世界很有可能是以地下世界现在这种形式存在着,和真正的衍生世界差了一步,但又和正常的现界有所不同,依赖于物质上存续,而不是依赖到随便一个空间上面存续,地下世界极为有可能算是一块,那么深渊呢?
深渊的情况也是类似的,以及当初深渊入侵的时候,人类从深渊生物那边研究出来的秘法,秘法相对于魔法的使用条件更低,威力方面有的不会比魔法差,就是代价更为明显,魔法只是烧蓝,而秘法的话蓝不够就会烧血条,可秘法这玩意,如果天赋足够的话,那用起来的话,也会和古代生物一样,释放魔法的时候,就和超能力一样,压根不需要搓什么明显的魔法阵,直接就消耗魔力就能沟通环境放出来相应的魔法。
从根本上来说,他们现在这边的封界魔法,其实和现代的魔法都有不小的区别,封界魔法是古代魔法,不过那个时候算不算是魔法都不能确定呢,现在重新回忆一下当年深渊生物入侵大陆的时候,表现出来的诸多行为,在对比一下地下基地图书馆里的部分记录资料,重叠率挺高的,所以深渊生物和古代遗留有联系也不是强行拉扯到关系。
事出必有因……即便是深渊生物也会有一个根源的,总不能随便蹦出来的闹着玩的东西吧?至于诅咒异界,在古代的时候就可能是另一种形式表现出来的历史断层浩劫因素之一,并且发挥出来效果,然后就像是爆炸的核弹一样,虽然威力最大的爆炸部分已经没有了,可辐射依旧残留了下来,会继续影响到后续生存在那片大地上的一切生灵。
还有地牢里的洋娃娃,那玩意被古代生物关押了起来,也说明了历史断层浩劫因素并非是无法避免的,虽说每一个因素都可能让世界进入一个更加普通的新时代,但那种浩劫是可以抵抗的,成功了的话,可能就没什么事情了,今后也不会有着历史断层浩劫,失败了?
继续往下延续吧,等那些不断延续下去的残渣也归于普通之后,也算是被动的消除了历史断层浩劫因素,现在?这个时代若是抵抗历史断层浩劫失败了,估计镇守堡垒,还有别的一系列的浩劫因素也会被一起引爆……
不要忘了普利地下城那边的普利族也是异族,并且普利族的血统还很纯净,虽然有着血统外流的情况,但普利族内部的那些人,在血统方面的纯净程度其实和狂战士差不多,都保持着接近于原生态的,而不像是现在的那种精灵啦,鹰眼族啦,异灵族等等,都和人类有着多次的混血,血统的纯净程度和最初的状态已经没得比了。
至于龙族?按照这个时代的说法是异族,实际上龙族是古代原生种族,严格的来说是古代遗族。
“感觉如何?”将空了的铁钎子全部收了起来,丹玛丽娜拿出来了一瓶小酒到了两杯,烤肉配酒,这感觉……挺好的。
“感觉很不好。”伊莉莎很认真的说道,知道的越多越是觉得世界复杂难顶,现在丹玛丽娜将一些事情给捋顺了之后,她是越发越觉得目前生活的世界有多么的水深火热,圣堂教会以前总是哔哔着魔女是影响世界稳定的因素,结果现在她们两人在这里一分析,魔女好像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当然她不至于因此妄自菲薄,毕竟地下世界的图书馆记录中,除了以上她和丹玛丽娜印证的信息之外,对黑之月的情况也有分析。
魔女既然是关联黑之月的存在,而远离大陆的黑之月能够给大陆上的人带来这样的影响,黑之月未必不是某个历史断层浩劫的毁灭因素,讲道理,就她们现在知道的随便每一个事情,在那些吟游诗人的著作中都能当做是史诗故事来讲述了,毕竟每一个都对大陆带来毁灭性性的断层影响。
而他们这边居然还一个个的都给压了下去,或者说是幸运的压了下去,毕竟那些东西都只是一个苗头,而不是在泛滥的时候被发现,所以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无论是异界诅咒还是扭曲信息,没有从根源上进行控制,大概就可虚幻世界的隐雪区里的一些新闻纪录一样,一种名为新冠的病毒泛滥之后想要预防就难了。
至少病毒还能用正常的物理方式将其隔绝避免,而这个世界里的那些东西,常规的物理方式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搞不定就彻底的完犊子,真正让她感觉很不好的就是他们这边虽说已经解决掉了诸多的浩劫因素了,可并不清楚还有多少尚未被发现的。
未知才是最糟糕的。
成魔救世錄 蒼月焰
萌寶無敵:拐個總裁當爹地
“感觉不好也没意义呢,那些隐藏的浩劫因素可不会因为你的感觉就发生变化,所以,别有那么多的心思了,至少在我们这边是这样。”丹玛丽娜重新给伊莉莎倒了一杯酒说道,伊莉莎瞥了命运魔女一眼,这话不仅仅是对她说的,她们之间的话题并非是绝密,至少在自己的这个圈子里不是绝密,地下图书馆那边的诸多信息,己方阵营里的魔女都能翻阅,也就是说今天不用结束,别的魔女都能知道这件事。
不需要丹玛丽娜去一个个的说,而是经过她黑暗魔女的嘴巴去讲述,在契约的力量下,她们的合作的确很诚心诚意,但这种合作又不是完全发自于内心,是真的想要彻底的诚心诚意的,是契约的力量被迫带来的影响,终究不算是完全的诚心,而这一次她们印证的一些信息,那就不是诚心不诚心的事情了。
一部分的未知变成了明确的已知,也就是在对她们这些后来加入的魔女说明了情况的严重性,她们只要是有点B数都很清楚该怎么做,以及保持着什么样的状态,甚至在知道了这些之后,就算是契约失效了,他们这个阵营里的魔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不会有别样的心思。
暖婚新妻,老公深深愛
有那种心思有意义吗?好像脱离了这边就能彻底的解决问题一样,更主要的是在别的地方也不可能得到郑逸尘那么大的支持力度。
“问题是要一个一个的来解决的,而世界却是很大的,并非是脚下的大地尽头,解决不了了我们就准备一张船票。”
“也对。”黑暗魔女微微皱着的眉头稍稍的舒缓了一下,从隐雪区那边接触到的信息中,她们魔女的眼界是得到了新的开阔,毕竟曾经的时候生活在大路上的人都以为脚下的大地就是世界的中心了,而隐雪区里的那些信息带来的可是世界的另一种表现,即便那个地方和魔法世界并非是完全一致的,但有相似的地方也就意味着有着诸多可操作的余地。
历史断层浩劫再怎么折腾,也只是在脚下的大地上爆发的,等真的没有办法避免了,就像是命运魔女说的这样,准备一张船票也是好的,时时刻刻都处于建设中的地下基地就是那条船。
“那之后我们没事多聊聊。”丹玛丽娜轻笑着说道,船票虽然能够准备好,但并非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大陆之外有着太多的未知性了,总不能将一切希望都放在未知上面,所以能够从根本上避免某些危机的情况还是从根本上避免的好,就算是今后郑逸尘的船建造好了,可以随意的去探索未知了,但以完好的大陆当做是最佳的起点不是更好。
拿着完好的大陆当做起点,不是去以那种无萍之水的状态去大陆之外的未知区域游荡,没有任何的补给或者是可以顺利依托的大地,资源,因此有着一个能够作为大后方的‘根据地’更好,因此事情还没有真的演变成最糟糕的情况之前,就不要认定那种最糟糕的结果。
那种最糟糕的结果预算只是保底,如果能够更好的达成某些目的或者是可能性,干嘛非要选择保底?保底是对非洲人的一种爱护……可能够不去当非洲人的话,谁愿意去当呢?
一次小聚会就这么结束了,丹玛丽娜重新回到了普利地下城,黑暗魔女到没有留在这边,她这次为了配合丹玛丽娜,来这里的是本尊,普利地下城那边圣堂教会挺看重的,而她因为自己的能力在地下世界时刻处于激发的状态,虽然弱化的形式,但想要彻底的隐藏一下自己也不怎么容易,还不如直接去自己别的落脚点,反正现在普利地下城那边她也没有看重的。
虽说普利族内可能隐藏了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但是丹玛丽娜都已经过去了,这事她没什么能帮忙的地方,普利地下城那边有着的魔女实在是太多了,除了命运魔女之外,还有虚幻魔女和调合魔女,这些都是特别能藏的,相反她在地下世界的环境中就像是一个独特的光源一样,并不好藏。
黑暗魔女的能力让她在黑夜中近乎无敌,可踪迹的隐藏,具体是看什么样的情况吧,若是在某个地方战斗的话,她挥手一大片的绝对黑暗,处于绝对黑暗里的人知道黑暗魔女就在那片区域里,却无法锁定她的位置,但是彻底的匿迹消失嘛……看距离。
黑夜中她不会像是命运魔女啦,调合魔女那样,即便是擦肩而过也不会暴露身份,她白天倒是可以试试,可遇到了太专业的,那也不行。
她离开了地下世界,找到了别的魔女,虽说郑逸尘那边有着魔女群,但是她这边和毒之魔女她们也有一个并非是依托于魔法网络的‘魔女群’,就是以前她们一起脱离黑暗教会之后弄出来的联系方式,之前因为关系的‘破裂’不会用了,可之后大家又在一个圈里了,于是那种联系的方式就重新的拿了出来,反正建设起来挺麻烦的,不用也是浪费了,还是用一用吧。
那个联系方式算是她们私下的一个交流点了,那个交流点使用命运魔女可能早就发现了,也可能是猜测出来了,从现在来说,那个交流点的存在意义进一步的弱化了,今后能当做是一个紧急的联系方式使用,但私下的交流在有了刚才的交谈之后,已经没有太大的必要了,除非是唠嗑一些日常,比如今天穿的内衣是什么颜色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