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e2p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人間苦 甲六一-第1285章 蔡根的求生欲熱推-pu17d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水哥掏出了华子,挨个发了一圈。
蔡根由于高兴,也没拒绝。
“当然是你买单啊。
不过你这套路,有点深啊。
我们以为是,豪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账呢。
结果,竟然放过了那几个傻狍子,让我看不懂了?”
也不怪他们这样想。
刚才的情况,还真的比较像主办方和冠名方演得戏。
谁能想到这样的走势啊?
难道这群货因为误会了,所以才下场一起抬轿子吗?
他们不怕坐蜡,接到花吗?
蔡根抽了口烟,就想问他们怕不怕。
可是,这口烟到了嘴里,往下吸的时候。
就好像突然变成了一股岩浆。
到了胸口,直接把肺子给融化了一般。
无法抗力的窒息感。
让蔡根还没来得及咳嗽,脑子就因为缺氧变得一片空白。
大牌男神賴上我 西極冰
随后一头栽倒,摔得很是干脆。
还在旁边有说有笑的朋友们,看到蔡根摔倒,都慌了。
七手八脚的扶起了蔡根,又是呼唤,又是拍脸。
掐上人中,也不见反应。
不愛胤總裁 寶萊
圆圆拿出手机,想要叫救护车,但是一只手拦住了她。
佳人太難追 私生子
“三舅妈,你先别打电话,也别着急。”
已经慌了神的圆圆,不明所以的看向了小孙。
“不是,你啥意思啊?
这得赶紧送医院啊,别错过抢救时间。”
小孙看了看蔡根的状态,回想了一下蔡根的嘱托。
“我三舅,昨天,做了点事。
他千叮咛万嘱咐,如果出现这样的状况,不能送医院。
白瞎钱不说,还没啥用。
他说,他会没事的。
我觉得,三舅也应该没啥事,只是需要时间。”
看小孙不像是在开玩笑。
圆圆也就放下了手机,稍微恢复了镇静。
一众朋友也都听到了小孙的话。
猛然联想到上次蔡根住院的事情,也都半信半疑。
毕竟肝癌晚期,都能不治而愈。
那么蔡根的情况,确实不可常理度之。
“那先把老根送家去吧,总不能在这躺着吧?”
苍蝇最先提出了合理化建议。
水哥不同意,有了更好的意见。
“别回家了,还是去我那吧。
我家医疗器械比较全,还有个全职护士伺候我奶。”
这个提议非常有建设性。
如果不去医院,水哥那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至少打个氧气啥的,没问题。
二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自告奋勇。
“要不把蔡老板整我那去吧,城南教堂。
房子多,还有修女,圣水祈祷洗礼驱魔套餐。
如果不是真病,沐浴在主的荣光之下,也更容易恢复。”
这顿推销很是熟练,把大伙都给说蒙圈了。
玄之又玄的东西,谁也不好判断。
圆圆看向了小孙,希望他给拿个主意。
小孙看向了蔡根的手。
虽然眼睛闭着,好像没有意识。
但是蔡根的手死死的抓着水哥的裤腿子,已经做出了选择。
二柱子的不靠谱,大家都深有体会吧。
蔡根旺盛的求生欲,宁可自杀,也不会想跟二柱子走吧。
太清沟,村外,小山坡。
玉藻给完钱,办完事,出了太清沟村,来到了一座小山上。
灵子母在那等着她,位置很好,看山下的太清沟一目了然。
“妹子,你是不是在忽悠龙少,卡里有钱吗?”
玉藻站在灵子母的旁边,盯着蔡根的方向。
“大姐,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几个小钱罢了,我至于吗?
要不是怕犯忌讳,我也不至于这么拐弯抹角的.
真想直接给蔡根钱,把好感度刷到崇拜。”
法醫恐怖事件
灵子母突然认真起来,警告玉藻。
“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旁敲侧击的打打擦边球,也就算了。
忌讳不可犯,你承担不起。
今天这个事,都有点犯边,不太稳妥。”
玉藻调皮的吐了一下舌头,也不知道在给谁看,反正肯定不是灵子母。
“应该没事吧,拐了好几个弯呢。
对了,那几个小崽子,还不一般呢。
也不知道蔡根是啥命格,真是招人恨呢?”
灵子母打断了玉藻的瞎白话。
“能有多不一般?苟延残喘的渣滓,不足为虑。
你烧冷灶都快吧炉子炼化了,就那么迫不及待吗?
这个小村子,想要起作用,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啊。”
被灵子母揭穿,玉藻也没意外。
“大姐,你说蔡根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
咋就能阴差阳错,把局做好呢?
你说那些大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我这算是抢占先机了吧?
只是,不知道作用几何。
那个龙少有点呆头呆脑的,不知道能不能明白我的好意。”
灵子母没有说话,陷入了沉思。
大家伙啊,回来就真是好事吗?
如果是好事,当初又怎么会被赶走呢?
“大姐,刚才我看蔡根,状态有点不对呢?
好像某种规则,在不断的扼杀他的生机。
有点灯尽油枯的苗头,好像活不起了一样。
而且,这种规则,来自四面八方,充满了人世间的恶意。
难道,苦神不被这方天地认可吗?
很矛盾啊,据传苦神不是人世间的亲儿子吗?”
玉藻正在说话的档口,灵子母已经看到了蔡根摔倒昏迷。
“还真跟上次一模一样,生机不在,无力回天的样子。”
“呀,蔡根真的倒了。
鬼王狂妻:紈絝大小姐 蕭七爺
大姐,你要不要出手救一下啊。”
灵子母果断的摇了摇头。
“他的情况,只要在人世间,谁也没招。
除非把他带到外面,我才有可能试试。”
玉藻着急了,不过敏锐的发现了,刚才自己漏掉一句话。
“大姐,蔡根这样不是第一次了吗?
那上次咋好的啊?”
灵子母收回了视线,没有使用神通,慢慢的往家走。
“我看到的,是第二次。
至于怎么好的,我也不知道。
我猜测,这算是苦神觉醒的必备环节吧。
传说苦神是千古第一狠人。
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果然不是空穴来风呢。
走吧,这里想再有事,需要很久,不用等了。”
重生之假純姑娘 燭霄
玉藻追上灵子母,有点不解。
蔡根都倒了,怎么灵子母好像没往心里去呢?
“大姐,你咋就不担心呢?”
“担心有个毛用,又帮不上忙。
就算能帮忙,也不能帮。
一起寫我們的結局 木子喵喵
他要是不能自己克服,说明他不是对的人,我凭什么帮他?
他要是对的人,总会逢凶化吉的,人家用我帮?
现在,该担心的是下边。
那么多祖魂下去了,你说得多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