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宗旁門 愁啊愁-第五百六十八章 再一次戰爭準備鑒賞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虽然苏礼觉得元婴之后学习那各种妙法收获很大,但是对于剑崖教来说却还是他渡劫成功之后给他们带来的启发更大。
于是原本紧锣密鼓着的战事筹备稍稍中断了一下,给一众金丹门人继续强化一波自己的时间。
但是对乾荒大教的征讨却不会停下,剑崖教正在筹备物资,甚至近天原云家都在一同出力参与调配物资。
于是在传送阵的主持之下,东洲以及中洲东部部分地区的物资都是源源不绝地汇聚到了昆仑山竹峰之上。
然后炼丹的炼丹,制器的制器,还有符箓、阵盘……
整个剑崖教的崖部四大宗全力运转,开始生产支撑一场战争的物资。
竹峰上越来越凝重的气氛也是让苏礼收了性子没有再乱跑了,他可不只是剑崖圣子,还是符宗少宗主。
如今他的师父孤棹子要赶在渡劫之前完成金丹演道抽不出时间,所以只能由他来处理符宗的事情。
以现在剑崖教的规模,这战争打起来可就不是当初面对邪道宗门合力时那种规模了。当时金丹已经是战场中坚,但是如今与乾荒大教的战斗,却是元婴真君才能算是中坚。
乾荒大教在中洲发展了数千年,以其先前的气运与规模,在这中洲肯定也已经有着无数积累。
这一路征伐过去,指不定会遇到多少阻碍呢。
于是在阳神真仙需要压阵威慑的情况下,剑崖门徒的攻势之中有两人就显得尤为重要。
其一是苏礼,他能够以神力加持普通材料快速制造临时传送阵,这对于剑崖门徒来说就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战略级别要素,无论如何都不能缺省。
所以苏礼在这段时间除了主持符宗的各种符箓制作,就是和器宗配合着一起生产半成品阵盘……
这些半成品传送阵盘在旁人手里根本毫无价值,但是如果有神力‘充值’,那就是可以直接展开成一个真正的传送阵。
甚至这个阵盘可以让剑崖门徒人手一个都没关系,苏礼的‘神恩’对自家人向来不吝啬。
而且剑崖教的门人教众对苏礼的信仰也真是不掺假的,甚至比信徒更纯粹。
因为信徒的信仰总是‘有所求’,而剑崖门徒更信自己的剑,对苏礼的‘信’就完全可以说是信赖与喜爱。
念叨一下自己喜爱人的名字怎么了?这很正常啊。
虽然苏苏有时候面对自己教内一些人的念叨会觉得有些不自在就是了……
至于剑崖战略中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却正是如今闭关之中的孤棹子。
他的渡厄神符对于修真者战争中的各种陷阱、阵法、禁制等等真的是太好用了……尤其是孤棹子成功晋升元婴之后,他的渡厄神符必然也会更加的神异。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如果说苏礼神力加持的传送阵是后勤与保障,那么孤棹子的渡厄神符就是局部战场优势的保障了。
所以现在的剑崖教,其实还是在等待孤棹子的出关……
这么一来,苏礼就又操心上了……
师父孤棹子出关以后可以预见没多少时间巩固修为适应元婴状态,那么他的法力能够维持战争状态中的高强度支出吗?
苏礼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当初意外开发出来的那道能够用来封存法力的符箓……嗯,现在似乎也可以推广一下?
驻元符,这是苏礼给这道符箓取的名字。
这道符箓在他看来没多么有用,就是可以让元婴修士能够在平时多储存一些法力罢了……也就是相当于一部分本命法宝的功能。
他会如此认知也是他有山河法衣护体,天地元气那是来者不拒不怕其中杂质,同时也可以储藏海量法力……
说起来,这山河法衣其实就是苏礼的本命法宝了吧?而且是一种没有消耗一丝一毫外物的本命法宝。
但是那驻元符……
当这驻元符面世之后,整个符宗就进入了一种疯狂的境地。
因为真当苏礼将驻元符给推广了出去之后,众人很快就发现这驻元符不止能够储存法力,还能够储存真元乃至真气……
这等于是给剑崖门徒们直接找了个‘第二丹田’,用于实战的效果超越一切辅助物资……
而且因为苏礼制作这门符箓的时候是直接在自己身上形成符印的,所以理论上这是个可以直接烙印在人体上的符箓……
符宗的弟子们这一下子简直是废寝忘食地开始练习这道符……理论上,这是金丹期就能够绘制出来的符啊!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劍宗旁門》-第五百六十八章 再一次戰爭準備展示
至于他们的动力所在……一想到可以在师姐师妹们的美妙玉体上‘画符’,他们就充满了动力和干劲。
虽然对于符宗师兄弟们突如其来的动力感到十分意外,但是苏礼还是很满意这种情况的。因为驻元符虽然金丹期就能够绘制,但其中涉及的符道知识却是一点也不简单。
能够学会驻元符,对于任何一个符宗弟子来说都是一种飞跃的提升。
“唉~”剑崖教的一众大佬们现在只能惆怅地叹气……他们是真的心累了,就感觉已经越来越压不住了。
想想剑崖教的‘核心’剑修们只能做些冲锋陷阵的事情,反倒是原本旁门的那些弟子们现在越来越重要,甚至可以预见在战争中也是越来越重要……怎么好像剑崖的‘剑’变成了是侍卫‘崖’的剑?
这样落差很大的……
一众大佬从这次战前准备看到了剑崖教内部的‘巨大危机’,纷纷开始谋求出路。
剑是绝对不能丢的,但是又不能压制‘崖’的发展,否则这剑崖教肯定是会走下坡路的。
他们觉得不能再治标不治本的这么下去了,得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于是也不知这些大佬们是怎么想的,剑崖教内部的结构组织再次进行了一次巨大的调整……
剑崖教直接取消了丹符器阵的四大宗的地位,而是将之降回了‘门’的编制规模。
但这并不是打压旁门,而是随后就由教主夏铭亲自颁布法令,每一个剑崖门徒必须选择一至两门旁门兼修,能力足够者甚至可以兼修更多!
这就有意思了……
因为现在这旁门的概念已经不只是丹符器阵,那些诸如‘开山门’、‘田门’或者‘厨门’之类的都在其中。
而所有的剑崖弟子却不再分内门与旁门,统一以剑崖门人自称。
看起来这样一来是剑崖教的旁门似乎是受到打压被取缔掉了……但是实际上来说,却是将原本的整个内门都融入到了‘旁门’之中!
所以在苏礼看来,这旁门似乎被夏铭当成了剑崖门徒的‘兴趣小组’来发展。
而当内门与旁门的划分在弟子们之间被取消之后,这些原本就是一路同甘共苦下来的剑崖门徒们反倒是轻易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原本只能看着旁门弟子们忙碌的内门弟子也是不再闲看着了……教主不是都颁布法旨了吗?门人弟子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选择一到两个旁门加入修习。
于是这昆仑竹峰乃至天裂山剑崖两处都是前所未有地热闹了起来,剑崖门人慢慢地彻底打成了一片,再也不分旁门内门。
苏礼能够感受到如今教内的气氛是真的好……原本他还担心在先前的共同历劫的那三代人渐渐退到幕后之后,剑崖内部是否又会变成等级森严而对立的样子。
但现在看起来教内的大佬们真的都很厉害,早早地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并且在人心最是凝聚的时候提前完成了这项变革。
不由得,他最近遇到夏铭等五老剑的时候都是带着由衷的敬意。
只是他不知道,他的这些长辈们看到他真的是心脏都忍不住得颤抖……他们容易么?为了能够维持‘剑的形状’,他们已经拼尽全力了啊!
“玄虞子师叔祖,等下等下。”苏礼忽然叫住了路过的玄虞子。
玄虞子浑身就是一抖,原本俊秀中透着股刚毅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颤抖的犹豫,他转过头来问:“你……该不会又有了什么新发明?”
他是真的怕了,若不是他的修为强大强行撑着,现在众人看到他的时候早就没了现在这一头浓密的长发了……这些头发,真的是他用法力强行加固着的!
苏礼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还觉得现在这些大前辈们真是越来越亲切了呢!
他说道:“没什么,就是我和海棠研究木行法术玩耍的时候,意外发明了一门‘生发术’,不知道对师叔祖有没有用处?”
生发术啊……玄虞子打从内心深处地生出了一股渴望,总是将头发用法力黏在脑壳上也不是个事儿吧?
“这种法术有什么实际意义吗?”玄虞子心里面很要很要,但是嘴上却必须不要不要。
苏礼觉得热情受到了打击,然后稍稍有些低落地说道:“虽然看起来这只是让中年男人看起来年轻一些……但是我觉得还可以有别的运用。”
“哦?说来听听。”玄虞子就觉得只要苏礼的理由过得去,那就算是有台阶下啦!
苏礼说道:“我就是想着咱们元神那么强大,到时候分化了神念之后是不是可以将每一根头发当做手来使用……到时候头发一甩,万千剑气就来……啧,很帅气哒。”
“有道理,这门法术留下让我研究一下看看……”玄虞子毫无疑问被说得心动了。
如果真的能成……毫无疑问,这将会继‘翼剑术’之后成为剑崖教内另一门极受追捧的秘术……就是用头发来发剑气?这该叫个什么‘剑术’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