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 ptt-第六一九章 朝鮮世子李溰相伴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
看来这个孝明翁主也是颇有手段的人物。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这个封号也是有点意思,不过朱由校不太在意,还没人能在大明翻起浪花来。
朱由校在意的还是朝鲜的李溰,这是一个很惨的人。
比起朝鲜国王,李溰还算得上比较靠谱。
在原本的历史上,大明和后金的战争一直波及的都是朝鲜。
后金需要朝鲜这个基地,所以一直打他们。在战争的过程中,朝鲜自然是毫无抵抗之力。
第一次被入侵惨败的时候,朝鲜国王就实行了分朝制。
所谓分朝制,对外说的好听,其实就是朝鲜国王躲起来了,让儿子到各地方安抚百姓、组织抵抗。
等到后来又入侵,后金提出了条件,必须朝鲜国王出城。
结果朝鲜国王不敢出去,当时他的儿子就想要代替,说出了这样一段话:“泰山既垂于鸟卵之上,国步谁措于盘石之坚,事已急矣!予既有弟二人,又有一子,亦可奉宗社。予虽死于贼,尚何憾焉?”
泰山放于鸟卵之上,国事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了。我有两个弟弟,还有一个儿子,都可以侍奉宗庙,死了也没什么遗憾。所以我去吧。”
两年后,朝鲜国王儿子终究还是去做了质子,带着他的老婆一起去的,被关了八年之后才被放回来。
鸿蒙神王 天空光明
回来后他就被他爹毒死了,妻子也被赐死了。
朱由校之所以相信这个朝鲜国王的儿子是被毒死的,就是因为他的妻子被赐死了。如果他死的没有蹊跷的话,他的妻子不会死,他的儿子也应该继承王位。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他的妻子被刺死,他的儿子也没能继承王位,继承王位的是他二弟。何况当时他爹还活着。
很多人猜测都是他爹干的。具体什么原因就不得而知了,猜测颇多。
比起现在的朝鲜国王,眼前这个李溰更加有胆识,也有才华。
说起来大明似乎也需要这么一个朝鲜国王。比起他爹和他弟弟,李溰是个有才华有魄力的人。
虽然朝鲜是大明的藩属,有这么一个国王很可能会胡乱跳。可是朱由校却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跳,他们也跳不起来。
有了这样一个国王,他会把朝鲜国内治理的非常好,增强双边的贸易、加强双方的合作,军事上一起出兵作战。
这对大明在整个北边的事情是有好处的,尤其是在统御倭国之上。
朱由校愿意好好的看看这个李溰,如果可以的话,朝鲜国王的位置就是他的。
对于大明来说,谁来做朝鲜国王,要看谁对大明朝有利。除非是像崇祯后期一样大明朝实在是没有力量干预,否则这事大明还真就能说了算。
当初现在的朝鲜国王之所以能够反正,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当时的朝鲜国王没有得到大明朝的同意和支持。在官方的身份上,大明朝一直把他视为谋逆之臣,在这个时代就叫名不正言不顺。
人很快就被带了进来。朱由校看着李溰,发现这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子,也就刚过二十岁的样子,看起来面嫩的很。
不过目光锐利、态度沉稳,在自己面前有这个态度,很不错。
“臣朝鲜世子李溰,参见皇帝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李溰对着朱由校大礼参拜,礼数一丝一毫都不少。
朱由校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起来吧。”
等到李溰站起来,朱由校又继续说道:“赐座。”
“谢陛下。”李溰答应了一声,随后就坐了下来。
等到他坐下之后,朱由校这才继续说道:“自从辽东一别,我对你的父亲很是想念。现在想想,当时真的是一见如故。不知道这次你出来的时候,你父亲的身体怎么样?”
事实上,朱由校很清楚,现在在位的这位朝鲜国王是真的能活啊,后来还被他的儿子上了仁祖的尊号。
可实际上,这个家伙做事根本就不怎么样,可以说是毫无建树和作为。能够当上国王,基本是别人的傀儡。
可就是这样一位大王,最后上的尊号居然是仁?
朱由校到了大明朝之后,遍览整个历史才发现,原来当时的读书人对皇帝的评价与后世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甚至与当时的普世价值观都是不一样的。
可能在读书人看来,能够践行孔子所说的仁,或者践行他们制定的“仁”的标准,这样的皇帝才能叫做仁皇帝;有自己的想法或者霸气的皇帝,那都不行。
比如在杀人这件事情上,要止杀,就是尽量不要杀人,最好是所有读书人都不要杀。他们这是给自己留条后路,谁知道皇帝想杀的下一个是不是自己?
比如在后世,朱由校校就看过很多人炒作废除死刑。
一部分人是牧羊犬,觉得应该向西方发达国家学习,人家是先进的,人家搞什么我们就应该学什么,要尽快追上发达国家的文明水平。
看到这样的说法,朱由校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西方都搞成什么样子了?还学?摸着石头过河都忘了?
至于剩下的人,那就是非蠢即坏。没了死刑,是在想给自个儿留一条后路。
这个时代的儒门教派。其实已经有点这个意思了。垄断话语权,凡是遵从我的皇帝才是好皇帝;如果你没有遵从我,那你这个皇帝就不是好皇帝。
至于你让百姓过了什么样的好日子、国家多么富足、GDP翻了几倍、农民增收了多少、对外扩张了多少土地,这些重要吗?
这些不重要啊!
对此,朱由校也不知道说什么。至于自己以后的庙号,他也不想说什么。
朱由校询问了,李溰自然不敢怠慢,连忙说道:“回陛下,臣的父王身体康健。这一次从辽东回去之后,父王对陛下也是十分的想念。这一次臣过来,父王还特意嘱咐我要给陛下带礼物。”
这话也就是说一说,大家听个乐子也就算了。
当初朝鲜国王过来的时候,是朱由校强迫人家过来的,而且来了之后还被吓唬了一通。无论是大明的军队还是火炮。对着的虽然不是朝鲜,可是看到就已经够吓人的了。
这样的情况下,朱由校还让朝鲜国王跟着自己一起到京城来,结果这个朝鲜国王直接就吓得没敢来,生怕大明要对他做什么。
朝鲜国王好不容易到大明找大明朝的皇帝谈点事,希望大明朝的皇帝能够给他们减轻一些负担。最好的就是能够给他们一点好处、支援他们一下,结果还被怼了一通,又被吓唬了一遍,最后才说让他们一起打倭国,搞得人心惶惶。
在这样的情况下,朝鲜国王的心情可想而知,根本不敢到京城来,直接就跑回了朝鲜。
在朝鲜那个地方还会想念大明朝的皇帝,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到大明朝来了。
朱由校也笑着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自然就是要装傻。
“看你态度诚恳,说话之间颇有法度,很不错。你父王把你封为世子,这件事情做得非常不错。今天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咱们再继续商量,到时候朕带你去个地方。”
“谢陛下。”李溰连忙答应道。
等到李溰走了之后,朱由校站起来身子看了一眼身边的魏朝说道:“把他们送过来的那些礼物,还有带过来的那个翁主,一起送到京城去。全都交给皇后,让皇后看着处理。”
“是,皇爷。”魏朝连忙答应道。
朱由校之所以把礼物和人全都交给张皇后,原因也很简单,这是对张皇后的尊重。
如果把朝鲜这个翁主留在身边,对张皇后来说,感情上不太好接受。毕竟这一次自己出来,张皇后已经给了自己两个女人了。。
自己身为皇帝,有的时候也是要学会知足,同时也要尊重张皇后。
这个翁主先送到张皇后身边调教一下,让她好好的管管,同时也让张皇后安排好在皇宫里面的一些事情,事后也没麻烦。
魏朝出去安排这些事情了。
朱由校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戚元功问道:“你弟弟那边怎么说?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还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要询问这些朝鲜人。不过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戚元功连忙说道:“也就是稍微调整一下,这一两天的事情。”
“这样正好。”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到时候朕带着他们一起去看。”
接下来这两天日子很平静,朱由校没有再干什么事,没事的时候就会把朝鲜王的世子找过来和他一起聊聊天,谈一谈朝鲜的风土人情,询问一下朝鲜和倭国的事情,简单的聊一聊朝鲜和大明应该对倭国的态度。
在这件事情上,朝鲜王世子的态度让朱由校很满意。比起朝鲜国王,这个世子很有想法。
虽然李溰尽量压制,但话语间还是难免有所表述。显然他对他爹的很多政策都不满,难道这就是取死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