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重生之修羅歸來 琅琊一號-第一七六二章 銀色徽章相伴

重生之修羅歸來
小說推薦重生之修羅歸來重生之修罗归来
“你急什么呀急,难道你还不想找你两个老婆了?”杨海倒是一点不急,每天不是泡澡,就是和这些妹子们打得嘻嘻哈哈的。
重生之悍妇 丙儿
以裴君临的眼光看陈江海这家伙就是一个色中饿鬼来到这里,这顶级美女随便享用,这绝对不是一般男人能够抵制的诱惑。
“给你三天的时间拿出一个结果,不然我亲手掐死你。”裴君临眼中露出凶光。
这倒不是裴君临真的对陈江海这个吧,兄弟动了杀心,而是两人之间的玩笑,不过裴君临内心有一些恼怒是真的,他觉得被骗了。
江海这边一看裴君临真的着急了,也感觉有些索然无味,打发了几个女人离开之后就披着浴袍,走进了房间里。很快就换上了一身行头,重新走了出来。
“本来想带你玩两天的,哪知道你根本就不懂享受,那这样吧,现在咱们就去。”陈江海满脸都是嫌弃的看着裴君临说道。
他的手掌一翻,掌心出现了一颗白银颜色的金属信物。这样的信物,裴君临之前见到过一模一样的,不过那件信物出现在之前。
但是现在陈江海又摸出了这样一件信物,让裴君临有些疑惑,这种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呢?
“不要小看这些东西,当初创立这些组织的时候,我们可是花费了老大的力气了,而且这种信物有着绝对的权威,如果不遵守当初的承诺的话,就算是他们的后人也会遭到诅咒的反噬。”陈江海嘿嘿笑道。
裴君临摇了摇头并没有过多的说法,很快陈江还就凭借着这枚银色的徽章,得到了足够的重视。
在顶楼的一间,超级豪华的房间里,裴君临和陈江华两人受到了隆重的欢迎和接待,接待裴君临和陈江海的是一个戴着青铜面具的怪人。
这个戴着青铜面具的人身材娇小玲珑,明显就是一个女人。
“能够拿着白银令出现的人,一定是当年的故人。这令牌我们认,说出你的要求吧。”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并没有过多的废话,而是十分客气的说道。
隐退的赏金猎人 弄巧成拙
陈江海脸上露出了不置可否的神色,大刺刺的坐在那里,手中把玩着银色的徽章:“当年可是有所约定,一枚这样的徽章可以要求组织办一件事情。”
“那是当然,谁也不敢违背这样的诺言,你既然拿出了徽章,我就不会问你的身份,只会遵从你的吩咐替你办事,事情完了之后这枚勋章也会自动销毁。”那女子说话的时候语气不包含一丝感情,既像是嘲讽又像是恭敬。
俊麟站在一旁不说话,但是心中却暗暗有些吃惊,这女子实在是厉害,说话的语气都会让人感受到不同的味道。
这种模棱两可的意味,不是一般人能够拿捏住的。
“好好好好,你说的很对,那么现在我就提出第一个要求,帮我寻找一个叫做云瑶的女人。”陈江海终于说出了第一个要求。
裴君临倍感欣慰,因为陈江华的确按照自己的要求说出了这件事情,也让裴君临松了一口气。
不过对于这个组织,所谓的能力,裴君临却有些担忧。找人尤其是大海捞针一样的找人的确是很困难的,更遑论像大千世界这样的无边无际的世界,想要仅凭一个名字去找到一个人简直不可能。
莫说是这个组织去找人,就连裴君临自己都觉得有些渺茫。
“寻找一个人,这是一件小事,如果能够提供有关这个人的一些信息,比如一根头发或者他用过的东西,那就更容易了。”女子轻飘飘的说的,好像这件事情根本就不难一样。
听到对方的语气,裴君临眉头一皱,心中忽然升起了一团希望。
裴君临几乎是不假思索,手掌一翻在他的掌心,就多了一枚玉佩。这枚玉佩是当初云瑶送给裴君临的东西,让裴君临转交给他的母亲。
不过最终云瑶的母亲在临别之前,将那两枚玉佩都交还给了裴君临。掌心摸索着,这仍然带着温热的羊脂玉,佩佩君忽然有一股不舍的情感,似乎将这东西送出去之后,他和云瑶之间的联系,最后一分也被割断了。
“这个玉佩不错,如果是主人,心爱之物,其中一定寄托了它原本主人不少精神,我们可以利用这枚玉佩寻找它原来的主人,至少可以大致划定一片区域,然后再进行寻找。”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人,看到了裴君临手中的羊脂玉佩,眼神一亮。
裴君临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最终仍然将这枚玉佩交出去了,相比于自己去寻找云瑶,裴君临更相信这个神秘的组织的实力。
毕竟这些天裴君临吃住在这里,这里的奢华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裴君临的想象力。而且在顶层的地方有很多圣人级别的强者都在这里享乐,说明这个神秘的组织还是很有实力的。
那羊脂白玉到那青铜面具女人的手中,裴君临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紧张。女人的手掌雪白细腻,仔细的摸索着这块羊脂白玉,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双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盯着裴君临,看着裴君临有些不自在,不过很快裴君临就挺着胸膛,眼神狠狠的回过去。
感受到裴君临心中的情绪,那女子扑哧的一声笑了,一翻手就将这块羊脂白玉收了起来。
“好啦好啦,咱们的交易已经完成了。”那女子没有过多的话,直接下了逐客令。
我临走的时候,这带着青铜面具的女子,忽然说了一番古怪的话,让裴君临云里雾里,只听那青铜面具女子对陈江海说道:“希望你还能记得当初约定的规则。”
听到这番话之后,裴君临清晰的看到陈江海面部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这一次陈江海的手掌一翻,竟然直接出现了五个一模一样的黄金徽章。
当这五个黄金徽章出现的时候,整个屋子的气氛几乎窒息了,那带着青铜面具的女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江海,就像是见鬼了一样。
“这次要拜托你五件事,这五个黄金徽章,现在就交给你了。”陈江海手掌一翻,那五个黄金徽章竟然虚空的悬浮了起来,朝着那名青铜面具的女子悬浮了过去。
“第一件事帮我找到青冥仙子转世之身。”陈江海盯着那青铜面具的女子说道。
裴君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如临大敌,周身的肌肉在慢慢的触动,似乎准备随时出手的样子。
“第二件事就是帮忙查找一个人,史前第一恶棍。”陈江海继续说道。
他话音未落,就听他带着青铜面具的女子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因为那个人已经死了,死人是无法寻找的。”
江海脸上似乎露出了落寞的表情,还想再说话,就听着青铜面具的女子说道:“已经提出了三个问题了,当年留下的规则,你不能再继续向我求助了,剩余的三枚符文还给你。”
三枚符文重新回到了陈江海的掌心,不过让裴君临疑惑的是陈江还提出了第三个问题明明没有解决,那为什么青铜面具的女子将那枚徽章给收回了呢?
也许和当年的规则有关系,裴君临已经不便于询问了,陈江海朝着裴君临死了一个颜色,两人走出了房间。
刚刚走出了房间之后,裴君临就看到陈江海,口中说出了两个字。
没有发出声音,但是裴君临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陈江海说的两个字应该是快逃。
两人心情有些紧张,裴君临跟着陈江海一路来,到了楼下,然后直接出城,两人直接到了城外的沙漠之中,裴君临这才喘了一口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逃走呢?”裴君临有些愤怒的说道。
好不容易已经看到了一些寻找到云瑶的苗头,裴君临正想提出,让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帮助自己寻找爱情王子琼,但是现在这些一切似乎已经搅黄了。
“当年定下的规则就是这样的,咱们两人必须要逃过这个组织的精密暗杀,才能够让他们帮咱们做事,要不你以为呢,仅凭这几个破铜烂铁的牌子让人家替他卖命,这天下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了?”陈江海脸上带着一股奇异的表情。
裴君临听到陈江海的这番话,眼神之中有些无语,她没有想到陈江海所谓的帮自己办事,竟然就帮自己办了这样的事,这简直就是蠢猪才会干出的事情,请人办事还要先被对方追杀,天下哪里有这样的事情。
“这个组织的实力到底怎么样?派出小猫两三只我可不怕。”裴君临冷冷的说道。
内心已经生出恨意了,一部分是对于城郊还办事不力的愤怒,另外一部分则是对那戴着青铜面具的女子的愤愤然。
霸道神医 无妄江山
“这个组织的实力怎么样?你不该问我,你应该亲身去体会一下,我只告诉你当年他们可是杀了大能。”陈江海的语气之中竟然带着幸灾乐祸的味道。
听到陈江海说出大能两个字,裴君临倒吸了一口冷气,浑身生出了一股白毛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