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笔趣-第四百三十九章 奴僕們的新任務看書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说起这事儿其实秦琼也是有点小小的郁闷:自己都五十来岁的人了,可是现在自己的样子看上去就跟三十大几似的,跟夫人站在一块若是遇到个不认识的还以为是姑侄呢。。。
秦琼甚至怀疑再这样下去自己的样子会不会变成二十来岁,若是那样的话简直就不能更尴尬了:到时候一家三口站一块,外人看到了还以为娘带着俩孩子呢。。。
想到这个画面秦琼就是一阵不寒而栗。。。
秦夫人看着自己夫君越来越年轻的样貌那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啊!
正好现在王寅给自己家弄了个赚钱的酒楼,虽然只有三成利润但也足够了!
仙 傲
等回头有钱了一定要从王寅那里再买一回药!
毕竟能青春永驻这种事情对女人的吸引力简直是致命的!
妥妥的死穴。。。
“你看叔你这真是太见外了。婶子你快坐!”王寅连忙拉着二人坐了下来:“谈钱就见外了不是?反正这东西也没几个钱,你们尽管拿去用就是了。”
好家伙,秦琼这行礼也就算了,秦夫人你挺着个大肚子也要给我行礼这是闹哪样。。。
“小寅,这不合适啊。”秦琼见状连忙摇头拒绝道。
虽然王寅嘴上是说没几个钱儿,可是那得分是谁说的啊!
要是旁人也就算了,可是从王寅这个壕无人性的家伙嘴里说出来,鬼知道具体是多少了。。。
秦琼可不想给王寅留下个贪小便宜的印象,毕竟自己儿子以后还要跟着王寅混呢!
“真的没几个钱。”王寅无奈的耸了耸肩:“这东西才一贯钱,要是秦大叔你连这点儿小钱都跟我斤斤计较的话那也就太没意思了吧?”
“这。。。”听到王寅这样说,秦琼迟疑了。
若是真的只有一贯的话那就无所谓了,可是自己根本不知道王寅说的是真是假啊。。。
丐世英 sisimo
“真的,真的就一贯。”王寅看秦琼还在那犹豫顿时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这种小事儿我也没必要骗你吧?”
“那叔就多谢了。”秦琼闻言冲着王寅拱了拱手。
秦琼看王寅这样子也不似假话,若是自己再继续这样纠缠下去的话惹的王寅再不开心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对了秦大叔,记得一个月只能吃让婶子一颗千万别多吃。”王寅见秦琼终于收下了药便顺口叮嘱了一句:“这一盒有二十多颗足够吃到孩子出生了,剩下的就先留着以备不时之需,万一以后您二位打算再要个孩子的时候正好可以用得到。”
秦夫人听到王寅这话当即就闹了个大红脸,心中暗暗埋怨:这王寅也真是的,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拿我开玩笑,简直太没谱了。。。
秦琼则是讪笑了一声,尴尬的挠了挠头:这小子这嘴也太缺德了。。。
几天后
“对儿三儿。”王三瞅了瞅王五和王九,随即小心翼翼的打出了手中的牌。
“要不起。。。”王五黑着脸摆了摆手。
“过。”王九看着王三手中只剩一张牌了,顿时便开心的笑了。
“三个炸,我说王五,你刚才还真敢跟,现在傻眼了吧。”王三将手里最后一张牌摔在了桌子上:“记上记上。”
王五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儿,随即便去过桌子上的纸笔在自己名字后面未完成的正字上面加了一笔。
“哎,说实话整天这样感觉也挺没意思的。”王三一边洗牌一边无奈的叹了口气。
“算了不玩了。”王五伸手捏了捏眉心:“要不咱们找点别的事情做吧?老这样的确挺没意思的。”
“你们就知足吧。”王九无语了:“你看看别人家的奴仆,不被打就算运气好的了!你们再想想咱们每天吃的喝的住的用的,这要是放在以前敢想吗?”
王九对着二人数落了一通,最后脑袋一耷拉小声嘟囔道:“不过好像的确有点没意思。。。”
“切!”王三和王五闻言当即投去了鄙视的眼神。
“翠竹!”三人正无聊的叹气呢,看到翠竹她们几个小丫头回来王三和王五当即就满血复活了。
说起来这几个小丫头最近也是无聊的要命,今天在家呆着实在是没意思了便出去逛街去了。
毕竟搁谁整天窝在家里什么不干也顶不住啊,她们又不是王寅。。。
不对,王寅这货起码还能上上网泡泡妹子,他们只能在旁边闻酸臭味。。。
说起来最近这帮子奴仆看到王寅和程凌雪的‘异状’后大为吃惊,心中不禁感慨自家少爷的榆木疙瘩脑袋终于开窍了啊这是!
不过八卦这东西看多了总是会腻的,再加上王寅动不动就给他们砸过去成吨的狗粮,搞的这帮子单身狗再也没心思看热闹了。
没办法,酸臭味太大了,顶不住啊。。。
“旺财。”王寅葛优瘫在沙发上冲着院子里喊了一声。
“主人。”不一会旺财便打开门钻了进来:“有什么吩咐么?”
“你去通知一下王三他们,让他们到院子里集合等我。”王寅懒洋洋的摆了摆手。
三分钟后
“主人,他们到了。”旺财站在门口一条腿扒拉着们冲着王寅喊了一句。
“欧克!”王寅闻言站起身来拉着程凌雪朝着院子里走了出去。
看到王寅拉着程凌雪走了出来,一帮子奴仆心中顿时一阵怪异,总感觉这肚子有点饱。。。
不过他们心下也是纳闷:这少爷好久都没召集过咱们了,难道是有什么事情要安排了吗?若是那样的话可就太好了!天天这么闲在家里打牌搓麻将换谁也扛不住啊!身上都要长草了。。。
“下面交给你们一个任务。”王寅扫视了一圈众人:“从今天开始晚上下班后负责去培训新的服务员和厨子。”
众人听到王寅这样说顿时双眼一亮:难道少爷终于要扩建酒楼了吗?太好了!
抛瓦楼一座难求这事儿不光顾客们抱怨,他们这些人心里也是别扭啊:真不知道少爷怎么想的,这些人送上门的钱都不赚。。。
不过王寅这个主人没发话,他们自然不敢说什么了也,顶多就是心里嘀咕几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