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龍王殿笔趣-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白衣神王看書

龍王殿
小說推薦龍王殿龙王殿
神族?
五名神族?
面前这几人,搞得张玄有点懵。
神族张玄有过接触,第一次是魔女,第二次是天灵。
神族修士,给张玄的感觉,就两个字。
傲娇!
终极主宰
可现在这些神族修士,一个个跪在自己面前,这是啥情况?
张玄趁这些神族修士跪地磕头时,从神海内取出一张面具戴在脸上,这也是一件防御性宝物,面具洁白,只有简易的五官,看上去很怪异。
张玄也不管卖相,他可知道,这些神族,对自己敌意很浓,各个都知道自己长啥样,要取自己体内的神珠,不管咋样,先隐瞒身份再说。
张玄开口道:“这是什么地方,现在是什么时间?”
伸縮 自如 的 愛
张玄想知道自己待在哪,不会是所谓的神族吧?还有,自己来多久了?
虽然在这没有什么时间观念,但张玄通过自己的头发也能猜测一些。
“回前辈的话,这里是大洋区域,如今乃天元三年。”
回答问题的,是一重神族的地提。
这六人,心中惊骇难言,面前这存在,上古存活下来,连如今是何岁月都不清楚了么。
天元三年!
张玄深吸一口气!
当初,张玄曾经在古力丹那个密室看到过一人的书本记载,那时只是天元一年,如今已经天元三年,这说明,整整两年过去了么?这两年,都发生了什么!神族已经降临?
张玄心中有无数问题,他再次出声:“你们为何而来,现在有多少人。”
这一次二重神族的薛妙抢着回答:“回前辈的话,此次禁区出世,不少愚昧人族修士,将此当做传承,前来寻找机缘,我等神族修士害怕他们打扰前辈清修,特来阻止,无意中深入禁区。”
听到有人族修士,张玄放下心来,这说明,自己没有去到那所谓的神族。
“人族修士来了多少?”
“至少百万。”
张玄倒吸一口凉气,百万修士?
在张玄的印象里,修士的数量,一直都不多,可现在一听,百万,这两年,变化这么大吗?
张玄脑海当中,闪烁过无数年头,在这时间,他也破掉了两方之间的这一层禁制。
此时,六名修士都能看清张玄的身影,也注意到了张玄脸上所戴的白色面具。
张玄现在迫切想要搞清楚这两年发生了什么,没时间跟这六人多聊,说了句造化留给你们,便大步而行。
六人匍匐在地,恭敬的看着张玄离开这里,当张玄彻底走远后,六人才敢起身。
“这位前辈,太恐怖了!”
“我们连看清他容貌的资格都没有!”
“山中不知岁月,这位前辈,到底活了多久啊!”
“不清楚,但只知道一个事情,这世界,要变天了,这位前辈走出禁区,这是一位上古存活下来的仙王啊!”
“得把消息传出去!让族人小心,切莫不可招惹!”
在这一天,有一个消息,在整个修士圈中传开。
在那被神族称为禁忌的仙山当中,白衣仙王,踏出仙山!
关于白衣仙王的消息,让人震撼,但更多的人,还是在意眼下的事情,夺取传承!
这座仙山里,传承很多,许多传承,张玄都不知晓,但正如那宫殿内的声音所说,最大的好处,都已经被张玄拿走了,他人争夺的,都是一些张玄留下的残羹剩饭。
传承的争夺,是无比惨烈的,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修仙文明,一场传承争斗下来,死个几千人,那都算少的。
仙山传承,持续了整整三天。
三天时间,有大批修士又涌了进去。
有人专门统计过,这仙山传承当中,一共进去一百六十万修士,最后走出来的,只有一百四十万!
在仙山顶峰的宫阙当中,站着百人。
我的老婆是公主大人 魏之晓雅
这百人,是宫阙那道声音所挑选的百人,是他认为能够有资格继承传承之人。
其余人,已经离开仙山了。
百人站在宫阙的大厅当中,冥冥中,一股无形的压制笼罩在他们头上。
宫阙那道声音的主人等待这一天,不知等了多久,眼见百人凑齐,他突然开口,他的声音低沉,仿佛从远古而来,带着一阵苍凉气息。
“吾乃上古真龙部众,尔等能入此地,为尔等的造化!”
这声音一出,在场人,齐齐一惊。
上古真龙部众!
这头衔光是听着,都相当牛逼了啊!
声音的主人,很满意这些人的表现,他没有继续说话,等着这些人的恭维之词响起。
六重神族的上官歌韵第一个开口:“前辈,敢问,您是那白衣仙王的手下么?”
上官歌韵的话,直接让这声音的主人懵了。
手下?
老子纵横上古,除了上古真龙神,谁能让老子当手下?
你这女娃特么的在这跟我嘻嘻哈哈什么呢?
“上官歌韵,这位前辈,恐怕不止是那位仙王的手下那么简单!”三重神族天华出声。
声音主人听到,这才有点满意。
就是说,还是这小子有眼力,那什么白衣仙王,不过就是一个凝聚无尽混沌神海,神海中诞生天地一株青莲,领悟众生百形,以三千大道法则搭建神桥的普通人而已,他爹有人皇之资又咋了?他神桥后期随手一剑威力能斩彼岸强者又咋了?
切!
上官歌韵看着天华,道:“还请天华兄解惑。”
天华道来:“我族内有秘辛,上古大能,行走天下,降服天下灵兽为己用,那些灵兽,无一不是天地福泽的产物,现在这位前辈,可能是那位白衣仙王留下的护山神兽!”
“也可能是胯下神兽!”一重神族地提接了一嘴。
护山神兽?胯下神兽?
声音的主人懵了,他同时也怒了!
本来还想给你们这些晚辈一些指引,也罢,是你们自己不懂珍惜,我走了!
“嘭!”
宫阙当中,发出一声重响,宫阙大门紧锁,一道道传承禁制出现在眼前。
上官歌韵深吸一口气:“看样子,猜测这位前辈的身份是第一道考核,如今考核已经过了,该第二道考核了。”
“上古仙王,当真恐怖啊,留下的胯下坐骑,都不是我们能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