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飛奔與夢想-第三百二十一章 夜襲丞相府閲讀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可无论花言和边青如何劝解,姜音的情绪始终沉沦,一直都缓和不过来,无奈之下,两人也只能将姜音安置好。
两人看着房间之中姜音沉沦的样子有些心疼,但谢澄偏偏就是如日中天,两人都有些无可奈何。
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花言也是陷入沉思。
随后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花言忽然重拳锤了下门口的栏杆。
“边青,我决定了,谢之衡就交给我吧。”
边青沉吟,也明白花言想要做什么,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一掌落在花言的肩上。
“这你可千万要当心,那谢之衡不简单,你自己小心,而且要是被她知道的话……”
边青眼睛瞥了一眼房间,其中正是睡着了的姜音。
花言点头,“这事定然要做的滴水不漏。”
随后他的声线又一次低沉了下来,显然是有些落寞。
“谢之衡活一天,对音儿都是莫大的威胁,况且就谢澄定然不会为了她抛弃自己的父亲,就算到时候音儿恨我,我也不会后悔。”
“音儿的心中没我,我知道,但是只要帮她解决了谢之衡,我就无愧于音儿,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说罢花言便转身离开。
身后的边青不由得叹了口气,到底还是男儿血性,这花言这辈子就算是栽在这姜音的手上。
夜深,丞相府中,谢之衡正忙碌完手中的折子准备休息。
不远处的茶楼之中,二楼的男子远远望着丞相府的方向,眼中目露凶色。
渣 男 洗 白 手冊
花言穿着一袭夜袭衣,黑色劲装将身材完美勾勒出来,行走于屋脊之上来去无影无风。
丞相府戒备森严,再如何这谢之衡都是一国之丞相,如此重臣自然是不会让家中出现空档期,丞相府根本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空隙。
花言也是在那茶楼之中摸排了许久的时间,才摸清楚这丞相府暗卫的位置,并且摸清楚交接班的时间,这才准备放手一搏。
從小 養成 小說
他要溜进丞相府,将谢之衡一举斩落在床铺之上,让他在自己最为安全的丞相府之中死去。
但还没等他道到那丞相府,他便是余光瞥见远处一抹月白。
竟然是姜音!
花言有些吃惊,不知姜音为何会在此出现,一时间脚下的步子凌乱了几分,呼吸错落下。
一时间也是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只能再度寻找下一次的空档。
于是花言也只好无奈停住身形,朝着姜音所在地方而去。
姜音自然也是醒过来之后发现客栈之中只有边青,而没有花言的身影。
两人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早就已经培养出非凡的默契,姜音早就已经猜到了这个花言想要做什么。
姜音一时间也是赶忙冲出来,不顾边青的阻拦,寻到了丞相府。
果不其然,她来得够巧,正好碰见了那一袭黑衣的花言。
见到花言回来,姜音直觉自己眼眶都是一热,泪水都差点滑落。
她现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险些就再也没法和谢澄在一起,一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谢澄。
可是她身边剩下的人之中,最熟悉不过的花言现在居然要为了她而闯那丞相府,这可是大罪!
不被发现也就罢了,要是被发现了,花言十条命都保不住!
“你怎在这里?”花言无奈,可又不能够对姜音发火。
姜音皱了皱眉,伸手拉住了花言的袖子,一双眼眸抬起,“是不是就连你也要抛弃我了?”
“我哪里有抛弃你?”花言连忙解释。
随后就看到了姜音的表情,后者此时正是望着那丞相府的方向,鼻子红红的,似乎是要抽泣。
花言立马就认怂了,“我只是想要去帮你报仇罢了。”
“那再怎么说也是谢澄的爹。”姜音道。
她喜欢谢澄,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虽然她憎恨谢之衡,但是毕竟那也是谢澄的父亲。
要是花言把谢之衡杀了,这谢澄想来也会恨她。
姜音只觉得自己懦弱,为了一个男子,竟然想要放弃深仇大恨。
花言心中有些无语,但只好作罢。
见到两人又一次回来,边青早猜到了结果。
“既然如此,这之后你又什么想法?”花言问道。
姜音摇了摇头,眼神依旧是落寞不已。
看着姜音又一次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头就睡,边青和花言对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而这连着几日的时间,谢澄都经常过来登门造访,可始终都是没有得到回应。
悍妻谋略 刘小刀
姜音从来就没有出来见过他,几乎是每一次,谢澄都是碰了一鼻子的灰。
今日也是同样,不愿意死心,谢澄又一次前去姜音的住处。
路上正巧看见姜音喜欢吃的桂花糕,想着正好给姜音带过去,让她吃些好吃的。
这一路上,谢澄正好就看到蒋璇。
许久都没有见到跟姜音有关的东西和人,谢澄一下子激动不已,连忙追上去拦住了蒋璇。
被谢澄拦住,蒋璇无奈,只能自认倒霉。
“近日阿音可是有什么事吗?为何每次我前去的时候她都躲着我?”
谢澄奇怪了很久,现在终于找到人能够解答了。
蒋璇无奈,也知道姜音不想挑明这件事情,于是就撒了个谎,希望谢澄能知难而退。
“她这些天身子骨有些虚弱,所以就一直卧床不起。”
“因为怕吓到公子,所以就一直没有出来见公子,希望公子能够原谅她。”
听到姜音的身体抱恙,谢澄一时间有些紧张,根本就没有听蒋璇说话,而是紧张兮兮,连忙冲向酒楼。
打开姜音的房门,谢澄直接愣住,入眼就看到花言和姜音两人。
姜音虚弱地躺在床上,而花言就在一旁给姜音喂着汤。
两人的样子好像是一对如胶似漆的夫妻或情侣。
这一幕很刺眼地映入谢澄的眼帘。
看到谢澄前来,姜音瞬间推开花言。
“你怎么来了?”姜音有些诧异。
最近谢澄经常来找姜音,但是几乎每次都被姜音给搪塞了过去,要不然就是外出和朋友玩耍, 要不然就是需要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