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玩家超正義 起點-第三百五十六章 怪物之心鑒賞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看到站在自己身前,背对着自己陷入沉思的安南。
卡芙妮晶红色的眼神中满是忧虑,其中还掺杂着些许恐惧。
——那是对被遗弃、被否定的恐惧。
只是三言两句之间——甚至没有与腓力本人对峙过的情况下。
便通过极其细微的痕迹,反向推断出了腓力的全盘计划。甚至连他继位之后的改革手段、连同几十年后的诺亚王国的政治局势都能够一并猜到。
这并不是凡人所能拥有的智慧。
尽管如今安南还没有正式得到要素之力。
但毫无疑问,这种程度已经是【智慧】要素深度觉醒的征兆了。
如果安南不打算帮她的话……
不,应该说。
假如没有安南站在她身后的话,卡芙妮身上那股仿佛敢于对抗一切的勇气,也就宛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她原本就对自己没有任何信心。
也正因如此,在兄弟姐妹们认为自己是一个疯女孩、是个怪物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申辩、没有寻求帮助、也没有反抗……只是默默的躲在没有人的角落里继续绘画。
正是昔日在盛大无比的黑暗仪式“命运的伟大猎杀”中,她见到了强势、正义而又充满智慧的幼年安南。
明明与自己差不多大……只比自己大不到半年。
但安南却如此有勇气、如此强大——
在没有任何人了解他的功绩、甚至永远不会有机会知道这一切真相的情况下,安南没有选择幸灾乐祸的逃离、更没有落井下石的回头为“邻国”的整个高层全部补上一刀。
而是毅然决然的豁出生命,破坏了恶徒所布置的仪式。
救下了包括卡芙妮在内的所有人。
可这些人对安南来说,应该是毫无意义的陌生人——
卡芙妮当时是这样想的。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那是无人知晓、无人歌颂的英雄。
也正因如此,她才被那璀璨的灵魂所震慑。
正义却又温柔。强大而又智慧。
……像是父亲,又像是母亲一般。
比起对卡芙妮甚至心怀胆怯、甚至还要卡芙妮反过来施救的父亲,以及将卡芙妮视为无意识的工具,随意操控的恶毒母亲。
当时的安南,对卡芙妮来说正是英雄、又是“偶像”。
正是靠着安南送给她的【霜之眼】,卡芙妮才能够成功的保护自己;而正是模仿安南的行为与思考模式,她才能够从“窃梦者”丹顿手中逃离。
没错。
正是安南,才给予了她对抗这一切恶意的勇气——以及将一切战胜的信心。
假如安南能够夸夸她的话就好了。
可是,安南却反而在肯定腓力的计策,在赞叹对方的智慧。
……如今的安南作为凛冬大公。
她必须身份与他齐平,才能有继续跟在他身后的勇气——更不用说,她想要做的远不止这些。
她想要保护安南,更想要拥有安南。可这些前提,是安南仍然与她站在一起。
但假如,她的价值对安南来说,甚至比不上腓力的话……
卡芙妮顿时感到了强烈的不安。
——我还有什么,是能够给予安南的呢?
直到这时,她才突然意识到。
她被人们所夸赞的智慧,根本就是模仿安南得到的“影子”而已;而她坚强的意志比起能够承受冬之心诅咒的安南来说,也是不值一提;被安南净化过两次侵蚀度之后,卡芙妮已经触及到了黄金阶的门槛,可安南手下似乎并不缺自己这种级别的战斗力。
……似乎没有什么,是独一无二的。
意识到这件事的瞬间,卡芙妮心中对安南的贪欲便消散了许多。又在眨眼间,软化成了软软糯糯的依恋与孺慕。
“陛下……”
卡芙妮低声喃喃道。
下意识的,卡芙妮想要伸手触及安南的后背。
但在她的指尖触及到安南后背的瞬间。
一阵微凉而细腻的触感,通过银爵赠送的白袍传到她的指尖。就像是被丝绸包裹着的、冰冷的玉石一般……卡芙妮的指尖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胆怯的收回手来。
然而就在这时,安南感受到卡芙妮的触碰,就第一时间回过了身来。
卡芙妮的指尖因此更清晰的掠过安南的皮肤,并在即将落下之前被安南顺手握住。
“……虽然但是。”
安南有些困扰的低声道:“稍微有些痒……”
这动作未免太过暧昧了。感觉像是自己被调戏了一样……
假如自己是女孩子的话,那么这肯定就是骚扰了。
然而很可惜,安南甚至已经是一位成年男性了——凛冬是十五岁成年。卡芙妮反而才是一位尚未成年的女孩。
而在回过头来之后,安南立刻就注意到了卡芙妮的目光。
如同与母亲失散的幼兽般惶恐不安。
红宝石般透明的瞳孔中,似乎氤氲着一层水汽。
只是极短暂的对视而已。
安南就立刻越过证据与过程,理解了卡芙妮此刻的心声。
“无需忧虑。不用担心。”
安南扶着卡芙妮的手,在她身前蹲下来。
随后他觉得稍微有些不适,便改为了骑士般的半跪。
看到这姿势,卡芙妮的红宝石般的双眼微微睁大。
安南温声细语的安慰道:“即使我认可腓力的计划与才能,但我也依然会选择支持你。毕竟我专程从凛冬赶来,就是为了帮助你——”
不等安南说完。
卡芙妮就直接从沙发上扑了下来。
她左手抱住安南的肩膀,将脑袋搭在了安南的左肩上。安南没有反抗卡芙妮的宛如幼猫般的扑击,而是将身体微微向后倾斜、靠在了桌子上。
担心安南的后脑会碰到桌沿,卡芙妮在扑过来的瞬间、就将自己的右手垫在了安南的后脑上,让自己的右手先触及到桌边。
她的体质远不如安南,以至于瞬间就撞出了一道红印。
安南对此有些不知所措,也有些迷惑和茫然。
——为什么突然这么大反应?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伸出左手扶住了卡芙妮的后背,防止她从自己身上摔下来。
但他担心自己立起的膝盖会硌到卡芙妮,就下意识的将自己立起的左腿向前顺势打开,一直抵在了沙发上。
同时他向后伸出右手、用肘部撑在了软和而温暖的羊绒地毯上。
黑色与白色的长发交织在一起,宛如双色的茧……一侧温暖、一侧冰冷。
情绪失控的瞬间、将自己埋入到了安南怀里的卡芙妮,几乎是瞬间就后悔了——她担心如此逾越的行为,是否会让安南认为自己是个轻浮的女孩。
但既然已经扑下去了……她就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卡芙妮眼中再度浮现出了昔日水晶花海中,那个眼神淡漠的、向自己伸出右手的男孩。
敢于向自己这个怪物小孩伸出手来的,体温低的吓人、心灵宛如永不止息的暴风雪般恐怖的男孩。
——那一定是更强大的怪物。
是生活在冰原间的狼吧……不,或许是霜翼的巨龙。
这是很久以前的那个瞬间,在卡芙妮心中浮现出的想法。
自己真的可以保护如此强大的怪物大人吗?
我做得到吗?
卡芙妮闭着眼睛,将安南扑倒、在心中下意识的想着。
——你的心好可怕。我从未看过这么大的雪……
——自然。我心如冰。
——你也是怪物吗?
——没错,我是怪物。我叫安南。
布莱克的一生 兮颜乱
……算了。
不管能否做得到。
他一定得是我的……
……或者,让我变成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