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ni2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宋煦 ptt-第三百四十章 章惇的戰略鑒賞-l5pz4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枢密院。
章家两兄弟正在一处偏庁喝茶,不远处的小吏来来去去,侧耳观听。
章惇位列宰执就在这几天时间,章楶又是枢密使,可以说,章家这两兄弟,掌握了大宋的军政两届!
以往或许没人注意到,但现在看来,着实令人心惊,这种事,别说大宋了,历朝历代都没有过吧?
‘也不知道官家是怎么想的?’有人心里嘀咕。
章家这两兄弟脾气都十分突出,章惇刚正不阿,直来直往,宁折不弯。章楶意志坚定,一般人难以令他转弯。
这两人在中枢,控制朝堂的一切,一不小心可能就出大事情!
章惇与章楶对坐,中间一个棋盘。
陪你從校服到婚紗
章楶两鬓多白发,双眸炯炯,道:“你现在应该避嫌,尤其是枢密院,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章惇抱着茶杯,神情一如既往的严肃色,道:“官家能将朝堂交给我,就不会猜忌这些。我问你,对李夏,枢密院到底准备怎么做?”
章楶皱眉,道:“苏相公刚走,你的手,伸的是不是太快了些?”
章惇看着棋盘,道:“李夏虚浮,力不持久。耕地少而集中,野战固然强于我大宋,但不善攻城,攻不破我诸塞堡垒。官家让你袭扰,逼迫李夏决战,我要知道你的具体方略。”
章楶看着章惇,知道今天要是不说出什么,章惇不会罢休,道:“去垂拱殿吧。”
章惇摇头,道:“我来这里小半个时辰了,官家都没有任何反应,说明官家放手让我们施为,你别忘了,我是宰执了。”
宰执,就是宰相,执政的意思。
章楶看着章惇,沉吟一阵,道:“你刚才说的都没错,针对夏人的弱点,枢密院与兵部制定了‘浅攻扰耕’的策略。夏人的耕地稀少,多集中在我朝边境,敌进一舍,我退一舍。或出其后,或伏山谷,或水中置毒,断其归路。以形胜,逼迫夏人决战。”
章惇听着,心底默默思索,暗自点头,道:“决战,有把握吗?”
章楶落了一子,道:“你刚才也说了,李夏虚浮,现在我军又有地势,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大宋,决然没有败的可能。”
简单来说,这一次,他们占据了诸多要塞,西夏又不善于攻城,大宋据寨,攻守兼备,简直立于不败之地!
鉆石王牌之最強打者 夜醉木葉
章惇点点头,道:“嗯,那就继续做。有什么要我做的,就直接说。我要告诉你的是,李夏,不是重点,我的目标在青塘。”
章楶落子的手一顿,猛的抬头看向章惇。
青塘,是一处西北要害之地,俗称拢右。这里有两大特点,一个产马地;另一个,这里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
離婚向左再婚向右 簡思
但是,青塘现在在吐蕃手里。
章惇的意思很简单,拿下青塘,获取产马地,补足大宋野战的短板,同时再次打通丝绸之路,对西夏进行两面包围!
章楶放下棋子,神色不动,心里暗自佩服这位族兄的雄才大略,目光高远,继而沉思着,道:“先帝支持安石公的熙河开边,但功败垂成,你有把握吗?”
所谓的熙河开边,是指‘宕、叠、洮、岷、河、熙’等西北六州,神宗皇帝与王安石等立志拿回汉唐旧疆,改变大宋积贫积弱的现状。
但元丰五年的那次惨败,让熙河开边被迫停止。
到了元祐,以高太后,司马光,吕大防等为首的朝廷,废弃新法,自然也放弃了‘开边’。
章惇从容落子,道:“正是因为有先贤的开拓,我们才会更有机会。如果这次能够大败李夏,那么,他们就不足为惧,青塘实力不济,最多三战就能收复,到时,灭夏只在反手之间。”
章楶见章惇信心满满,不由得提醒道:“李夏,青塘都不足为虑,但别忘了,还有辽。”
西夏固然野战强于大宋,但大宋扼守要塞,西夏无可奈何,只要能再败他们一次,就不足为虑。
青塘的吐蕃并非是唐朝时的吐蕃,是一种地方分裂势力,实力并不强,运作得当,收复不难。
反倒是辽,这才是大宋的心腹大患!
不少辽国拥兵百万,实力强大,单说他们握有幽云十六州,随时可能派重兵南下,无险可守的大宋,绝对是灾难!
澶渊之盟,未必会有第二次!
章惇抬头看了他一眼,道:“这个我自有安排,‘军改’要加速推进,争取今年将北方稳定下来。明年我会摊开新法,你们必须要跟得上。”
章楶没有再拿棋子,双眼盯着章惇道:“你年前还很镇定,现在怎么这么急了?”
章惇面色不动,拿起茶杯,淡淡道:“时不我待。”
章楶猜不透章惇的想法,内心对‘军改’仔仔细细的复盘,好半晌,他道:“年底北方军改可以有大致模样,但向南推进,也只能是边陲之地,不能全面铺开,要逐步,稳妥推进。你应该比我清楚,你的‘新法’已经闹得天下沸沸扬扬,军改一个不好闹出大动静,你我就非走不可,那时是祸非福。”
章惇即将成为宰执,没有人能替他挡灾背锅,真有大事情,章惇必然首当其冲!
章惇喝了口茶,道:“这一点我清楚。所以,一定要要加快速度。十三路巡抚,我与蔡元度基本摸定,给他们半年时间稳住地方,明年便可试探着推行一些新法。而‘方田均税法’要在北方全面推行!”
章楶眉头深深的锁住。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方田均税法’在开封府已经闹得天怒人怨,天下动荡,如果继续推行,还不知道引出多少乱子。
按理说,他们现在应该求稳,偏偏怎么都稳不下来。
章楶默默一阵,道:“你太着急了。官家怎么说?”
魔法工具 騎行江湖
章惇道:“那日我与官家谈了两个时辰,官家没有反对,只说了八个字:胆大心细,放手施为。”
章楶品味着八个字,若有所思的点头,道:“既然官家默认,我也不多说。但军改已经在最快了,不能再快,你逼我也没用。”
庭院深深
章惇显然有备而来,道:“如果今年能大败李夏,到时大家南下,驻扎各处,谁能,谁敢乱动?军改必须要快!”
章楶还是摇头,道:“我说了,你逼我没用,哪怕到了御前,我还是这么说。”
章惇双眸灼烈,道:“如果你不能走在前头,那我就只得推着你走了。”
在‘军改’与‘新法’之间,赵煦与朝廷是有默契的,那就是‘军改’要快一步,稳固为先。
殤城
章楶看着章惇,神情多了一点疑惑,道:“这不是你的性格,因为什么?”
章惇想要用‘新法’倒逼‘军改’加速,这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不止是对于江山社稷,还有宫里的官家。
如果官家认为章惇太过冒进,不适合在朝廷,那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章惇刚要说话,裴寅急匆匆来到门口,恭谨的道:“二位相公,辽人的吊唁使臣到了,他们要求见官家。”
漢末遼王
章惇目不斜视,道:“他们是什么目的?”
裴寅看了眼章楶,道:“他们要求我大宋停止对夏人的袭扰,不得继续……乱来。”
章惇冷哼一声,道:“就说官家没空。”
章楶觉得章惇今天的变化有些大,暗自揣度着他究竟有什么想法,思索着,看向裴寅道:“你让李尚书代表章相公去见,礼数周道就行。”
大宋不能两面开战,尤其是暂时不能与辽国开战。
裴寅听着,看向章惇。
霸天戰神 一紙虛妄
章惇对裴寅摆了摆手,就与章楶道:“‘军改’要加快,秦凤路以及环庆路的备战要加强,到时候,我与你一起去,这一战,不可败,败了,你我二人就葬在那里。”
对于与西夏这一战,大宋上下普遍比较‘放松’,毕竟去年刚刚大胜,而今又占据地利,完全不可能败!
章楶却听得出,章惇要的,不止是‘不败’那么简单,而是要‘大胜’!
但是辽国的突然插手,让章楶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以往的辽国,都以‘上国’自居,凌驾于大宋,西夏之上,乐见大宋与西夏混战不休,彼此消耗。
这一次,居然来‘劝和’了!
章楶审视着章惇,慢慢的说道:“我与兵部再仔细商讨一番,过几天,再请示官家。不过,哪怕‘军改’加速,你的‘新法’也不能铺开太多太快,这不止是社稷稳定,官家的真实想法,你要深刻的去体会。”
越是与宫里的官家相处的久就越会明白,那位官家城府极深,他的想法,远远不止表面这么简单!
農家小醫仙:撿個王爺來砍柴 小樹丫
章惇目光注视着棋盘,道:“我听说,苏颂离京,带走了几十辆马车?”
章楶脸上出现一丝烦躁,道:“他都走了,你还要抓着不放?”
章楶厌烦党争,党争祸国!
章惇抬眼看了他一眼,道:“我若是要走,两辆马车就够了。一辆装我跟大娘子,另一辆装点衣服。”
章楶这回明白章惇的意思了,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道:“国朝对士人的优渥远超历朝历代,苏颂还算清廉,换做吕大防等人,怕是几十辆都不够的。”
简单来说,一贯钱相当于一两银子,是二十五斤,但凡有个几千贯,那就是几万斤,需要好几辆马车来拉,若是几万两,甚至十几,二十万两以上,加上其他绫罗绸缎,古玩字画以及诸多家当,还有丫鬟仆从等等,那真的是几十辆马车都未必够!
章惇道:“我说的是,我无牵无挂。”
章楶这次是真的懂了。
章惇说的‘无牵无挂’,其实说的是他对外物的无欲无求,他一心只有‘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