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qse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ptt-第187章相伴-yshj8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你不是想要一起休息吗?”小白说。
“是这样吗,我还一直以为你脑海中都是那些”
“我说啊。”
突然之间说什么呢。
閃婚老公太兇猛 溫煦依依
不要总是说一些惊人的话
“另外,如果真的要去休息。”
用最大限度装出认真的表情和语气说道。
当然不是认真的,小白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但是这附近有旅馆之类的吗。”
这种反应。
小白她左看又看了周围一圈。
到车站附近有很多,不过都很便宜。
“原来有这样的啊。”小白说。
如果说出去过几次,那样就太有冲击力了。
“但是,林潇,你应该没有去过吧。”
小白说。
“没有吧?”
只是听阿静说过,实际上没去过。
小白一副满足的样子连续点头。
“没有什么好着急的不是吗。”
就是这样,可是我完全不理解。
“刚才我应该说过,我很守旧哦。”
小白轻轻的笑起来,拍着林潇的肩膀。
怎么说呢。
就算自已认真避过去,这个女人也会一直保持这种天然呆反应。
“说起来,明白了吗。”
“明白是么。”
这话说的部队。
“当然是我为什么要逃课的事情,自已询问过,难道忘记了。”
确实曾经问过,但不是这个内容。
“还真是健忘,林潇,也好啦,告诉你答案。”
“我也没说非得听不可。”林潇说。
“因为啊。”小白无视林潇的牢骚,继续说道:“这样不是更快了吗。”
“快乐?”林潇说。
小白轻轻靠过来。
可恶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果然这个家伙可爱的过分。
“对啊,比起在学校上课,来到街上玩,和你一起逃课,会让人觉得更有趣。”
“并不是讨厌学校,只是讨厌无聊而已。”
“那和讨厌一个意思。”林潇说。
说起来是为了这个才叫自已过来的?
“自已觉得愉快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总是在意世界的常识人生就不快乐了,不是吗。”小白说。
“别问不是吗,这样会让我困扰,说点实际的,不去学校很糟糕。”
虽然这句话自已没有资格说。
突然小白浮现出呆呆的表情。
“脸色很红,难道生病了。”小白说。
“没有啦。”
林潇冷冷说道,别开脸。
说起来和小金之外的少女,聊这么久很稀奇。
“不过,你累了,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
‘倒是林潇,你的自行车买了?”小白说。
“没有买。”林潇说。
“那现在去买好了。”
等一下,这不是完全不懂。
“我已经很累了啊。”林潇说。
“自行车在哪儿卖。”
听人说话啊。
在怎么说,就算要买,我也没钱。
“当然全部费用我来出,拿足够多的钱,没问题的。”
一副伟大的样子挺起胸膛。
可爱就算了,身材还很好。
“啊抱歉。”林潇说。
慌忙移开视线。
恒荒大陸
“没有办法啊,因为是男孩子。”小白说。
“绝不是那回事。”林潇说。
“我一点都不在意,比起这个。”
驚華世子妃 吱了
‘果然颜色还是要挑红色,感觉有速度感啊自行车。’
“别无视别人的话。”林潇说。
就算这么喊着,小白也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
“不需要啦,自行车什么的。”
“唉?”爱哦白说。
“没有就没有,一样可以普通的生活,反正灭天就是二点一线。”
“那么不买自行车的话,就买别的给钱使用。”
‘我说你切换话题太快了。’
熱血燃燒大時代
‘你说了不要,在询问下去也没用,要时刻看着前方吧。’
‘只看着前方会栽跟头。’
“那迿好呢,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前辈。”
正向着说是小白突然闭上嘴。
偏偏这个时候遇到难产的家伙。
“午安。”
“这是书籍啊”
“我等会瓯北。”
这个少女叫作小汐。
是小金后别,虽然自已也是附中,但是小汐比自已低了三个学年。
如果可以不希望认识这个家伙。
“到底发生什么了。”
‘不没什么。’
“说起来好久不见了。”
‘是这样吗。’
倒不是讨厌,只是她太吵了。
“我呢,今天是来买东西的。”小汐说。
“买东西?”林潇说。
“当然是补给少女漫画。”
说起来小汐倒是极其喜欢少女漫画。
和小金不同,貌似也很喜欢读自已画的漫画,自已不可以告诉她自已的真正身份。
囧囧女皇
如果告诉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无法想象的事情。
最坏的情况,说不定会跟踪自已。
“前辈在做什么?”
“仅仅是打发时间的散心。”
“居然悠闲到要特地打发时间的IBU,还真是让人羡慕呢。”
“收起来,前辈,这位小姐是谁呢。”小溪带着奇怪的笑容,将视线投向俩弱
“跟我同年级的前辈系小白。”
‘从这个瞬间,你可以叫我小白。’
“就算这么说。”
“前辈。”
“你也来啊。
琴帝 唐家三少
“如她说的,昂人好像生气了门”
“生气。”林潇说。
视线扫过小白的脸蛋。
确实目光有些险恶这就是生气了。
‘’人的感情可不只是写脸上。”
这个倒是不用说明。
你想想看,被忘记名字的话,一般人都会生气。”
‘我不在意。’林潇说。
“那是因为,你是特别的那个。”
“那个是哪个?”
而且小白的话,也不像是斤斤计较的类型。
难道是自已想错了吗?
“看吧,我没有说错吧。”
小汐得意了起来。
像小金那样从小玩到大的就算了,对于同年级的少女只是称呼名字稍微有些抗拒。
“名字被忘记一干二净我的少女心被伤透了,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
小白自言自语的低谷着。
“消息,你不觉得这是威胁吗。”
这次换自已在消息耳边悄悄说到。
“而且女朋友不叫名字他奇怪了,你真是害羞。”
‘’等一下,才不是女朋友啊。
“是这样吗”消息惊讶的喊出声来。
怎么可能是啊。”林潇说。
“如果前辈找到女朋友吗,按小金前辈就是我的人了呢,亏我还这么想。”消息说。
这个家伙对小金异样着迷。
不过自已有没有女朋友和小汐有什么关系。
“那样的话,就没有办法说通了。”
“为什么我周围的女人都是这么喜欢自说自话。”
“周围有少女不就已经是修复了吗,我的堂兄可是连女朋友都交不到。”小汐说。
“哈。”林潇说。
那还真是寂寞的人生,祈祷人的幸福,不会是你定义那样。
我们在这说过不停,小白她。
“嗯,小白人呢。”林潇说。
“她好像不见了,。”
消息呆了一下。
“这姑娘消失了。”
“真的呢,不见了,前辈被甩了。”小汐说。
“都说了不是女朋友。”
“但是就算如此也别想拿我接班我只喜欢小金哦。”小汐说。
“好了,别那么大胆了,你这个几号。”
小白到底怎么了。
仅仅向着那个家伙的事情完全理解不了。
……
“切。”
小白小声嘀咕着,踢飞了脚下的石头。
“好不容易看到你疲倦的样子拉出来转换心情。”
却摆出一副无聊偶读昂子,干嘛想要说和我一起很无聊。
如果这是事实,那确实是个问题。
自已到底有什么不足。
也有林潇,太奇怪的可能性。
就是,再怎么样我也要是林潇的错误。
因为我可是玩的很愉快。
走习惯的街景,也觉得和平常不同。
有更多快乐,在前面等着。
虽然如此,被无视的话谁都会讨厌
与其如此,还不如说一些坏话。
真是个无情的家伙。
“而且还忘记了我的民资。”
就算是我这样的少女,被忘记名字也是会觉得寂寞啊林潇。
第二天。
“好困。”
看着穿着运动服努力的小金,林潇很无奈。
时间是走啊哈桑7点,来学校还早,倒不如说就算是在睡觉都正常。
但是小金却开始跑。
从刚才开始就没停下过脚步。
即便带着球的速度也完全不会落下来,投球也百分百中。
都已经汗流浃背,但是速度却一点都不满。
那个家伙的动力源到底在哪儿。
那个时候那么小的小金,现在虽然也大不到哪儿去,总之她现在已经在社团活动了。
时代在前进。
但是一直看着系哦啊金打篮球说实话审美疲劳了。
连哈欠都打了出来。
“我说哥哥。”小金说。
小金拿着球走了过来。
“怎么了。”
“看着人联系不要打哈欠,好吧,很失礼。”
大早上将人拉出来,在次以上,你还想希望什么。
在说了今天也不是篮球部的晨练,仅仅是小金的自主练习。
“别在那发呆,做点什么吧。”
“做什么?”林潇说。
就算这么受也不会一起联系。
“收起来最近很少画画呢。”小金说。
工作之外没有画画的心情,而且。
林潇说。
“怎么了”小金说。
没有特别想到画的懂你心。
“无所谓,总之先将那张睡脸解决一下。”
来个灌篮我就会醒来。
“那样的事情做不到。”
“你还真是太低了只有1.5CM。”
“你那么想要横着回家。”
“只是一个小玩笑。”
不去提升高问题。
“我五十二,几年是辅助运球和故偶然。
虽然这么说,但是小金好像是四分部常的的丰厚为。
“在说哥哥你的气势不够,好歹去外面锻炼一下。”
“这就是那什么体育。
虽然热血要承认。
没有办法,要画出31张漫画出来,至少需要100页以上原稿推敲研究,很浪费时间和精力。”
而且确定的样本在打草稿时也会有改变。
能不能早点学会不白白浪费时间的懂你心呢。
“我和你生活时间不同。”
“人类都是早上起来,晚上睡觉,漫画家就是这种生物。”
“少给让人不当人啊,你这家伙。”
“对着少女,少给我说家伙之类的赐予。”
“可你不想死少女。”
“对于哥哥就是这样。”
啊,不行了。
自已干嘛子啊这种地方,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争论。
那样的事情无所谓,我说你是不是有话说。
不是因为这个才让自已过来打
“是这么回事,一不小心,来了这就喜欢训练了。”
“果然是只知道练习的笨蛋。”
‘’虽然神圣的运动服染上血不太好
热血是好事情。“
认真的说,这份热情,才能在一年之内取得正式队员。
小金说:“哥哥昨天逃掉了下午的课。”
“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
总之先装傻吧。
“昨天下可以后,就去找你。”
“有一个前辈告诉我,你从午休开始就行踪不明。”
“阿晶那个几号,说了不该说打”
“看起来哥哥你,还不明白自已现在的情况。”小金说。
杀气。
“都说了多少次不要逃课,为什么总司不停我说话。”
魔法學徒混都市
武林外史 古龍
你是我监护人啊。
“明白了,我错了。”
再怎么说也是担心自已。
“顺便说我也会。”
要向生命发誓,我倒是无所谓。
“你发誓不可以相信,某个意义上来说,对我来说哥哥是世界上第一不可信任的人。”
“没有到这一部吧。”
“你和小白前辈在一起吧。”
详细调查到这地步了。
“我说你跟踪我了”林潇说。
“才没有,小汐告诉我了。”
“算了小汐是个长舌。”
‘我不是说过不要和小白前辈扯上关系。’
“没错吧,果然是令人困扰的人没错吧,分明什么情况都不懂。”
‘我说你不要多不了解的人说坏话。’林潇说。
小金红着脸垂下头。
这个家伙单纯到发傻。
“对不起。”小金说。
“也不用对我道歉,小白是有点问题,也是事实。”
“你对小白前辈的事情很了解、”
“h怎么可能,初次见面是圣诞节,一个月认识都不到。”
‘圣诞节?’小金说。
“放弃欧文的约定,是去见小白”
“你误会了。”
“我很生气哦。”
“你到底有几个女朋友。”小金说。
“女朋友一个都没有。”林潇说。
自已又不是阿晶,子啊说了工作和学校俩边都要拖死自已了。
“那么柚子是谁,为什么小白前辈还不算新角色,而且全都是少女。”
“那个柚子是谁。”小金说。
“柚子是个很神秘的人。”林潇说。
“我也没有搞清楚她,似乎是一名女仆。”
“女仆,你不是奇怪的游戏王多了吧。”
“虽然有些微妙的不同,但是和柚子的反应就是如此。”
话说回来,自已哪还有时间玩游戏。
“真的没有,而且年纪比我大。”林潇说。
“你喜欢年纪比你大的”
‘我说啊,你听我说了吗?’
看起来自已的话被理解不了了啊,本末倒置。
小金将篮球狠狠摔在地上。
“够了,像你这样死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