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魔臨 線上看-第五百六十一章 甦醒閲讀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三爷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在此时,他不介意在这里等着看看戏;
反正侯府这次的目标,是将那个涉及到预言的存在给解决掉,又不是去抢夺什么宝藏,不至于火急火燎的,有另外一伙人愿意提前上去消耗,乐见其成。
炒面不是很好吃,有些干,含了一口雪润一润,随即轻微挪动了一下自己的下半身,三爷不喜欢雪地这种潜伏环境,看似是一种很方便的伪装,但总是能将其冻得梆硬。
这会儿,两拨人杀得正酣,薛三默默地估算着双方的实力对比,同时,留有一部分心神,着重落在那冰块上。
冰块里的那东西,到底苏醒了没,还是半睡半醒?
因为隔着比较远,所以双方的杀戮细节看得不是很真切,但这就像是看烟花一样,看个大概气象也就是了,重点是瞅瞅双方队伍里的高手数目,同时,再掂量掂量自己这边的人手力量。
最终,薛三得出结论,那边两方的力量,都比自己手下的这批人要强得多,数量上和质量上都是如此。
不过这没什么好慌乱的,他又不是带着手下人去江湖茬架,自己手下这帮人,偷袭、刺杀什么的才是真正的好手。
终于,进攻的那一方开始逐渐不支起来,付出了不少的死伤后,开始选择撤走。
而队伍那边许是顾忌雪橇上的大冰块,所以并未追击,开始就地收治伤者调整队伍。
“通知弟兄们,把哨子拉远一点,既然有人要帮咱们出手,这不要钱的劳力咱干嘛不要。”
对方一次冲击没能成功,接下来,必然不会甘心,肯定还会再来,在这个情况下,薛三没理由让自己的人掺和进其中,那支拉着冰块的队伍,是他们双方共同的目标,谁来干都一样,隔岸观火是很爽的,搁一边等着兜底多舒服。
等到快入夜时,队伍又开始了前进。
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方式让薛三眼睛眯了眯,当即示意戴立过来:“你带着兄弟们远远地跟着,注意老子留下的记号亦或者是火信,关键时候,你可以下决断。
老子一个人行动方便,近距离地再去摸摸。”
“是,三爷。”
薛三点点头,随即就和自己的手下们分开了。
没了手底下人的牵制,三爷的潜藏功夫可以更为游刃有余,等到天完全黑下来后,他已经拉近了和那支队伍的距离。
队伍打着火把在前进,早些时候,人数约莫五百来号人,现在,还有四百人左右,白天的那场刺杀确实给这支队伍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薛三不急着再继续靠近,而是选择近距离地跟随。
一夜的行进后,在太阳刚升起时,队伍停了下来,开始安营扎寨歇息。
而这时,
薛三明显感觉到,自己藏身的附近,开始有其他微小的声响出现。
三爷忙将自己进行更为彻底的隐蔽,做好了伪装,将自己的脑壳化作了大雪覆盖下凸出的石头,这样还能方便继续观察。
一个高明的刺客,必然是高明的隐藏专家。
这会儿,除非那些“悉悉索索”靠近的家伙直接踩在自己身上,嗯,点儿真这么背的话那实在是没办法了,否则,那两拨人都不可能发现自己这个“观察者”的存在。
薛三心里也好奇,到底是哪一拨的势力,竟然对这支运送着大冰块的队伍这般的执着,昨天一次袭击不够,今儿个还来。
但薛三更清楚的,那支队伍的夜间前行必然会导致现在的疲惫,但那支队伍的领导者会不清楚这一点?
“嗡嗡嗡!”
一颗脑袋,自薛三身侧探出,是野人的面孔。
薛三忽然觉得很是好笑,这厮再向右靠个半丈距离就能发现自己了,还好,自己运气不错,到底不是主上那种倒霉体质。
那个人显然没有发现自己身边潜藏着气息的薛三,而是在极为警惕地观察着前方。
随即,
他身上传来轻微的震颤声。
现在虽然不在下雪,但寒风呼啸,可这种颤声却像是有着些许魔力一般,可以传递得很远很远。
且自远处,也开始有这种颤声开始回应。
薛三反正在这里躺着也无聊,耳朵在听着,心里,也在分析着,结合当下的氛围,套用一些袭击方会传递的信息,玩起了密码破解游戏。
这玩意儿,并不难,确切地说,对于行家而言是真的简单,且在这种情形下,也不可能弄得太复杂反而影响到自己人之间的信息传递。
听着停着,薛三就听出了个大概,不能说全懂,但倒是可以上手试试了。
当然,前提是得有一个“传声器”,应该是用动物的皮革制成的小鼓面。
渐渐的,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同时,破译后对方传递信息模式所截取到的信息,薛三清楚,其他方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聚集,新一轮的攻势,也即将展开。
“唰!”
“唰!”
“唰!”
顷刻间,在距离队伍最近的位置处,一群人自雪地内跳出,向着队伍杀了过去。
薛三身边的那位也探出了身子,但在其刚准备往下冲时,却觉得脖颈一凉,一把匕首,已经割破了他的喉咙。
能让一名刺客在你身边潜伏了这么久,除非你是三品武夫练就了强悍体魄,否则真的无法找出一个你不会被一击致命的理由。
这位仁兄被杀后,薛三右手收回匕首,左手以绷带瞬间缠绕住其脖颈防止鲜血溢出污染了附近的雪面,随后将其尸体拖拽入了雪地,在雪下,还给尸体倒上了薛三自己研制的对嗅觉灵敏动物很不舒服味道的粉末。
最后,再将其先前敲着的皮鼓解下缠在了自己身上,而后快速地恢复头顶积雪的伪装,再度将自己变成了一颗凸出的石头。
而那边,厮杀,又一次地开始了。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
重生黄金圣斗士
那支队伍夜里行进,很诡异;攻击的这一方,趁着早晨对方最疲惫时攻击倒是能理解,但后者又不是没失败过,居然还想着再冲一次?
在薛三看来,双方应该都有后手,不至于这么愚蠢的才是。
可惜了,这会儿主上的大军不在这里,要是此时军队在这儿,啥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果不其然,在这次袭击中,队伍那边忽然多出了好多把军弩,“嗡嗡嗡”的一阵攒射,直接将袭击方给射懵了。
这种弩箭,在昨日的厮杀中并未出现。
薛三仔细听着弩箭的声音,
保养得不错,
射程一般,
不会是侯府下的弩,要知道平西侯府下的军械制造可是由他薛三负责的,射程和准度都比一般的军弩优良很多。
队伍那一方用的军弩,不出意外应该是早些年野人入关时流失进雪原的。
大成国以及其前身司徒家,对雪原向来是禁铁令的,后来,平西侯府和雪原诸部做买卖,对甲胄兵器军械这方面也是卡得很死;
也就是在这两个时期之间,野人王打进雪海关,导致大量财货人口资源向雪原流失,使得一些部族一下子变得阔绰了不少。
乃蛮部当初之所以敢忤逆雪海关的郑侯爷,也是因为吃了那一波的红利,觉得自己能了。
薛三心里有些疑惑,
按理说,拉冰块的队伍之前应该一直在极北之地窝着的,为何手里会有这种器械?
这很可能意味着,有一个规模还挺大的雪原部族,早就在和他们取得过联系了。
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与此同时,厮杀场面又一下子发生了变化,吟诵之声忽然响起,紧接着,一团团雪被卷了起来,顷刻间凝聚成了冰刃,向着队伍那边呼啸而去,队伍那边死伤一下子多了起来。
在薛三的视线里,进攻的外围位置,出现了一批手持拐杖的存在,他们身上的衣服是黑色的,制式统一;
不是军队的甲胄式样,那么,大概就是神职人员。
虽然平西侯府这几年一直在尝试用宗教的方式去羁縻雪原,同时也已经取得了极为不错的成果,但雪原过于广袤,主体野人现在依旧信奉着星辰,这些人,应该是星辰使者。
薛三记得,野人王崛起时,虽然时不时地喜欢高呼“以星辰的名义”去动员麾下的野人勇士,但实则苟莫离这家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对星辰完全是嗤之以鼻,否则也不会让和星辰使者有仇还专门猎杀过星辰使者的桑虎“剃度”成为雪原星辰使者的大接引使。
当然了,这也从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这个团体的严重割裂。
以前一起喝酒时,野人王也没事儿做喜欢搞个“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他说他当时想的是,等入关归来后,自己声望到达了顶峰,再将雪原上的星辰接引者们的各个派系全都整合起来,让自己成为世俗和宗教都认同的至高领袖。
可惜,野人王入了关却没能出去,雪原上一大摊他本来留着打算回去处理的事儿完全搁置在了那儿。
婚色荡漾,亿万总裁狠霸道
后来,因为平西侯府对雪原的强势,外加侯府这边的宗教输出力度不断加大,使得星辰接引者的活动很少涉及到雪原南部了。
但在这儿,却出现了成建制的,而且用的那啥,怎么看都像是……魔法?
当然,用魔法来形容未免有些不够准确,东方的炼气士术士方士这些,也能引动出这种阵仗,主上前阵子更是亲自体验了一把“神游天外”跑去了乾国后山喝了杯茶。
但是,用“魔法”来形容,更符合薛三对这一情境的认知。
不过,事情,倒是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你们打吧,赶紧把后手都给打出来,打得脑浆飞溅,打得两败俱伤。
薛三反正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互相逼出后手,他这只黄雀才能有更好的发挥。
其实当年在野人王的大军里,也有不少归顺的星辰接引者,他们在战场上也贡献了极大的力量,破雪海关时,不光是司徒炯司徒毅兄弟的内应,也有他们的功劳。
只不过后来在望江之战中,面对大燕镇北军靖南军当世一流铁骑的冲锋,在双方数十万大军碰撞之中,着实是没什么发挥余地,只能随着野人大军败退的洪流裹挟着崩溃。
但在局部小规模冲突以及特定的环境下,他们的出手,确实能够起到很好的效果。
袭击的一方克服了对军弩的恐惧后,再度杀入了队伍之中。
且在队伍的东西方向,有两路骑兵,明显是袭击者一方的,开始向着这边发动冲锋。
队伍这边的防守,明显开始吃力,而在对方骑兵冲撞之后,所谓的防御阵型也马上垮散了下来。
其实,作为大军先锋探马的薛三也早早地看见了那些被“遣散”的神智不清醒的人,他一开始还认为对方是得知这边大军来了所以吓得开始逃跑,现在看来显然不是,是另有一家开始对他们出手了。
队伍这边的死伤不可避免地开始出现,尤其是星辰接引者靠近战局后又施了一波法术,完全击溃了队伍一方新搭建起来的防御圈子,使得厮杀场面被袭击一方成功完成了切割。
薛三这几年也是跟着主上南征北战经验丰富了,一般到这种局面后,往往是一方开始对另一方进行屠杀。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忽然跳到了雪橇拖拽的冰块上,尖叫着什么,距离太远,三爷没听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在叫。
叫完之后,她用匕首刺入自己的手掌,然后贴在了冰块上。
剩余的队伍这边的人开始尽可能地为她争取时间,保护着她。
而袭击者这一边只要脑子没进水就清楚对方肯定是在憋大招,马上更加疯狂地冲杀上去,企图阻止那个女人。
薛三这会儿都情不自禁地破坏了一些自己的伪装让自己的脑袋稍微抬高了一些,他想看,想看看冰块里的那个东西,到底醒没醒!
“呜呜呜呜呜呜……………”
忽然间,起风了,莫名其妙地阴风开始刮了起来,上方,出现了一团乌云。
“艹。”
薛三在心里骂了一声,这出场方式,真唬人。
随即,
冰块炸裂,上头的女人也被掀飞了出去。
雪橇上的残冰内,坐起来一个人,他身上穿着黑色的甲胄,头发很长。
男子攥起了刀,
下一刻,
恐怖的威势凝聚,
男子的身形直接离开了雪橇,冲向了厮杀之处。
他所到之处,鲜血飞溅,尸块蹦起,其他人的刀砍在他身上似乎都没什么作用,而他的刀却又带着无比可怖的力量,刀下,压根不留全尸。
“吼!”
他发出了一声嘶吼,身形再度冲起。
一众星辰接引者向其发动了攻势,强横的冰刃击打在其身上,在薛三的视角中,他看见男子被击打得单膝跪在了地上;
而这时,不少人一拥而上,企图趁势解决男子。
但男子却猛地抬起头,
先前就觉得很长的头发在此时完全散发开去,像是刺猬一样,但又在顷刻间被冰刃进行了切割,头发散乱掉落。
而男子的瞳孔,却变成了赤红色。
按理说,薛三隔着这么老远,不可能看清楚对方的眼神的,但问题怪就怪在这里,当男子再度抬起头时,薛三只觉得自己后背也一阵发寒,似乎对方已经注意到了自己。
这是………精神力!
主上是个普通人,草根崛起,但魔王们,却可谓多才多艺;
薛三记得,瞎子就喜欢用这一招,刹那间用精神力攻击你的识海,那滋味,让人欲仙欲死。
隔着大老远的薛三都有反应了,就别提近距离的那群星辰接引者了,一时间,一半人都痛苦地捂着脑袋跪伏了下来。
黑甲男子忽然起身,持刀杀入对方中央。
“哦豁。”
三爷默默地将脑壳又压了下去,重新做好了伪装,法师被战士近身了,完犊子了。
果不其然,星辰接引者们被砍翻了一大片。
这种局部战场下,而且并非成建制训练有素的军队交锋,个体战斗力的强悍也就可以被尽可能地放大。
黑甲男子的出手,使得袭击一方损失惨重,随即,队伍那边先前几乎被逼入绝境的,开始了反击。
袭击的一方无法避免地开始了溃败。
这一次,
队伍这边依旧没有选择追击。
因为,他们的主心骨黑甲男子,在杀退了袭击者后,忽然“噗通”一声,栽倒在了雪地里。
先前呼唤他苏醒的女人抱着受伤的胳膊跑来,大喊着什么,显得十分焦急。
“啧啧。”
薛三在心底暗暗道:
“醒是醒了,但还没完全复苏,可以,有的搞。
三爷我这次要立头功………呸呸呸!
三爷我这次必然功败垂成,必然失败!”
反奶了自己一口后,
薛三身形自雪地里开始默默地后退,但很快,他又愣住了。
因为他看见在那个女人的指挥下,手下们将尸体拉扯过来,开始切割尸体放血,淋在躺在地上的黑甲男子身上。
薛三在心里当即破口大骂:
“艹,还带充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