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起點-第273章 上洛!(下)【新年快樂!】相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在绪方离开葫芦屋后没多久——
“小琳!小琳!”
源一站在某间房间的纸拉门前,大声地喊着。
“干什么……?!”纸拉门后传来不耐的女声。
随着纸拉门的拉开,木下琳的那张带着浓郁烦躁之色的脸出现在了源一的眼前。
“绪方君他已经离开了。”
“……哦。”得知绪方离开,木下琳只一脸冷淡地应了声“哦”,“他现在走了正好,我可以少煮一个人的饭。”
源一用复杂的目光看了木下琳一眼。
随后长长叹了口气,朝琳轻声说道:
“……今天早上你和绪方君之间发生的那些事,其详细经过我已经了解了。”
“琳……你之所以会对绪方君恶言相向,一直对绪方摆臭脸,是因为……你嫉妒他能够仅凭我的秘籍就掌握无我二刀流——我说得对吧?”
源一的这番话的话音落下后,琳没有立即回应源一的这个问题。
只沉默着。
但琳的这种沉默,已经算是变相回答源一的这一问题了。
“……小琳。”源一再次叹了口气,“类似的话,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你自幼时起便一直承受的种种磨难,我都有看在眼里,也理解你的苦衷。”
“但你这自尊心过高的这个性格,真的得改改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是世间的真理。”
“嫉妒他人——这是最无聊、最蠢的事情。”
“更何况,你的天赋已经很高了,真的没有必要再去嫉妒绪方……”
源一的话还没有说完,刚才一直没有出声的琳突然发出了一声咆哮:
“不要再说了!!”
琳的这声咆哮直接打断了源一的话头。
话头被打断后,源一也乖乖地听从琳的话,紧闭着说话,不再说话,只默默地盯着琳她那因愤怒而涨红的脸看。
琳连喘数口粗气,才渐渐让自己的呼吸重新平缓下来。
随着呼吸的平缓,琳的情绪也渐渐得以重返平静与稳定。
在情绪稳定下来后——
“……对不起……我刚才……说了失礼的话……”
琳把头和双肩垂得低低的,向源一道歉着。
因琳把头垂得低低的缘故,源一现在只能看到琳头顶的发旋。
琳此时的模样,像极了做错事、祈求长辈原谅的委屈巴巴的小孩。
“唉……小琳你也就做错事了一定会道歉这一点还算可爱了……行了,不说这个话题了。”
说罢,源一再次轻叹了口气。
就在源一打算转身离去时,琳突然叫住了源一。
“伯公……您来得正好,可以帮我去告知大家来佛堂集合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大家宣布。”
……
……
大概小半柱香之后——
接到琳的突然召集后,葫芦屋的众人立即朝佛堂赶去。
在众人来齐后,端坐在那根千成葫芦马印之下的琳便立即朝众人说道:
“大家!我们接下来要去京都一趟!”
“京都?”牧村率先挑了挑眉,“我们去京都做什么?”
“当然是去找和世、和直这对师徒了。”琳一脸平静地说道,“这对师徒身为制造出蝶岛骚乱的最大嫌疑者,其身上说不定掌握着不少有趣的情报。”
“我们葫芦屋调查‘不死’这么多年,直到现在才终于有了这么一点可靠的线索,所以不论如何都不能将其放过!”
间宫和牧村回来后,便立即向葫芦屋的所有人汇报了他们在蝶岛的所有见闻。
所以葫芦屋目前的所有人都已知道蝶岛真的有怎么杀也杀不死的“不死人”,以及何为“不死毒”。
知道了和世、和直这对可疑师徒的存在。
也知道了绪方的体内现在有“不死毒”潜伏着,处于随时都可能会死的状态;知道绪方此次前往京都找那2名医生也是为了找到能够清除自己体内不死毒的方法。
“……那我们要怎么去找这对师徒?”浅井微微皱起眉头,“一刀斋的手上,好歹有着2张这对师徒所写的药方,可以此为线索展开搜寻。”
“而我们除了知道这对师徒的名字、有京都口音之外,可什么线索都没有啊。而这对师徒所用的名字还极有可能是假名。”
“关于线索……这你就不用担心了。”琳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那个绪方他有他的线索,我们也有我们的线索。”
琳的话音刚落,坐在其底下的间宫便淡淡道:
“我有瞄过一眼绪方君手上的那2张药方。”
间宫的这句话的话音刚落,一旁的牧村便一脸惊讶地反问道:
“你什么时候看过绪方老兄他手中的那2张药方的?”
“绪方君体内的不死毒刚刚被压制住,掏出这2张药方、询问近之助能否转赠给他的时候。”间宫轻声道,“我当时刚好就站在绪方君的旁边,也幸好这2张药方的字都够大,所以勉强看清了上面都写了些什么。”
“寻常人可能没法在里面发现什么奥妙。”
“但因为我曾经在越前地区学习过一点南蛮医术,所以我从这2张药方中看出了一点猫腻。”
“这对师徒所写的这2张药方中,大量涉及到南蛮的医术。”
“所以——这对师徒不仅是汉方医,同时也是兰方医,并且在南蛮医术上的造诣并不低。”
“懂得南蛮医术的医生可不多。即使是京都这样的大都市,懂得南蛮医术的人也寥寥无几。”
“很快就能查到在京都哪些医生懂得南蛮的医术。”
“……原来如此。”浅井轻轻地点了点头,“这样一来,的确是很快就能找到最有可能是这对可疑师徒的人都有谁。”
“我们3天后就上洛!”
琳直截了当地朝他们宣布着。
“难得碰到一条算是相当可靠的线索,这次行动很重要!”
“所以这一次我们主力尽出!”
“除了九郎和伯公之外,其他人都随我上洛!”
“等等!”琳的话音刚落,牧村便率先高喊道,“除了间宫和源一大人之外都上洛?那也就是说——我也要去京都吗?”
“当然。”琳点了点头。
“为什么间宫他不用去?”
“因为九郎他从今年年初开始便一直在忙,是时候该让九郎他好好休息一下了。”
“我也是从今年年初开始就一直在忙啊,蝶岛是我同间宫一起去的,为什么间宫可以休息,而我还要去京都?”
“因为你曾经在京都当过差,是我们这里所有人中对京都最熟悉的人,所以不论如何你都要同行。”琳的脸上已出现了不耐之色,“不许再有异议!再说半句废话的话,就等着在今晚的饭中看到鼻屎吧!”
“是……”原本还气势汹汹提出异议的牧村,默默地原本高高昂起的头又缩了回去。
“九郎。”琳把目光扫向间宫,“好好看家。”
“是!”
“去京都找那2名医生吗……”岛田喃喃道,“绪方大人他去京都也是为了找那2名医生吧?那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很容易和绪方大人他碰上?”
“碰上就碰上。怕什么!”琳不假思索地说道,“他按他自己的方法去找,我们按我们的方法去找,我们与他井水不犯河水、各干各的。”
“话说回来——”浅井此时突然双手抱胸说道,“我们是不是不该让那个一刀斋就这么走了?”
后 愛
“为何这么说?”坐在浅井对面的间宫反问道。
“因为那个一刀斋的体内不是有那个什么不死毒吗?”
“把一刀斋留下,研究研究他这副被不死毒侵蚀的身体,说不定能套到一些和‘不死’有关的情报。”
“浅井……”间宫苦笑道,“你这话说得容易,但做起来就没有这么容易了。最简单的一个问题——你要怎么留下绪方君?”
“……那家伙的实力不容小觑。”端坐在千成葫芦马印下的琳轻声道,“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这始终是事实。在没有伯公帮忙的情况下,即使我们几个一起上前围攻,可能也要付出不少死伤才能拿下他。”
“而且就算我们成功拿下了他,我们这边也没有那种能够研究人体的人才。”
“间宫前辈刚才不是说他曾经在越前地区学过医术吗?”岛田问道。
“我也只是略懂而已,研究人体这种事情我可干不来。”
“好了!”琳连鼓两下掌,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回来,“闲话就说到这吧!除了九郎和伯公之外的所有人下去后都给我进行远行的准备!3天后我们就上洛!”
……
……
在琳宣布解散后,牧村、浅井、岛田3人并排走在返回各自房间的路上。
“……间宫和源一大人都留守尾张,我有些不安。”走在最中间的浅井冷不丁地突然这般说道。
浅井的话音刚落,一旁的牧村便缓缓地点了点头:
“巧了,我的感想和你一模一样。”
“主公虽然在绝大部分时候都是合格的领导者,但是……”牧村长叹了一声,“有的时候,真的是太小孩子气了些……不过这也不能怪主公……毕竟主公今年也才19岁,还亟待磨练……”
“我们葫芦屋之所以能发展成今天这种规模,都是多亏了有间宫这个能胜任所有工作的怪物,以及拥有广大人脉、绝对实力的源一大人坐阵。”
“整个葫芦屋也只有他们两个能够镇住孩子气爆发的主公。”
“此次上洛,这2人都不会同行……想不让人感到不安都不行啊……”
“……你错了。牧村。”一向表情不多的浅井,此时仍旧摆着一副毫无表情的模样,“我感到不安的事情和你不一样。”
“主公的确有时候太孩子气了些。”
“但能让主公的孩子气爆发的时候并不多。”
“绝大部分时候,主公她都是一个合格的、令人尊敬的领导者。我从不担心主公会出什么岔子。而事实上主公也从没有在紧要关头中犯过什么错误。”
“我感到不安的事情是——负责此次行动的人中有你牧村,却没有间宫和源一大人同行。”
“间宫和源一大人的‘得力程度’,能弥补掉你的‘添麻烦程度’。”
“现在没有他们2个同行、把你给镇住,让我非常担心你又会在此次任务中给大伙惹来非常多的麻烦。”
浅井的这番话毫不留情面。
但牧村像是早就听习惯了浅井这种毫不留情面的讲话方式一般,并没有对浅井刚才的这番话动怒。
只耸了耸肩,微笑道:
“你是担心我会在此次任务中惹麻烦出来吗?”
“没错。”浅井直截了当地点了点头,“老爱多管闲事的你,是我们中最擅长惹麻烦的人,很多原本很容易的任务,都因为你的缘故而一下子变艰难了起来。”
“牧村,算我拜托你了——此次上洛,请你尽量安分一些。不要再给大伙惹一堆本不必要的麻烦出来了。”
“我只想痛快地完成此次任务,然后顺利地回尾张睡大觉。”
“好、好、好。”牧村高举双手,作投降状,“我知道了,我会如你所愿地尽量安分些的。”
……
……
吃饭、睡觉、问路、赶路——这便是绪方这些天的日常。
虽然胯下的那匹马只是普通的驮马,但它的存在着实让绪方的这趟旅程轻松许多。
虽说尾张和京都之间的距离并不远,但这样一边问路、一边赶路也着实还是要花上不少的时间。
绪方没有特意去数自己前往京都的这一路上花了多少日的时间。
只记得天气越来越热。
刚出发时,一到夜里即使披着羽织也仍会感到有些寒冷。
而渐渐的,从夜里不再感到寒冷,慢慢变为了连羽织都不用再披了。
高悬穹顶的太阳所散发出来的热量越来越惊人。
对付这高温,绪方仅能做的反抗便只有——将自己那件浅葱色的羽织收起,并用束袖带将自己这件深蓝色和服的衣袖扎起。
在不知不觉中,绪方距离京都只剩下咫尺之遥……
……
……
在绪方距离京都仅剩咫尺之遥时——
距离京都也同样不远的某地。
“长谷川大人……大伙都累了,我们还是早点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吧。”
“……今井,去告诉所有人——再坚持坚持,前方有个叫‘新日’的村子,我们今晚就去那里过夜,在那里度过一夜后,明早再启程前往京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