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5xjk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萬道神帝-第四百七十三章 七劍之威分享-6bsxx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唰!”
近百丈的刀弧,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落在了大地之上。
地面多了一个深深的沟壑,不断有烟尘飞扬而起。
邵经一躺在沟壑边缘,额头上不断有冷汗滴落。
先前他没有被星夜一拳打死,却险些被刀弧收走性命。
如果刀弧再偏一些,他的身体就要被一分为二。
对方那一刀,快到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天空中,有一截衣角在飞舞,落向远处。
星夜长袍被斩断一角,看着那个百丈外的持刀男子。
对方远远一击,却险些要命。
四周哗然再起。
原以为星夜的一拳,就已经足够可怕,足以威慑诸多大敌。
可是这个陌生男子的一刀,却给人来了一个下马威。
场中很多人心中发寒,设身处地的想,如果置身星夜那个位置,能否及时避开。
“这都挡住了?”
持刀男子重新扛起了长刀,看着星夜有些讶异,道:“那再来一次!”
话音落下,又是一刀。
没有起手式,也没有长时间的蓄力。
很果断的一击。
这一次刀光亮起,却没有百丈刀弧出现。
天地间出现了一道亮光。
空气中留下了一道痕迹。
百丈的距离,他瞬间即到。
一刀斩下!
刀光不足一丈,却极其凌厉。
“锵!”
星夜的身体后滑数丈,火星自身前溅射。
他的手中,长矛处于横档状态。
先后两刀,对方展现出了不同的刀术。
可远攻,可近战。
且每一刀,都十分可怕。
“我以为,你要用身体挡呢。”
男子见状,很遗憾的摇了摇头,“你的肉身很不俗,为什么不试着挡挡?”
星夜想要破口大骂,这话可就无耻了。
他的肉身的确不弱于星罡级的兵器,但也只是相比一般的兵器。
对方手中所握之刀,显然不同寻常。
如果他敢托大,用双臂阻挡,那简直就是一刀两半的血性场面。
同时他也很庆幸,自己在关键时刻,并没有托大。
男子看着星夜手中的长矛,说道:“你的兵器不错。”
可是他依然感到遗憾,“如果我第一刀,就直接靠近你,你会不会用双臂去挡?”
还不等星夜回答,他的身体忽然后移,手中长刀横斩。
伴随着铿锵之音响起,又有火星溅射。
男子的身体又借力后退,凌空滑出数十丈。
然后他像是在玩跳格子的游戏一样,忽然向后一跳,又是数十丈的距离。
“打不过,不打了!”
丢下一句话,他转身就跑。
脸色稍稍有些发白的星夜,看着果断离去的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这种见好就收的人,无疑能活的长久。
御灵兵化作流光飞回到身旁,对方能够及时判断出御灵兵的轨迹,且手持长刀拦住,也着实不凡了。
如果对方先前那两刀,真的换个先后手,结局或许还真不一定。
下方,陆飞和贺鹰相视一眼,陆飞说道:“是那个家伙吗?”
“应该是。”
贺鹰点了点头,望着离去的持刀男子,表情有些凝重。
那两刀换了谁,估计都不好承受。
“还有谁?”
星夜转过身来,这里还剩下六个人。
“我来!”
一位肌肤裸露在外的壮汉,飞快的冲向星夜。
他没有动用兵器,只是紧握着拳头。
重生 之 絕色 風流
星夜也没有用御灵兵,只以拳头回击。
二人互换了两拳。
如擂鼓在天空轰鸣,强大的波动四散。
两拳之后,星夜身体在空中后滑二十丈,壮汉则是直接远去,头也不回。
他走得很快,可是依然有不少人见到,他嘴角不断往出涌血。
还剩下五个人。
吕良还是没有出手。
这是众人首次见到星夜出手,一身战力令人震惊。
“嗡!”
天空之中,有白云朵朵。
星夜左前方之人走了出来,天空的白云随着他的前进而移动。
这是星象,品质不俗。
白云翻滚,向下压来,携带着恐怖的气息。
星夜也展开了自身星象,挡住了这股威压。
白云剧烈扭曲,渐渐化作乌云,威压更盛一筹。
隐隐间,似有电闪雷鸣。
星罡境强势冲向星夜。
二人在空中碰撞,星夜的星象迷蒙一片,看不出特殊来,可丝毫不弱对方。
接连两次碰撞,漫天黑云散去,星罡境撤去星象转身离开。
众人见状,神情皆是一变。
接着,又有人下场,但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持刀男子的影响,双方只是点到为止,先后不过交手三五次,就会退走。
转眼间,八人只剩下两人。
相比那些离开的人,倒是第一个邵经一,受伤最重,险些丧了命。
虽然接下来的几战,双方都没有生死相向,但也足以看出星夜的不凡。
陆飞看了一眼战猛,“怎么样?”
战猛眼中,战意升腾,“是一个难得的对手。”
贺鹰说道:“有信心能赢?”
战猛笑道:“这要打过才能知道。”
场中两人,一个吕良,一个阴影。
星夜看着二人,说道:“两位,我赶时间,要不你们一起上?”
吕良的回应,是一声不屑冷哼。
阴影消失了。
天空之中,再次生出了朵朵黑云,跟之前战斗的星象,有些相似,但却更加可怕。
黑云向下延伸,仿佛一个黑洞,要把星夜吞噬。
“嗡!”
星夜的星象,挡住了下压的黑云。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出现在星夜身侧。
“唰!”
就在黑影出现之时,星夜的身形消失,空中唯有一双放光的脚印。
脚印再次消失,下一刻到了黑影身后。
双方如同是在嬉戏追逐,在天空不断变幻身形,其速之快,几乎让人眼花缭乱。
期间黑影会显出真身,星夜也会出现在脚印之上,双方会有一个短暂的接触。
每次接触,都有雷鸣之声响起。
陆飞抬头,看着上方一战,沉声说道:“你觉得,他们各自出了几分力?”
这个问题,除了当事人,应该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双方并未拼劲全力。
自从持刀男子走了之后,接下来的所有人,都有所保留。
“唰!”
最终,黑云散去,阴影退走。
双方也没有生死相向。
这让星夜感到诧异,要知道幽影是最不可能放过他的势力。
可是对方依然退走了。
还剩下最后一个吕良。
话说此次为了设局,吕良应该是付出最大的人,他直接拿出了一柄未曾开封的星辰剑。
其次就是在城中受到诸多鄙夷目光的天肖了,他拿出了五十块星辰原石。
但他收回了家族的灵树坐标,也不算吃亏。
至于那些已经退走的人,在跟赵本的交易中,一个个显然都是赔本的。
对于眼前这个结果,吕良十分满意。
八人前来,且各个都是娇子,但星夜却以一己之力,败了其中的七个。
就剩下他了。
所以这一战,他只能胜,不能败!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自己就没有失败的可能。
崛起就在今日!
名扬冬隆之地,也在今天!
元残 摘鬼
于是吕良走上前去,看着星夜,漠然说道:“临死之前,你可有遗言?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我相信我会认真听完,然后不会帮你完成。”
对于这种人,星夜根本懒得废话。
“咻!”
御灵兵化作流光向前。
如果说先前他只是跟那几个家伙点到为止,那么眼下到了这个阶段,就是他痛打落水狗的时候。
吕良见状,冷然一笑,手中多了一柄长剑。
这是星辰剑,通体星光闪耀,挡在了身前。
“唰!”
御灵兵临近之时,飞快转向,斜斜的向着吕良杀去。
吕良被击中脑袋,身体一个踉跄,向着侧方滑去。
远处众人见状,纷纷惊呼起来。
这是对战以来,星夜的御灵兵,首次命中。
只是吕良身上,并没有伤口。
“哼,穿着一个龟壳到处跑。”
战岚冷哼了一声,“如果没有星鳞衣,他这般挑衅,早死几次了。”
一道剑光向前扫来,带着无数道星光,极其凌厉。
星夜身形一闪,避开剑光,直奔吕良杀去。
“落星术!”
吕良大喝一声,双手飞快结印,天空忽然一亮,有着一颗硕大的星辰,呼啸而下。
如同真正从天外引来了星辰,带着浩荡的气势,直奔星夜杀去。
契机完全锁定了星夜。
“轰!”
星辰下落,击中星夜的身体,砸入了下方的地面之上。
大地轰鸣,出现了一个巨坑。
硕大的星辰,就在巨坑的中心,星夜则是生死不明。
这一幕,令不少人色变。
“这就不行了?我的杀招,还没有展现。”
吕良凌空而立,漠然的俯视着星夜,讥讽一笑,“来来来,再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轰!”
那颗星辰轰然爆碎,星夜冲天而起。
除了身上沾染尘土,有些狼狈之外,他再无伤势。
强大的肉身,再次令人吃惊。
“那就再来!”
吕良神情不屑,双手在空中继续结印,天空之中亮起更多的光芒,一颗颗星辰当头而落。
星辰气势浩荡,场面令人震撼。
远处,不少人都开始后退,眼中有着惊惧,都在担心星辰一旦砸偏,会不会波及到他们。
“仅仅一个星河古道,就让吕家吃了一个饱。”
贺鹰感慨道:“这种术法,从未见过,想来也是来自那座塔了。”
陆飞点了点头,道:“我听说那塔,还有不凡的妙用,不知吕良有没有带在身上。”
战猛看了陆飞一眼,“怎么,有兴趣?”
陆飞摇了摇头。
大家都在冬隆之地,双方抬头不见低头见,真要去抢了吕良,他的家族也不好交代。
而且他又不是那午夜人,干不出这种勾当。
除此之外,吕良身穿星鳞衣,虽然不敢说同境无敌,可是同境不败还是没有问题的。
星夜动用鬼影迷踪,身形在半空接连闪烁,整个人逆天而上。
一颗又一颗巨大星辰,擦着他的身体而过。
遇到那些无法避开的,星夜会主动出拳打爆星辰。
“嗡!”
御灵兵再次出动,期间直线洞穿两颗星辰,杀向吕良。
“还来?有意思吗?”
吕良淡然一笑,面前出现了一个光盾,挡住了御灵兵。
嘭!
强大的反震之力,使得他身体迅速后退。
就在这时,星夜身形一闪,只见一道道脚印快速靠近他。
临近之时,他身形显现,一拳直接向着吕良的面门打去。
“嘭!”
吕良的身体再次倒飞。
星夜紧跟而上,一拳击中他的胸膛。
金光在其胸膛炸开,吕良周身的衣袍立刻被震碎,星鳞衣显现。
看着那星鳞衣,人群里响起惊呼,不少人眼中都有着羡慕之色。
有了它,就能处于不败之地!
唰!
御灵兵紧随其后,击中了吕良的太阳穴。
因为有星鳞衣守护,所以他只是狼狈倒飞,并没有生命危险。
“咻!”
御灵兵飞速跟上,又有一道攻击落在身上。
就像是当初在城中一战那样。
星夜屹立在半空,不再出手,空中有风吹拂而过,他的衣袍猎猎作响。
而在前方,御灵兵不断围绕着吕良在飞舞,在攻击。
像是在痛打落水狗!
身体已经失去重力控制的吕良,眼下根本无法闪避御灵兵的攻击。
“嘭!”“嘭!”“嘭!”
天空中,震响不断,吕良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
这已经是在羞辱。
观战的人群,震惊不已。
“看来,没什么悬念了。”
鹿宁晗看着空中,八位强者围杀星夜,很明显没有一个是星夜的对手。
接下来的战斗,将再无任何悬念。
眼下战斗迟迟没有结束,在她看来,星夜也只是想要羞辱吕良罢了。
至于攻破其防御,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一战,星夜算是扬名了,打出了自己的威风。
战岚讥讽说道:“已经丢了一次脸面,又何必要再丢一次?”
对于吕良的找死行为,不管别人能不能看懂,她是看不懂的。
来自幽影的阴影,站在远处,漠然的看着这一幕。
对于吕良的现状,他无动于衷。
倒是范阳明,有些想不通,好奇问道:“就这么败了?”
他可是知道,吕良为了跟那人达成协议,损失可是不小。
“先看看。”
阴影淡然说道。
就在这时,空中忽然有着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
星夜的御灵兵,倒飞而回。
在吕良的头顶,一座光塔显现。
星辰塔。
来自星河古道,星夜很熟悉。
只是他不明白,对方在这个时候,拿出星辰塔,又想干什么?
想要镇压他?
看着疑惑的星夜,吕良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浅笑。
不愧是星鳞衣,被打得那么狼狈,依然毫发无损,“接下来,就让你见识一下,星辰塔的威力。”
下一刻,吕良敛去笑容,目光森冷的盯着星夜。
“出剑!”
星辰塔震颤,然后一层接着一层亮起。
如言出法随般,从每一层塔中,都飞出了一柄剑。
这是开锋的星辰剑,化作流光向前。
星夜的表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因为就在飞剑出现的刹那间,他感受到了强烈的死亡危机。
他一步跨出,避开了第一剑。
长矛在手,向前横扫,铿锵音起,他挡住了第二剑。
接着,身形再次消失,第三剑从空中划过。
空中有鲜血滴落。
星夜出现在十丈之外,肩膀处有着一道血痕。
就在这时,第四剑到了。
“噗!”
一剑洞穿其胸口,且是完全贯穿。
下方哗然一片,没有人想到战局反转竟然如此之快。
第五剑,第六剑,第七剑,紧随其后。
锁定了星夜三处致命部位。
“唰!”
星夜咬牙,身形再闪。
他避开了第五剑,接着又被第六剑洞穿肩膀。
至于那最要命的第七剑,则是被一面突然出现的石盾挡住。
一人出现在石盾之后,正是人人都在寻找的午夜人赵本。
他一把抓住星夜的肩膀,喝道:“跟我走!”
逃跑娇妻 这间餐厅
星夜没有挣扎,任由对方抓住胳膊。
下一刻,赵本脚下有光闪烁,纵横交错形成星阵,笼罩了二人。
再之后,二人消失不见。
这一幕发生的极快,以至于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等回过神来之时,七剑已经结束。
星夜跟赵本,也已经消失。
吕良见状,脸色阴沉,不过转而又是一笑。
今日一战,他已经向着世人展示了星辰塔的威力,起到了震慑的作用。
凌空而立的他,目光扫过下方。
哪个人不是震惊不已?
战猛等人,这些公认的强者,哪个不是表情凝重,像是看到了一生之敌?
这就足够了。
其实,他还有些感谢星夜没死。
因为这样的话,下次再见,就又能杀他一次了,相信那个时候,定然会引起更大的关注。
七柄开锋的星辰剑飞回,重新归位,星辰塔上的光芒一层层敛去。
“跑了?”
吕良摇了摇头,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还没打过瘾就跑了,高手寂寞啊。”
在这一刻,很多人都想鄙视他。
一个凭借外物的家伙,有什么资格称自己为高手?
但是拥有了绝对防御星鳞衣,又有了这攻杀的星辰塔,不得不说,无人再能对付吕良。
高手寂寞,也勉强说得过去。
“看来,吕家这一次,是真要名声大显了。”
鹿宁晗旁边的老者,说道:“放眼这冬隆之地,同境之中,应该无人能胜过他了吧?”
“仗着利器而已。”
鹿宁晗说道:“如果星夜有星鳞衣,绝对不会败退。”
老者摇了摇头,没有多言。
他知道小姐是说赌气的话,星鳞衣可不是人人都能拥有的。
而拥有星鳞衣,本身就是一种能力。
“还有哪个,想要与我切磋的?”
吕良的目光扫向四周,笑道:“星夜那家伙实在不经打,就这么跑了,不过今日我心情大好,谁想上来讨教,我一定奉陪。而且,少爷我把话放在这里,今日只切磋,不杀人。”
自然没有人回应。
现在上去,就是在找虐。
“战猛兄,都说你战力无双,要不让我讨教一下战家术法?”
见到无人上前,吕良唯有主动开口。
话说此地人这么多,一定会把他的事迹给传出去。
到时候定然会说,他凌空而立,俯视群雄,结果无一人敢出战!
“你要不要脸?仗着兵器挑战我哥?”
战猛还未开口,战岚却先怒了,“有本事别仰仗外物,我哥三招就能打死你!”
“丫头,不管你承不承认,这也是本事啊!”
吕良笑着说道:“你看星夜,那个小地方来的穷小子,他就没本事,所以败了,然后跟丧家犬一样跑了。”
战岚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战猛拉着走了。
“战猛兄,真不打一场?”吕良再次开口,笑脸盈盈。
“不了,我期待你下次与星夜的战斗。”战猛回应。
吕良哈哈一笑,“尽管放心,下次一定叫上你,因为下次相遇,我会直接摘掉星夜的脑袋!”
“还有陆飞兄,贺鹰兄,到时候也一定要捧场哦。”
吕良凌空而立,俯视全场,好不得意。
“鹿仙子也在啊,看来我有时间,得去天香阁做客了。”
看着吕良那得意的劲头,鹿宁晗的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她转身就走。
“鹿仙子,待我杀了星夜,得到雪原令后,另外一个名额,就是你的。”
吕良笑道:“到时我与仙子,乘风去雪原赏景,得宝,破境,岂不快哉?”
鹿宁晗连一个字都懒得回应。
“搞什么?”
跟着战猛离开的战岚不满道:“那午夜人的脑子,是被驴踢了吗?明明是他此次算计星夜,为何最后关头,又要救下星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