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l0gl都市小说 《仕途紅人》-第230章林爺有請熱推-ue4i2

仕途紅人
小說推薦仕途紅人仕途红人
穆寒烟看着张峰期待的目光,解释道:“天宁市第一中学为了得到好的生源,打算办一所初中,他们正在寻找合作单位。”
张峰爽快地答应道:“教育用地可以采用行政划拨的方式进行提供,我想问题不大。”
穆寒烟继续说道:“天宁城区的三个区都想拉拢天宁市第一中学来自己的区域进行合作办学。明元区作为天宁市第一中学的所在地,更占优势。”
“云湖风景区除了环境不错、空气清新外,没有任何优势可言,而且还有地处偏僻,交通不便的劣势。”
张峰想了想,试探地问道:“如果我们不仅无偿提供土地,而且免费建造校舍,那么天宁市第一中学应该愿意来云湖风景区吧。”
“这所初中可以办成寄宿制,家长只需要每星期接送一次,也无所谓交通不便了。”
穆寒烟疑惑地问道:“建造一所上规模、上档次的初中,至少需要投资1亿元,你们管委会如此财大气粗了?”
张峰解释道:“管委会肯定没有这么多的钱,就算有钱,也不可能这么花。我可以想其它的办法,我回去仔细想想,做个方案出来,到时你帮我引荐一下天宁市第一中学的校长,看看是否有可行性。”
穆寒烟笑道:“天宁市第一中学去云湖风景区举办初中,我没有压力。如果去其它二个区进行办学,我的脸上无光啊。”
张峰也笑了:“行,为了你的脸面、为了我工作业绩、为了提升云湖风景区的房价,我肯定要争取到这项合作。”
权色官
告别穆寒烟,张峰便找秦丰和慕容晴商量此事。
张峰考虑在“云湖易居”小区附近用行政划拨方式出让一块土地,建造天宁市第一中学初中部,从而提升这个小区的房价。
为了达到合作的目的,张峰想让秦丰出资建造这所学校。
就在三人具体商量可行性、回报程度时,天宁市知名企业家林升打电话给张峰,邀请他赴家宴。
家宴,是招待客人的最高礼遇,张峰倒不能拒绝。
秦丰不放心张峰一个人去赴宴,打算派人以随从的名义跟着他。
慕容晴则自告奋勇地接单了,她说是想去看看天宁市非常神秘的林家别墅。她的身手在天策山庄展示过了,确实厉害。如果她在身边,张峰会安全很多。
三江口,天宁市最繁华、最热闹的地段。
这是天宁市最初发展的地方,以后天宁市虽然越扩越大,但都是以三江口为中心向四个方向拓展。
三江口,无论岁月如何变迁,都是天宁人心目中的中心。
三江口,其实是明江、云江、温江三条江汇流之地。由三条江自然地分成了天宁市的三个区。
三江汇流后,最终由温江流入大海。
作为华夏最早的沿海开放城市,天宁市经济发达,整体实力仅次于曲江省的省会城市。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经济的飞速发展,就算是三江口,也是旧楼换新颜,低矮的平房都成了高楼大厦。
但在三江口温江边还是很醒目地座落着三幢占地颇大的别墅。
在寸土寸金的最中心地段、只有三层的建筑密度并带有规模不小的花园以及森严的守卫,无不彰显着别墅主人非凡的经济实力与社会地位。
林升平时就居住在其中的一幢别墅里。
他的子孙其实一直劝他到环境更加清幽、占地更加庞大、装修更加豪华的别墅去居住。
毕竟三江口是天宁市最热闹的城区,白天的喧嚣、晚上的灯光,汽车尾气、轮船废气,生活环境肯定不是很好,但他始终没有同意。
林升平常喜欢坐在院子里从高处看滔滔江水,看着涨潮与退潮,就会一种身在高处、心却坦然的强大气场扑面而来。
人老了,就容易沉浸于往事,林升需要经常用这样的情景来唤醒自己的斗志,迸发自己的激情。
院子里有他特意让人移植的一片竹林,尤其是夏天的时候,这竹林里清凉的很。
放一张躺椅,茶几上摆一壶红茶,几样精致糕点,躺在椅子上看书品茶,听竹林风声,绝对是一件雅事。
林升现在已经过了一味追求雅致来掩饰自己商人身份的时候,和绝大部分商人相比,他是真的很雅致的一个人,而不是装的。
他贪财,但贪财在他眼里绝不是什么粗鄙事,而是本分事。
再说了,他是靠着这三条江起家的,现在和将来还将依靠着这三条江。
他觉得这是他的福地,从一间出租房开始,到拥有属于自己的平房、楼房、别墅;从一间办公室开始、到拥有一层办公楼、一幢办公楼,一家集团公司等等。
始终不变的是他平稳坐在这里看潮起潮落三十多年,他相信还能继续地平稳看下去。
江水浑浊,并不影响林升每天看潮起潮落的兴致。
在林升出生的那个年代,他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去上学,读书不多、文学功底差的他当然吟不出几首因境思情的诗词来,但并不影响他对于生活的思考。
学识确实能增进人的思辨,但真实的生活体验更能促进人的感悟。
聪明的头脑加上时时的反思,让林升同样能看透世事和沧桑,而且比常人看得更加透彻。
今天,林升还是继续坐在这幢别墅的院子里,旁边是几碟点心和一壶红茶。院子的视野非常好,可以居高临下地遥望三条江的江水。
今天傍晚,夕阳的余晖映照在江上,反射出一阵阵金黄色的光亮;夕阳的余晖也同时落在别墅里养护得很好的花草树木上,色彩绚烂一片,真是夕阳无限好。
此时,别墅停车场里停了一辆棕色奔驰越野车,车门打开后,分别下来了张峰与慕容晴。
张峰穿着有些随意。
他原先没钱的时候,想着以后若是有钱,就要穿名牌、戴名表。
现在他意外地走向仕途,为了避嫌,只要觉得穿着舒服就行。
三江口别墅的庭院里,只有一张小桌和两把椅子。林升的意思很明显,张峰可以坐下,慕容晴只能站着。
面对林升的示意,张峰继续站着,笑着说道:“林爷,今天是你请我来做客的,我的朋友总得有把椅子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