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um1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魔笛 慕容明淵-第一百零八章:不是尾聲的尾聲(第一卷完)讀書-swzgs

魔笛
小說推薦魔笛
曹延平的心中十分的混乱,口中则大声叫道:“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是二皇子呢?我是曹大宝的亲生儿子呀,你们赶快将我押往京城吧,你们赶快将我押往京城呀,我不想再听你们胡说八道吧。”
三皇子站在一边,他知道如果曹延平真是二皇子,必会对自己争夺太子之位带来极大的影响,但他终究还不至于像太子与四皇子那般地铁石心肠,终究还是念及骨肉亲情的,他见曹延平不肯承认他的身份,便大急道:“曹延平!你便是我的二皇兄,你便承认了吧。”
杨向山从地上站了起来,其他人也全都跟着站起,杨向山继续看着曹延平,道:“二皇子!如果你还不承认你便是二皇子,那我便再说两件事情,如果对了,你便不承认也得承认了。”
亂世傾顏
曹延平沉默。
杨向山道:“你的左胸之处是不是有一块很大的胎记?”
先婚厚愛,總裁情深入骨 許你再見傾心
曹延平全身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因为他的左胸之处的确有一块很大的胎记。
难道自己真的是……
曹延平的脑海之中几乎是一片空白。
杨向山见曹延平已经默认,便更加肯定了他的身份,又继续道:“你应该还有两块玉佩,其中一块雕龙的玉佩是皇上在你出生之时送于你的,另一块刻着‘吉祥’二字的玉佩则可能是皇后当年送给他的兄长的……”他又将两块玉佩的颜色、形状以及质地细说了一番。
不穿越也有隨身空間 承星
众人不禁疑惑:“皇后送给他兄长的玉佩怎么会到二皇子身上去了呢?”
杨向山解释道:“在当年大张贵妃带着二皇子回娘家省亲途中发生的那场血战之中,我还有一个细节一直没有跟你们说,那场血战我杀死的其中一个蒙面人我怀疑便是皇后的兄长方天保,因为他的身材与武功的招数与我见识过的方天保极为相似,后来在那个人被我用剑刺中要害倒地之时,怀中掉出了一块玉佩,我心中不免一动:或许这块玉佩便能证明他是不是方天保,我马上将玉佩拾起,放入怀中。在逃命的途中,我看了一眼玉佩,我发现那块橘红色的玉佩上刻着‘吉祥’二字,与我曾经见过的皇上赏赐给皇后,后来又被皇后送给了她的兄长的一块玉佩极为相似,我便更加怀疑这场掺剧是由皇后的娘家人一手制造的了,在我将二皇子交给曹大宝的时候,我认为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了,便将这块玉佩也留在了二皇子的身上……”
三皇子道:“方天保的确是在那一年死的,但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原来他是被杨统领所杀。”
曹延平稍稍地吁了一口气道:“可惜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两块这样的玉佩,这说明我不是二皇子。”
魅惑羔羊冷酷男 支金香
杨向山急道:“二皇子!你再好好想想。这是一件很大的事呀。因为现在我们只有用那块玉佩才能去指证皇后便是当年害死大小张贵妃的凶手呀……”
曹延平突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似乎确实见过两块这样的玉佩,他又沉思一会,便缓缓道:“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我们全家曾回六里铺老家探了一趟亲,在我们那所破旧的老宅子里,我的确见过两块这样的玉佩……我临走时,还想将这两块玉佩带走的,可家父却不让……”
杨向山黯然道:“那是因为令尊害怕这两块玉佩会招来找寻你的人,他害怕失去你呀,看来他真的把你当成亲生儿子了。”
曹延平显得异常的激动:“什么叫当成?我本来就是他的亲生儿子,我和其他任何人都对此没有怀疑过?”
杨向山道:“二皇子!真的没有人对此产生过怀疑吗?”
曹延平的周身开始微微地战抖起来,他心中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已经崩溃。
因为他很快便又想到了在他的孩童时代,甚至到了他的少年时代,有不少人都问过他父亲这样一个问题:“我看着你家延平跟你、跟他娘、还有他的兄长全无相似之处,他是不是你们从哪里拾来的呢?”他父亲却总是极力否认,但他的表情总会显得过于激动,而提出疑问的人也因为他们家是外乡人,不能去刨根揪底,只得就此作罢了。
曹延平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双目之中已是热泪闪闪,他哽咽道:“就算我是二皇子,我仍旧要做曹大宝的儿子,我仍旧要做曹延平,因为他……他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而他最终却因我而死……如果我现在连他的儿子都不做了,我就不是一个人了……”
杨向山急道:“二皇子!你既然承认了你便是二皇子,便马上随我们进宫吧!”
曹延平道:“我不会随你们进宫的,除非你们将我押入宫中。”
杨向山无奈地道:“我们怎么敢押你呢?可是……可是我辛辛苦苦地找了你二十多年,现在好不容易将你找到,难道你便扔一句这样的话给我吗?”
三皇子也走到了曹延平的身边,道:“二皇兄!杨统领为了找你,的确付出了太多太多,你现在若连这事都不答应杨统领,那你便太对不起杨统领了。况且,你的皇母、我的皇母均被皇后所害,我们兄弟也因此遭了这么多年的罪,这些深仇大恨我们能不能报,便全在你的一念之间了。”
曹延平还是沉默无语。
冯达也急道:“二皇子!就算你不在意你与皇后之间的深仇大恨,就算你也不念及你与三皇子之间的兄弟之情,你至少也要替陆天放想想呀。如果你不进宫,陆天放便只能委身在那个山寨之中,你忍心吗?”
曹延平还是迟疑了一下,才道:“好!我答应你们进宫,但你们也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杨向山喜道:“只要你肯进宫,别说一件事情,就是一百件、一千件事情我们也答应你。”
曹延平道:“思芳是我的未婚妻,也只有我才能带给她幸福,你们必须将她还给我。”
三皇子道:“我与陆小姐之间也有一段深情,而且还在你们以前。”
曹延平一字一字道:“那好!让思芳出来,让她自己来做一个选择。”
三皇子没有说话,他对自己并没有信心。
自他让欧阳怀远将陆思芳劫来以后,陆思芳对他的态度一直都是冷冷冰冰的,她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我很感激在我落难之时,你那么不顾一切地救过我,但是你不该破坏我与延平的婚礼。”
曹延平看着三皇子,用一种极为肯定的语气道:“如果你连这一点都不能答应我,我是绝对不会入宫的。”
杨向山也看着三皇子,急道:“三皇子!你便答应二皇子吧。”
三皇子只得打发人去叫陆思芳过来。
当陆思芳走入大屋看到曹延平的身影之时,她的脸上露出了异乎寻常的激动表情,她马上快步地向曹延平跑去。
而曹延平也显得同样的激动。
陆思芳很快便冲到了曹延平的身前,他们的双手也很快便握在了一起。
如果不是有众多的外人在场,他们肯定已经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站在一旁的三皇子也顿时明白:自己今生今世与陆思芳已经绝无可能了。
他的心中感到了一股无比的失落。
第二日,杨向山便派出两人将陆思芳向聚英寨送回,同时往聚英寨送去的还有曹延平写给陆天放的一封书信。
重生之焚愛逆歡 無心輪回
然后很快,曹延平、三皇子、杨向山、冯达、欧阳怀远便率着十多名手下秘密向京城进发。
在途中,他们当然去了一趟六里铺,曹延平也费了一番工夫,才找到了曹家的老宅。
也许是别人压根就不相信在多年无人居住的一所破宅之中还有什么值钱之物,梁上君子也懒得去光顾此宅,这么多年了,这两块十分珍贵的玉佩居然还十分完好地保存在此宅之中。
所有的人都十分的兴奋。
替身娘子傾天下 陌阱
由于皇后与太子根本就没有发觉到危险的到来,曹延平等人一路都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他们十分顺利地赶到了京城,又十分顺利地进入了皇宫。
当皇上见到曹延平,并知道曹延平便是二皇子以后,他心中对曹延平的巨大仇恨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相反他显得非常的兴奋,非常的激动,甚至是老泪纵横:“二皇儿……二皇儿……朕苦苦地找了你二十多年……朕……朕也没想到我们父子还有团圆的这一天呀……”
对于杨向山,皇上自然是感激至极,他赏了杨向山很多的金银财宝,还想将杨向山在朝廷之中安一个高职,但杨向山却以年事已高,武功也已被废为由,不肯接受任何官职,皇上只得作罢。
而皇后在铁证面前也是无从狡辩,只得承认了当年自己指使娘家兄弟在路途中截杀大张贵妃二皇子母子一事,后来她在皇上的逼问之下,又承认了自己设计害死小张贵妃一事。
皇上大怒之下,将皇后打入了死牢。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皇后出事自然会影响到太子,加之太子与四皇子之间你死我活地争斗了这么多年,皇上本来就对太子大为不满了,所以太子也很快便被废掉了。
八零年代好時光
皇上想立曹延平为新太子。
但曹延平却以从未接受过宫廷教育为由,坚决不接受,并说三皇子聪明睿智,又勤奋好学,建议父皇立三皇子为新太子。
皇上只得依了曹延平。
更让皇上烦心的是,曹延平以过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为由,不肯住在皇宫。
皇上心想,自己欠这个儿子的实在是太多了,他说怎样便怎样吧。只不过他又十分担心曹延平的安全。因为他已经将魔笛送给了三皇子,而这几年来他杀的人又实在是太多了,也必定会有许多的人对他恨之入骨,那么他如果住在民间,他的安全又如何才能得到保证呢?
皇上知道,曹延平如果住到陆府去,安全基本上是可以得到保障的,但曹延平如果住进陆府,便有入赘之嫌,一个堂堂的皇子又怎能入赘他家呢?
无奈之下,皇上只得下令在陆府的附近为曹延平建造一座王府。
王府落成以后,曹延平与陆思芳便很快在这王府之中成亲了。
从此,两人便在这个王府里过上了平静而又快乐的生活。
極品異能教官 水煮排骨
有一日,曹延平向陆思芳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如果我当初选择留在皇宫,甚至还要做太子,你还会嫁给我吗?”
陆思芳笑了,但她的回答却是十分的巧妙:“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便不是曹延平了,如果你不是曹延平,我自然也不会嫁给你了。”
至此,本书第一卷大幕已经落下。
但我们的故事却远未结束。
拥有魔笛,但朝廷之中势单力孤的三皇子能够坐稳太子之位吗?
原来的太子在朝廷之中、在江湖上都还有着一股根深蒂固的强大势力,他会甘心他所失去的一切吗?
还有流落民间的四皇子……
敬请阅读本书的第二卷。
(由于慕容明渊写万第一卷以后,便开始写《厚黑武林》,故本书第二卷尚停留在计划之中,还请希望马上看到《魔笛》第二卷的读者大大们能够见谅。不过在我完成《厚黑武林》以后可能会考虑写《魔笛》第二卷,希望各位读者大大能够继续收藏我的《魔笛》,再次感谢各位读者大大对慕容明渊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