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2qt优美玄幻小說 仙影記-第一百四十三章 傳送陣展示-etek2

仙影記
小說推薦仙影記
“你…”道空几乎被气炸了肺,对方居然捡了便宜还卖乖。
“我,我什么啊我,不服气!来再打一架。打赢了我,这‘苔灵藓衣’就是你的。”幽魂表现出一副很大义的样子。
仙路當空
“狂妄,我道要来会会你。”玄阴派一道宫初期大圆满修士,在此刻冷哼一声道。看似在帮助道空,其实是自己见财眼开,想要得到‘苔灵藓衣’。
“杀鸡焉用牛刀,你,我来就行了。”鬼车派的另一名道宫初期大圆满修士在此刻接口道。
两者都是说动手就动手。
玄阴派那修士,为了得到‘苔灵藓衣’,这一刻直接施展出‘道济天下’。为何呢,其原因莫过于这神通克制对方。
‘道济天下’这一神通,特别是最后那扇子的自爆的可怕,在这里,是没有一个人不在意。
鬼车派弟子在此时,直接全力而为,化身成一道蓝色的幽光。其速之快,就一闪,也就刹那间,便临身玄阴派弟子。
古神之淵
随即便见,这幽光直接穿玄阴派弟子的胸膛而过。而此刻,那弟子还未反应过来。
也就在这一刻,在那玄阴派弟子身前出现了一闪烁着黄金色光芒的破烂扇子。
这扇子还未来得及一扇,那弟子的胸膛处的肌肤开始枯萎,这还远没有结束,在枯萎还是在朝着四面八风扩散。
此时,那玄阴派弟子的脸上才出现了恐惧,与难以置信的表情。
心脉被腐蚀,其内的精华直接被那道幽光吸食而尽。还不仅如此,那腐蚀性的物质,还扩散于血液之中,依靠血液的流动,从而侵蚀全身。这也就是说,此刻的他,就只有等死的份。
几乎在刹那间,那玄阴派弟子,他的身躯便精华全失,他整个人顿时间苍老几十岁,成为一实实在在的老人。
成为老人还并不是终点,他还在继续的苍老,一直成皮包骨头,甚至达到最后的肌肤、脏腑、骨骼的全部生机、精华流逝。在倒在地下的时候,传出‘砰’的一声轻响,随即便见那弟子变成了一对粉末。
至于那闪烁着黄金色光芒的破烂扇子,在失去的主人的灵力加持与掌握,也直接朝着地面掉下。
就在这扇子即将靠拢地面的时候,一只手握住了他。从手反观,见握住他的正是道空。
“你出手太狠了,你也太目中无人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点教训吧。”道空冷冷道,又死去一个弟子,而且还是道宫初期大圆满的,这如何能让他不气愤。
至此,整个玄阴派,在这里的弟子只剩下三人。就他、道成与另一道宫初期大圆满弟子。而道成是疏远他的,也就是说他只剩下一个道宫初期大圆满弟子这助手。
情掠一世錯愛 荷菱
鬼车派那弟子的一击能有如此威力,可是在他变身的基础上,再施展出最强神通。他为了能够一击干掉对方,甚至浪费掉自己的些许本源。
就在他穿对方胸膛,变成原形之后,还大吐了一口鲜血。
不过,他在看到对方的状况后,一笑,这值了。在他来说,这不仅仅是杀一个人那么简单,还有杀一儆百的作用。他也向旁人表明,他们幽灵一脉在同阶无敌不是说出来的,而是打出来的。
腹黑女侯覆江山 藍黛縈
“小辈之间的打打闹闹,你又何必插什么手,这太失你前辈这身份的风范了。”幽魂说道。
就在道空动手之时,他也动了,运足全力朝着道空一击。
同样是一道幽光闪过,不同的是,这道幽光是神通攻击的表现。
而就是这么一道,却也挡住了道空扇那扇子之后形成的龙卷风。由于他们都是高手身份,对力量的掌握还算过得去。
因此,他们的这一次的交锋,外溢的能量并不多。
一击之后,道空身子后退,一是预防对方变身后的极快速度,同时也是放弃了继续争夺‘苔灵藓衣’。不是他想轻易放弃,而是因为实力与对方相当,这样的状况下,根本就不可能争抢过来。
“哼,就让你先保管一阵子,你等着,总有一刻我会抢过来。”道空道。好一个抢字,可见他的强势与霸道。
“可千万别到时连自己都搭上了哟。”幽魂一笑道,宝物到手,怎能不高兴。
“哼,你得给我保管好‘苔灵藓衣’,别到时我找不到人抢。”道空依旧霸道。
“好,有气魄。”冰狼一号的声音在此刻穿传来。
“你得到了宝物,自然在一旁说风凉话。”道空没好气道。
“我道希望得到,可惜我没那个好运,与之失之交臂。”冰狼一号叹了口气道。
“与你争抢的是破天,难道破天得到了,看来他的运气不错吗!”道空羡慕道,同时也转头看向破天。
“别看我,我也没有得到。”破天冷冷道,看得出,他有点不高兴,错失宝物,又怎能高兴得起来。
“嘿,怪了,你们两个都未得到,那这宝物被谁得到了。”道空疑惑道,似乎这个问题还真是棘手。
冰狼一号与破天宛如心有灵犀般,同时把头转向在一边无聊的站着的李云,其意思再明显不过。
最強復制 煙雲雨起
“别看我,我又没得到‘苔灵藓衣’。你们之前都看到的,我一直都站在这里,动都没动一下。”李云直接否认。
“你是没动手,不过你的宠物却动手了。”破天道。
上古傷痕 莊秋
“我动手!?你那只眼睛看到了我动手。”混沌狡辩。
“不就一件‘苔灵藓衣’吗,又什么大不了的。好了,现在三件‘苔灵藓衣’都有了得主,现在我们就动手,探索、发现、挖掘下面的宝物吧。”冰狼一号很大气道。
作为神兽的他,又怎可能判断不出对方是四凶之首的混沌。不过,在石碑的上面就有了如此宝物,他更期待石碑下的宝物。因此,神兽与凶兽之间的矛盾便放在一边。
“我也最期待石碑下的宝物了,快,我们一起动手,掘地三尺,找到宝物。”混沌道,这明显的做贼心虚。
他还真的怕对方继续纠缠下去,在刚刚,他就在冰狼一号与破天的双手几乎触摸到‘苔灵藓衣’的时候,他率先一步触摸道。不仅如此,他还全力施展隐藏神通,这样一来,这‘苔灵藓衣’自然即使他的了。
那第三件‘苔灵藓衣’,便被火狼得到了。相比之下,他得到这件便艰辛多了。食为天的实力毕竟与他相当,在最后他还是在取巧的情况下取得。
純情老婆不打折
另外,在整个争夺‘苔灵藓衣’的过程中,也就玄阴派死了一个弟子,其他门派便都只有弟子受伤。
三块石碑没有了‘苔灵藓衣’的覆盖,便少了一种神韵,反而给人一种很自然的感觉。
他们再次触摸石头的时候,其上便只有了石头本身的冷冰冰与坚硬感。
海賊之母巢秩序 果玉蠻
让他们惊异的是,石碑与地面居然是无缝隙连接,这样一来,又怎样才能弄得出石碑,取得下面的宝物。
掘地三尺,这绝对不现实。这地面的坚硬度,李云在才来到此地的时候,便试探过了。他挖的那个坑现在都还在那里,而就那么一个坑就用了他半天的时间。
击碎石碑也不现实,这一点,道空可以作证。就因为这石碑太坚硬了,反而让他吃了一个大亏,还被幽魂取笑。
掘地三尺不行,击碎石碑也行不通,那要怎样才可呢?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怀柔惊异道:“你们看,这石碑上刻有东西。或许我们能够从中找到方法。”
有了怀柔这一发现,所有修士都立马前去一观。
三块石碑上都刻有东西,却各不相同。在他们的观察与猜想下,这似乎是一阵法的图刻。
为了印证心中的想法,便把这石碑上的时刻,刻印在地面。
这一印刻,可就费了他们不少精力,主要是地面太坚硬了,而这阵法又太繁杂。
宰相的脫線秘書
为了能够更方便的观察,他们还把这三个石碑上的印刻刻印在一起。
在把三幅时刻都刻印好后,这里似乎有过一丝灵力的波动,对此,他们都是一阵心惊。
“奇怪,刚刚好像有灵力的波动。”食为天不确定道。
“我也感觉到了,是灵力的波动。”道空难得的认真一次。
“这不只是灵力波动,更准确的说法是传送阵中灵力的波动。”李云对。
“传送阵中灵力的波动。”破天疑惑道,随即释然:“不错,就是那种波动,当初在弼马道中可是被传煞苦了。”破天在最后还略带苦笑。
“难道说这是一传送者?”冰狼一号疑惑道。
“我观察了半响,我基本上可以确定,这就是一传送阵。你们看,这每个石碑上的印刻中都有一凹陷的地方,这凹陷的地方,却又与其他线条之间有着千丝万搂的联系。”火狼在观察了半响之后道。
“不错,在石碑上也有如此凹陷,难道这凹陷的地方就时放灵石的地方。通过放置灵石,从而启动阵法?”幽魂在再次观看了石碑上的印刻后道,说道最后他略带疑惑。
“或许,我们通过激发石碑上的印刻,从而启动阵法,打开此地,得到石碑下的宝物。”火狼道。
從島主到國王
“也或许,我们可以激活我们所刻画的阵法,离开此地。”道空在此刻猜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