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77ef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藏花傳說之誅神傳 線上看-終章相伴-avfe6

藏花傳說之誅神傳
小說推薦藏花傳說之誅神傳
炼舞倚在树干上,嘴里叼着一根已经枯萎的草。孤鸣靠在他的身边,掐了掐炼舞的大腿,然后悄悄地用手指指着顾幽和狱奴。
炼舞的手放在孤鸣的小脑袋上,将孩子的头发抓乱,说:“人小鬼大。不许看,看了长针眼。”
孤鸣将自己的头发理顺,不屑地“嗤”了一声。
顾幽拉着狱奴的手,在草地上坐了下来,摊开《亚哲尔诗集》,一起诵读着每一首含着无尽秘密的诗句。
蚀烛,悬铃和厌蝶骑着战马跑近了,炼舞站直了一些,拔掉嘴中的草,看着归来的朋友们。
三匹战马跑近,蚀烛从马上跃了下来,落在炼舞的身前。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炼舞,说:“小子,还没死呢?”
炼舞一拳擂在蚀烛的胸口,“你怎么没死呢?你都还没死我怎么会死。”
蚀烛笑着,拍了拍炼舞的肩膀,然后向顾幽和狱奴的方向走去。悬铃看着顾幽和狱奴,微微低下了头。
顾幽抬起头来,视线与蚀烛的视线碰到了一起。他点了点头,轻声说:“欢迎归来,我的朋友。”
蚀烛在顾幽的身边坐了下来,说:“顾幽,一切,都结束了。”
“蚀烛。”顾幽的停顿了一下,说,“我找到杀死你父母的凶手了。”
聚靈成仙
“他是谁?”蚀烛有些紧张地盯着顾幽。
“神教的首领,帝神。他已经死了……”顾幽的脑海里,那个慈祥的笑脸又一次浮现上来,“他……他是我的父亲……”
狱奴的手按在顾幽的手上,她说:“顾幽,不要再想了。都过去了。一切,都结束了。”
蚀烛盯着顾幽,轻抿着嘴唇,绽放出一个淡漠的微笑。他拍拍蚀烛的肩膀,说:“对了,顾幽,你们从诗集里找到了什么?”
“回家的路。”顾幽的指尖从发黄的书页上移过,说。
悬铃和厌蝶坐在了蚀烛的旁边,炼舞站在他们背后,默默地看着顾幽。
“亚哲尔把逆转空间涡流的能源放在了他的墓室里,我们找到了,却没有领悟到他的意思。”顾幽捧着诗集,说。
残魂靠在一棵树干边,听到顾幽所说的话,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片黑魔晶,对着顾幽的方向,说:“顾幽,你说的是这个吗?”
“不,不是。神教的人,也误以为黑魔晶提供的能量能够逆转空间涡流。可惜,亚哲尔所留的东西,都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被找到的。”顾幽回答说。
残魂瘪了瘪嘴,晃动了一下黑魔晶,然后说:“炼舞,说句话,让我知道你在什么方向。既然黑魔晶不能开启回家的门,就送给你吧。”
強吻無良拽校花 逝花baby
“好啊,正好我缺钱花。”炼舞笑着说。
“好了,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了,别动。”残魂扬起手,将黑魔晶向炼舞投了过去。炼舞伸出手,紧紧地将黑魔晶握在了手里。
顾幽接着说:“你们还记得墓室墙上那四个石雕的人头吗?”
“开启墓室门的钥匙。”蚀烛说。
“是的,如果同时扣住四个脑袋里的开关,就能够开启墓室的石门。可是,我想亚哲尔在石雕的人头上还留下了另一个信息。”顾幽看着朋友们,说。
“别学我卖关子,快说。”炼舞的手搭在孤鸣的肩膀上,对顾幽说。
顾幽抬起头来,看着炼舞脸上明媚的笑容,心底升起了一丝愉悦。似乎已经有很久没有看到炼舞那么单纯干净的笑了。失去融月的炼舞,已经忘记了他常有的笑容。
“喂,看什么看,快说啊。”炼舞故意装作不耐烦的样子,说。看他那副架势,似乎恨不得在顾幽的头顶敲出几个大包。
顾幽莞尔一笑,指着自己的脑袋,说:“亚哲尔想告诉我们,真正逆转空间涡流的能源,不是外界的物质,而是我们的大脑——也就是精神力。”
蚀烛抬起手来,一团火焰在掌中翻飞。他说:“可是,我们的精神力只是战斗的武器啊,怎么可以逆转空间涡流呢?”
先婚後愛:總裁老公吻上癮
顾幽微笑着,说:“这个问题,亚哲尔在同一处给了我们答案。开启墓室门的时候,我们需要四个人,同时按住石洞中的开关。我想,亚哲尔或许在说,逆转空间涡流,需要大家齐心协力才能完成。”
眼神从朋友们的脸上游过,顾幽接着说:“洛歌告诉我们,我们来到这个位面之前,正好是两百四十名修士与人造神的追击战。也就是说,空间涡流或许正是两百四十名修士同时运用精神力所开启的。”
残魂点了点头,“或许,真的如此。要不,我们试一下?”
“等一下。”顾幽说,“亚哲尔还在诗集里隐藏了一个秘密,我想大家有必要知道。”
悶騷古板總管
蚀烛打了一个哈欠,说:“亚哲尔他累不累啊,一本诗集里放这么多秘密。如果我是他,可能早就精神失常疯掉了。”
悬铃拍了拍哥哥,对顾幽说:“什么秘密,快说,别学神经兮兮的炼舞,老是卖关子。”
“我神经兮兮?”炼舞指着自己的鼻尖,不服气地说。
悬铃转过头去,看着夸张地摆出姿势的炼舞,说:“嗤,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正常人一看就知道你神经兮兮。”
“怎么会呢?不可能啊。”炼舞低下头,看着孤鸣,说:“你说,我是不是神经兮兮的?一定要说实话,说谎话的小孩子以后会找不到老婆。”
孤鸣盯着炼舞,害羞似地说:“炼舞哥哥,本来我想说你很正常的。但是,为了能找到老婆,我只好说你确实有些神经兮兮了。”
炼舞激动得差点倒地身亡,惹得其他人哈哈大笑。
顾幽一边笑,一边将诗集翻到了最后一首诗。盯着诗集,他读了起来:“第十七首,《根源》。”
“最后一言,
寵妻當道
最后。
我将领导你们,
追逐我们的根源。
生命的由来,
命运的归宿。
我即将安睡,
永不归来。
可是,我会寻回你们的根源。
请记住,
这是我——亚哲尔的承诺。”
听完了顾幽的诵读,悬铃微微皱起了眉头。她说:“顾幽,你的意思是,这首诗里真的隐含了什么根源吗?”
顾幽点了点头,“在这首诗里,亚哲尔告诉了我们海诺人的根源。为什么他们的语言文字和我们一样,亚哲尔都在这首诗里做了解答。”
炼舞看着顾幽,侧着头,说:“海诺?我们的根源?”
狱奴看了看炼舞,笑着说:“我记得,地球上曾有学者证实,人类是由猴子变来的。那么,炼舞是不是也是猴子变的呢?”
“什么和什么啊?我这么英俊潇洒,怎么可能是猴子变的呢?真是笑话,天大的笑话。”炼舞大声嚷着。
顾幽指着黑色的文字,说:“你们看这一句,最后一言,最后。我将领导你们,追逐我们的根源。”
“最后一言,最后。”悬铃重复着,“亚哲尔似乎很强调‘最后’这两个字。”
顾幽点了点头,悬铃眉宇间的疑惑突然化开了。她笑着说:“难道,亚哲尔想告诉我们,诗句的最后一个字,就是海诺人的起源?”
顾幽看了看炼舞,然后点头。他的手快速地翻动着书页,一字一顿地将每一首诗的最后一个字读了出来:“空,间,涡,流,大,中,华,实,国,的,生,命,被,卷,到,海,诺。”
“空间涡流,大中华实国的生命被卷到海诺。”蚀烛说,“大中华实国,这是什么?”
顾幽笑着说:“因为有一首诗,诗集里并没有写完。”
“对啊,”狱奴恍然大捂,“葬龙山谷里,被埋在纪念碑下的石板上的诗句,在诗集里却只有一半。”
顾幽点了点头,“要是我记得没错,那一首诗的最后一个字应该是‘帝’。”
“空间涡流,大中华帝国的生命被卷到海诺。”炼舞将新得到的句子读了一下,双眼不禁瞪圆了起来,“我们……我们海诺平原上的人,也和你们一样来自于地球吗?”
“炼舞。”顾幽说着,站了起来,“和我们一起,回去吧。”
炼舞盯着顾幽,却摇了摇头,“顾幽,我不属于那个世界。我想留在这个星球上,像往常一样,过安然的生活。融月的灵魂住在这里,我想,陪着她。”
“真的,不和我们一起?”顾幽问。
“顾幽,我和融月会祝福你们。”炼舞的手放在顾幽的肩膀,“希望你们回到地球以后,幸福,快乐。”
“炼舞,谢谢你。”
“谢什么?神经兮兮的。”
“混小子,这么快就学到这句话了。”
“那当然,内分泌失调。”
……
精神的力量,缓缓汇聚。圣洁的光芒,洒落在修士的心上。
(全本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