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6v7熱門小說 狼嘯蒼天 txt-第一百零六章 吳徵鑒賞-zfkyf

狼嘯蒼天
小說推薦狼嘯蒼天
吴征率队经过桐原县,出城之后,终于离开了土番控制的区域,这下才让他彻底放心下来。想到此次如此顺利,大功即将告成,不仅给黄大人解决了一大心病,还帮朝廷擒获了叛首宇文浩天,可谓奇功一件啊。心情大爽,当下正是春风得意马蹄轻,一路向着最近的一个中原县城曲阳县而去。
快到曲阳县城时,他派一名手下先快马前往县城通报。曲阳县城虽小,但毕竟已到了自己人的地方,心情那自然是大不相同的,他甚至想在这里歇上个一两天,再继续南上。
一行人也不再急着赶路了,一路上慢慢悠悠,胜似闲庭散步,等赶到曲阳县城时,已近黄昏。
吴征驱马来到城前时,见城门口站着十来个人,身着文武服饰,后面还有百十个骑兵在城门两边列队,连鼓号乐队都没有,就觉得有些寒酸简陋,心下十分不满,连马都没有下,就领着一行人径直上前去了。
霸少圈愛:黑街少女別想逃
这时一名武官模样的年轻人上前来拱手相迎,毕恭毕敬地报称:“在下曲阳县总兵张天赐,在此恭迎吴大将军大驾光临,本乃僻壤之地,礼仪简陋,还请多多见谅。”
吴征仍是高坐马上,低头瞟了一眼,见这位总兵是个才二十来岁的青年,有些疑惑地问到:“哦,你就是接任陈鲁德总兵的人吗?”
“正是在下。”
“咦,不是应该是一个姓谭的镇守来接任吗?怎么会是你?”吴征想起了那个谭云跃之前还托人求到他门下,想让他代向黄大人那里说些好话,将他提携到总兵的位置。当时好像已经搞定了此事,后来是因为骠骑将军黄志鹏大人向皇上陈情,说曲阳县是西域关口,需任用能征善战的人,取得皇上同意后而另外推荐了人选。这件事让黄提督大人十分记恨黄志鹏将军,也让吴征觉得很没面子。
365頁 熬夜的綿羊
茅山道事
“禀大人,谭云跃已擢升为副总兵,与在下共同主持平西要务。”张天赐不慌不忙地答道。
從此山水不相逢
“哦,那你是黄将军的什么亲戚吗?”吴征有些戏谑地说道。
獨霸皇權
“非亲非故,与土番中原之战时曾在黄将军麾下效命。”
“看你年纪轻轻,倒是深谙逢迎之道,不如好好学学用兵之策,方不辱使命。”吴征趾高气昂地揶揄道,“偌大个曲阳县城,就只有这么几个兵吗?也好意思说是迎接朝廷密使,我看还免了罢。”说罢,就策马向前,从张天赐等人身旁越过,径直朝城中去了。
听他这样说,陪在天赐身边的刘九斤恨得是牙痒痒,真想上去给吴征一顿暴揍。在一旁的县尹刘真见天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连忙上前在天赐耳边低语道:“张大人莫跟他计较,且不说他官大你两级,更为要紧的是他的干爹,那可是皇帝倚重的要臣,九门提督黄可成大人啊,所以难免性子有些张狂,我等忍一忍也就算了。”
天赐听了也无可奈何地点点头,然后就率众人紧随吴征一行进了城。
神行大
到了总兵府以后,吴征高坐在大堂之上,命张天赐要好好安排他的随行等人,另外,他交待此次还押解了一位朝廷要犯,要张天赐找一处隐秘而牢固的囚室好好看管,派重兵把守,不得有误。
张天赐一一应承,并马上派人去落实办理。
在一旁的谭云跃这时满脸堆笑地上前来说:“吴大人一路辛苦劳顿,在下为大人略备薄酒,替大人解乏,请大人赏脸到后府用膳。”
谭云跃本因原来托人打点过吴征,而最后事却没办成而十分懊恼,有些怀恨在心。但今天在城门口听吴征那样说话,还是有心维护他的,所以他现在就跳出来,大献殷勤了。
吴征得知他就是谭云跃后,就对他说道:“谭大人的英名,我是早就耳闻了,你乃真才实学之人,不可学那些沽名钓誉之辈,只要你对皇上一片忠心,一心报国,早晚会被提拔的,切不可因一时失意而生他念啊。”
萌寶寶:娘親有怪獸
谭云跃闻言后,立马俯身跪地:“吴大人教诲,在下铭记在心,对皇上自是赤胆忠心,对大人提携之意,也是感恩戴德,以死相报,绝不敢有任何二心,请大人放心!”
“罢了罢了,谭大人请起。本人是信得过你的,也是看好你的,以后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吴征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又问道:“这曲阳县现在有多少兵马驻扎?”
“亶大人,曲阳县驻军有近万人。”谭副总兵立马回答。
“近万人?”吴征没想到这个位于西域关口的县城才驻扎了这么少的兵。
“准确地说,是有八千多人吧。”见吴征质疑,谭云跃又赶忙纠正道。
“才这么少的兵啊?我还以为这里驻有重兵,是个很安全的地方,看来此地也不宜久留。”吴征摇头说道。
“自从镇西王夺取桐原县城后,朝廷本来是要增派生大军驻防的,但后来因中原发生战事,增兵的计划就暂时搁下了。本想张大人此次肩负重任前来就职,会带一些人马过来的,不过。。。”谭云跃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吴大人追问到。
“张大人确实也带了些人过来,不过只有二百多人。”
“哈。哈。哈。”吴征大人听言后朗声大笑起来,“兵不在多,在于精嘛。你还想让一个骑兵副官带多少人来啊?”他不无讽刺地说道。
“张总兵,你这里兵源如此缺乏,你又是如何布防的呢?”吴征向张天赐问道。
“启禀大人,此处虽然兵少,但并无危机,安全得很,大人只管放心好了。”天赐答道。
“此话怎讲?”
“土番已与我朝签定停战协议,自然是不会再来袭扰中土之地,且土番现在又正在征讨西域,也是无暇顾及中原,而西域的镇西王现在可能已是自身难保,就更不可能来犯我城了,所以,此时此地是最为安全的。”张天赐慢慢道来。
“哦,这样说来,我倒是有些放心了。”说完,吴征从帅椅上站起来,“我们现在就先去用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