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i87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超級繼承者》-第一百零八章:山不轉水轉鑒賞-d1uyw

超級繼承者
小說推薦超級繼承者
“你是何人?”老人看着黑袍,高声质问道。
“哼!”黑袍冷哼一声,用仇视的眼神看了看老人,并不去理会。转而看向连刚,目光变的关切起来,“刚子你先挺住!待我解决了这几个老家伙,就带你走!”
黑袍将连刚放下,然后猛地转身面向老人,狮子般的低吼道:“拿命来!”
话音未落,一股龙卷风便夹杂着强烈的冰冷风暴朝着老人席卷而去……老人一时大骇,看这情形比起刚才那年轻人施展出来的异能实在强了太多太多,便立刻慌忙的躲闪着。
异常澎湃汹涌的风暴让老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在这无止境的冰冷风暴之下,气流也变得极为反常,仿佛连瞬移也受到了气流的严重干扰,变得极其缓慢,并且尤为吃力!
老人一时大骇不已,立刻凝神准备反击之时,却猛然感到全身一阵刺骨的寒冷,甚至比起刚才的冰冷风暴还要让人感到寒冷!
“啊?”老人这才发现,自己的全身上下正在飞快的凝聚着冰层,看来对方是要用冰层将自己包裹起来,活活冰封致死啊!
就在这一思索的空档儿,冰层已经将老人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并且冰层似乎还在持续的凝固,变得越来越厚,似乎也越来越坚实……
就在此时,另外三位老人同时大喝一声,不顾一切的对黑袍展开了强烈的攻击。
黑袍不慎一时被击退,喘了口气后再次低吼道:“来的好,正好一并解决了你们!”
“老四,先救大长老!”与此同时,其中一位老人高声喊道。
话音一落,就见两位老人立刻出现在黑袍的一左一右,与其周旋了起来……
而被称为老四的老人则立刻闪到被冰封着的那位老人身边,起手一掌就劈在了包裹着老人身体的外围冰层上面!看来这冰层还并不是特别厚实,仅仅一掌,老人身上的冰层已开始稀里哗啦的碎落了一地,露出了一张苍白的老脸来。
“大长老……”老四面色担忧,抱起冰冷的老人呼喊道。
“咳,咳咳!”老人猛地咳嗽了几声,然后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只是身体在不断打着冷颤,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无法恢复了。但也所幸老四刚才营救及时,这才捡回一条老命来。
老人哆嗦着,瑟瑟发抖的手伸向了怀里然后又摸出了一粒什么东西就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貌似和刚才喂熊东升吞下去的那颗东西毫无二致,想来定是用来恢复体力的好东西。果然,只过了一会儿就见他气息似乎顺畅了不少,道:“放心吧老四,老夫我还死不了呢。”
“好,这就好。”老四这才放下心来,立刻将老人放在了一处草地之上,急声道:“大长老您先歇着,我去助老二老三一臂之力!”
“注意闪躲,不要大意……”大长老嘱咐道。
“明白。”一声回应过后,老四便消失在原地。
大长老依然有些放不下心,坐直了身子远远地望着打斗中的场面,显得局促不安。
也许是有了前车之鉴,几位老人都显得尤为谨慎,黑袍的攻击一次次落空,往往在黑袍发动攻击之前,几个老人便施展了瞬移。再加上三个老人呈三角状散布开来,令黑袍无法集中精力,并且还时不时的利用瞬移给黑袍来上一击。就这样,三个老人与黑袍打起了游击战,看这个局面一时半会儿怕是难以分出胜负。
沒養成就吃
大长老见此情形这才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转过头往熊东升所在之处望了过去。
熊东升此刻也已恢复了一些体力,逐渐站了起来,不知是不是被大长老喂下的那颗东西起了作用。他一步步逼近了先前的那个瘦弱的黑衣人,准确地说,是那个神秘的黑衣女人,是那个让他分不清是敌是友的黑衣女人。
黑衣女人腿部似乎伤的很重,只能斜坐在地上,手捂着腿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因为谁也无法看见她的面容。
熊东升也不废话,他现在只想立刻扯下这黑衣女人脸上的黑巾,想看看这个被自己一直苦苦追查着的人究竟是谁!他用犀利的眼神注视着黑衣女人,然后非常粗暴的伸出手去往前一探,可是黑衣女人却非常倔强,脑袋立刻往侧面一扭,熊东升抓了个空。
“你以为今天还能跑的掉吗?”熊东升有些慍怒的看着黑衣女人,说罢又想要强行揭下她脸上的那块黑巾。
“慢着!”黑衣女人似乎也想通了,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躲避,她缓缓把脑袋转了过来,双眼直视着熊东升的眼睛,然后缓缓地伸出了双手慢慢扯向了她自己脸上的黑巾……
但也就在黑衣女人开口的一瞬间,熊东升心中却是猛的一震,那黑巾还未摘下,熊东升却已听到了让他无比熟悉的声音!!!他想,即使对方现在不摘下黑巾,他也知道对方是谁了。
“你说的对,既然今天无法逃避了,倒还不如坦然面对……”黑衣女人没有迟缓,在熊东升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注视下,她扯开了脸上的黑巾以及头上的黑布,露出了一双非常好看的凤眼,以及一头整洁的短发……
“怎么会是…你……”熊东升的语气悲凉,神色阴晴不定的揉了揉眼睛,似乎不愿相信他见到的都是真的。
是的,虽然此刻两人四目相对,熊东升仍然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宁愿黑衣女人的身份永远是个谜,至少那样他的内心不会像现在这般痛苦和难以抉择。
因为,黑衣女人不是别人,而是项艳!是一个令他痴迷的女人……然而这个令他痴迷、令他神魂颠倒的女人却亲手杀了雁子,亲手杀死了他曾深爱的另一个女人。
“没错,是我,都是我做的。”项艳并未在意熊东升的惊讶,似乎早就算到了他会有这种反应。她收回了目光,然后合上双眼淡淡道:“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找我,雁子是我杀的,只要你愿意……就动手吧,我不会抵抗的。”
项艳大仇已报,似乎世上再无牵挂。要说唯一对不起的人,也就只有眼前这人了,她静静地闭着双眼,无所畏惧。
熊东升神色悲凉,虽然此刻已断定是项艳所为,但此刻听见项艳亲口说出,依然犹如晴天霹雳。他无法接受眼前这个现实,红着眼咆哮道:“为什么是你?你为什么要杀了她?为什么是你……为什么!”
“艳姐?”
末世劍神系統 妙手偶天成
这时,马容靠了过来,她看着项艳惊呼道:“艳姐你们……你们在说些什么?你们之前就认识吗?”
这时,项艳睁开眼看了看正一脸茫然的马容,然后什么也没说,只是对马容投去了一个浅浅的微笑。熊东升却立刻明白了些什么,原来“魅影帮”这个女子帮会,是项艳一手创办的。
“是我利用了你。”项艳看向熊东升,平静的说道。
“什么?”熊东升惊讶道。
“其实我创办魅影帮,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我老公报仇。”项艳自顾自的说道:“在魅影帮里,每个人都和安格斯家族有深仇大恨,可是我不敢确定的是,我们是否能够赢得了安格斯家族,即使有马蜂的帮助,我依然不敢肯定。所以,前天袭击安格斯之前,我故意把你引了出来,并设法把你引到战场之中……”
“你……”熊东升非常惊愕,简直难以置信。项艳说明了这一切之后,熊东升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每一步都是被项艳牵着鼻子在走。
原来项艳她早就察觉到了熊东升的体质似乎与常人不同,那就是来源于愤怒之后的血脉力量!而这个力量在每一次的愤怒之后就会暴增一次,如果运用的好,将来绝对会让任何人感到胆寒。
项艳更加知道,若是这股力量能为她所用,那么为自己丈夫黄春茸报仇之日,指日可待!为了印证这个猜测,项艳多次在暗中尾随在熊东升身后默默观察,也终于确定了,事情的真相正如她所料。但是随着熊东升的日子越来越安逸,能让熊东升愤怒的事情越来越少,因此,熊东升的血脉力量自然无法继续突破。为了让熊东升产生愤怒,项艳设法掳走了雁子,并用诡异的身份将熊东升引入了事先布置好的偏僻之地,当着熊东升的面,项艳就这样亲手杀死了雁子……
事情的发展再次和项艳预料中的一样,熊东升果然因愤怒而突破,也激起了他比以往更加惊人的力量!甚至后来,所有的一切都像项艳所希望的那样在发生着……直到前天,也就是正式袭击安格斯之日,事情的发展却没能如项艳所愿,因为熊东升并没像项艳想象的那样去与安格斯家族为敌,而是抱起了重伤的马容,跑了。
原本以为只要设法将熊东升引入了战场,那么按照熊东升的立场,必然不会袖手旁观。因为熊东升只需稍加留意便能发现攻击安格斯家族的是马容等人,对于马容,熊东升他又怎会坐视不理?只是……项艳没有想到马容会在搏斗中受了重伤,并且险些丢了性命。
妖嬈娘子你別跑 懶芋頭吃芋頭
正因为如此,熊东升才并未加入战斗,为了马容的安危,他不得不带上马容立刻离开那种搏斗之地。这也是最关键的一点,也正是这才出乎了项艳的意料,因为事情的发展根本不是她希望的那样。
就在项艳感到灰心丧气前功尽弃的时候,马蜂的战斗力却让项艳吃惊不小,这仿佛又让她重新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超級保鏢在都市
马蜂最终果然没让项艳失望,安格斯灭亡,米尔惨死。
早知道……就不必把他也牵扯进来。项艳想。胜利的项艳丝毫没有报仇后的喜悦,相反的,还有一些空虚,仿佛整个人都被抽空,一下子有一种灵魂被剥落的感觉,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熊东升,心中充满疚意,也许从一开始就不该把他牵扯进来?还有马容,她的伤会不会……想到这里,项艳立刻延着熊东升和马容离开的方向开始搜寻他们二人的踪迹,于是接下来便有了刚才的一幕。
“你怎么可以如此冰冷无情?”熊东升看着项艳,颤声质问道:“你不仅杀死了雁子,还差一点就害死了马容!难道你的仇恨非要牺牲别人的鲜血来为你抚平吗?最可笑的是,我TM居然会痴迷于你!痴迷于一个如此自私而且又冷酷无情的女人!可笑!可悲!!!”
熊东升仰天咆哮着,项艳更加觉得无地自容,正要说些什么,却突然将话头咽了回去,一向冷若冰霜的脸上此时竟是立刻浮现出了一丝惊慌,紧接着,只听哧的一声,项艳已经倒下了身子,血流不止……
“艳姐!”马容立刻惊呼道。
听见马容这声近乎撕心裂肺的惊呼,熊东升这才垂下头来,看到了血泊中的项艳。
只见项艳的身体已被一支胳膊般粗壮的“冰矛”所穿透,奄奄一息的躺倒在地上,此时正有气无力的抬起她那双永远都显得那么好看的眼皮,静静地与熊东升对视着。
熊东升顿时矛盾起来,刚才对项艳的满腔恨意,瞬间变得烟消云散,一种无法言喻的感受占据了他的心头,因为他意识到,项艳是为了救他,这才舍命用身体替他挡住了那支“冰矛”!
没错,就在熊东升刚才仰天咆哮之时,黑袍一边与三生长老们进行着搏斗,一边却是趁熊东升不备,竟然趁机对熊东升下起了黑手。紧要关头,项艳眼看提醒熊东升已经来之不及,便忍住腿处的伤痛立刻一个闪身,硬是用身体去挡住了袭向熊东升的“冰矛”……而她,也因此倒地不起。
“对……不起。”项艳抬眼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们会……原谅…我吗?”
熊东升与马容这时都已经走了过来,同时俯在了项艳身旁,马容情不自禁流出泪来:“会的,我们都不怪你,艳姐,我们不怪你!”
项艳微微一笑,似乎在极力掩饰和压制着来自身体上的痛苦,然后,她又看了看熊东升,“你一定……不会原谅我的,对吧?”
誰的情人 拖鞋皇後
马容眼看项艳此刻已经没剩几口气了,但项艳眼神里面显然充满着渴求,熊东升却迟迟又不肯表态,马容于是急切说道:“说句话有这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