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eo0j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的21次逆時空拯救 ptt-第96章 (大結局)我一直都在等着你們!推薦-89reb

我的21次逆時空拯救
小說推薦我的21次逆時空拯救
历史翻开了新的篇章,我也终于结婚了!
结婚那一天,同学们都来了。
BOSS兇猛:乖妻領證吧 月半傾霄
师文和玉婷也来了,还带来了他们的小公主——小文婷。
“今天,我给二位新人送上一件礼物。”师文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就送到了我们面前。
“这是什么?”文婷一愣。
“你拆开看看,就知道了。”抱着女儿的雯婷笑了,“你们一定猜不到的。”
“是啊,这可是一件好东西啊,只要有人掌握了它,他就可以拥有全世界。”师文得意地说道。
“不会吧?拥有全世界?”过来凑热闹的郝明吐了吐舌头,“不会是金戒指吧,还是信用卡?”
“切,你就想着钱啊?”玉婷白了她一眼,“俗气!”
“哈哈,我是俗气了点,不像你老公,人家可是大学副教授,文化人啊!”郝明笑了。
“这到底是什么啊?这么厉害?”我转过头,看了一下文婷。
文婷也朝我摇了摇头。
“拆开吧,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郝明起哄道。
我又看了一下文婷,她朝我点了点头。
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拆开那盒子。
在盒子被打开的那一刻,好几双眼睛,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盒子里,竟然躺着一块手表!
天啊,这竟然就是那块神奇的手表!
它,怎么又回来了呢······
时间,就像白驹过隙,一转眼,五十年过去了。
五十年?多么漫长,又多么短暂的人生啊!
不过,我并不后悔,因为我曾拥有过一段精彩而美丽的人生。人生不在于长短,而在于质量。
最強妖獸系統 咯比猴
最重要的是,我和我爱的人在一起,永远都会在一起!
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个已经满头花白头发,还留着花白胡子,戴着厚厚的老花眼镜的糟老头子,我却笑了起来。
宁强,你老了啊!
哎,又是新的一天,该开工了。
不知道,今天我会不会碰到我想见到的那两个人呢?
我忽然又想到了五十年前,当我初见文婷的那一天。
危險身份
是啊,也就是今天,3月24日,就在这家小店。我邂逅了她,邂逅了我的至爱。
我又看了一下这家小店,我的小店。
店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钟表,可它们指示的时间都是一致的。
至尊兵王在都市 卷風
此时,是下午三点十五分。
我又看了看店里那些古老的陈设,它已经陪伴我整整四十年了。
我坐在了柜台后面,端起一杯茶就喝了起来。目光,却落在了放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的那个红色小盒子,在那里面,正静静地躺着一块神奇的手表,在等着它的新主人的出现。
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把它买走,因为它看上去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得令人怀疑它就是一块假表。
然而,我却将其视为珍宝,每天都会拿出来,轻轻擦拭一番。
今天,也不例外。我取出了这块陪伴了我五十年的手表,拿出一块丝绸布,就轻轻地擦拭了起来。这块看似普通的手表,依然如新的一样,晃着淡淡的白光。
我把手表又放回到了盒子里,慢慢放回原处,盒子并没有盖上。
上司大人,如狼似虎 禪心月
我又回忆且了五十年前,当我在这家店里,第一次看到这手表的一幕。
那一刻,我被它深深地吸引住了,就像一个青春懵懂的少年,第一眼看到一个美丽的女郎那样。
那,是我们的缘分,我和这块手表的缘分。
然而,这块手表,也从此带给了我不同寻常的人生。
21次的穿越啊!我相信,没有人比我穿越得更多次。这块神奇的手表,带着我穿越了自己的今生来世,也带着我经历了一段离奇的爱情故事。还好,爱情的结局是美满的。
玉婷已经走了,师文也跟着他走了,甚至就连我的老同学郝明,也在三年前去世了。我的这些老朋友们都走了,或许,有一天,我也会跟着他们走了。在另一个世界里,我还会遇到他们的。不过,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或许已经认不出我了。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留言。
“爸爸,我最近在魔都开了第五十家连锁店,生意做得很大。你什么时候和妈妈一起来魔都啊?我们一家都在等着你。”
这是我儿子发来的信息,其实,他只是我的养子,一个有外国血统的男孩。他很小就失去了父母,跟我一样,是个孤儿。我和文婷收养了他,那时候,我们还没有自己的亲生儿子。
看到这条信息,我笑了。
孩子们都已成家立业了,我也后顾无忧了。
于是,我回了一条:“祝贺你,我的孩子!不过,我和你妈妈暂时还有点事情,等忙过了这一阵,我们再去魔都找你。”
发完这条信息,我放下手机,摘下了老花镜。
对了,我的老婆呢,文婷她怎么还没回来?
就在此时,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我以为是文婷打来的电话,可这一看,乐坏了。
原来,是我在米国工作的亲儿子打来的电话。没想到,今天我两个儿子都联系我了,他们都没有忘了我这个父亲啊。
难道,今天会有什么喜事吗?
“爸爸,你还好吗?你什么时候能和妈妈,到米国来啊?”电话那头,我的儿子开口就问道。
“我和你妈妈在国内都挺好的,为什么要过去啊?米国有什么好的?它那里的收入,还没有国内的高,生活条件也不如国内,还是你们一家人回来吧。”我却很执拗。
是啊,现在华夏国的GDP早已经超过了米国好几倍,我们可是世界第一啊!
“爸爸,你说说你。你和妈妈辛苦了这大半辈子,我只是想接你们过来享享清福的。”我的儿子不乐意了。
“好吧,好吧。那就等我和你妈忙过了这一阵,再到你那儿去。”
“爸爸,你还在忙什么呢?我们家不是有的是钱吗,您还非要开一家小店做什么?我记得,前些年,您不是都已经把那家店盘给哥哥了吗?怎么,您现在自己又接手了?”
“好了好了,到时候我就会去。”我敷衍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因为,此时,店门被打开了。
进来的人,并不是我期待中的顾客,而是我的老伴——文婷。
她推着轮椅车就进来了,她的身体不好,前几年刚被确诊得了腰椎退行性病变,只能坐在轮椅上了。不过,每天早上和下午,她都会推着轮椅车出去散步,去小店门口附近的那个公园里坐一坐,然后,又回到店里。
虽然现在已经是2069年的3月24日了,可是,位于鱼塘路的这家老店,以及周围的那些建筑物,永远都定格在了2019年3月24日那一天。只不过,我们两个都变老了。
我是在四十年前,才发现这个秘密的。
当然,这个秘密也只有我和我太太,以及我们的养子知道。
这里,鱼塘路,位于另个平行时空的交叉点上。没错,这也就是师文曾经告诉我的那样,这里,就是那张纸上被戳破的小洞。穿过了这个洞,也就进入了时空的中转站。
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化,这里的一切,都只会永远停留在那一刻,2019年3月24日那天。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当我的养子代看这家店的时候,时间却又与外面的世界保持一致了。
这里,很少有外来人,当然,那些时空访客除外。
“你回来了?”我走上前,将文婷扶了起来。
她坐在椅子上,显得很兴奋。
“老头子,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医生说:我的病有转机了,说不定,再过几个月,我就不用再坐这轮椅了!”
不过,我只是淡淡一笑。
“这有什么神奇的?一切皆有可能嘛。就像当年,我被确诊得了不治之症,最后不也神奇地痊愈了吗?”
“切,那还不是我的功劳。”文婷可不干了,“要不是当年我聪明,让你放弃了那手表,你能神奇地痊愈?”
“是啊。”我点点头,“能够放弃那块手表,真的不容易啊。”
“可不是啊,这块神奇的手表,谁不想要呢?可我们到底还是放弃了。”文婷还在回忆着,“哎,不过,有时候我还真想再回到从前。你看,我现在都老成什么样了?”
“你在我心里,永远都还是那么美,就像当年一样。”我伸出手,抚摸着她那同样花白的秀发,看着她脸上的皱纹。
“真的?”文婷笑了,笑得像一朵花。
“主动放弃那块手表。”我回过头,看了看放在角落里的那块手表,“这种概率应该只有万分之一吧,两个人同时放弃的概率就更低了。还好,我们抵制住了诱惑。”
“可没想到,它又回来了。”文婷也感慨道,“这手表真是跟我们有缘啊,没想到,是我爸爸买下来的,还送给我们做新婚礼物。那一天,我看到这手表,差点没惊讶得叫出声来。”
我笑了,“是你的,总会是你的。”
“是啊。”文婷也点了点头。
我们都不说话了,此刻,沉默是最好的语言。
“对了,我们的时空访客到了吗?”文婷想到了一个问题,“我们日复一日地等在这里,却没人买走这块手表,我们还要再等多久?”
“快了,快了。”我说。
“可是,他们就算来了,你觉得他们也会像当年的我们一样,最终都放弃这快手表吗?”文婷问道,“还有一点,你为什么还要对他们说‘不要逆时针拨转’呢?”
我笑了,说:“如果我不这么说的话,他们就不会产生好奇心的,明白吗?”
“哎,可是,他们一旦逆时针拨转这手表一后,我怕他们就不会再放弃它了。”
“有这种可能,不过,我还是相信人性好的那一面。”我却很淡定,“对他们有点信心吧,耐心点。我相信,今天他们一定会出现的。”
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有人学会放弃的。
得到很难,但放弃更难。不过,学会了放弃,你才知道珍惜。
“算了,我还是再出去逛逛吧,我看啊,今天他们是不会来了。”文婷又上了轮椅车。
“等下有雷阵雨,带上雨具。”我说。
“算了吧,既然你说他们今天一定会来,那我就看看他们真的会不会来。到时候,还怕他们不把我这老人家扶到公园里去避雨吗?”文婷还是那么倔强。
她推着车,出去了。
看来,她这人虽然老了,可脾气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也是啊,人性本来就很难改变!贪婪与恐惧,让人像《指环王》里那个贪恋魔戒的小怪物咕噜姆一样,在那些看似具有神奇力量的东西面前,不管是魔戒也好,还是这快手表也好,都充满着某种最原始的本能与欲望,并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正在我感慨良多的时候,突然,从门外急匆匆地进来一个人。
“老板,你这里有卖手表吗?一块仿机械表的电子表?”
我抬起头,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小美女,喘着气,站在我的面前。
看到这熟悉的面容,我笑了。
文婷,你来了?我的时空访客,你终于还是来了。
那么,接下来,应该还会从外头,再进来一个小伙子吧?
他的名字,就叫——宁强!
一轮新的时间循环,即将开始······
一段离奇的爱情故事,也将在这两位时空访客之间,再度上演······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