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ljs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長夜餘火討論-第十六章 插曲(求推薦票)-ub2jl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
龙悦红吓了一跳,本能抓住旁边的“狂战士”突击步枪,蹦了起来。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扔掉另外一只手拿着的饭盒时,蒋白棉不慌不忙地环顾了一圈:
“没什么动静啊……”
她随即对龙悦红笑了笑:
“不要紧张,这不还没真正靠近吗?
“坐下,坐下,等罐头热开就能吃了。”
说话间,她拍了拍放在身边的,绰号“暴君”的榴弹枪。
篝火另外一边,白晨仔细观察了一阵,又将注意力放回了食物上。
“可是,组长,都有东西在靠近我们了!你不担心被突然袭击吗?”龙悦红无法理解蒋白棉的态度。
放線釣帥鍋
蒋白棉盯着那几个早已打开的罐头道:
“这不是有商见曜防备这种情况吗?
“如果那东西一直不靠近,难道我们就一直不吃饭,在这里等着它?真要饿到不行,疲惫得不行,反而影响发挥。”
她逐渐露出了笑容:
“总之,天只要还没塌下来,就不影响我们填饱肚子。”
龙悦红将信将疑地坐了下去,时不时抬头看商见曜一眼,害怕他出现纰漏,没能发现已进入危险范围的敌人。
火焰摇曳间,罐头里的汁液化开,难以言喻的浓香不断往四周散逸。
这是猪肉、黄豆、盐、香料经复杂工序混合而成的味道,让在场每一个人的胃里都仿佛伸出了一只手,不受控制地钻过喉咙,抵达嘴巴。
“好了。”蒋白棉由衷笑道。
就在这时,倒塌的建筑群顶部,一根根绿色藤蔓缠绕的地方,一道黑影扑了出来,直奔篝火旁的龙悦红。
火光晃动中,商见曜等人终于看清楚了这黑影的模样:
她是一个雌性人类,衣物褴褛,露出了毛发较浓密的肮脏肌肤,她的头发乱七八糟地垂下,油腻腻的,凝成一络又一络。
她的指甲又长又尖,闪烁着寒光,她的眼睛血丝密布,一片浑浊,如同野兽。
她身体弯曲着,速度极快,就仿佛一只抓着藤蔓荡过来的猿猴。
砰!
商见曜刚抬起手中的突击步枪,就听见了一声枪响。
哐当!来袭的黑影重重摔到了地面。
她脸部朝上,左胸到肩膀位置出现了一个夸张的,狰狞的血洞,找不到完好的地方。
鬼手天醫:邪王寵妻無度 白素素
抽动了两下后,这个女性人类失去了生命。
蒋白棉收回“联合202”手枪,平静说道:
“一个‘无心者’。”
“无心者”……龙悦红又惊讶又好奇地望向了那具尸体。
大唐小相公 天山寒鴉
这是每一个研究灰土历史的人无法绕过的名词,也是“盘古生物”内部教材浓墨重彩描述的事物。
“无心者”又叫“失心者”,指的是罹患“无心病”的人类——这种病症又被称为“兽化病”、“返祖病”,意思是得病的人类将失去所有的理智、思绪、感情,变成类似野兽的生物,只剩下捕食的本能、存续的本能、使用简单工具的本能。
他们无法交流,会主动攻击正常人类,将对方视作猎物。
“无心病”最早出现就是旧世界毁灭时,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人类在很短的时间内大量变成了“无心者”,而更多没有防备的人死在了“无心者”手中。
由于“无心者”需要进食来维持生存,如同真正的野兽,所以,在人类秩序崩坏,大饥荒来临后,消耗光城市“存粮”的他们很快就大量死去,只剩下不到当初百分之一的数量。
升仙
据灰土上许多历史研究者观察,“无心者”除了猎杀人类,还会捕食野兽、挖掘树根、采摘果实、抓变异和未变异的老鼠吃,最饥饿时,他们会攻击彼此。
这样的“食谱”和生存环境,让“无心者”们很少能活过三十岁,但他们具备繁衍的本能,有大量的后代存在。
而初代之后的“无心者”会多一点点智慧,拥有更强的猎杀能力。
按理来说,当人类恢复一定秩序,掌握了足够火力后,对付更接近野兽的“无心者”们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但实际并非如此。
一方面,“无心者”虽然不懂得拆解维护武器,但他们会使用,就像是拥有这方面的本能——越是远离初代的“无心者”,这方面的本能越强,而且,“无心者”有人类的本质,会遭受污染,产生畸变,这在让大量“无心者”痛苦死亡的同时,也制造了一批顶级的猎杀者。
当然,不管“无心者”再怎么擅长使用武器,不懂得科学研究,不懂得组织生产,不懂得保养维护的他们,哪怕成为了顶级的猎杀者,在火力充沛的人类军队面前,也无法制造太大的麻烦,毕竟人类掌握着“诱导突变、基因改造”的技术,即使不那么成熟,成功率较低,也能碾压看天吃饭的“无心者”。
而另一方面,人类始终没找出“无心病”的发病机理和传播规律,不知道该怎么预防这种疾病,这就导致士兵们不愿意去“无心者”聚集的区域,害怕被传染,所以,各大势力清除掉自身周边的“无心者”后,不愿意去对付盘踞在旧世界城市废墟内的那些。
直到今天,“无心病”依旧是笼罩在人类头顶的阴影。
因为哪怕没直接接触过“无心者”,好好在定居点内生活的人,也可能在一觉之后,失去理性和智慧,变成“野兽”。
而他们的亲朋好友则完全没事,根本没有感染的迹象——这是在长期隔离观察后得出的结论。
在早些年,有一位惧怕“无心病”到极点的大势力高层,睡在隔离房,出入都要戴防毒面具,穿防化服,结果,还是在某一天成为了“无心者”。
龍蛇起陸
还好新历以来,“无心病”的平均发病率不是太高,否则人类可能已经崩溃了。
那具尸体的惨状让第一次看到类似画面的龙悦红喉头一酸,下意识就扭过了脑袋,不敢再看。
“看起来是初代。”白晨回想刚才,做出了判断。
“从衣服破烂程度看,发病不超过一年。”蒋白棉望向商见曜和龙悦红,“需要我再给你们讲一遍‘无心者’的知识吗?”
商见曜未做回答,突然开口道:
“这不是我刚才看见的黑影。
“那个黑影要更矮一点。”
蒋白棉轻轻颔首道:
“你们两个搜一下尸体,看有没有有价值的物品,然后把尸体抬到外面埋掉,不要离开火光照亮的地方。”
她想了想,走到吉普车那里,拿出四个黑乎乎的东西,分别扔给商见曜和龙悦红一个:
重生日本當廚神
“对讲机,有效范围两公里,开阔地带会更远。
“有什么状况,立刻通知我,你们,应该懂得怎么用吧?”
“我会修。”商见曜答非所问。
他和龙悦红都是大学电子系毕业的。
龙悦红挂好对讲机,脚步迟疑地走到了那个“无心者”的尸体前。
鲜血的味道混杂着难以言喻的恶臭往上翻腾,让畏畏缩缩不敢看尸体的龙悦红险些呕吐出来。
商见曜走了过去,主动做起搜查,然后站到了尸体的头部,也就是有枪伤的那边。
“需要我背吗?”他对龙悦红说道。
“呃……”龙悦红想说让商见曜自己背尸体不是太好。
“我是说,需要我背你吗?”商见曜没有表情地解释道。
龙悦红干笑了一声:
“不用,不用。”
他弯下腰,抓住了尸体的双脚。
商见曜则将双臂穿过了那名无心者的腋下。
鲜血一点点滴落,两人抬着那具尸体,走出空地,在火光的边缘,挖了个坑,将尸体埋了进去。
这有些影响到龙悦红的食欲,让他只吃了一块压缩饼干和半个黄豆烧猪肉罐头。
天色越来越黑,蒋白棉正要安排今晚的值夜顺序,远方突然传来了一道嘶吼:
“嗷呜!”
这声音响彻云霄,粗哑苍凉,仿佛夜晚的噩梦。
它刚刚落下,此起彼伏的吼叫声就在大沼泽不同地方响起,回荡不休。
農家小寡婦
龙悦红听得心头发憷,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是狼群?”
“你见过分布在不同地方的狼群吗?”蒋白棉呵呵笑道。
太陽照常升起
“这种大沼泽上到处都是野兽嘶吼声的情况常见吗?”龙悦红忐忑地问道。
蒋白棉摇了摇头,笑容不变:
“不常见。”
“这,这可怎么办?”龙悦红脱口问道。
蒋白棉好笑地看了他一眼:
“这确实有些异常,说明大沼泽深处可能发生了点什么事。
“但看大致的区域、方向,和我们的路线、目的地完全没有交集,所以,不用管它。”
“不用管?”龙悦红望向旁边的商见曜,发现他一点也不害怕。
负责戒备四周的白晨见状,平静说道:
“黑沼荒野上,每几天就会有一次异常或者意外发生,怎么管得过来?
“这么大一个荒野,那些事情会影响到你的可能很低很低。”
“可万一影响到了呢?”龙悦红追问道。
商见曜盯着篝火,开口说道:
“那只能说明你名字不好。”
“……也是,命不好怎么都躲不开,命好怎么也遇不上。”龙悦红咬牙点了下头。
蒋白棉没法理解两人这番对话,也不好意思追问,只得笑道:
“我们远离事件发生地,根本弄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也就无法提前做准备。
“在不撤回公司的前提下,唯一的选择就是绕着那个地方走,绕远一点,而我们的路线本来就是这样。”
“这比刚才听起来有道理多了……”龙悦红仔细一思索,发现同一个意思的两种表达方式竟然有截然不同的效果。
蒋白棉闻言笑道:
“所以,要学会抓事情的本质。
“这一点,商见曜比你强多了,你看,他一直都没有紧张。”
商见曜微微点头道:
“我只是在考虑要不要参与。”
超級透視 妖刀
“啊?”蒋白棉、龙悦红和白晨都一脸的不解。
商见曜张开嘴巴,发出了声音:
“嗷呜!”
PS:周一求推荐票~今天第二更在中午十二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