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krv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重生只想搞錢 愛下-第四百一十六章 該來的還是來了閲讀-4citm

重生只想搞錢
小說推薦重生只想搞錢
该来的还是来了。
从穿越火线城市不删档内测开始,腾讯就开始了跟倾城电竞之间的博弈。
两个比赛之间竞争的,就是谁的比赛更加具有权威性。
在后来英雄联盟诞生的初期,人们也依旧是以WCG,IPL等比赛为主,并没有人真正的去关心英雄联盟自己的S系列赛。
直到WE回国,腾讯及时发现了电竞比赛的潜力,于是便插手其中,通过运营,最终将英雄联盟的S系列赛推向神坛,成为了电竞界一年一度的盛会。
也正是因为英雄联盟S系列赛的运营成功,也彻底推翻了WCG在电竞比赛方面的统治。
相比于这种类似于电竞奥运会的比赛,人们更愿意看到一款游戏有自己的比赛。于是在后来的十年内,各种游戏自己的S系列赛就如同雨后春笋般疯狂的冒了出来。
这些游戏大都复刻了英雄联盟S系列赛的运营模式,成功的讲自己的游戏从WCG当中剥离出来,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个体。
而WCG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彻底落寞的。
如果说WCG是电竞的奥运会,那么游戏自己的S系列赛,就等于是足球四年一度的世界杯了。
相比于奥运会只图个热闹,奔着奖牌数去的。世界杯才是人们真正期待的,最精彩的比赛。同样的比赛还有米国的NBA,人们对NBA的关注也是超过了奥运会篮球项目的关注。
離王崩天
但这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弊端,就是少了WCG这样一个勉强合格的审查机制,各个游戏公司都没有了限值,便造就了不管什么游戏,只要能联网的,稍微有那么一点竞技性的,就敢举办自己的职业联赛。
有职业联赛就有职业选手,然后这些选手就会接到各种广告代言,游戏公司联合广告公司疯狂的割韭菜。
尤其是后来的手游时代,当职业联赛开启的时候,观众们满腔热血的坐在观众席上,等待了不是选手们坐在电脑前,展现出大杀四方的操作。
观众们看到的,是一个个看上去跟普通低头族没什么区别的,一个个捧着手机打比赛的滑稽场面。
这样的比赛,真的能算得上是电竞职业联赛么?
对此苏澈秉持的倒也不是否定态度,而是怀疑态度,至少他是不认可的。
但他也知道,自己认不认可不重要,重要的是时代,是市场。有需求就有市场,有人看ꓹ 就会诞生比赛。
再说的残酷一点,有韭菜ꓹ 就会有镰刀。
傻妃要翻天 紅顏是糖水
英雄联盟这款游戏的职业联赛之所以会运营的非常成功,出去他庞大的玩家基数之外,也在于腾讯公司拥有了经验。
沈魚記
而腾讯公司获取经验的途径ꓹ 就是这款名为穿越火线的网络游戏。
百城联赛,高校联赛。
不同于WCGꓹ 很多观众,甚至打的好的大神ꓹ 都根本找不到报名的途径。每年都只能被动的看到某一些人出现在比赛场上。
于是就会有很多人开始疑问ꓹ 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去比赛呢?
比赛的人选好像是官方选定的一样,观众们只能被迫去观看。
这种感觉就跟真的奥运会一样,你首先得是国家队的一员,才有可能出现在奥运会的赛场上。而不是只要你技术好,就可以跟国家队的选手竞争资格。
事实上,WCG并非这种模式,他也有报名渠道的。
只是高傲的WCG并没有对自己的报名渠道做很好的宣传ꓹ 甚至没有投入任何成本去运营,这才导致了很多观众根本找不到渠道ꓹ 有些找到了也是假的ꓹ 还被骗了不少钱。
或许在电竞产业已经成熟的韩国内部ꓹ 他们有着完善的选拔渠道ꓹ 但对于韩国之外的选手来说,一切就没有那么友好了。
穿越火线的出现ꓹ 直接打破了这一尴尬的现象。
百城联赛ꓹ 高校联赛ꓹ 让比赛直接下达到最基础的网吧玩家群体,大学生玩家群体。让每个人都有参与的机会ꓹ 报名就在网吧,甚至不需要任何费用,只要你会玩游戏,有一个梦想,肯去试一试。
哪怕苏澈先前举办的首届全国电竞职业比赛,也没有给人们如此强烈的参与感。虽然那场比赛也是从基础玩家里选拔的,但它更加注重的,是最终的决赛,苏澈想让人们看到的,也仅仅是主办方有清华而已。
主办方有清华,比赛场地在清华,这就够了。
他当时的目的,更加侧重于为电竞洗白,好为自己以后再举办其他比赛铺路。
比如当下的DPL,只是没想到穿越火线居然这么早就杀出来了。并且以雷霆之势,横扫了全国各大网吧,宣传力度跟DPL完全不相上下。
两个比赛的热度迅速飙升,很多网瘾少年摇身一变,成为了真正的电竞逐梦人。
何涟溪曾经提议,倾澄电竞旗下的所有网吧,都要拒绝穿越火线的进入。但苏澈把这个提议给否了。
这无疑是一个不自量力的举动。
巫道殺神 高坡
腾讯企鹅如今拥有三亿用户,去除一个人拥有多个企鹅号的情况,就按照两亿用户算。
假设平均一家网吧能容纳一百个顾客,要装下两亿用户也得要两百万家网吧。而如今倾澄电竞的分店总共才不到一千家。
網遊之一代傳奇
这么点分店,跟全国腾讯的用户数量比起来,简直称得上微不足道。
虽然穿越火线现在还没有火爆到后来那种夸张的程度,但它背后靠着的是腾讯。哪怕现在只是内测阶段,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用户数量就已经达到了一个可怕的数字。
这个数字还在持续飙升。
倾澄电竞如果排斥穿越火线,包括拒绝宣传穿越火线比赛这种行为。短期内,可能会取得一些微不足道的效果。
并且这个效果也仅限于溪城。
但如果从长期来看的话,被淘汰掉的绝对会是倾城电竞旗下的所有网吧。
只要一座城市的网吧市场没有被倾城电竞垄断,那最终被淘汰的就一定是倾城电竞。不让玩游戏,那大不了不去了呗。
而即便是在溪城,也不一定就能百分之百稳妥。市场是竞争的,哪怕作为城市的明星企业,一旦出现了跟市场相悖的情况,就立刻会有大量的其他网吧疯狂涌现,把倾澄电竞的所有市场都蚕食殆尽。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未来的网吧别说排斥英雄联盟了,就连没有英雄联盟的特权网吧,生意都会被人抢走一大截。
这意味着,网吧不仅要配合腾讯的各种宣传,让腾讯上游戏,还要反过来给腾讯钱,购买特权网吧。
毕竟游戏才是网吧经营的基础,网吧一旦跟游戏作对,那就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宇殤
所以倾澄电竞在穿越火线宣传比赛这件事情上,并没有做出任何负面的举动。跟其他各大网吧一样,两个比赛同时宣传,同时报名。
就连比赛的日期都几乎撞在了一起。
不过……该来的还是来的,说的并不是这件事情。
魔劫墮天
2008年,第五个月份,第十二天。
一个让全国人都陷入悲痛的日子。
仿佛是为了宣泄着什么,连距离湘川省如此遥远的北方,也下起了连绵不短的细雨。
北方是很少下这种雨的,就像这里彪悍的民风一样,下的雨,也都是骤雨,雷雨。
可今天的雨,却像是老天爷的低声啜泣一样,仿佛能听到来自天空的呜咽声。
从重生的那天起,苏澈的内心深处就一直记得这样一个日子。但是他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了。
他没办法跑到电视上告诉全国人,说那个地方会发生灾难,要提前离开。
即便说了,多半也会被人当成神经病。
更何况那是一整座城市,人们的家在那里,根也在那里。再难过后,人们想着的也是重建家园,而不是换一个地方居住。
有何况是灾难之前。
就算是灾难之前,人们相信了又能怎么样呢?离开自己的家园,安静的等待,然后回来迎接一片废墟?
这根本不现实。
所以这是一个无解的题目。
至少苏澈不知道该怎么解,所以他只能若无其事的,安静的等待这一天的来临。
灰蒙蒙的天空,电视新闻不断循环的报道。从全国聚集的第一批抗震救灾的战士,已经动身飞往灾区了。
…………
…………
哪怕苏澈先前举办的首届全国电竞职业比赛,也没有给人们如此强烈的参与感。虽然那场比赛也是从基础玩家里选拔的,但它更加注重的,是最终的决赛,苏澈想让人们看到的,也仅仅是主办方有清华而已。
主办方有清华,比赛场地在清华,这就够了。
他当时的目的,更加侧重于为电竞洗白,好为自己以后再举办其他比赛铺路。
比如当下的DPL,只是没想到穿越火线居然这么早就杀出来了。并且以雷霆之势,横扫了全国各大网吧,宣传力度跟DPL完全不相上下。
都市鬼奇談
惡女當家
两个比赛的热度迅速飙升,很多网瘾少年摇身一变,成为了真正的电竞逐梦人。
何涟溪曾经提议,倾澄电竞旗下的所有网吧,都要拒绝穿越火线的进入。但苏澈把这个提议给否了。
这无疑是一个不自量力的举动。
腾讯企鹅如今拥有三亿用户,去除一个人拥有多个企鹅号的情况,就按照两亿用户算。
假设平均一家网吧能容纳一百个顾客,要装下两亿用户也得要两百万家网吧。而如今倾澄电竞的分店总共才不到一千家。
这么点分店,跟全国腾讯的用户数量比起来,简直称得上微不足道。
虽然穿越火线现在还没有火爆到后来那种夸张的程度,但它背后靠着的是腾讯。哪怕现在只是内测阶段,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用户数量就已经达到了一个可怕的数字。
这个数字还在持续飙升。
倾澄电竞如果排斥穿越火线,包括拒绝宣传穿越火线比赛这种行为。短期内,可能会取得一些微不足道的效果。
并且这个效果也仅限于溪城。
但如果从长期来看的话,被淘汰掉的绝对会是倾城电竞旗下的所有网吧。
只要一座城市的网吧市场没有被倾城电竞垄断,那最终被淘汰的就一定是倾城电竞。不让玩游戏,那大不了不去了呗。
而即便是在溪城,也不一定就能百分之百稳妥。市场是竞争的,哪怕作为城市的明星企业,一旦出现了跟市场相悖的情况,就立刻会有大量的其他网吧疯狂涌现,把倾澄电竞的所有市场都蚕食殆尽。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未来的网吧别说排斥英雄联盟了,就连没有英雄联盟的特权网吧,生意都会被人抢走一大截。
醫院怪談
这意味着,网吧不仅要配合腾讯的各种宣传,让腾讯上游戏,还要反过来给腾讯钱,购买特权网吧。
毕竟游戏才是网吧经营的基础,网吧一旦跟游戏作对,那就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所以倾澄电竞在穿越火线宣传比赛这件事情上,并没有做出任何负面的举动。跟其他各大网吧一样,两个比赛同时宣传,同时报名。
就连比赛的日期都几乎撞在了一起。
不过……该来的还是来的,说的并不是这件事情。
2008年,第五个月份,第十二天。
一个让全国人都陷入悲痛的日子。
仿佛是为了宣泄着什么,连距离湘川省如此遥远的北方,也下起了连绵不短的细雨。
北方是很少下这种雨的,就像这里彪悍的民风一样,下的雨,也都是骤雨,雷雨。
可今天的雨,却像是老天爷得低声啜泣一样,仿佛能听到来自天空的呜咽声。
从重生的那天起,苏澈的内心深处就一直记得这样一个日子。但是他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了。
他没办法跑到电视上告诉全国人,说那个地方会发生灾难,要提前离开。
即便说了,多半也会被人当成神经病。
更何况那是一整座城市,人们的家在那里,根也在那里。再难过后,人们想着的也是重建家园,而不是换一个地方居住。
有何况是灾难之前。
就算是灾难之前,人们相信了又能怎么样呢?离开自己的家园,安静的等待,然后回来迎接一片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