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y6q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洞螟 線上看-第六百九十三節 共性與孱弱閲讀-mn1f0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牵星之术虽然是一项存神期阶段所获得的,关于神识方面的能力。
但是,这项能力与其他存神期能力相比。
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是可以进一步受到神识强度增幅的。
尤其是在修士进阶胎神境,神识强度暴涨之后,牵星之术也会迎来一个巨幅的增长。
这个阶段的牵星之术,就不只是牵引控制敌人法器这么简单了。
星坛宗高阶修士凭借牵星之术,甚至可以对没有法华保护的敌人,进行一定程度的控制。
正是凭借牵星之术的强势,在个人实力方面,星坛宗一直都稳压其他门派一头。
而钟神异因为不惜肉身,频繁接受降府方面的实验。
这虽然导致其人肉身破败不堪,但是在其他方面,钟神异都有着极其惊人的表现。
五行流派能力千差万别,即便是在同一属性之下的流派,相互之间都有着极大的不同。
不过,排除功法流派特征。
同一属性的修士,还是有一些共性的。
就比如,金属性流派是五行之中,爆发力公认的最强。
基本上所有金属性流派,都会承袭下爆发力强劲这一特点。
这样的特点,一部分来源于五行差异,另一部分则与专攻的脏器有关。
五脏之中,只有肺是与外界交互最为频繁,也最强力的器官。
而火属性流派的修士,因为专攻心火一道。
所以,对于危险的感知,要强于其他属性。
关于这一点,师弋的螟虫也有着异曲同工。
火属性螟虫的常驻能力,同样是对于危险方面的感知。
土属性螟虫的常驻能力,是血印这种防御向的能力。
醫妃馴邪王
穿越為婦之道
延伸至土属性流派,他们的共性同样是对于防御能力的增幅。
只不过,土属性流派的防御性,涉及面会更广一些。
就比如,土属性阵道修士的肉身,完全看不到土属性防御能力增幅的影子。
然而,法阵被动以守为主的战斗方式,又何尝不是土属性防御能力的延伸。
甚至,土属性运道流派ꓹ 依靠运势所获得的超强保命能力,同样也是土属性防御能力的体现。
至于肝木流派的共性ꓹ 则是惊人的持续能力。
无论是之前师弋所迎战的天藤山藤道修士,亦或者是其他囚道、傀道、毒道等等流派。
这些木属性流派都展现出了,惊人的持续伤害或存续能力。
王不談情,妃不說愛
除了以上四种属性ꓹ 师弋最属性的无疑就要数水属性了。
毕竟,师弋本人就是水属性冰道修士。
师弋十分清楚ꓹ 肾水流派的共性,乃是高人一等的纳气能力。
无论是体内作为本源的炁ꓹ 又或者是后天被引入体内的天地元气ꓹ 甚至是凡人武者打熬身体所获得的气力。
老子是癩蛤蟆
在肾水的作用之下,肉身的容纳总量,都要比其他属性高出近三成。
这一点在水属性螟虫之上亦有体现,当年刑钺其他螟虫都没有留下,唯独留下了水属性这只。
正是因为水属性螟虫,拥有增强武者气力的功能,是最适合他的那一只。
总而言之ꓹ 师弋因为是水属性修士,再加上螟虫宿主的缘故。
师弋的纳气能力ꓹ 绝对不是其他修士可以类比的。
然而ꓹ 在不计血本的压榨之下。
钟神异体内的天地元气ꓹ 仅仅比师弋低了那么一线。
这在正常情况下ꓹ 完全就是不可思议的。
毕竟,星道乃是金属性流派ꓹ 先天不具备超额纳气的能力。
然而ꓹ 事实就是如此。
除了比师弋略差之外ꓹ 单就纳气这一项,钟神异对水属性修士完全实现了反超。
不止如此ꓹ 钟神异的神识强度。
也远超大多数高阶修士,堪堪与师弋达到不相上下的程度。
当然,师弋凭借玉兔能力。
可以持续不断地狩猎鬼物,未来还有不断成长的空间。
而钟神异凭借摧残肉身,所获得的神识强度,还能不能成长就不好说了。
前妻,要不夠你的甜 納蘭海映
不过,现阶段对于神识强度的利用率,师弋却是不及钟神异的。
这不单是因为师弋神窍穴受创,无法动用神识所造成的。
主要原因在于,师弋与其他大多数高阶修士一样。
除了法身和神识冲击,这类有限的手段之外,再也没有利用神识的途径了。
而神识强度的局限性,使得神识冲击根本对同阶没有任何效果。
至于法身状态下的神识触手,也只能用来敲敌人的法华。
而身为星坛宗修士的钟神异,却不受这项制约。
凭借牵星之术,这项可以受到神识加持的能力。
钟神异非同常人的神识强度,完全得到了发挥的空间。
当其他星坛宗高阶,还只是利用破开敌人法华的时机,以牵星之术束缚敌人行动的时候。
钟神异此时,已经可以凭借出众的神识强度。
用牵星之术结合星道能力,捕捉天外的陨星,以这种惊人的手段打击敌人了。
感受到师弋杀气腾腾得直冲而来,钟神异直接发动了牵星之术。
只见其人并指朝师弋的方向一挥,数颗巨大的陨石,直接从天空之上快速得坠下。
星道流派原本就拥有控制重力的能力,将这重力之能施加在陨石之上。
使得陨石加速落下,对于钟神异而言,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只见数颗陨石成品字形,朝着师弋密集得坠落下来。
转眼之间,那些陨石已经距离师弋没有多远了。
师弋甚至能够感觉到,那些陨石之上所带有的灼热气息。
这些天外陨星的覆盖范围极大,眼见避无可避。
师弋将心一横,决定和这些陨星正面碰一碰。
就在那些宛如太阳一般的炙热陨星,将要撞上身处地面的师弋时。
只听见师弋暴喝一声,这呼喝声宛如冬日里袭来的寒流,所及之处尽数变成了一片冰雪世界。
当然,那坠落而下的陨星。
在师弋惊人寒气的作用下,同样不能免俗。
原本那些陨星之上所燃烧的炙热火焰,瞬间就被师弋的寒气所浇灭。
一颗颗火球,转眼变成了巨大的冰球。
眼见目的已经达到,师弋深吸一口气。
竟然抬手硬接住了,其中一颗被冰冻的陨星。
接着,师弋全身发力,将持在手上的陨星用力向上一顶。
瞬间,那颗被师弋顶起的陨星,与剩余正在下落的陨星撞了个正着。
在忽热忽冷,以及剧烈的碰撞之下,这些陨星轰的一下炸裂开来。
一时间,陨星碎片不断的向着周围激射。
另一边,钟神异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凭借星力,他能够清楚的感应到师弋的作为。
对于师弋用如此暴力的手段,直接破解了他的牵星之术,钟神异不禁有些惊讶。
不过,其人也仅仅只是惊讶而言。
在钟神异看来,对方能够挡住一次坠星攻击,难道还能挡住十次百次。
凭借星道能力,钟神异能够感受到天外所有陨星的位置。
而借助牵星之术,钟神异可以轻而易举的让这些陨星坠落。
直至将敌人完全摧毁为止,而这正是钟神异的信心来源。
不过,钟神异所不知道的是。
如今他所面对的敌人,同样是一个不能按常理揣度的人物。
在锻体一系式微的今天,钟神异更不知道。
体修一道能在师弋手中,爆发出何等恐怖的威能。
另一边,师弋站在陨星碎片飞溅的中央纹丝不动。
只见师弋将右手举过头顶,并猛得一握。
不需要结印,水葬术迎着寒流直接被师弋发动了出来。
师弋并非是势道修士那样的咒术达人,可凡事都怕认真。
师弋一路修行至高阶,所会的咒术一共也不过三种。
除了种剑术和雾行术之外,水葬术是师弋最早掌握的咒术,也是师弋运用最为纯熟的咒术。
以师弋对水葬术的精练程度,称一句前无古人丝毫不为过。
在师弋精妙的操纵之下,水葬术已经完全可以凭借寒气当中的水分成功发动。
就这样,在水葬术的裹挟之下。
原本碎裂的陨星碎片,快速得在师弋的头顶重聚,并且越滚越大。
很快,原本被师弋打碎的数颗陨星,就这样聚成了一个巨大的球体。
在冰雪的作用之下,陨星碎片牢牢的粘连在了一起。
师弋见状,毫不犹豫的开启了灭日佛盒,并用精力转化将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了巅峰状态。
接着,师弋飞起一脚就好像踢球一般。
将这巨大的陨星集合体,朝钟神异的方向推了过去。
钟神异看到这一幕,其人来不及惊叹师弋那如同怪兽一般的力量。
因为,这由数颗陨星集合成的球体,实在是太大了,钟神异此时完全就是避无可避。
以师弋那强大无匹的力量,钟神异即便身怀牵星之术,短时间内也无法影响到那巨大球体的行动。
毕竟,牵星之术能够扯动陨星,主要还是有着重力的帮助。
单论力量,牵星之术和师弋的肉身力量,完全没有可比性。
不过,钟神异也并非泛泛之辈。
眼见避无可避,其人索性直接站在了原地。
并且利用牵星之术,又从天外扯下来了几颗陨星。
其人想要将那巨大的陨星集合体,重新给打成碎片。
就这样,在钟神异的操纵之下。
数颗陨石再度从天而降,十分精准的朝着那陨石碎片球撞了过去。
按照这种情况,不等这陨石碎块形成的球体飞到钟神异身上,就会被这从天而降的陨星拦截下来。
看到这一幕,钟神异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然而,同样看到这一幕的师弋,脸上并没有任何失望之色。
既然已经见识过了钟神异的手段,师弋又岂会做这样的无用功。
異世之無上大道
就在陨星与那球体相撞的一刹那,师弋口中轻吐了一声“爆”。
随着师弋这一个字吐出,那陨石碎块所形成的巨球轰然炸开。
大小不一的陨石碎片如同被发射出去的炮弹一般,向着周围四处飞射。
而不远处的钟神异,自然也无法幸免于难。
其人身体之外的法华,很快就被这飞射的乱石砸的破碎殆尽。
即便有报身不死性保护,可钟神异依旧被陨石碎块打的很是狼狈。
其人如同折翅的飞鸟一般,直接从天上跌落到了地面。
看到这一幕,师弋心知自己的谋划已经成功了。
原来,在钟神异接连动用牵星之术的时候,师弋就已经想到了应敌之策。
从一开始,师弋就算到了。
傾城紅顏王妃要下堂 胖瘦子貨貨
钟神异多半会用陨石,作为拦截陨石球的手段。
正因为如此,师弋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用陨石球直接攻击钟神异。
而师弋那陨石球看似巨大,其实只有师弋知道?
那陨石球的内部乃是中空的,其中灌满了师弋所积聚得寒气。
在灼热陨石猛烈撞击之下,受师弋寒气影响的陨石球,必然会发生剧烈的变化。
而师弋所要做的,不过是控制陨石球当中的寒气,与灼热的陨石发生接触而已。
对于精通炼丹的师弋而言,这样的温度掌控,实在是小菜一碟。
所以,刚才的爆炸完全是师弋计划好的。
眼见钟神异坠落地面,师弋双翼一振果断的冲了上去。
对待敌人,师弋从来都不会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而现在这个时候,正是取敌人性命的好时机。
转瞬之间,师弋就已经冲到了近前。
师弋的眼睛何其敏锐,转瞬之间,就在这陨星碎片所形成的废墟当中,发现了钟神异的踪迹。
此时的钟神异虽然衣衫略微有些破损,但是受到报身的保护。
之前的陨石碎片,并没有给其人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不过,无论法华还是报身,都是存在使用间隔的。
换言之,此时的钟神异,完全就是暴露在毫无保护的环境之下。
而肉身几乎快要达到化身境界的师弋,哪怕远远的看上那么一眼,也能够窥见钟神异肉身的孱弱。
师弋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肉身,为什么连凡人都不如。
但是,这并不妨碍师弋直接对钟神异下杀手。
面对这样不堪且没有任何防护的肉身,师弋相信自己一根手指,就能把对方给碾死。
另一边,钟神异已经察觉,师弋杀到了他得近前。
面对肉身强横的师弋,他根本没有任何躲避的空间。
面对这种绝境,钟神异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笑容,那是一个略显疯狂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