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tbq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 起點-528裘芷仙3熱推-xtvk6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那年长女子看着英琼收剑,眉头一皱,随即温声问道:“不知姊姊与妙一夫人有何关系,何时遇到家母?”
邪王夜寵小毒妃
三生三世之神女傳說
英琼急忙问道来人的姓名,原来正是妙一夫人的长女灵云,而那个使了两道红紫光华仙剑、与英琼相斗不分上下的男的,正是金蝉,而另外的两个女子,其中一个却是此前受了毒伤的女神童朱梅,哦,现在是朱文了,而另一个,既然说到朱文身负毒伤,那自然就是前往云南桂花山求乌风草得以认识的墨凤凰申若兰了。
一番叙谈下来,双方均是大喜,至于为何灵云等四人能与英琼相遇,其实也是四人从桂花山归来,半路之上遇到髯仙李元化,经李元化指点,说明因顽石大师因受了毒伤,终日里苦痛难忍,故而专为取乌风草而来,也让灵云不必再返回九华山,直接往峨眉而去,若是路上遇到妙一夫人,另有分派云云。
所说髯仙李元化的安排不会有问题,都是事前计算好的,可偏偏因为林晓的缘故,四人没有遇到妙一夫人,却正好看到先一步被林晓打发走的朱梅在一个小镇上雇佣大车,身边还有十几个衣着华丽的少年男女,四人心里好奇,就凑了过去,不久就从朱梅嘴里得知了母亲在这里新收了一个女弟子,也就循着朱梅指点的方向找了过来,恰好遇到那名非僧非道的女子放出黑烟飞剑追杀黑雕佛奴,四人也就跟着飞了过来。
校園護花高手 聞陽
本来四人也能和英琼好说好话,可惜那飞剑的主人伙着同门也追了上来,而且一上来就下手偷袭,反而让英琼与金蝉斗了起来,要不是金蝉如今手里用的飞剑是妙一夫人曾经的仙剑,还真敌不过英琼手里刚刚有些身剑相合的紫郢剑呢。
这回四人与英琼、芷仙等三人一道,一路上可算是安全无虞了,林晓也不打算跟着下去,因为随后英琼等人回了峨眉山,必定是按照朱梅转述妙一夫人的安排,打通通往凝碧崖的山路,而随后不久应当就是史南溪等华山派众人以都天烈火大阵火炼凝碧崖了,虽然看似凶险,但对英琼来说,却是一个难得的历练机会,而英琼从三代弟子当中脱颖而出,也正是从此开始的。
倒是芷仙,不知不觉中被林晓改变了命运轨迹,却又多了一个郭彩霞作为替身,这一回也随着芷仙进了峨眉山门,也不只算不算幸运,毕竟能被鬼道人乔瘦藤看上的女孩,再怎么说根骨也不能差了,就不知道郭彩霞日后会不会因为失了童身而心中挂碍,难以修行有成了。虽说如此,芷仙因为其间被妖人掠获之时,也曾昏迷,失了灵智,到了朱梅打破乔瘦藤的妖法,这才恢复清醒,所以一直以为自己和其他女孩一样失了童贞,这会儿眼见得身边众位男女,无一不是仙根仙骨,风采照人,也是心生惭悔,有一种低人一头的感觉。
女王的投降預告
幸好有了神雕佛奴,众人回返峨眉一路顺畅,也顺利找到了妙一夫人指示的通道,打通了通往凝碧崖的飞雷秘境,与髯仙李元化的两个弟子见了面。英琼还好,有了妙一夫人的首肯,修炼起来有先前的朱果和成形何首乌打底,进度是日甚一日,不过半月功夫,就能将紫郢剑炼得如臂使指,甚至还生出了隐约将紫郢剑收入体内的感觉,着实令灵云等人都被吓住了。
兇獸時代
就是英琼自己,都被这种情况吓了一跳,生怕是自己修行中出了岔子,缠着灵云东问西问了半天,才喜盈盈的回去继续练功了——也正是这一高兴,倒是让英琼想起来还有芷仙和彩霞二人,可是有不少日子没有见了,心中一动,英琼就找了过去。
英雄聯盟之最強學弟
芷仙是懵懂中,不知自己该干什么,彩霞倒是清醒知道自己有机会能入仙山,就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见芷仙神情萎怩,也是劝导:那位老仙师既然应允了芷仙日后能摆在一位仙姑门下,自然是不会说话不算数,哪里如同自己一般,未来归宿还没有确定,就是这仙山岁月都不知道能停留多久,何必自怨自艾,让自己过得不痛快呢。
芷仙倒也听劝,刚刚振作精神,英琼就找了过来。
英琼与芷仙和彩霞可算是有了同甘共苦的经历,相处起来可比与其他师姐们来得更加容易,再说英琼为人豪爽,就连朱果都能给两个刚见面的女孩食用,听得芷仙的苦恼,自然安慰了几句,只是一转念,英琼就把得自妙一夫人的峨眉练气决传了一些给芷仙和彩霞,还振振有词地说道:“既然太师叔祖有言在先,我就是传了你们师父教我的口诀也没有关系,只是不知道老祖打算给你找哪位师长作师父,所以也不敢多传,反正过些天各位师长就会回来,到时候再请你们的师父传你们吧。”
说罢,把一双小手往身后一背,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就离开了,倒是让两女既欣慰而又激动。得了法决之后,二女只对视一眼,就各自找了一个僻静的所在修行起来。彩霞不说,单说芷仙。
此前说过,芷仙并不知道自己并没有失贞,结果仅仅是峨眉基础法决中的奠基部分,就在芷仙修炼的时候一蹴而就,接下来芷仙竟然脑海里蹦出一部完整的法决来,芷仙也不及多想了,直接按照新出现的法决就把真气运转了起来。
殊不知,芷仙运功时候,突然迸发出来的气息,还有随着运功吸引而来的灵气,几乎在头顶形成了一处漩涡,同样把刚离开不久的英琼吸引了回来,随着英琼过来的,还有如今凝碧崖峨眉弟子里的主事者:齐灵云大师姐。
英琼虽说传了芷仙和彩霞二人几句基础口诀,可是嘴硬心虚,离开之后自觉有些逾越的英琼还是找到了灵云告知了实情,灵云倒是不以为意,毕竟只是基础中的基础,并不算什么,反倒是拉着英琼要去给芷仙和彩霞吃个定心丸。正走过来的路上,却发现附近的灵气发疯了一样向前方聚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灵云和英琼急忙加快了脚步,不料却发现引起异象的竟然是刚分开不久的芷仙。
超級淘寶店 每日兩萬五
脫軌迷情:總裁溺寵錯愛妻
此时的芷仙身上好像披着五彩霞光,神色庄严,一个足有二尺的灵气漩涡正在头顶徐徐旋转,而漏斗的位置正在芷仙的泥丸宫。这一异象,可是让灵云和英琼都惊住了——这身上的五彩霞光是怎么个意思?灵气涡旋又是什么情况?别说刚入仙门的英琼,就是修道年久的灵云都从来没有遇到啊。
新版七龍珠後續 極品
其实这个情况是一而二二而一的缘由,都是因为芷仙身上的那件五彩霞衣而生。
当年以林晓的手段炼制出来的法宝,也是采五行精气合着太阴蛛丝炼制的,那寒冰人面蛛自从千多年前就成了林晓的宠物之后,也得了林晓的好处,如今不仅将元婴修得大成,更是在小南极光明境连渡三次四九重劫,如今也是有了天仙的道行,更是能够飞腾变化、隐现无形,本命太阴蛛丝更是神通大进,早年就能用蛛丝织网捕捉元神、元婴甚至无形天魔,如今更是能够将太阴寒冰网化为无形,即使申无咎一不小心都能中了小小寒冰人面蛛的算计,被林晓要来一径两径蛛丝炼器更是合用的很。
所以芷仙身上的五彩霞衣才能一直不为人知,甚至因为林晓在霞衣上布置了侦测邪气恶意的阵法,非能伤害到芷仙的手段,都不能将霞衣的功效激发,当然了,五彩霞衣穿上一时半会儿也脱不下来——芷仙都感觉不到,又怎么会去脱呢。
直到前些日子芷仙被鬼道人乔瘦藤掠上山去,才第一个享受到五彩霞衣的滋味。
如今芷仙得了英琼的几句口诀,第一次修炼能这么快入定,就是因为芷仙吸引灵气入体,第一次半主动的激发了五彩霞衣的另一个功效,就是辅助修炼。林晓出品,必属精品。除了防身护体之外,五彩霞衣在过去十余年中也是储存了不少的灵气,芷仙这一修炼,就好像天河倒灌一般,先是五彩霞衣中的灵气循着芷仙的经脉而入,随后就带动了周围的灵气,汇聚成了一个涡旋漏斗。
倒是不用担心无数灵气涌入太快会伤到芷仙的肉身,因为五彩霞衣十余年来几乎与芷仙合为一体,只是因为此前芷仙从未有练气之举,所以一来未曾显化出来,二来本身霞衣所发的五彩光芒也只有寸许长短,故而,落在灵云和英琼眼里,芷仙身周是五彩光华也是从一开始的柔和,变得越来越明亮,只是不刺眼而已。
灵云也问过了英琼,知道有位自家母亲和师伯祖朱梅都恭恭敬敬称之为师叔祖和师父的中年道人有言在先,听英琼形容形象,却怎么也说不清楚,甚至越往后越迷茫,反而劝解英琼,说自己也遇到过同样的情况,既然那位老祖师不想让英琼记住,那就无需多说,反正听老祖师的话没错,反倒是芷仙,日后如何向母亲汇报却成了问题。
英琼和灵云看着芷仙这里发愁,芷仙那里却修炼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头顶的旋涡逐渐消散,而人也逐渐从定中清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灵云和英琼两个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芷仙也不敢打扰,只是愣怔怔的发现了自己身上的不同:这五彩霞光是什么情况?怎么跑到我身上了呢?还有脑子里出现的功法口诀又是什么情况?怎么都和身上的五彩霞光有关系呢?不会让灵云和英琼以为我是从山门里偷了东西吧?
芷仙怔怔地想了半晌,脑子里凭空出现的心法口诀却越来越清晰,一时间也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感情这些口诀并不是正经的修炼法决,而是祭炼身上的五彩霞衣用的,只要自己开始练气,这份原本就附在霞衣上的口诀就会自动出现在脑海里,随着练气,就会祭炼这件霞衣,而祭炼的越深,日后越能发挥五彩霞衣辅助修炼的功效,甚至就连护身的五彩奇光都会增加覆盖的范围,由现如今的身外一寸,到散仙的方圆十丈,再到地仙的方圆百丈,都不需要催动,只消身边有邪魔污秽存在,这件霞衣就会自动护身,放出千百丈的五色奇光光针,破邪摧坚,几乎无人能当。
到了这时,芷仙才知道自己才是最幸运的一个,只要有五彩霞衣护体,别说鬼道人乔瘦藤想要侮辱自己,就是换了比乔瘦藤更加厉害的邪魔,也是白给,那五彩霞衣发出的光针要说杀死乔瘦藤是做不到,可是被光针刺中之后的那种疼痛,却是忍受不了的。故而,这能当的只是不死,而挡不住的却是疼啊!也就是那一次之后,乔瘦藤就再没有心思招惹芷仙了,转而让与芷仙长相非常相似的郭彩霞当了替身——就是芷仙在邪法迷了神智之后,自己脱了全身衣服,乔瘦藤都接近不了,让乔某还能怎样?
灵云和英琼最终也没有想清楚怎么向妙一夫人交待清楚,只能实话实说,看芷仙自己的造化了,二女对视一笑,一转头,却看到芷仙正有些出神,英琼心中不忍,伸手拍了拍芷仙的肩膀,“我跟灵云姊姊说了,灵云姊姊也说了既然老祖师有言在先,那传了芷仙妹妹些许心法也是应当,即使不是小妹自作主张,这两日清闲下来,灵云姊姊也是要传授芷仙妹妹和彩霞妹妹的。”
芷仙苦笑道:“李姊姊,灵云姊姊,小妹倒不是因此发愁,实在是小妹身上不知怎的多了一件五彩霞衣,甚至还有一篇心法口诀出现在这里。”芷仙用手对着自己的脑袋一指,带着些哭腔说道:“小妹可不知道是怎么来的,自从进了仙山,我和彩霞可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啊。”说着说着,竟然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