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3wh優秀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起點-第三百零四章 朝堂大人看書-q6mma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每个人都知道妖丹是怎么来的,也知道此事有多可恶!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如今的大夏,甚至是鼋神国,便有无数炼气士,都在借助妖丹修炼,也不知有多少道貌岸然者,都在暗地里借妖丹延寿,提升修为,更不知有多少人,一开始对妖丹深恶痛绝,但在尝过了妖丹的滋味之后,便食髓知味,从此之后,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这等事,外人看来不可理喻,享用妖丹之人,却只会说“妙不可言!”
而如今,之所以妖丹还未在大夏境内泛滥成灾,便是因为私底下贩卖过来的,毕竟还是少数,入了大夏诸国之后,便如石沉大海,某些时候,倒要炼气士们自己偷偷炼制……
一世獨寵:賀少情有獨鐘
但是,妖丹居然是南疆大杀器,可是毕竟名声太差。
所以,大夏自然不会允许南疆贩卖妖丹进来,提都不能提!
……
……
“南疆自然也知道,他们试图贩卖妖丹进来,鼋城不会答应,大夏更不会答应,甚至说,倘若真的开了商路,怕是对这一块的监视还要更紧了,毕竟以前各大商号,私底下贩卖妖丹,乃是一片荒蛮,无人过问,但是商路通了,更多人参与售卖,反而更乱,更有可能,会有许多人族商人,盯上了南疆的神矿与灵药宝材,南疆那么大,妖尊便是想管,也管不住!”
方寸轻声说着,道:“这便是如今妖族的头疼之处,他们希望打开更大的商路,但又不想吃亏,他们希望将妖丹当作他们最重要的筹码,可是却又不敢真的提出这件事来……”
一边的女神王,听得脸色极为阴沉。
而云霄则已有些诧异:“你连这些都猜到啦?”
女神王看向了方寸,道:“他们总不能一直拖着,你认为他们想搞什么鬼?”
“妖族的手段并不高明!”
方寸轻声道:“他们明面上谈,实际上却是想要培养自己的商脉,以往想贩卖妖丹的,都是自己打通商路,偷偷往南疆去,但和谈之后,这些商号不见得还能看上妖丹,因为南疆大把资源,倒有不少比妖丹还有赚头的,南疆正是因为害怕这件事失控,所以才费尽了心思!”
“表面上,他们一直在与仙使商谈,但暗地里,却早就已经与各大商号碰头了……”
“他们的和谈,其实准备了两份,一份与鼋国,另外一份便是与那些商脉!”
“而这和谈的内容,怕是皆与妖丹有关!”
“……”
听着方寸的话,云霄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你也知道?”
方寸点了点头,道:“届时所有有资格走这条商路的,皆须鼋城与南疆皆同意才行,所以这些商号,便也有不少,只能与南疆进行私底下的商谈,如今,明面上已经定了下来的十八家大商号,三十四路小商号,其中便至少有七家大商号,十一家小商号,答应了南疆的要求,如今南疆咄咄逼人,其实也是拿住了仙使急于求成的心思,想要让鼋城放更大的口子!”
“而若是让他们得逞,结果显而易见,大夏极有可能,妖丹泛滥,形成灾劫!”
“……”
“唰!”
听得方寸之言,南凰神王瞬间脸色大变。
而云霄则是已经一脸的懵了:“这些……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方寸道:“与妖使暗中接触的七家大商号里,起码有一家,是我的人!”
……
……
“这这这……”
云霄闻言惊得险些跳了起来。
便是女神王,也顿时对方寸有些刮目相看。
只有她知道,当初自己见着方寸想得《天地经》的一部分,所以临时起意要传他,带了他去斩尸观,本是仓促之举,而后面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方寸前往斩尸观之前,却没想到,方寸人在斩尸观,一呆许多时候,居然也可以对鼋城的事如此了解,甚至早就做了布置……
这老二……真的不错呀!
“惭愧……”
仿佛知道女神王的想法,方寸面色平静,理所当然的接受着她赞许的目光。
玩轉官場 大示申
網遊之無敵劍聖
可是心里,却也有些发虚。
这些事,其实本来不是自己做的。
当初自己往斩尸观去,本以为一两天就回,孰料竟是一待便是小一年时间,什么都没来得及准备好,别的倒还好说,关键是那些服用了自己生死符的人,可等于直接放弃了啊!
这些身中生死符的家伙,见得自己消失,谁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但没想到,林机宜与红袍娘子等人,着实在这件事上立了大功,他们手里有一部分的生死符与解药,这是方寸为了方便他们帮着自己扩张江湖势力才赏赐下去的,数量不多,倘若林机宜等人一见联系不到自己,便将所有的生死符解药都私藏起来,怕是立刻会生出大乱。
但没想到,这几个人,居然非但没有生乱,反而硬是用着手头上不多的解药,继续帮着自己稳定军心,扩展势力,并且在这一场和谈开始之际,察觉到了南疆妖使另有猫腻的林机宜,更是迎头赶上,一通神鬼莫测的操作,倒是直接混到了与南疆交易的七大商号中。
他身上有蝶印,与方寸心神相系。
所以,方寸才可以在刚刚回到鼋城,便了解到如此多的情况。
当然了,临到这时候赶了回来,也算是时机刚刚好,林机宜手里的解药,早就已经用完了,而如今,再一个三月之期,即将到来,倘若自己再不回来,他们皆是死路一条!
“这姓林的立了大功,倒不知该怎么赏赐……”
方寸心里暗想着:“实在不行,就让他多贪一点?”
……
……
帝王纏綿 妙狐
“若是如此,又该如何?”
女神王沉默了一会,才看着方寸说道。
实际上依她的脾气,定然还是想着再大杀一通。
但她也知道,杀人容易,但杀完了,局面便又会回到之前那种乱七八糟的程度。
若真是如此,那这前后的奔忙,也皆浪费掉了。
“对策也很简单……”
方寸见这位女神王居然没有开口说要将那些全部杀了,心里很是欣慰,这位神王姐姐终于也有了一点进步了……面上带着笑容道:“现在最想谈的其实是妖族,如今他们表现得这么迫切,强势,便是因为他们了解大夏朝堂的做事风格,各种派系,实在斗得厉害,该不该和谈这件事,前后争了许久,但一旦定下了要谈之后,便又急于谈成,最有可乘之机!”
云霄听了这话,“嘿”的笑了一声,像是想起了什么。
而女神王则是神色冷淡,似乎对这个问题极为厌烦,又不得不承认。
“但是破局之策,也在这里!”
方寸及时开口,岔开话题,道:“我听说了许多次那位南疆大妖尊的名号,对他属实没有一点小瞧,不过,身为南疆妖族,他居然可以对大夏朝堂的动向把握如此精妙,火候拿捏分毫不差,这却是让我不得不起疑心了,妖族背后,应该有高人指点他们,以作策应!”
“高人?”
云霄立时反应了过来,道:“朝堂的高人?”
嬌妻1送1:老公,抱一抱
方寸缓缓点头。
而女神王,听得这么一件耸人听闻的大事,居然脸色也没有什么变化,淡淡道:“此事是真,我也早有察觉,就在此前朝堂之中那些人,趁着仙帝不在,争执该不该和谈之时,便能够感觉到,事情推进的,似乎比想象中还要顺利,只能说,有人乐于看见此事谈成……”
豪門錯嫁:撲倒冷酷首席
一时间,这楼里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除了小狐狸听得一头雾水之外,其他三个人,表情或多或少,有些凝重。
若只对付妖族的话,其实并不难。
只要摸清了他们的真正用意,对症下药即可。
但若是有朝堂里的其他人,抱有未知的态度参与了进来,就麻烦了。
现在甚至不知道对方是谁,更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
……
……
“这朝堂里参与进来的是谁……”
云霄咽了口口水,才有些忐忑的看着方寸,道:“你总不会知道了吧?”
“我确实不知道!”
方寸的回答让云霄心情好了些,但紧接着又听方寸道:“但找出他来,也并不难!”
“只要搞明白一个问题就行了!”
方寸目光落在了云霄怀里抱着的那一颗妖首之上,抬手轻轻按在了上面,这一颗妖首,立时变得粉碎,而随着妖首碎掉,却只见一颗红彤彤,透着一股子妖异血色,气机甚至让人毛骨悚然的血丹,便滚落在了地上,将整个房间,都照得像是铺了一层浓郁的血色。
“妖族对我,是抱了杀心来的……”
方寸望着那颗血丹,平静道:“这颗血丹,便是他们的杀招,我当众杀那血墓岭少主,是因为我必须要杀他,否则的话,真给了他足够的准备,擂台之上,我不见得能赢!”
“只不过,我很确信,想杀我的不是妖族!”
“毕竟如今的妖族看起来态度强势,但实际上他们比我们更小心,更怕毁了这场和谈,所以,既然他们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准备,想取我性命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想杀我的,其实是他们身后的人!”
“……”
方寸说着,平静的笑了笑,道:“他们不该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