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6rak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妖女請自重 袖裏箭-第二百一十九章 破陣(上)展示-u1oso

妖女請自重
小說推薦妖女請自重
邪禅师与计元离开,执月站在船头往下看了一眼,又嘴唇微动说了些什么,便脚下搭出一条纸桥一步步追着两人的方向去了。
修士日常生
只见无数符纸从袖口落下搭出一条纸桥,当执月走过后,身后的符纸便盘桓在空中,不时飞出一些继续铺向前方。
江云鹤看后深感羡慕,执月的符纸术法,特效满分,逼格满分。
自己应当找时间学一学。
诅咒术、疫病术什么的,不符合自己的气质。
收拾下心情朝着下方看去,现在该自己这些人的了。
下方突然有了变化,只见四根石柱突然从地面升起,每根足有数百米高,成四角形将那山头围上。
又有十六根略矮一些的石柱分别从之前四根石柱周围升起。
二十个修士跳到石柱之上,一人冲着上方大笑道:“既然想打,那就攻进来。只要破掉这四根柱子便可。”
说罢,那人拿出一杆旗子一挥,另外三根外围高大石柱上的修士同样拿出旗子挥舞,顿时一股杀气冲天而起,连空中众人都能感觉扑面而来的杀气,如同小刀一般在众人皮肤上划动。
而另外十六个相貌各异的凶人或坐或站在石柱顶端,手中把玩着武器法宝,脸上露出冷笑。
“咦,竟然都是娇滴滴的小娘们儿,下来和大爷一起玩玩。”一个脸色虚白文士装扮的修士沙哑着嗓子道,顿时引起一阵大笑声。
“粗鄙,猥琐,找死。”诸多女修一个个面露怒容。
江云鹤打开真实视界朝着下方看去,只见那二十根柱子周围有着无数数据流动,一直铺到四根石柱外围三千米,想必这就是阵法范围了。
只是这大阵还没开始运转,看不出多少端倪来。
“谁知道这是什么阵法?”江云鹤凝眉问道。
阵,是必须要破的。
不然等对方援手到来,自己等人只能无功而返。
至于邪禅师,既然主动将计元执月引走,想来也有后手。
“是四相大阵,这种阵法布置起来容易,威力却也不小。
这大阵分为四个部分,分别对应水火风雷,需要有人进去先将四根卫柱之人击杀,再击杀掌旗之人,破掉其脚下的石柱。只要破掉两个,大阵便破去了。”晨星宗一个女修在江云鹤身边道。
江云鹤一听,眉头皱的更紧。
这些外道本就擅长攻伐,一以对五,还要应付大阵的威力,哪怕大阵破去,在场修士也要死上一半。
“四个卫柱之人不能离开柱子,而且每人各负责一个方向,掌旗之人需要掌控大阵,无法直接出手。因此进入之人只要面对大阵影响,以及一个卫柱之人。但有一点,便是每个方向只能有一人入阵。”
晨星宗姜秀莲眉头丝毫没有放松:“这大阵四个卫柱之人,每盏茶便会轮换一次,若是不能在五分钟内击杀卫柱之人,便会面对一个新的对手。
因此这种阵法的四个卫柱之人,通常所擅长的手段都是完全不同,总能克制入阵之人,除非能在五分钟内击杀一人直扑掌旗者。”
江云鹤一听,眉头略微松开一些。
虽然仍然不好办,但总不是没办法可以想。
廚娘商夫 宇公子
“若是只进入两人,是否可以?”江云鹤觉得自己……算了,梦女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梦女可以当半个元门境修士来用,想必破掉一柱没什么问题。
“不行,必须进入四人,否则另外两个石柱的掌旗人空出手来,便能一起出手,元门境之下哪怕实力再高,也要在阵中饮恨。”
“也就是两人主要破阵,另外两人起码要有自保之力,能在阵中牵扯住他们。多谢姜道友告知了。”江云鹤微微点头,扭头看向梦女。
梦女直接传音道:“你去西北方向,我去东北方向,你师姐裴音去西南,武勇去东南方向。西北方向你一盏茶后进去,遇到的是小空洞刘正,此人手段被你克制。掌旗的是三孔洞刘君,此人……”
江云鹤听完后思索一下,点了点头,按照梦女所说,这两人自己倒是能够对付。
至于裴音和武勇,都是自保有余,破阵不足。
他二人能在阵中坚持片刻便可。
逆天神妃至上
“诸位稍等片刻,此阵已经有了成算。”江云鹤冲着诸人道。
物理魔法師 貌似有財
见江云鹤信誓旦旦的模样,众人也放下心来。
江云鹤又将裴音和武勇二人叫来,说了一遍,二人便都应下。
江云鹤与梦女又说了几句,方才对众人道:“一会儿破阵瞬间,对方必然阵脚大乱,此时千万不能让对方缓过气来。不知各位道友都有何拿手的手段?”
一时间传音不断,诸人纷纷说出自己擅长的手段来。
江云鹤又一一作了安排,几个擅长大范围术法的到时便制造混乱,其他人几人攻击一个,第一时间先斩杀几个难啃的硬骨头,之后再趁乱袭杀。
“各位道友做好准备,到时拿出手段来,务必第一时间绞杀。”
“我等便下去了。”江云鹤说完,踩着纸鹤与梦女、武勇、裴音几人朝着几个方向落下去。
“咦,你下去?”空中诸人没想到竟然是江云鹤亲自下去,要知道在场众人之中,修为最低的便是他了。
其他的起码也有气海境中期,如薛灵、任如玉等人都是气海境后期。
“自然,哪有让诸位道友冒着风险,我却在后面摇旗呐喊的道理。”江云鹤扭头朝着诸人微微额首。
“长得好看,天赋好,人有趣,还有担当。”不少女修都心中一动,对其好感更高。
現代神人
有两个眼中都冒出星星来。
“江道友,小心。”
“你没什么危险的。”梦女传音给江云鹤。
“嗯,我相信你,就像相信我自己那样。”江云鹤冲着梦女一笑,与其分开后深深吸了口气,朝着大阵边缘落去。
略微打量一下,便一脚迈入大阵,只见眼前一花,面前已经白蒙蒙一片,除了脚下的地面,再看不见其他。
而在空中看下方却是清清楚楚,只见江云鹤迈步朝着前方走去,空中凝出上百火刀火剑火枪朝着江云鹤劈砍而去。
我有一個亡靈世界 亞當德裏亞
江云鹤脚下连踏,身体忽前忽后,踏九罡这门小范围辗转腾挪的步法他学了之后还少有用的机会,此时却是起了大用,那些火焰兵刃纷纷劈空,江云鹤一步迈出便出现在空出。
几息之后江云鹤就前进了百余米,在空中看视同破竹。
“好帅……”又多了几个女修眼中冒着星星,尤其是对比另外一边武勇如同巨人一般,赤着上身用精钢般的躯体硬抗无尽风刃,显得江云鹤格外飘逸。
不过江云鹤每前进百米,空气中的火焰兵刃便多出一成。
当江云鹤前进千米之后,周围的火焰兵刃比起一开始足足翻了一倍,很多时候一步踏出后立刻有数十道火焰兵刃袭来,如此反复,只要停下了一瞬,便立刻会被淹没。
江云鹤几乎毫不停歇的又冲进去三百米,从空中看无数火焰兵刃围着他飞舞,仿佛在刀尖上跳舞一般,让人忍不住捏一把汗。
“小心。”突然,几个女修在空中下意识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