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洞螟笔趣-第七百四十一節 殿後與減員閲讀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好在的一点是,身处这样的环境。
一众圆觉境修士就算再不情愿,他们也无法见死不救。
有陈抱一等六人的从旁协助,林傲和另外一名才国胎神境修士,并没有受到致命威胁。
至于师弋自己,即便没有陈抱一等人的帮助,也可以应付的游刃有余。
且不提,师弋的肉身在灵巧方面已经达到了巅峰,还有火属性螟虫提供回避能力。
单单是利用心协镜,复制周围圆觉境修士,就能使法华获得自我恢复能力。
只此一点,就让师弋从容许多。
当然了,看到师弋身后悬浮的心协镜,向云间等人也是心动不已。
不过,以现在这种形势,他们也只能干看着。
就这样一行人各施手段,谨慎的在众合地狱当中不断前进。
这里的地狱虽然占地不小,但终究不是无边无际的。
大概过了三个时辰,师弋等人就来到了众合地狱的中心区域。
一行人相信,要不了三个时辰,他们就能从这层地狱当中走出去。
毕竟,这活狱的攻击手段虽然层出不穷,难以预料。
但是,众人在越来越默契的配合下,也能够使行进速度变快一些。
就在一行人对离开此地充满信心的时候,意外却在此时出现了。
众合地狱的中心地带形如盆地,地势中间凹陷,而四周隆起。
就在师弋他们一行人飞到此地上空之时,原本没什么变化的地势,突然动了起来。
只见那凹陷的盆地突然隆起,它仿如一只张开的巨口,直接咬向了师弋他们一行八人。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行八人心中虽觉棘手,但是却并不吃惊。
毕竟,在这宛如活物一般的地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巨口接近的速度极快,一行八人根本没有躲避的时间。
面对这种情形,陈抱一等一众圆觉境修士表现的十分果决。
既然躲不开,那就只有硬刚了。
一时间,六名圆觉境修士澎湃的法力涌出体外。
强横的功法能力,劈头盖脸的朝着下方的巨口招呼了过去。
另一边的师弋等人,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
林傲和另外一名胎神境修士,直接进入了法身状态,以神识触手对下方扑来的巨口进行拆解。
而师弋则利用心协镜的复制能力,复制了陈抱一等人的功法,一同加入了远程攻击的行列。
一行八人的攻击,单就火力方面,可以说是极其强大了。
如果是换了普通环境,一轮齐射下来。
就算是万丈高山,也要在众人强横的攻击之下被夷为平地。
然而,以铁围山和地狱为蓝本。
所打造的秘境,哪里能够称的上普通。
铁围山坚如钢铁,而周围的地狱环境也一点不差。
尤其是八热地狱,这里的温度本就奇高无比。
比天火层次的火焰,温度还要再高上七倍。
这是完全超过,圆觉境修士火焰能力的温度。
能够经受住这种温度煅烧,此地环境的坚韧程度完全可以想象。
果然,陈抱一等人的功法能力,对这巨口威力欠佳。
一顿攻击下去,也只是打掉一些碎屑,根本无法破坏掉巨口。
不止如此,就连无往不利的神识触手。
也只能在巨口周围留下一道道划痕,完全无法阻止它的逼近。
人氣都市异能 洞螟-第七百四十一節 殿後與減員
在这个关键时刻,师弋直接站了出来。
只见师弋双手一合,利用冰道能力快速在身前,凝聚出了一个巨大的冰球。
接着,师弋双手肌肉贲起。
利用自身强横的力量,精准的将冰球送入了巨口之中,堵住了将要闭合的巨口。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洞螟 線上看-第七百四十一節 殿後與減員
不过,冰性终究是太过脆弱了。
再加上周遭奇高无比的温度,即便师弋疯狂的输出寒气,可冰球的融化速度依旧很快。
另一边的陈抱一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其人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师弋有些后继无力。
眼见如此,陈抱一二话不说,伸出手指在他身前的虚空当中连点。
寥寥几下,一张闪烁着金光的符箓,就这样出现在了半空当中。
接着,陈抱一伸手轻轻那么一推。
半空当中闪着金光的符箓飘然而下,覆盖在了师弋的冰球之上。
优美都市异能 洞螟笔趣-第七百四十一節 殿後與減員熱推
在符箓附着的瞬间,师弋就感觉到了冰球的融化速度为之一缓,并且坚固程度也有了很大的提升。
虽然双方互为仇敌,但是师弋仍然忍不住在心中赞叹,陈抱一精妙的绘符手段。
“趁现在,我们快点离开此地。”眼见下方的巨口被治住,陈抱一连忙对众人催促道。
师弋等人心知,再怎么精妙的符箓。
也有一个共通的缺陷,那就是持续时间都不是很长。
想来稳固住冰球的符箓,也撑不了多久。
一念及此,众人马上响应了陈抱一的话语,打算快速飞过此地。
然而,事情哪里有这么容易结束。
但凡活物,都会对敌人的反制手段做出回应。
这片活狱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的看着师弋他们逃离呢。
果然,活狱马上就做出了回应。
只见,原本盆地一旁高耸的山峰突然动了起来。
没有什么形状的山体,快速的剥落变形。
顷刻,就变成了一只极其巨大,由岩石构成的山羊。
这山羊方一显形,就用它巨大的羊角朝师弋他们撞了过来。
而这个时候,被冰球堵住的巨口。
也与山羊展开了配合,它们一上一下共同夹击师弋他们一行八人。
巨口与山羊的体型巨大无比,短时间内一行人根本没办法飞出去。
眼见情势如此危急,师弋没有多想,直接开口说道:
“你们先走我来殿后,放心吧,我自己可以找到队伍的。”
陈抱一闻言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想要从此地脱身,确实需要有人殿后。
不然的话,面对这巨口以及巨羊的夹击,大家都逃不掉。
在圆觉境修士的功法能力不见效果的情况下,确实是师弋这个体修殿后最好。
一念及此,陈抱一干脆的说道:
“那好,我们先走。”
说罢,他们七人加速朝着前方飞去。
而这个时候,山羊顶着巨大的羊角,也从上方撞了下来。
师弋见状,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踩在了下方的巨口之上。
灭日佛盒、精力转化全开,面对直冲而下的山羊,师弋直接撑开了双臂。
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山羊与巨口直接撞在了一起。
如果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两者并没有撞实。
原来,身处正中的师弋,凭借一身的锻体修为。
硬是把从天而降的巨大山羊,给拦了下来。
这留下的空隙看似不大,但是也足够剩余七人脱身了。
看着林傲他们越飞越远,师弋不禁放下了心来。
队友既已安全,接下来师弋自己就该考虑脱身问题了。
然而,想要生离此地,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这活狱会想方设法,杀死此间的敌人。
果然,师弋尚未想到脱身之法,周围的环境又起了新的变化。
只见,周围的山峰如面团一般,开始不断的扁平化。
它们变得形如磨盘一般,在飞速转动的同时,朝着师弋的方向挤压了过来。
看着从四面八方朝自己涌来的磨盘,师弋的心中不禁一沉。
面对这样的攻击,虽不至于让师弋当场身死。
但是,却一定会击碎师弋身体之外的法华。
周围环境温度之高,没有法华师弋根本撑不了太久,这可以说是变相威胁到了师弋的性命。
不过,面对这种险境,师弋的心中依旧很平静。
毕竟,在梦境之内,比这更危险的局面师弋也已经见过很多了。
眼见诸多磨盘向着这里袭来,师弋直接激活了实身能力。
激活实身之后,师弋快速将实身之力附加到了巨口和山羊之上。
一瞬间,这两者都获得了无比巨大的自重。
而师弋自己作为实身能力的使用者,是感觉不到实身附加重量的。
如此一来,山羊身上的实身效果。
等于通过师弋这个媒介,被强加到了巨口之上。
师弋的体型相较于巨口和山羊,是极其渺小的。
而近乎无限的自重,通过师弋接触面极小的两条腿。
直接被导向了巨口,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只见,在师弋脚下所踩的位置,巨口的表面竟然出现了些许裂纹。
哪怕这地狱当中的环境坚硬无比,可是面对如此庞大的重量,同样会达到极限。
接着,师弋抬起脚对着出现裂纹的地方猛踩。
师弋凭借强横的肉身,在磨盘袭来这千钧一发之际,成功一脚踩碎了下方的巨口。
巨口轰然垮塌的同时,师弋也一同随之下坠。
在师弋下坠的时候,直接避过了四周袭击而来的磨盘。
而位于上方的山羊却遭了殃,它和周围的磨盘撞在一起,一同化为了齑粉。
借此机会,师弋没有停留,以最大速度脱离了这附近。
想来巨口与山羊的损毁,给这片活狱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在脱离了中心地带之后,活狱的攻击行为减弱了不少。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对于师弋而言,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有利于师弋寻找到剩下的七人。
有着梦境当中摸索出来的经验,师弋想要找到队伍并非什么难事。
果然,一个时辰之后,师弋就找到了陈抱一他们一行人。
然而,当师弋接近这支队伍的时候,却发现众人的情绪有些不对。
陈抱一、向云间、隗鸿等人,他们的脸色无一例外都很难看。
并且,林傲还被他们这些人,团团围在了中间。
很显然,林傲是被他们给控制住了。
师弋不知道,在自己离开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以至于,陈抱一他们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翻脸。
不过,师弋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示弱。
一念及此,师弋冷笑着开口说道:
“怎么,你们是打算与我在此地同归于尽么。”
不过,这一次对面似乎并不买账。
向云间无动于衷的说道:
“是又怎么样,反正我们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弄死你这小子。”
横得怕不要命的,面对一群不要命的敌人,师弋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最重要的是,师弋根本不知道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以至于,才国一行人的态度发生了如此之大的转变。
好在隗鸿与师弋算是有些交情的,其人主动开口解释了起来,这才让师弋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就在师弋殿后得过程中。
宛如磨盘一般的山体,不止袭击了师弋,同时也袭击了他们一行七人。
然而,不幸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他们队伍当中最弱的胎神境修士,最终还是没能避过这次袭击。
其人的法华被磨盘当场击碎,没有法华的保护。
不过片刻功夫,其人就在炙热当中被烧的渣都没有剩下。
这样的意外,让其余人等心如死灰。
毕竟,热狱和寒狱一般一共八层。
如果没有八个人分别承担下每一层的地狱力量,那铁定是走不出去的。
如今,死掉了一个人。
等于直接判了众人死刑,差别无非是早晚而已。
这种情况下,向云间等人自然不会再受此威胁。
待隗鸿解释完之后,师弋就全都明白了过来。
原来是死掉了一个人,才导致向云间等人的态度大变。
刚刚师弋只顾留意气氛去了,现在一看,那才国胎神境修士确实不在此地了。
就在师弋听完隗鸿的介绍,陷入沉思之际。
一旁的向云间却有些安耐不住了,其人阴沉着一张脸,对师弋说道:
“小子,我忍你很久了。
即便已经没有出去的希望了,我也要让你死在我的前面。”
听着向云间的威胁,师弋不以为意的笑道:
“你如果想要留在此地,大可以一直呆下去,反正我是要从这里出去的。”
向云间听到师弋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其人对师弋大吼道:
“人都凑不齐,拿什么从这里出去。
老子就不信了,你他娘的还能飞出去。
不想和你继续废话了,拿命来吧。”
说罢,向云间就朝着师弋扑了过去……